浅浅地留念一段光阴,搁浅一段岁月,生命如此安好。

懂得转身,学会理解再见,明理一抹微笑,感受一滴悲伤,了解失声痛苦的脆弱,知道无法言喻的内涵与无为,人生不多不少的保留一点沉静与思考,活跃在自己的内心深处,静出一片绿土,化解人间的尘世姻缘,留一点滴的温暖,漫步在生命的长廊,缓缓地滤出一幅画卷,不也是一种不慌不忙的不紧不慢的旅途规则吗。

你若不懂,我不与论,你若想听,我给你讲,你若争论,我便离开。

听心跳的韵律,感受那种跳动的声音,走进它的世界,让感觉渐渐地随着呼吸绵长,让思绪随着呼吸的绵长而舒缓,慢慢地将焦躁不安的情绪安静,不需要一杯香茗,也不需要一盏咖啡,更需要名言与绝句的滋润,同样可以平静心扉。

生命在自己的心上漫步,心在身体里润滑,身体在生命里运动,每一个环节来得那么的有规律,为什么要在不知不觉中改变,又在有知有觉里改变这样的存在与蔓延,调控心情,就像月下的花儿一样,每一刻都在无声中思念阳光和雨露,每一秒钟都不会停止开放,每一秒钟又都在迎接飘落,盛开的那么有滋有味,飘落的又那样潇潇洒洒,无论来去都那样的自由自在,无声无息,任由一种颜色的鲜艳与苍白,都不会计较自己的润泽与光环的度数,美美地散发着馨香,风飞这一中独自的情趣,天然而天籁地存在,无需炫耀与夸张,无需表扬与雕琢,就那样安安静静地淡出一片清纯的色彩。

月下冥思,地球便是一粒漂浮的尘埃,我们便是尘埃未定的惊魂,总是在不安中震荡这个世界,动荡自己。

如果没有索取,没有任何获得,一人一己的行为,又何来放下。

本就不属于你的,为何要纠结不清,本来就是一次遇见,为何又要苦苦地眷恋,本来就是一个巧合,为何要默默相许,本来就是一场错误的清欢,为何又要独自掌握,本来就应该一个人行走陌路,为何有又要寂寞无奈地挽留,本来就是一种不在意的回眸,为何要认认真真地捡起,本来已经静静地分手,为何要尾随不弃,本来花是自由开放,为何引来蝴蝶与蜜蜂的滋扰……

别忘记,许多责任需要你忘记浪漫,许多幸福需要你忘记潇洒,许许多多的往事与未来需要你平静,不需要你无味的自残,默默思想。

人生都要面临一个真实的关口,是你选择社会,还是社会选着你。你选择社会路会越走越宽,社会选着你路会越走越窄,即便是狭窄的路,也要有滋有味地走下去,迎接路口里透过来的彩虹。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站在“生态眼”观鸟台上,前面是一片宽阔的滩涂。 这片棕黄色的滩涂位处黄海之滨的江苏盐城,是有名的黄尖湿地。在漫长时间里涌退的潮汐,留下如同扇形匍匐伸展的湿地,有一种天生且袤阔...

我写过一篇题为《天钥桥路十年》的文章,明面上写的是2004至2014这十年间在天钥桥路上逛吃的经历,实质上写的是“一种告别”。因为写告别,难免要升华情感,升华完毕,我自认为,这一梦十...

叶浅韵,云南宣威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第六届主席团成员。作品发表于《人民文学》《十月》《中国作家》《北京文学》《散文海外版》等,获《十月》文学奖、《收获》...

龙是什么?《说文》上说,“龙,鳞虫之长。能幽能明,能细能巨,能短能长;春分而登天,秋分而潜渊。”小时候不知道这样的话,但想象里的龙正是这样的。神秘,强大,兴云布雨,幻变无穷...

王亚彬,国家一级演员、青年舞蹈家、北京舞蹈学院青年舞团主要演员。北京舞协副主席,亚彬舞影工作室艺术总监。习舞三十四年,五次登上央视春晚,六个月内两次登上伦敦赛德勒之井的舞台...

1 古船的彩绘已黯淡无光。在海水和泥沙的侵蚀之下,出土的船板只剩焦木,水的作用居然与火相似,同样带来燃烧的痕迹。油彩的绚丽难以持久,那是海上的烟花,热闹过后便归于黑暗。 有些船...

今年的立春抢了春节的跑道,提早半个月来到人间。假期里的气温又十分友好,有那么两天飙升至二十摄氏度,绕着公园骑自行车或快走的人们穿一件T恤仍然汗流浃背,几个花季女孩并排而来,或...

在海口的骑楼老街,不时会遇到一种鹧鸪茶。干茶是一颗一颗乒乓球大小,用绳子绑成串,挂在售货车的显眼处。售价也极廉,一颗不过一块钱。如果客人愿意坐下来,主人则会很热情地为你沏上...

清晨,远山和朝阳还在相拥而眠,山野村庄一片浓墨。 我和福红并肩行走,路不平,还崎岖,天天走脚下倒也不趔趄。鸡鸣、犬吠、鹅叫、流水哗啦啦……三两颗星星在天边眨着眼睛,朦朦胧胧,...

大年初九,我忽然想包饺子,独自,静静地包饺子。跑去菜市场,果然有荠菜,买了,兴冲冲拿回来,向家人宣布我要包荠菜馅饺子。 除夕前一天,我去买荠菜,竟然没找到,摊主们像商量好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