绒曲

芒康县城西行不远便是拉乌山口,它是继尼玛贡神山垭口之后318国道又一著名垭口,也是进藏后途经的第一个垭口。

拉乌山,意为“神佛下的山”。山口不高,海拔4338米,属起伏和缓的草原山地,神佛袒护的印迹流溢在草山的线条和上午十点钟的阳光中。从壮观、略显凌乱的经幡阵下穿过垭口,我不曾停留。不远处的草地上一只野狗正埋头进餐——饿了一夜,终于觅得一顿免费的美餐。

野狗的身边是大片凋谢的野花,低洼处流淌着一条不易觉察的小溪。

如果说芒康是“善妙之地”,在我看来,它的善妙不是金沙江、不是雪曲,更不是迁建在红壤高原的县城,而是拉乌山下的绒曲河谷。

第一眼俯瞰绒曲,感觉就是天外。有世外桃源的意味,但绝非世外桃源可以比拟。几十公里的河谷,在一个坡度上铺展开去,时而开阔,时而狭窄,近处的草场、杨树、青稞和村舍清晰可见、俯身可拾。国道千回百转,将田园村舍折叠,又赋予它们一种通达之感。远处曼妙邈远,融入远山天际,像嘉绒藏女拖在身后的裙边,隐隐约约的村镇好比绣在裙摆上的图案。

在绒曲,首先获得的是一种视觉上的震撼,随即进入幻觉、想象与心。说“获得”并不准确,并非先入为主,是绒曲直击了旅行者的感官。

绒曲是一幅画,我早先是在俯瞰画,继而进到画中,成了画中人。

从卡均村到拉乌村,再到如美村是一幅长卷。卷轴便是绒曲,两边展开的田园村庄虽然炊烟袅袅,但感觉仍不食人间烟火,纯然干净,有阳光风雪净化,森林、草场、麦地乃至每个村寨都住着神。

在画中跟车行驶,且快且慢,偶尔停滞,正好给了我看风景的机会。

车在下坡,画在移动,画中人的视角也在变换。车速快起来的时候,风景扑面而来,目不暇接,原本清晰的细节也变得模糊。这时美是一种缺憾、一种压迫,而审美是一种紧张。

我注意到,沿途村庄规模不小,寨房密集,坡地、台地上是大片快黄熟的青稞,都显得很安静,就是偶有人行、有风吹拂、有鹰翱翔,也是安静的。绒曲也安安静静,大部分时间都隐在青稞地后,没于红色峡谷。

不管从区域、形状、颜色看,还是从溪流、植物和气息看,绒曲都有着丰富而绝美的女性特征。绒曲改变了我对横断山先入为主的男性印象—横断山也有女性的一面。

绒曲的下游是如美村。红壤红河红峡谷,连枷打下的青稞会不会也是红的?前面即是夜以继日奔流的澜沧江,听得见水声。

如美村,美如画,美如画家艾轩笔下的藏女(脸蛋红扑扑,沾一点污泥)。

阿总曲

翻过觉巴山,318国道转向西行。下行登巴村,沿阿总曲而上,算是离开了澜沧江。

由难曲到阿总曲,是我所走过的横断山脉最安静最寂寞的一段。

难曲不起眼,阿总曲也不起眼。溪水不起眼,溪谷的花草灌木不起眼。溪水很小,冰川浸蚀的砾石铺满河床,一条乱石白河。临近中午,国道上的车极少,仿佛时间蜷缩着在睡午觉,眼前的一切看似清醒,实则混沌未开,静谧的空气里有纷扬的不易觉察的时间之屑,有莫名虫子的低鸣。

不知是因为时间的密度被改变,还是因为缺氧,相较于318国道沿线其他路段,我对东达山的印象和记忆有些缺失——不是东达山垭口,而是上下东达山垭口回旋陡坡一段,包括阿总曲的末段和当戛曲起始一段。这种缺失不完全是空白,仍有一点模糊印记,就像大雾笼罩的雪溪或阴坡的残雪,或者干脆就是滚落在公路上的砾石,以及被昼夜温差撕裂的路面和道路两边看上去萎靡黯然的矮灌。

阿总曲这个名字是后来才知道的,包括尼顶寺、贝托顶和戛日松多。事实上,我一直行进在阿总曲流域。尼顶寺就在左岸山坡,不经意看见,那是一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沉默的语言。

我在阿总曲一处路边停车区有过短暂的停歇。位置在距十九道班不远的木左弓。公路在左岸,阿总曲就在路边。下车不避烈日,去溪边看溪流,看溪畔的草地和对岸的灌木,看脚下冰川孵化的白石头。阳光炫目,时间寂寂,明晰的空间有几分茫然。一个蜀人倏然来到东达山下,驻车阿总曲,人生有此旁笔,也算是意外的灵感所获。

在接下来通往东达山的旅途中,我更像是在走向一个神奇的未知——除了拉萨,一切都是未知,包括在马祖隆巴前面不远处,由国道分出的在雪山岩壁开凿的通往澜沧江畔坝巴村的天路。

东达山垭口海拔5100米。感觉如同以往翻越的高山垭口—雪山梁子、查针梁子、黄土梁、喇嘛岭、大松树垭口、当金山垭口……不同的是寸草不生,有火星般的荒凉和叫人窒息的寒气,脚踩在地上如踩棉花般轻软。区别于火星的是路边金字塔形的玛尼堆(塔顶立着怪怪的同心结)和道路上方迎风怒吼的经幡阵。

玉曲

对于第一次进藏的我而言,左贡是一个新名词。它的藏语意为“犏牛背”,是不是意指农耕?左贡县城海拔3750米,玉曲两岸的村庄密集,树木茂盛,大片青稞给人一种小江南的感觉。

随后的一百公里,从拉达村到邦达镇,是此行最舒服、最美的旅程。玉曲就像但丁笔下的贝雅特丽齐一直引领着我。不只是引领,她本身就是美的化身。

在拉达村堵车时,远远地隔着青稞地看见玉曲,流过偌大的村庄,丰沛而淡定,蓝宝石色里带一点天灰,直觉是健硕带一点雪野气的女子。当时还不知其名,问执勤的武警战士,他也不知。

通常的说法是玉曲吸纳了众多雪山融水,富含矿物质,河水看上去冰澈如玉。或许是这个道理,我沿途看见的玉曲,流淌在藏族村子、青稞地、草原和砾石山装点的河床里,还真像是美玉。

一河蓝玉,感觉不是水,而是半凝状的玉的溶液,弥散着太阳、青草和牦牛的味道。

玉曲沿岸都是颇有人间烟火气的。下游村庄多,耕地多,山杨多,烟火气重一些,上游村庄少,从农耕区过渡到牧区,烟火气渐淡。我不反感这种烟火气。总体看,玉曲还是大自然占上风——它还能自由地贯彻它的意志,展示自己的美,人类活动只是点缀。

人类同大自然的关系不好说。百分之百纯粹、没有人类活动的大自然是洪荒,但大自然的美却是供人类感知欣赏的。因此,和谐是人与自然最佳、也是应有的关系。人在自然中轻浅地存在、轻浅地耕耘、轻浅地创造,不伤自然——自然之子,永远不要变成非自然的面目。

由鹰眼或航拍的视角成像,玉曲就是一条多翼龙,且有一种透视效果,不仅能看见多条羽翼,还能看见身体向两旁展开的骨骼——两岸对称分布的山脊和溪流也有着小龙的模样。

整个玉曲流域都是多翼龙的身体,所有纳入的溪水都是血管骨骼,而两溪间的山脉都是羽翼。由玛那曲和热俊曲汇合而成的闭合曲是这条多翼龙最大的前翼,而阿比曲、节曲、橙曲则是三条向东和东北伸出的平行的侧翼,来自玉美乡的开曲则是一条退化的起装饰作用的尾翼,所有的羽毛都由一座我叫不出名的雪山织成(山后是澜沧江)。多翼龙的主尾翼拖得极长,穿过狭长的邦达草原直抵类乌齐县,源头是瓦合山南麓一座叫玉措察扔的雪山(玉曲或许得名自玉措察扔)。

2022年8月8日,下午五点钟光景,蓝天似海,白云舒卷,车行玉曲田妥至邦达一段。玉曲带着“玉水”、草山和白云迎面而来,隔着挡风玻璃也能感觉到她异域的清新气息。异常但不诡奇,陌生却又有种似曾相识之感,几十公里河谷海拔只增高了几百米,地貌由山地过渡到草原,日渐稀少的村庄、青稞地和牧民定居点都只是点缀。

车速保持在70码,近景快放,远景慢放,远景变近景,第六感有种轻度的碾磨。看似在穿过玉曲,实际是玉曲在穿过我——穿过之后在我的脑海留下备份。

像几小时前行经阿总曲时不知阿总曲一样,我也不知正行经的绝美之河叫玉曲。不说对岸的村子和草山,不说路边的灌木和白杨,也不说弧度优美的河岸线,就是齿状的石头山,就是山顶自由舒卷的云朵,也都明明白白,褶皱纹理清晰可见,倘若真要找出一点混沌,便只有雨后玉曲河水的那一点灰浊了。

一幅长卷展开,陌生即创造,速度即创造,有如造物主刚刚挥笔,墨迹未干。一首诗展开,玉曲是贯穿始终的主调,构成河谷的每一事物都是语言,河流是动词,经幡是动词,白云和牦牛是动词,果热、擦塘、金达这样的地名、村名以及花草树木是形容词……诗意不在语言,而在语言之上,在山巅齿状的砾石和白云标记的天空。

车行开开松多,见一桥一路标一岔路。岔路经桥过河,进溪口。我驾车一晃而过,没有停留,却在不经意间被溪口的美景震住:冰裂的印迹至今未消。溪口狭窄,呈倒八字,湿地草滩(翠绿,清新的朝阳般的阳光朗照,溪水左岸投下一片不规则的云影)、山谷山体(右岸岩崖,有崩塌,左岸森林,葱绿乃至黛色的松柏由下而上仿佛沿山脊奔跑)和天空(蔚蓝,如明镜,白云略显纷乱,如裁缝摊开的棉花,泊得很低,伸手可触)三位一体,溪口有草滩流出,丝带一般,不融于灰浊的玉曲,而是洁身自好贴着草岸自成一体,仿佛用透明的薄膜将溪水包裹后投放于玉曲河。

看路牌,溪谷通玉美乡——“玉美”一词给了我想象。溪口的美原本有几分情色,草滩、夕阳、长溪、云影……这些明显带着雌性性征的事物构成了我心中的伊甸园,而对玉美乡的想象更是有种美妙的冲动。开曲云开花开,雪融溪开,倘若有苹果树有蛇,有亚当玉美,伊甸园就不只是想象了。

带着这般的想象与冲动走完溪口至邦达镇一段。河谷河水依旧平缓静谧,两岸植被稀疏,斑秃的山脉丝毫不影响河谷的美,不断涌现在眼前的山巅齿列的石峰为河谷增添了神秘与圣洁——让我想起经幡阵与玛尼堆。

将卫星地图放大至适当比例,横断山就是一位异族女子的束腰——氐羌女、吐蕃女、现今的嘉绒藏女和白马藏女的束腰。腰束好了,形塑好了,解下腰带,但腰带的勒痕还在。不是杨柳腰,是苗条又结实的蜂腰,宽阔耸立处是胸脯高原,从东北缘的岷山横斜至西南缘的岗日嘎布,有着纵流起伏的线条,最窄处为金沙江、澜沧江和怒江三江并流区域,即北纬27°30′附近,东西直线距离仅有76公里。

这是世界上最美、最具诱惑力,也是最险的一段美腰。想象这一美腰的塑造过程是一种颠覆感官的体验。板块碰撞、嵌入、撬抬,然后是翻江倒海、岩溶遍流的地质重塑,横断山初现骨骼和雏形。之后数千万年,时间这位雕塑大师与降水、冰川、地震、风日合作,精雕细琢出这一世界美腰的细节,再与植被合作,戴上胸罩穿上裙裾系上腰带,最后镶上佩饰。

没有人能完成横断山乃至青藏高原形成的模拟演示,因为无法掌握板块碰撞的力度和节点,便无法复原碰撞瞬时的场景和演变过程。想象这一幕是惊心动魄的,由奔涌到凝固,由灼热到冷却,由动荡到稳定,如果太阳和月亮装有摄像头,便可以回放这一过程,回放这千万年。

玉曲还有下文——因为不可抗力,两天后我返回邦达北行玉树,有了再次与玉曲伴行的机会。

玉曲消失在草原的尽头,众山在天边围成盆缘,想象中的天国愈显神秘。

我们要去的天国不是昌都,而是玉树。

214国道沿山随湾就湾,玉曲在右前方草原的中央亮得刺眼,靠近了听得见寂静的水响——不可描摹。不是潺潺淙淙,也不是汩汩咚咚,是“寂静的水响”。或许不是水声,而是紫外线落在水面的声音。

在一段漫长的线性时间中驾行,与我伴行的是时远时近的玉曲。沾在时间上的是我貌似随意却暗藏贪婪的左顾右盼。

中途经过吉中乡和益青乡。几处或远或近的定居点,名字是路牌提醒我的。草场辽阔,天空高远,云离地很近,能看见立面。山在远处微卷,像是移动的不规则的盆缘。忽略帐篷、牦牛和国道,眼前所见还真是“益青”——大荒原。八月,水草繁花虽已呈现出衰败的迹象,但生机尚在,想必到了十月,邦达草原便是艾略特的荒原了。

毕青村是夏日荒原的一个伊甸园,它一出现我便打定驻车的主意。那种水草丰美的开阔的美,让刚刚还是线性的时间变成了一个鸭梨。玉曲流过鸭梨,牦牛走过鸭梨,一两只牛虻停在鸭梨上……白云让时间多了一个维度。

驻车在草原深处的一条便道上,张嘴呼吸,看玉曲穿过草地蜿蜒流至身边,看白云在头巅分分合合。此时此刻,我无法不践行歌德之意:哪里有美就在哪里驻足。

一切都明明朗朗,包括草山上的云影和水草下的小石子,车轮上的泥土和牛虻的凸眼,但我却感觉是在梦中,一个穿过幽暗的白日梦。明朗和强光,空气中并不缺乏致幻剂,四维都是封闭的,包括方才的来路。欲问账房是哪来的、牦牛是哪来的、嘤嘤飞舞的牛虻是哪来的,却又难以开口。

继续上路,路况良好的214国道划破了我的白日梦,泥色浓重的邦达机场就像是从梦中延伸出的外星人建筑,将我带入了现实。机场不可能在梦里,一个机场不可能置身世外。飞机起飞和降落的地方,只能是现实最坚实的一块,即使靠的是电子雷达和计算机控制。

什么时候离开玉曲的我竟全然不知——现在知道是在过了一个叫奇莫那的地方的时候。先转东北,再转正东,沿一条叫果曲的草溪,明显能感觉海拔的上升,从车窗透进的风不同于先前的寒气(携带着鱼鳞般的阳光)。我们到了极地气候的边缘,眼前的山也有了变化,不再葱绿平缓,而是变成了砾石峰,连绵高拔,奇绝峥嵘。

过了毕青村便是无人区,草原到了尽头。越是边缘越是美野,牦牛的气味混合着森林的气息被嗅觉分辨、被触觉识别,进入视觉的也是一幅远古的天外游牧图:草地(曲溪湿地,照到太阳的呈黄熟青稞色,云影笼罩下的呈黛色和墨色)、帐房(白顶、黑顶、少许蓝顶)、远山(前后两列,呈锯齿状)、牦牛(像哲学家,和阿坝草原的牦牛一个样,有的在天边吃草,有的吃饱了卧在帐房外)。这是一幅游牧图,也是游牧民生存的本相——美存在的本相。

停车——想要图画静止。刹那即永恒,说的是我站在路边一堵牛粪墙上的所思所感——空气中有东西渗入我,留在我的体内。

冷曲

车过怒江大桥,我完成了对横断山脉六条大江的跨越,也是对318国道必经的大江大河的跨越。

离开怒江,沿318国道进入冷曲峡谷,感觉置身于一处陌生奇险的境地。溪流在脚下奔涌咆哮,像一头长身长尾的豹子,在傍晚弥散出逼人的寒气。崖岸岩体破碎,几无青色,随处可见崩裂的痕迹,倍感荒凉,危机四伏,以至于走出峡谷,看见田野绿树,仍不知道身在何地。

驻车绕巴村,有一次灵感乍现的回望:冷曲绿植红壤,半山日线镀金,山头日照金山,天边红山峥嵘。至此,方觉重回人间。

像巴塘和左贡一样,八宿也有种小江南的气象。宽绰坦荡的气象,绿植盎然的气象,村镇人间的气象,以及旅游城市的气象。这种气象是从瓦来村、绕巴村、拉根村到巴尼村、西巴村、白玛镇,随着向晚的天色一步步加深的。

八宿,八宿宗,“勇士山脚下的村庄”。村庄自然不只一个,而是很多个,除了来路看见的几个,还有次日去波密途经的乃然村、朱巴村、东巴村等。这是现今行政区划的村庄,想必早先并没这么多、这么分散,“勇士山脚下的村庄”就是模糊概念中的一个或几个,就是一支人一个部落;勇士之山就是横断山之伯舒拉岭,可以具体到初胆针山和拉穷山。

一座山,一支人,这支人下山建起村庄,繁衍生息。这是一段剪辑的历史,是人类学偶然翻开的一页,也是一个诗歌的意象。勇士没有面目、没有声音,只有高大如猿的背影以及与日月同步的劳作,然后是四季变换的草场、青稞地和冷曲。

勇士改换了职业,不再狩猎、放牧、种地,甚至不再赶马运送茶包,而是到内地打工、进县城当保安。工作变了,世道世风变了,但信仰没变,灵魂没变,嘴里诵经的声音和手指抚摸佛珠的动作没变,在寺院拂动转经筒和朝拜的动作没变,转山朝圣的虔诚之心没变。

披着晨曦出城,冷曲迎面从宽阔的原野流过来,一点不冷,一点不野,有如藏女的热情与温婉。记不全村庄的名字,记住的都是漂亮好听的、想必也毫不逊色于村庄里那些女人的名字——乃然、东巴、拉然、布果……

从乃然村到分水岭的俄绕村,数十公里都是宽阔而缓降的冷曲河谷,从耕地过渡到草场、湖泊和砾石滩,海拔随之也上升到了4000米。冷曲时隐时现,是开阔的山谷隐蔽的灵魂。

冷曲与帕隆藏布的分水岭叫安久拉山口,海拔4457米,但所见并不是一架山梁或一道山脊,而是一个不起眼的湖泊——白衣错。名字怪怪的,似有故事,感觉却是遗忘之海。

分水岭的东北一侧是冷曲的河源日曲,西南侧是帕隆藏布的源支江那曲。日曲从苍日山西麓的雪山流出,半边脸都能感觉到它的寒气。

冷曲从颈脖到脚踝都是温婉明丽的,只是到了出口为配合怒江才变得险恶。

日曲、江那曲和然支曲是三姐妹。日曲独来独往,北行嫁给了怒江;江那曲和然支曲要好,相约南行,投奔了雅鲁藏布江。从航拍图上看得出三姐妹是同一母亲所生,肤色、身材、体征相近,唱歌的嗓门儿也相近。人各有命,不能说跟了怒江就好,跟了雅鲁藏布江就不好。

紫曲

自昌都再次上路,穿峡谷,过珠角拉山。地势地貌在变,异域的色彩在递增,唤起半生走过的险途绝境。

天国的幻象浮现,与眼前不断变换的崖壁、溪涧和小片草滩重叠。一匹马,几只羊,一段高原的奇花异草点缀的碧溪,都是天国设置的路标。

唐蕃古道。文成公主看见过。

紫曲是色曲的上游段,在宾达乡与中游一段的若曲相接。同为一江水,可以说紫曲即若曲,色曲即紫曲。好比一个人有乳名、学名和笔名。

在一路走过的高原河流中,紫曲同玉曲(左贡到邦达段)是最有可比性的。它们既有山地河流的深狭丰润,又有草原河流的曲幽蜿蜒,有农耕有森林,有村庄有牧场,河水丰沛、清且涟漪,有着肌肤的质感弹性,河岸线由花草灌木、青稞荞麦编织,或通达流畅或蜿蜒迂曲,有着堪比人体曲线的性感饱满。缓水是缓水,激流是激流,都是神笔,两岸村庄也是神笔——神不经意留下的墨迹,不多的烟火气也是神笔——挥发、蒸发的气息。

这样有农耕文明点缀的河谷不只一处一段,而是有数十上百公里。伊甸园再美,不过是一个“园”,只够亚当夏娃容身,紫曲则是一个个伊甸园连成的“伊甸园群”。从比尼村到新然村,除了类乌齐县城和类乌齐镇,达喇、热西、如多……哪一个不是伊甸园?每到一处,都想停车,都有种老死于此的冲动。

紫曲,让人想不起外面的世界,想不起故乡。你不会去想,你的全部冲动都在紫曲河。

在紫曲,我有过三次停留。

第一次是在由比曲进入的宾达村。河谷宽敞,山脚到河畔都是台地,青稞成熟了,一派丰收景象,少数田块已经收割。我是被青稞吸引,也是迷恋这难得一见的高原农耕景象。女人打开栅栏,走进青稞地与青稞合影。我在路边望紫曲、拍紫曲(在左贡遇堵,也是这样望玉曲的),感觉到一种不同于外面世界的时空。

我没能在地图上找到第二次停留的位置——就当是一个隐形时空吧。它旁逸出了地图的维度,就像人们早晨消失的梦境。

依旧是在一个农耕区,但农耕区已成为过渡地带,牧场越来越多。214国道从村前刀刃般划过,在长着松柏的山崖下划出一道弧线,紫曲在稍远的草滩分流为几线,像树根又像鱿鱼须。早年洪水冲积而成的大片洪荒在河流改道后早已被花草灌木装点,变成了大自然剪裁的绿地毯。对岸是河水下切留下的长长河坎,河坎上是台地和村庄。视线所及都是紫曲的肉身(河水是灵魂,河床是骨骼,草滩、村庄、青稞地是肌肤,花草灌木是毛发),其清幽本分是一棵松或一位藏族女子的品味。

我不甘于只从一个角度看紫曲,沿公路返回,直到找到了一个黄金角度(30°—45°)。我看见的紫曲,有层次感了,曲线愈加曼妙,就像看一位女子的侧面,五官更富有立体感。

离开时拍到了路坎上砾石滩的报春花,花团锦簇——就当是紫曲给我的表白。还有路下结满松果的松树,她馈赠给我的几只松果将成为我对紫曲的纪念。

第三次是在一个天国般的地方。远远看见,仿佛是天国的幻象。明镜似的河流,玉石似的卵石滩,树栅、青稞地和藏村完美地结合,广大的牧场由缓上卷,与兀立的石头山自然过渡,构成一幅天国画卷,是扎尕那与阳朔的结合。我至今不知它的名字,照片和记忆留下的也确乎是万物命名前的景象。

驱车去到河边,不敢相信眼前似幻似真的景象。即使捧在手里的紫曲水彻骨冰凉,即使看见对岸有牛羊吃草,即使嗅到了炊烟味,意识和直觉仍然无法过滤掉那层天国的色彩。

类乌齐是藏语“大山”的意思。西伯舒拉岭、东我念我翁山如分叉的毛笔跐开的行草。大山配大水,雪山出青溪,紫曲由此而生。因为5000年以来一直有人居住,羌人、象雄人、吐蕃人……人脉滴染地脉,地脉滋养人脉,人脉地脉交融,类乌齐有种迥异于内地、甚至迥异于横断山南线的气息——一种淳厚洁净的远古气息。

鄂曲

一直误以为“石渠”是一个汉语词汇,其实不是,石渠是“色须寺”之“色须”的音译。这个音译无论出自谁的手,都给人一种败笔之感。因为“石渠”唤起的联想是水利灌溉,与实地观感风马牛不相及。

“石渠”像一道人为的硬伤(语言的硬伤),消解着“色须”的大美。

途经石渠,得忘记“石渠”,硬伤才不会存在。

最先遮蔽和代替“石渠”的是俄涌,一个高原小女孩,野生纯净,眼神里都是酥油的味道。太阳部落的女孩,脸颊自然少不了高原红。

遮蔽“石渠”的还有立体的天空和大草原。

日扎玛尼墙是对“石渠”最好的消解。两者本无相似之处,却有着无言的相通之处,“石渠”的汉语词义都流失到了玛尼墙的基石和植物根茎。一美遮百丑,扎日玛尼墙,包括每一块玛尼石上的文字,都在替“石渠”的命名者担责。

另一个担责的是松格玛尼石经城(未能一睹)。它建造于十一世纪格萨尔王时期,仅由一道城门进出,经城后面全是玛尼墙。

在日扎玛尼墙的前方,我看见俄涌与鄂曲在草地上交汇。准确地说是小股的俄涌注入大股鄂曲,浸漫出一片波浪号似的湿地。在随后的草原风光路上,我一直关注着鄂曲——完全是河流幼年的样子(蜷缩的样子,纤细的样子,不在乎的样子),离得远的时候是草色缥缈的曲线和弧线,离得近的时候是溪流和湿地,生长着百草和叫不出名字的低矮灌木。

鄂曲不在乎我,我不时望一眼。用眼睛爱,用目光作别。

鄂曲是唐古拉之子俄多玛的女儿。自然神由俄多玛命名,就像我们的名字前冠以父姓。

色须寺在瓦土乡北面的一个山脚下,金碧辉煌,有一种与世俗兼容的大气象。世俗的气象未必是寺庙吸纳的,更多是自己跑去或游人带去的。

色须寺系蒙古人所巴下登所建,的确有兼容性,同时兼容的还有黄教创始人宗喀巴传世的三颗舍利牙中最大的一颗。

色须就是石渠,也叫色须贡巴,意为“戴黄帽子的部藩后裔”,也叫扎溪卡——雅砻江的源头,所住十八个游牧部落被称作太阳部落。

途经石渠那天是个阴天,没能像途经邦达草原遇上大太阳,但我有本事用想象驱散乌云、看见太阳,直觉太阳照在色须贡巴的万物之上,鄂曲变金曲,色须寺花团锦簇闪金光,松格玛尼石经城落满阳光的灰烬,显出最高的真实与虚幻。

敢叫太阳部落,一定有别的部落没有的东西。在我看来,最显著的一点就是自由。不是游牧的自由,是爱情和婚姻的自由。两情相悦,对歌即可成亲,无需繁文缛节,又不同于摩梭人的“走婚”,成亲后、特别是有了孩子后,婚姻是很牢靠的。另一种自由是信仰,太阳部落有“移动帐篷寺庙”,游牧迁徙也不忘膜拜佛坛、与神对话。

千百年来,太阳的瞳孔总能看见逐草迁徙的部落跟着一群僧人,带着他们的“帐篷寺庙”和寺庙应有的法器。最有名的是查加寺,由却支·切布创建于1791年。这一点与现今居住在岷山东麓白水河、夺补河的白马人很相像,太阳部落的僧人亦牧亦佛的状态颇似白马人的白盖白姆,做法劳作两不误。

从鄂曲到翁曲,途经石渠县城时我在想,如果绘制出太阳部落的基因族谱,很可能会发现有白马人的基因—吐蕃之前氐羌人的基因。

阿贝尔:美如其名

阿贝尔,1987年开始发表作品。作品散见《人民文学》《花城》《天涯》《上海文学》《散文》等文学期刊。已出版《隐秘的乡村》《灵山札记》《隔了河的会见》《飞地》等。曾获冰心散文奖、时报文学奖、四川文学奖、储吉旺文学奖等。现居川西。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站在“生态眼”观鸟台上,前面是一片宽阔的滩涂。 这片棕黄色的滩涂位处黄海之滨的江苏盐城,是有名的黄尖湿地。在漫长时间里涌退的潮汐,留下如同扇形匍匐伸展的湿地,有一种天生且袤阔...

我写过一篇题为《天钥桥路十年》的文章,明面上写的是2004至2014这十年间在天钥桥路上逛吃的经历,实质上写的是“一种告别”。因为写告别,难免要升华情感,升华完毕,我自认为,这一梦十...

叶浅韵,云南宣威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第六届主席团成员。作品发表于《人民文学》《十月》《中国作家》《北京文学》《散文海外版》等,获《十月》文学奖、《收获》...

龙是什么?《说文》上说,“龙,鳞虫之长。能幽能明,能细能巨,能短能长;春分而登天,秋分而潜渊。”小时候不知道这样的话,但想象里的龙正是这样的。神秘,强大,兴云布雨,幻变无穷...

王亚彬,国家一级演员、青年舞蹈家、北京舞蹈学院青年舞团主要演员。北京舞协副主席,亚彬舞影工作室艺术总监。习舞三十四年,五次登上央视春晚,六个月内两次登上伦敦赛德勒之井的舞台...

1 古船的彩绘已黯淡无光。在海水和泥沙的侵蚀之下,出土的船板只剩焦木,水的作用居然与火相似,同样带来燃烧的痕迹。油彩的绚丽难以持久,那是海上的烟花,热闹过后便归于黑暗。 有些船...

今年的立春抢了春节的跑道,提早半个月来到人间。假期里的气温又十分友好,有那么两天飙升至二十摄氏度,绕着公园骑自行车或快走的人们穿一件T恤仍然汗流浃背,几个花季女孩并排而来,或...

在海口的骑楼老街,不时会遇到一种鹧鸪茶。干茶是一颗一颗乒乓球大小,用绳子绑成串,挂在售货车的显眼处。售价也极廉,一颗不过一块钱。如果客人愿意坐下来,主人则会很热情地为你沏上...

清晨,远山和朝阳还在相拥而眠,山野村庄一片浓墨。 我和福红并肩行走,路不平,还崎岖,天天走脚下倒也不趔趄。鸡鸣、犬吠、鹅叫、流水哗啦啦……三两颗星星在天边眨着眼睛,朦朦胧胧,...

大年初九,我忽然想包饺子,独自,静静地包饺子。跑去菜市场,果然有荠菜,买了,兴冲冲拿回来,向家人宣布我要包荠菜馅饺子。 除夕前一天,我去买荠菜,竟然没找到,摊主们像商量好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