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我所见到的最可亲近,又最为雄伟壮美的雪山。

他蹲伏在那里,一直蹲伏在那里,如捕食的豹,如准备咆哮的雄狮,成为生命灵动与威严的象征,久远而又永恒。

当我第一次见到他,就觉得他是父亲。

我向他走去,深情地呼唤着:“啊,慕士塔格……”因为激动,呼吸在喉间停滞着。

我记得第一次上帕米尔高原,距离慕士塔格峰越来越近时,空气潮湿起来,隐隐听到有如母亲抚拍孩子的声音,轻柔、温暖。然后,听到水禽欢快的鸣叫声。这是在提醒我,是浪在抚拍湖岸。果然,喀拉库勒湖出现在眼前。

湖边有专门为各国登山者搭设的永久性大本营。附近还有一连串被彼此隔断的小湖和水塘,形成了许多或大或小的山角和小岛,斑斑点点,浓淡相宜,颇似水墨风景。

对任何一个旅行者而言,这湖绝对是大自然给予他们的意外恩赐。谁会想到山下会有如此具有个性的、不乏柔美的湖呢?

喀拉库勒湖像是为慕士塔格峰专门备下的一面穿衣镜。这座伟岸的山从头至脚被这面湖映照,成为当地的谚语:“慕士塔格峰有多高,喀拉库勒湖就有多深。”

喀拉库勒湖意为“黑色湖”,它是一座梦幻般的高原湖。如果乘车,无论是从喀什市出发上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还是从县上下来到喀什市,一般是在正午左右经过这里。

那时,天空幽深、蔚蓝,洁净得丝尘不染,雪山连绵逶迤,如涛似浪地翻卷到湖跟前,停住,然后就凝固了。

人们不知雪山是被喀拉库勒湖的美所惊讶而止了步,还是慕士塔格峰伸出手臂,示意雪山不要喧哗,不要打扰喀拉库勒湖宁静的心,喀拉库勒湖就这样躺在慕士塔格峰的臂弯里,不知过去了多少岁月。

丝绸之路自开通以来,就从这座湖畔通过。千百年间,喀拉库勒湖不知给多少驮畜和商旅带来过惊喜。他们长途跋涉,风餐露宿,至此终于可以一洗疲惫的身心。

喀拉库勒湖水波浩渺,波光潋滟,水色迷茫,加之蓝天与雪山的映衬,构成了一幅绝美的风景画,鸳鸯、天鹅、野鸭、棕头鸥等10多种水鸟,款款游弋,嬉戏时会翻腾出无数朵浪花,使倒映在水中的慕士塔格峰也随之荡漾。

据说,湖里的鱼从来没人捕食,所以,它们一直是自由的鱼。湖边的草滩缀满了五彩缤纷的野花。而更远处的湖岸边,则有大小村落,袅袅炊烟升得很高,有时被风揉散,弥漫在湖面上。牲畜的叫声、牧人的歌声与涛声一起飘过,传递出世外桃源般的气息。

抬头望去,可以清晰地看见冰雪一年又一年堆积时留下的纹路,那纹路与树纹一样清晰,可以看见雪岩冰崖,看见雪山在阳光照耀下升腾起丝丝缕缕的水雾。

在喀拉库勒湖西岸,可以看见千姿百态的冰川奇观。

这些冰川似乎伸手可及。

我第一次来到冰川时,就勾起了要接近它的欲望。我与两个朋友经过较为细致的准备,攀到了海拔6000米左右的地方。这里虽只是万丈冰川的舌部,但足以气势恢宏。这些纵横于山壑间的冰川,像一条条无声的瀑布,流泻在300余平方公里的山体上。即使黄河壶口也没有如此的声威。

蓝天伸手可触,白云俯身可掬,喀拉库勒湖的水显得更为黛黑,羊群和毡帐星星点点,银练般的康西瓦河九曲十八弯,悠然自得地汇入盖孜河。南边的塔什库尔干河则闪着光,奔腾着,汇入叶尔羌河。四周耸立着难以数计的大小高低不等的冰峰,近处的高数十上百米,远处的高达几百米。一座座银雕玉塑,在阳光中闪着奇异的蓝光。

我第一次看见了盛开的雪莲,一朵朵冰肌玉骨,蕊红如霞。在这叠银砌玉的冰雪世界里,无法相信它是植物,以为它是神异的精灵。

当炎夏来临,冰川消融,大大小小的水流在冰缝间淙淙流淌。一尘不染的水,流注于透着莹莹蓝光的冰上,你无法想象这水是何等的纯洁。

一切都只能使我发出这样的感叹:啊!最后这感叹总会变成叹息:唉!——这是我为自己的语言难以表达而惋惜和遗憾。这叹息在此时是感叹的最高形式。

我们顺着一条冰上的小河继续向上攀登,直到看见一大片如林似塔的冰峰。它们或如倚天长剑,寒光闪烁;或如银色城堡,晶莹富丽。低洼处有幽深的冰洞,可容纳六七十人,门口有冰柱为帘,洞内光线幽蓝,寒意萧萧,令人战栗;有些地方可见宽达数米的冰缝,深不见底,推下一块冰,很久才能听见响声;有些地方,外实内空,俯耳于冰上,可以听见十分美妙的潺潺流水声;而最为壮观的要数冰川末端的冰舌了,冰舌一般宽上百米,高十几米到几十米,消融的冰水顺冰舌舌尖往下流,遇冰后又凝结成冰柱,久而久之,成排的冰柱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晶莹透亮的冰帘,像一座水晶宫殿。还有腾空欲飞的冰龙,枝繁叶茂的冰树,巧夺天工的冰桥,以及冰屋、冰塔、冰亭……

好像真有神灵在这里成年累月地修葺、建造着人间仙境——直到使这一切闪烁着神话般的瑰丽色彩。

我们在夕阳西沉时撤到了冰川末端。在一片冰林间支起帐篷,铺上皮大衣,放上睡袋,准备在这里过夜。

晚霞中的冰川更为瑰丽,所有的冰都流着橘红色的光。整个慕士塔格峰也像一柄点燃的火炬,给整个高原镀上了橘红色。此时的慕士塔格峰给人的印象更为深刻——当峰峦都已暗淡,顶峰却依然燃烧着,这使其身姿更为孤峻。

此时,我身体中的各种激情都被调动起来了,不是为别的,只是因为敬畏和热爱。

明月升起来了。月光中的慕士塔格峰啊……冰雪的光与如水的月光交融、媾结着,孕育出一种无法描述的光彩。这光彩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光环……

从睡袋里钻出来,我面对着这从未见过的清明的、红尘中难得见到的光彩,感到身体飘浮了起来。体内一切红尘之物皆被这光透彻地洗涤净了,无需任何托举,仿佛就能在空中自由飞翔。

我惊奇地呆在那光中,知道自己并没有做梦……但无法相信自己不是在梦中。

我不知何时跪了下去,泪流满面,最后,竟哭出了声,没有任何语言可以描绘这一切。只有以这种方式,才能表达自己对大自然之美的惊叹和全身心的陶醉,虽然如此渴望化为一枚雪,一滴水,融入其中,但我连一丝梦也没有做,思想和心灵如此空明,如同化境。

至今每每想起,我的双眼还会潮湿,身体还会有一种飘然欲飞的感觉。我还会轻轻地呼唤一声:

“慕士塔格——”

然后默默吟唱那首古老的歌:

山丛中有同天堂一样的花园,

鲜花散放的芳香使人们迷恋;

泉水像蜜汁一样甘甜,

山石像宝石一样耀眼……

【作者简介:卢一萍,出版有《八千湘女上天山》等30余部作品,曾获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等多项文学奖。】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站在“生态眼”观鸟台上,前面是一片宽阔的滩涂。 这片棕黄色的滩涂位处黄海之滨的江苏盐城,是有名的黄尖湿地。在漫长时间里涌退的潮汐,留下如同扇形匍匐伸展的湿地,有一种天生且袤阔...

我写过一篇题为《天钥桥路十年》的文章,明面上写的是2004至2014这十年间在天钥桥路上逛吃的经历,实质上写的是“一种告别”。因为写告别,难免要升华情感,升华完毕,我自认为,这一梦十...

叶浅韵,云南宣威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第六届主席团成员。作品发表于《人民文学》《十月》《中国作家》《北京文学》《散文海外版》等,获《十月》文学奖、《收获》...

龙是什么?《说文》上说,“龙,鳞虫之长。能幽能明,能细能巨,能短能长;春分而登天,秋分而潜渊。”小时候不知道这样的话,但想象里的龙正是这样的。神秘,强大,兴云布雨,幻变无穷...

王亚彬,国家一级演员、青年舞蹈家、北京舞蹈学院青年舞团主要演员。北京舞协副主席,亚彬舞影工作室艺术总监。习舞三十四年,五次登上央视春晚,六个月内两次登上伦敦赛德勒之井的舞台...

1 古船的彩绘已黯淡无光。在海水和泥沙的侵蚀之下,出土的船板只剩焦木,水的作用居然与火相似,同样带来燃烧的痕迹。油彩的绚丽难以持久,那是海上的烟花,热闹过后便归于黑暗。 有些船...

今年的立春抢了春节的跑道,提早半个月来到人间。假期里的气温又十分友好,有那么两天飙升至二十摄氏度,绕着公园骑自行车或快走的人们穿一件T恤仍然汗流浃背,几个花季女孩并排而来,或...

在海口的骑楼老街,不时会遇到一种鹧鸪茶。干茶是一颗一颗乒乓球大小,用绳子绑成串,挂在售货车的显眼处。售价也极廉,一颗不过一块钱。如果客人愿意坐下来,主人则会很热情地为你沏上...

清晨,远山和朝阳还在相拥而眠,山野村庄一片浓墨。 我和福红并肩行走,路不平,还崎岖,天天走脚下倒也不趔趄。鸡鸣、犬吠、鹅叫、流水哗啦啦……三两颗星星在天边眨着眼睛,朦朦胧胧,...

大年初九,我忽然想包饺子,独自,静静地包饺子。跑去菜市场,果然有荠菜,买了,兴冲冲拿回来,向家人宣布我要包荠菜馅饺子。 除夕前一天,我去买荠菜,竟然没找到,摊主们像商量好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