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峰清苦,殇过相思雨,燕雁无心,情定故乡云。

一次去,一场念沧桑,心里若有情,眼中尚有泪,故乡便不知是地理名词而已。--题记

湘潭,少雨,更别说雨季。

一直记得故乡的夏是最多雨的季节,雨季里父母也少有农忙,也变得清闲了很多,不过也只是雨天的少些休息,庄稼汉一生的血液流淌的终还是汗液,还是辛勤,父母一生都很少清闲,父亲在晴空后,自然就跑到水田里看看雨后的禾苗,那时候父亲脸上是满满微笑,因为日夜养育的孩子,长势喜人。

母亲,世上最为忙碌的人,无时无刻不在打理一家人的日常生活,不辞辛劳,可从未有过一丝抱怨 ,母亲常对我说,家里缺个女的,也只能把你当半个女孩子养了,也因了母亲,自小就能做家务,洗衣做饭也自然是常事。这样也让母亲可以清闲很多。现在母亲也总说,好久没回家了,回来做顿饭慰劳一下你娘亲。这一生因了母亲,方有了我,余下半生,定当膝下尽孝,让你安享天伦。

站在往事的树梢,停留在记忆的渡口,静静地观望,那些温暖年华的人。一回头,一叩首,久病成灾。只有我还站在原地,默然着回不去的伤感,久久,不愿离去。

以天为笺,以星为墨,书一纸寥寥心语,画一幅水墨丹青。

这雨,绸,这雨,尽是难过。

念往昔,忆伊人,再不见,曾经许下旧约的繁华。是否,我已把过往悄悄埋葬,而我也找不到,你埋葬的香丘,在何方圣地。我只是,奔波着,颓废着,落寞着,漂泊着。

今宵。欲续梦。一潸泪。此情。难再首,自成霜。

雨下淋淋,清风习习。忧伤过后,晴空仍会淡蓝,你的天,别在灰。你的念,别在眷。

归程,去意。我一直是个不喜欢撑伞的孩子,这么些年也都没好好在你肩边护着你,日后的日后,比肩下的情侣,伞下的唯美,比日光灿,比彩虹美。也许这只是我最后的心愿。

雨意长,伤自会忘。

归去来兮,再不念眼前人。

天涯各处,各自相安。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奢侈”,往往是比出来的。《儒林外史》里的严监生,临死前还伸着两根指头,只因他看到油灯里点了两茎灯草,“不放心,恐费了油”,而迟迟不肯断气。尤记得旧时村里有位老农,因三个儿...

(一) “三山夹两盆”是新疆特殊地形的高度浓缩概括。山脉与盆地相间隔、相排列。盆地被高山环抱,高山为盆地筑起屏障。“三山”,最北为阿尔泰山、最南为昆仑山、中间为天山山脉;“两...

它是一串绿,一头扎进钢筋水泥的森林中。 必得是绿皮火车,车头是绿的,车尾是绿的,一节节车厢也是绿的。它总得有12节车厢吧,或许更长,从城市的外围,缓慢地驶入。一只从高空飞过的大...

一 早春的杭州,多雨。惊蛰这天,雨淅淅沥沥下了一整天。 短视频平台上,有不少关于“惊蛰”的短片。管升声的这一条显得有些独特——它是“无声”的。 头戴黑色鸭舌帽,穿一件红色卫衣,...

吴文君,作品散见于《收获》《上海文学》《大家》《江南》《芙蓉》等刊,出版小说集《红马》《去圣伯多禄的路上》、随笔集《时间中的铁如意》等。现居浙江。 一 生命最后一年,马克·罗斯...

踏上重庆的土地,感受山城的风土人情、历史文化,心情非常激动。这是我第一次来到重庆。作为一名在中国长大、读书的俄罗斯人,之前我对重庆的了解,仅限于知道这里有一所和我的母校南开...

一 眼前有关,名曰桐木,巍然立于海拔千米处,睥睨着如海的层峦叠嶂。若安在别处,也许稀松寻常,却在闽赣交界处为武夷山把门,让门内众生万象隐于市,静于心,雅于境,就别有一番风味了...

长信宫灯 灯的最后一位主人叫窦绾,名字妩媚温柔。我想象她应是生着晶莹的脸庞和浓黑的长发,如同古诗中“青云教绾头上髻,明月与作耳边珰”的女子。那年外出访古,特意去了河北满城的陵...

初夏的朱湖,已经有盛夏的趋势。太阳灼热,阳光晃得眼睛像瞄准靶心的姿势,而且,晒得春天刚长出来的嫩草,散发出草叶清新的味道,恍惚间我们像回到了小时候的大市乡村。呵,这是一种成...

我站在法喜寺外的石桥边,目光穿过浓荫,仰望万千火云翻涌变幻,空中激战正酣,犹如上演一场天神斗法。我已站在此处很久,静静等待着一个时刻。这会儿城市里的人正高高举起镜头,恨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