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暇

"每一次都在徘徊孤单中中坚强,每一次就算再受伤也不闪泪光,我知道……"耳机中一阵阵优美的旋律丝丝渗入大脑,内心充斥着宁静,全身都处于放松的状态,缓缓地睁开眼来,还是那片广阔无边的天空。

炎炎夏日,天空却是最蓝的,最美的。空旷、高远、毫无杂质,我喜欢这样的天空。在这样的天空下,心,也会变得无比宽广,可以容纳下一切。

此时的天空是碧蓝的,蒙着一层淡淡的云烟,更添了几分朦胧。在视野的边缘有着一片片的白色的云朵,或许那边有什么热闹的事儿发生,这些爱凑热闹的家伙们都跑去了那里了。

其实,我还是更喜欢单独的小片云朵的,正如那边,那只耀眼的玉兔,浑身闪着烁烁的光芒,两只圆溜溜的眼睛使劲儿的瞪着,也不知道是在看什么有趣的事情,被风缓缓地往我这边吹来,好像还极不情愿的样子,呵,实在是太好玩了!不一会儿,她就被吹到了我的头顶上,不过,此时的她早已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她变成了一只被光芒环绕的海马!挺挺的肚子,高高勾起的尾巴,下巴微微扬起,嘿,像极了《小鲤鱼历险记》里的阿酷!拽拽的,自恋得可以。额,不过,这么大个的阿酷,要是掉下来我的乐子可就大了,估计背都背不起来!

呼呼地风从四面八方吹来,夏日的劲风一点都没有夏日的炎热与浮躁,倒是带得脸旁的小草悠悠的起舞,一下一下的扫过脸颊,软软的,凉凉的,还蛮舒服的。不管是这片树荫下的小草,还是那些直面烈日的小草,亦或是被风吹得摆动着变得千奇百怪的树荫而导致一时被树荫荫着,一时又被烈日晒着的小草,她们都欢快的舞动着。看着她们翩翩起舞,茁茁的生长着,我能感觉得到,她们那无限的活力,勃勃的生机!

稍远处那一排排矮篱来回摇曳着,翩翩身影,好一支霓裳羽衣舞!遥想汉皇当年,该就是沉迷于这种飘摇自在的舞艺之中吧?和风披绿,长袖流萤,到不怪那天子爱美人不顾江山了,这份飘逸脱俗,这份清新柔雅,又有多少人能不震撼心灵呢?

我看到了!那倔强个性的小家伙!看啦,他侧身站在十教楼壁上,并不粗壮的根茎紧紧地抓住了楼壁,咦,他在干什么呢?哈,在做健身运动吗?左三圈,右三圈,脖子扭扭,屁股扭扭,我们一起来做运动……多么精力无穷的小家伙!原来如此,原来如此!适才那耀眼的玉兔脸上极不情愿被吹走的表情,谜底原来在这,她却是想看这小家伙的健身运动呢,左手摇摇,右手甩甩,嘻哈搞笑的动作,直惹人捧腹,换我,我也不情愿离开的。

"铃、铃、铃、铃"一阵热闹的铃声传来,这是下课了吗?那么应该是六点多了吧?拿出手机来看了下,还真是呢!该走了吧,是的,该走了。在这灼热浮躁的夏日,能有这么个清凉宁静的下午,也是件难得的事吧?我们需要这份自由的,只属于自己的时间,不是吗?哪怕这个时间再短,也是必要的。

拿起遮阳伞从树荫下走出,我该回宿舍去了,虽然在我们的宿舍区看不到广阔的天空,那层层高耸的红色楼阁,将大片的天空都挡住了,入眼的,只剩下四四方方的,被整整齐齐分隔开的零碎的天幕……其实,我还是挺怀恋许久以前,没有那层淡淡的云烟,没有那依稀朦胧感的天空,只有无尽的碧蓝和……爽朗。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记不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就注意到这个孤独的老人,和他身边的那条黄狗了。也许是来到这里的第一天,也许在很久很久以前。在这个遍地都是名狗的的城市里,这样的土狗都快绝迹了吧。...

过去的老县城 作者:风雪夜归人 “嘉祥县,破猪圈;东关到西关,二十四扁担”。这是过去嘉祥人常说的一句顺口溜,用来形容过去嘉祥老县城的狭小破旧。其实,过去的嘉祥县城并不是人们说...

姥姥曾经总说,等我们长大了,她将自己的过去都说出来让我们写,可我们还没来得及写,姥姥就已经过世了,留给我们的是永久的遗憾。 姥姥是民国十二年农历七月二十五日生人,是当时我们那...

粽子飘香忆祖母 端午节来了。看着超市冷藏柜里刚上市的粽子,我又情不自禁地想起了祖母,想起了她缚的粽子。 小时候每年过端午节,缚粽子用的芦苇叶子全是祖母从江边或河边亲手打回来的...

时光慢慢变老 朝霞爬满窗幔,看似暖暖的,却有着阵阵凉意。想着一年一度的秋,就这样来临了。心如这秋,没了收获的喜悦。却有种尘世历练的无奈。更有种得到了,失去了,也似乎从来没有得...

盼望着,盼望着,那春天的脚步已经到来了!那混着泥土青草的味道,那群鸟儿放开歌喉轻唱,那些花儿悄悄地绽放,静静地凋零,那天空渐渐地变蓝色…一年一度的樱花节,我打马而过,轻轻地...

五月的梨花仍在傲然,暖风摇曳着枝叶频频点头。阳光似的笑颜仍旧温暖,如水的日子却越走越远。初夏的早晨,惊醒了谁渴求怀旧的心,遥望那个穿着红色袈裟的少年郎踱步走来。 你在我的梦中...

铜镜映无邪,扎马尾。抚琴题叶,西风独醉。你若撒野,今生我把酒奉陪。 ——题记 灯火阑珊处,花香依依落谁家。挑亮一朵灯花,拨开浓郁的惆怅,踩着花语清音,与你相约在这月色清浓的夜...

又是一个岁尾年头到来,苍茫的时分不时地撩动我的心境。连续多日,总感觉有一种力量在不停地催促我踏上回乡的行程。 从乡土走向城市,生活变得丰富多彩,但不时的有一种喧闹不堪的感觉;...

记忆·济南 文/齐王天下 有关一个城市的记忆往往包含了对那些时光的怀念,比如在泉城济南这个城市里,便是我年轻的无忧无虑,所以至今还会有记忆的片段不时跃入脑海中,让我可以为逝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