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承德,约上两三个好友到武烈河边走一走,一条以绿色藤蔓为穹顶的长廊,可以一直通到避暑山庄的丽正门。进山庄里逛一逛,坐上环山车,在几个急转弯俯冲的地方握紧手惊呼笑闹,下了车再到湖边转一转,情感的火花就这样淡淡地弥漫开来。

入夜,笑容可掬的罗汉山坐在武烈河对面,通体暖亮,像个小太阳。一对情侣走在前面,女孩正在数河边桥下扣子样的灯火。一颗,两颗……数着数着,手上就开满星辰和花朵,脚下的清坝也跟着旖旎起来。

1703年,当工匠们弯腰咬牙,将一块块一米多长的条石砌到堤坝上时,绝对想不到,三百多年后,这里会燃起怎样的人间烟火。这烟火的每一点流光,都是串起历史的小小一环,也成为山河草木多重声部中一个跳动的音符。

一座山庄,半部清史。在《避暑山庄记》中,康熙皇帝写道:“惟兹热河……度高平远近之差,开自然峰岚之势。”

以“热”命名,可见此河之奇。边塞苦寒,冬日河水温度却达8℃。水汽凝雾,白烟缭绕,鱼儿畅游,蔚为奇景。

热河之前,此河名“武列水”。《大清一统志》记载:“热河南流,折而东。至下营子入滦河,即古武列水。”后改为武烈河。“烈”,倒很符合它从前暴烈的性子。历史上武烈河全河段皆能行大船。身处崇山峻岭,沟壑丛生,河水极易在暴雨中被触怒,形成山洪。康熙和乾隆皇帝都曾下令修筑堤坝保护避暑山庄,后人合称清坝。

“武列水”不是这条河最早的名字,《清史稿》中曾提到了它的三个源头:固都尔呼河、茅沟河、赛音河。

7000万年前的火山爆发,为承德留下了丰富的地热资源,形成热河奇景。更多的温泉水则藏在地下,像深藏闺阁的少女,等待着披上嫁衣。

隆化县七家镇温泉村的温泉水,即来自武烈河的主要源头茅沟河。

温泉村有座亭子,上书“浴佛泉”,两边对联为:“水从地心暖,云自泉眼生。”亭子中央砌成的台子,像小时候的大锅灶台,源源不绝地蒸腾着热气。一位身穿唐装的老人拄着根红色的拐杖,头上是深蓝的天空,身后是白色的热气,脸上每一条皱纹里都洒满了金灿灿的阳光。我忍不住上前询问:“老人家,您今年高寿?”“92岁!”老人笑眯眯答,“我家就在后面不远,天天溜达过来晒太阳。”“这里的温泉水养人啊。”我心中不由赞叹。不仅养人,还带火了当地生活,看看老人这满脸的喜悦从容,是殷实的生活滋补出来的吧。

“来吧,泡温泉,搞团建,棋牌室、台球室、乒乓球室,应有尽有。”温泉村妇联主席王小平在抖音上一家家介绍村里的温泉民宿,简短明晰,亲切朴素。

“那就是辽代萧太后泡温泉的地方,金水湾。”顺着她手指的方向,蓝天丽日下氤氲的水汽在时间的长河中朦胧起来,隐隐有金戈铁马之声。而今,温泉水引入寻常百姓家,等待了7000万年的泉水终于风光嫁出,用母性的温暖滋养一方民生。

温泉人家,山如灶台,热气腾腾,氤氲着一天天富裕起来的好日子。

2013年,温泉村开始发展温泉游,建设了“四网合一”工程,地下铺设自来水、温泉水、供暖用水及污水排放管道,通到各家各户。当地政府给予各项优惠扶持政策,温泉民宿如雨后春笋般出现。来过的人口口相传,抖音、携程上的热度,就如这最高温度逾90℃的温泉水,热气袭人。

萧太后泡温泉的时候,正值宋辽征战,她因作战而感染风寒在这里治愈。如今,普通百姓亦可在这钟灵毓秀之地疗养,曾经残酷冷硬的刀光剑影慢慢消融。

“这家民宿被市文联评为书香门第,很多客人喜欢这里的书香味儿,特意带孩子过来。”循着王小平的介绍,只见普通的家居沙发后面,一整面墙做成了书柜,《水浒传》《西游记》《中华名人故事》等书籍排得满满当当,书香绕梁。

女主人刚刚打扫完毕,乐呵呵地说:“这些书柜都是孩子们设计的,书也是他们拿来的。”家乡的温泉水滋养着她的儿女们长大成人,如今,他们用袅袅书香,让温泉之乡的文化气息更加馥郁芬芳。

院子里,男主人正在移栽花草。细长的盒子里是孩子们种下的花籽发出的幼芽,男主人一盒一盒地将它们摆在木板墙的凹槽里。等到鲜花盛开,这里就是一面花墙。墙下,有一小片空地,种了一些小葱、韭菜、黄瓜之类的蔬菜,客人可以自己采摘做饭。真正的温泉康养,是像家一样的放松、滋润。

从几十年前用温泉水煮鸡蛋、洗衣服,到第一代与房间分离的泡池、第二代泡池入户,再到第三代独立的温泉套房;从古旧的草房,到红砖瓦房,再到时尚的别墅楼群……行走在温泉村整洁的街道上,我仿佛听到山水泉林奔跑的声音。细听,这声音中夹杂着茅沟河汇入武烈河时欢快的笑声,也融入了茅荆坝的枫林飒飒的迎客声。

茅荆坝位于隆化县东北部,属燕山山脉七老图岭余脉,茅沟河即从此处发源。这里也是清代皇家猎苑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清朝108围中,木兰围场72围,其余36围就在茅荆坝地区。当年皇室贵族纵马捕猎的呼啸箭风,如今已在国家森林公园的壮美风景中缥缈成过往烟云。古老的山地和森林,千余种植物和二百余种野生动物,在温泉袅袅的热气中和谐共生,焕发出新的活力。

源自茅荆坝的河水,一路南行,来到避暑山庄。清王朝的第二政治中心逐步确立,一条河热过的地方,从此繁荣起来了。

武烈河自避暑山庄继续南下,汇入滦河。

毗邻滦河,承德市双滦区大贵口村土地稀少,但交通便利、风景优美。

冬日午后,阳光清冷,大贵口村蔬菜大棚里却温暖如春。播种了十多天的黄瓜刚刚长出第一片真叶,于大姐就掐着点儿来了。她蹲在地上,用小刀片将黄瓜秧侧切下来,插进南瓜秧已经切好的小口子里,再用小夹子夹住切口处,黄瓜就嫁接好了。一个棚两千五百多棵秧苗,五六个人不停歇,半天即嫁接完毕。扣上小拱膜养护几天,黄瓜就在南瓜秧上茁壮起来了。

大贵口村人家的日子,就像这些秧苗,在汗水里蓬勃着。

村史馆的展墙上,介绍了大贵口村种植结构的调整:20世纪80年代末,由水稻种植转为以种植黄瓜、西红柿、草莓等为主;20世纪90年代初,引进温室大棚蔬菜种植新技术;2012年,调整温室种植结构,发展休闲采摘业;如今,做好“农业+旅游”文章,“山谷田园”“山谷驿站”“山谷人家”等持续上新……

致富道路上敢于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人们从未忘记。村史馆内,第一个建起蔬菜大棚的高玉禄,第一个从事草莓采摘的杜明、第一批经纪人代表杜玉志……光荣榜上星辉熠熠。优秀学子代表、全村历年优秀学子台账……密密麻麻的表格如大棚瓜秧的触须,攀满了墙,成为星辉下绵延的火种。

从狼烟边塞,到山水承德。山圈住,水绕住,勤劳的人们在这方热土间,精耕细作,日子被汗水与智慧浇灌得日益红火起来。

山有骨,水有光。武烈河穿城而过,被称为承德人的母亲河。沿着武烈河,走在承德的大街小巷,左看是山,右看是山,前面有水,后面有水,山水之中,这座被一条河热过的城市正值蓬勃生发的时节。

回程时,整理相册,看到武烈河夜景的照片上,有根长长的发光的钓竿,与沿岸的灯光融为一体。天上银河,地上热河。无数星星般的光影在清冽的水波里起起伏伏,渐行渐远。钓竿抬起处,是武烈河畔情侣的笑颜,是茅荆坝温泉人家的宅院,是大贵口村暖棚内的果蔬,是满满一河涌动的岁月……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青年作家吴佳骏最新散文集《行者孤旅》,记录多年来他在大地上的行走,将融入大自然的所思所感一一成文。这些文字多为即兴观察,即兴书写,自由本真,从中能看见一个寂寞的灵魂与天地万...

在曾经开设七十二爿半过塘行的老街的茶楼上,我点了一杯名叫“七十二爿半”的茶。推开茶楼二层临河的小木窗,一眼看到西兴古镇的过塘行码头。 长条青石铺成的码头呈阶梯状,延伸到部分沙...

家里飞来一只燕子。 是悦宝首先发现的。她在我耳边悄声说:“爸爸,你看。”她轻轻指给我,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果然看到一只燕子站在我们房间的横梁上,正聚精会神地看着我在电脑上打字...

落雨天,最惬意的事,莫过于留客闲饮茶。这亦是江南梅雨天常有的事。 留客闲饮茶,宾主列坐,案几上,几盅茶盏,丝丝微漾。这样的雨天,絮叨絮叨,谈的都是家常话、应景话。要紧的话、正...

1 我每天穿梭在城中村的大街小巷,奔波劳碌就为填饱肚皮,小心翼翼只求平安地活着。这也许就是我现在的心态。在广州城中村的“接吻楼”里,不知不觉已十年,在这“不思量,自难忘”的十...

不到南海,不知道最美有多美;不到南海,不知道自然有多神奇。 美丽的西沙,蓝色的世界。无数的岛屿礁滩,神秘的海洋生物。点点渔舟唱晚,排排海浪写谱,冲天的海鸟像高扬的指挥棒,点红...

祭司毕竟是祭司,不管别人需要他还是不需要他,不管他是二三十岁还是不止九十九岁,他都不是凡人,他都有常人所没有的敏锐。 别样吾在某一天,听一个曾曾孙说寨子上面那片废墟里住着一个...

导读 苍山下坐落着我、诗人、翻译家和摄影家的工作室。我们在各自的人生中追寻、求索、远去和归来,最终在远离平原的大理驻留,分享人类的精神史。 工作室 李达伟 1 安静的工作室被打开,...

自十多年前第一次走进山西临汾的云丘山,我就与这里的山水草木、村落洞窟结下不解之缘。每当心情浮躁,或者有什么事理不出头绪,第一个念头就是上云丘山。 同样是登山,在云丘山和别处的...

迁居山乡,我爱上了独自行走,有时顺着河流,有时沿着山径,不紧不慢,往前行走。在人迹稀少的山区,山川河流是永恒的主场,鸟兽虫鱼是不变的主角。在这自由的王国里,云舒云卷,日出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