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坐窗前,流转的目光荡起了曾经的浮影,细碎的光影,斑驳了颠沛流漓的心事。

一袭轻风,潋起那幽幽的心事,卷起一缕惆怅,抬头阳光射来,眼睛生涩盈满了泪,滴落的泪花,影着轻轻飘落的梧桐,留下一窗梦影……一段思念,搁浅在泪花萦绕的梦中,案上那张素笺,落笔成伤,蘸墨是愁,趟过沁满是悲凉文字,诗境读来亦是这么孤寂清冷,花瓣片片落红,一曲幽怨诉情伤。

我躲在季节的风里,在时光的拐角处轻轻叹息,那些曾经明媚过心房的时光都去了那里?淡淡的文字里为何都是忧伤的风雨,幽怨迷茫的心绪,让所有的温馨跌落。一场梦境,一行清泪,窗前长流,笙歌散尽,始觉春空。

花开花落的轮回里,回眸望去,却已不见了绿柳成荫烟花烂漫,流水纷飞的紫烟,化成泪,凝成伤。

抬眼,低眉处的风景有些许的安静,可那千结的心却无法静下。

回眸处依然是烟雨朦胧,云水相接,飘落的飞花似梦,如雨的思绪,打湿了心结。有一缕惆怅还在心底深处低吟浅唱,唱湿了眸,吟痛了心,笼罩了低落的心情。

踉跄踏过青苔,雨帘卷起,被雨雾浸湿的忧伤,埋葬了那欢笑的容颜……

一卷愁思,浸染了心的寂。轻柔烟雨揉痛心,凉风疏雨萧萧,又催千行泪。微微颤抖的双唇,数着落花,眼眸凝聚在这柔软的时光里,心酸的叹息不知能否停留在这雨雾里。在静静的岁月里,给自己更多的微笑,多想在那芳草地上播上种子,流年春暖看花开。

一缕心烟犹未凉,飘悠的雨丝,浸染肌肤,冷在心。细雨滋出几缕忧伤,几许无奈,微笑掩藏着酸楚。撑开小雨伞独自走在小径,绿萝拂过衣襟,风景是那片迷蒙那片凉,伸手触摸着雨,滴落的雨点却停留不在掌心,流走的岁月变了自己,还是变了他人?

夜阑,难眠,谁问窗前寒落落,帘卷西风,凉意满屋,那扇心窗,闭着谁的心伤。卷语丹青是否随风失色?诗行里暖情的遗迹也无法找回。枫叶窗前飘落,痛成伤,风吹雨滴凝满窗花。

夜未央,月色流窗阁,唇边一曲离殇伴着落花迷离。

风翻幔帘,烛光暗淡,一缕心事堕烟雨。那挥不去的剪影,穿过朦胧的泪,让人不敢去触摸,痛如一把锋利的刀将痕迹刻画,寂寞把我沉沦成一个苍白的影子,唯留清泪涨荷塘。弦音风上起,琴音曼舞着风,那瓣落红缱绻的滑过肩头,惊碎了思绪,溅起一泓清泪……

眉间那忧伤的诗行,飘落在栏杆,风无情的席卷凌乱的足迹,那痛楚的滋味与淡去了的悸动,将一身的憔悴包裹在风里。

细描邂逅入风景,看到的却是浅夏冷漠,渐飘的凄凉。轻风吹落一树梨花雨,凝望,却看不到当初微笑的模样,想摘一枝青莲,却刺痛了手心,那一滴殷红的血如梅绽放,成为这一季的风景……

脉脉情怀唯有泪花飞扬,紫陌红尘,飘零的哀怨,执笔落殇,半盏残花一树烟飞一树伤痕,忧愁倾诉与谁人听?更有谁人来解?

倚栏深思,转念间,我是否还会有思的倦语,莲花枕上的梦,是否还会有你,那窗上的斑驳还会为谁留,指尖的落音里是否扬花……

一首歌,一段梦,一缕轻烟留下凝望的浅蓝,清风荡漾时,孤寂的倒影,影着悄然飘落的梧桐。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夏风 送别四月的尾音,和春天刚刚分手,那初夏的风儿,踏着季节的山歌,带着驿动的心,带着初夏的讯息,吹来了万般柔情,让杨柳摇曳着夏的缠绵,让花儿绽放着夏的妩媚,让我们随着那燃起...

在崇尚道德文化修养的今天,人们谈得最多的话题就是对母亲的祝愿与赞美,“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母亲是人生的第一位老师,从孩子呱呱落地之日起,生命中就倾注了无私的爱,这种爱...

写我自己 作者:韩攀科 夜已深,而我还在这里,回想着当初的那个自己,有些事情真的像人们说的那样,过去了不再叹息,而有些事情,过去了,永远就成了回忆。 我喜欢音乐,在我很小的时候...

瞧这人生光景 夕阳的余晖,轻柔如梦,宛如霞丝,掩映着高楼、绿树、花草,心如这美丽的黄昏,凝视着,沉思着,老一辈的人生光景。 晚景生活,老来乐 我轻轻地走进安居楼前,一棵高大的垂...

雨是天空中飞舞的精灵,是大地上流动的血脉。舞动的雨变成溪流,汇成江海,滋润着干涸的大地,哺育着万物生灵。雨像一位饱经沧桑的诗人,在大地上精心刻写着优美的诗行;雨像一位技艺精...

我是喜欢你,但已是曾经 从那次公寓门口的离别开始,我想,我以后我再也不会再胡乱的打电话给你了,我想我们就这样了吧,离别了。 就这样,以后再也不用每天发短信虚寒问暖了。 就这样,...

夜晚,天渐渐的暗了下来,宝石蓝的天空中,没繁星的点缀,有的仅仅只是一轮暗淡的月亮。 坐地观月……不是为了浪漫,也不是为了赏月,只是有种莫名的情绪,从心头到心底,就像这轮被层层...

整理衣物才发现,衣柜里那些杂七杂八的春装,还没来得及展示,又要被藏起了。浅浅的失落划过眉心,是这个春天太匆忙了?可是,我镜头前的花枝嫣然和眉间的新绿,又如何能忽略? 仿佛就在...

李达伟,白族,1986年生,现居大理。中国作协会员。大益文学院签约作家。出版有散文集《暗世界》《大河》和《记忆宫殿》等。曾获第十二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第三届“三毛散文奖...

几次到淮安,都没有在意还有这么个所在。淮安值得看的地方太多,朋友也没有推荐到这里走一走,直到这次快离开的时候,有谁说了一句,说刘鹗的故居也在这里。就提议去看看,其他人也跟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