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拨通那个我千辛万苦找来的电话,听着你熟悉的声音,你却再也听不出我是谁。当我报出我的名字,听到你慌乱地说:“你打错了。”然后急促地挂掉电话,我知道我们的故事被你彻底地尘封。

漫寻人海,最懂我的那个人是你。如果没有那些荒唐的往事,现在我们定是最真挚的朋友。但是经历了那些曾经,即便我除却巫山不是云,你却曾经沧海难为水。痛苦噬咬着我的心,我也只能独自坐在黄昏的山岗去回忆那些过往。我不忍失去的现实,却也挽留不住岁月的安排。朋友,如果是你,又该如何面对内心痛楚的呼唤……

也许,不认识你,就不会有这些令人纠结的情感,可内心那个声音告诉我,认识你我从不后悔。

也许我们在那个年轻的时候,不该相知,如果不相知,便也没了后来的故事,可内心的那个声音告诉我,和你相知是我此生最大的荣幸。

窗后的爬墙虎,门前的广玉兰可以为证,那里有我们的欢笑。我们一起听着水木年华的歌成长,我们一起欣赏着鲁迅犀利的文字。我在充满你的气息的房间不敢开窗,不轻易打扫房间,就因为只有在你的气息里我才可以酣眠。

在你离去的日子了,我独自走遍我们走过的山冈,甚至在夜晚,我会穿越整个城市,就为在你曾经读书的小屋窗下去仰望那物是人非的灯光……

这些,在现在的我都是美好的回忆,对于你,却成了你不愿触及的心痛。我知道,那些在友谊中派生出来的情感,对于我,是对你的依恋,而于你是不知所措,却又不忍伤害。你的善良在那时的我看来是你的接纳。也许正因为这样,你才有一失足成千古恨之感吧。所以,才有了你现在对我的逃避,对我的主观遗忘……我不怪你,你也不用太过于自责,因为那时的我们都太年轻。年轻的分辨不出友情和爱情。

如今,我们都已步入中年,我们都有了来自家庭的社会的责任。也许我们偶尔还会有所冲动,可也会发乎情止于礼。你肯否打开心结,为我开一扇心扉?

请原谅我诉诸文字,去追溯那让我难以忘怀的往事……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青年作家吴佳骏最新散文集《行者孤旅》,记录多年来他在大地上的行走,将融入大自然的所思所感一一成文。这些文字多为即兴观察,即兴书写,自由本真,从中能看见一个寂寞的灵魂与天地万...

在曾经开设七十二爿半过塘行的老街的茶楼上,我点了一杯名叫“七十二爿半”的茶。推开茶楼二层临河的小木窗,一眼看到西兴古镇的过塘行码头。 长条青石铺成的码头呈阶梯状,延伸到部分沙...

家里飞来一只燕子。 是悦宝首先发现的。她在我耳边悄声说:“爸爸,你看。”她轻轻指给我,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果然看到一只燕子站在我们房间的横梁上,正聚精会神地看着我在电脑上打字...

落雨天,最惬意的事,莫过于留客闲饮茶。这亦是江南梅雨天常有的事。 留客闲饮茶,宾主列坐,案几上,几盅茶盏,丝丝微漾。这样的雨天,絮叨絮叨,谈的都是家常话、应景话。要紧的话、正...

1 我每天穿梭在城中村的大街小巷,奔波劳碌就为填饱肚皮,小心翼翼只求平安地活着。这也许就是我现在的心态。在广州城中村的“接吻楼”里,不知不觉已十年,在这“不思量,自难忘”的十...

不到南海,不知道最美有多美;不到南海,不知道自然有多神奇。 美丽的西沙,蓝色的世界。无数的岛屿礁滩,神秘的海洋生物。点点渔舟唱晚,排排海浪写谱,冲天的海鸟像高扬的指挥棒,点红...

祭司毕竟是祭司,不管别人需要他还是不需要他,不管他是二三十岁还是不止九十九岁,他都不是凡人,他都有常人所没有的敏锐。 别样吾在某一天,听一个曾曾孙说寨子上面那片废墟里住着一个...

导读 苍山下坐落着我、诗人、翻译家和摄影家的工作室。我们在各自的人生中追寻、求索、远去和归来,最终在远离平原的大理驻留,分享人类的精神史。 工作室 李达伟 1 安静的工作室被打开,...

自十多年前第一次走进山西临汾的云丘山,我就与这里的山水草木、村落洞窟结下不解之缘。每当心情浮躁,或者有什么事理不出头绪,第一个念头就是上云丘山。 同样是登山,在云丘山和别处的...

迁居山乡,我爱上了独自行走,有时顺着河流,有时沿着山径,不紧不慢,往前行走。在人迹稀少的山区,山川河流是永恒的主场,鸟兽虫鱼是不变的主角。在这自由的王国里,云舒云卷,日出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