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去临汾蒲县之前,有人问,蒲县是盛产蒲草而得名?还是与蒲剧发源地有关?蒲县的古称是蒲州、蒲子?

蒲县水草丰美,河流涧溪二三十条,昕水河穿城而过,河滩湿地长满蒲草,但其县名与蒲草关系并不大。

众所周知,黄河在河东拐了一个弯,冲刷出的河套上,蒲草茂盛,土地肥沃,故称蒲坂(今运城永济)。相传舜耕历山,都蒲坂。唐时称蒲州,“更上一层楼”令鹳雀楼流芳后世,元代杂剧兴起,《西厢记》令普救寺闻名遐迩,明清时期,蒲剧(蒲州梆子)日渐成熟,在北方地区广为流传。

尧都平阳,舜都蒲坂。平阳,今日临汾,留下了太多唐尧的故事。

“蒲谷贤人怀宝去,平阳圣帝策辇来”,讲的就是尧访蒲伊子的故事。相传唐尧访贤,听闻蒲伊子是智者贤人,隐居于吕梁山南麓,便千里迢迢而来,欲禅位于他,因坚辞不受,后拜其为师……才有了尧禅位于舜的千古佳话。

上古先贤蒲伊子,姓伊,名畴,因常年穿蒲草编的粗服,人称“蒲衣子”“蒲伊子”。隐居地蒲伊村附近留有唐尧与蒲伊子论道的讲道台,此山得名蒲子山。“汉以此山名县”,于是有了蒲子国、蒲子县。蒲县古称蒲子,便是从此而来。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

蒲县是山城,东、北、南三面群山环绕,平均海拔1300米以上,与洪洞、临汾平川地区相差600米左右。

看来,是古人隐居,今人避暑的好地方。

立秋前后,省生态环境厅和省作协联合开展的“美丽中国·生态山西”活动,第一次走进蒲县采风。想象中,蒲县人少地贫石头多,山梁坡陡岩裸露,又黑又脏。这曾经是吕梁山区,晋陕峡谷沿黄地区共同的地貌特征。

车进入蒲县,天高云淡,白云悠悠,风变得轻薄而洒脱,满目的绿在山路上延伸……

“那边山坡上齐刷刷的油松,就是我们蒲县人20年,久久为功,垒石坑填土造林的成果……”拿出新旧照片对比,才惊讶地发现,这些绿,是蒲县人一个石头坑,一个石头坑挖出来,再一个个担土填坑,一代代人接续植树,才有了今日的满目苍翠。蒲县“垒石坑填土植树最多县”的奇迹,被全国绿化委授予“全国绿化模范县”称号。

人人都知道,60多年,晋北右玉从一个不毛之地,蝶变成为全国闻名的“塞上绿洲”。却不知,晋南蒲县在山坡上垒石填土,让一道道支离破碎的残垣、一条条水土流失的沟壑披上绿装,森林覆盖率达到40%以上……

我们看到的绿,不仅是人类改造自然的奇迹,更是一种薪火相传的有信念传承!

那晚,在远观似鸟巢,近看是树木环绕的蒲子文化宫,我们观看了蒲剧现代戏《绿染蒲子山》。以戏曲的形式,再次领略了蒲县人克服自然条件,为了植树造林、造福后代,付出了超乎想象的艰辛和努力。

这部剧以“全国造林模范”王明茹为原型,讲述了三代人为植树造林,不顾个人得失,艰苦奋斗、一心为公,绿化荒山,全域禁牧,为改变蒲子山的面貌而奋斗的故事。

造林模范有很多,但女性造林模范屈指可数。其精神,是蒲县人在植树造林中集体品格的缩影,体现了纯粹而感天动地的英雄形象。

“每个树坑都是长80厘米、宽60厘米、深40厘米,株距2米、行距3米,每亩110苗……树坑挖好后,监理员会拿着尺子一个一个地量。”植树造林,蒲县人是认真的,不仅有技术上的标准,还有情怀上的表达。

蒲县人创造凿石坑栽树模式,被载入上海大世界基尼斯纪录,他们值得骄傲。“看啊,那些山坡、山梁曾经都是光秃秃的,现在随着树苗一点点长大,当年的垒石几乎看不到了。绿色,已经成为我们蒲县的底色。”

站在被子垣的观景台上,上百种树木林林总总,果实累累,多汁味美的桃子、套袋高产的苹果、矮化肉多的大枣、生物杀虫的玉露香梨……这里是植树造林育苗的大本营,是科学培育的有机生态果园。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在蒲县有太多的栽树人,才留给我们绿树如茵、瓜果飘香的景象。这一切来之不易,这些人感天动地。他们用行动证明,与自然抗争并与之和谐共处,并不矛盾。人定胜天,是中华传统文化中的基础,大禹凿山开路,让大河不再泛滥成灾;愚公祖祖辈辈移山,让王屋山不再挡路;精卫填海、夸父追日、后羿射日、女娲补天,包括牛郎织女,其底色都是不向天低头,与天地日月、强权命运去斗争,不畏惧,不服输,哪怕银河相隔,哪怕痴人梦话,哪怕会失败,或者根本不可能实现,那又如何?人定胜天,下定决心,就要咬定青山不放松,排除万难去完成。奇迹,不就是这样,在看似不可能的状况下,以超人的智慧和胆识,日拱一卒的劲头,以团结奋斗的精神,被创造出来……

在蒲县行走,所思者甚多,语言竟无法言表。

我们住的宾馆窗外,远处柏山之巅,有座气势恢宏的庙宇。这就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蒲县东岳庙。东岳庙并不鲜见,而在排名中,蒲县东岳庙仅次于泰山岱庙(俗称东岳庙)。

东岳庙供奉的是东岳大帝黄飞虎,又称泰山神。黄飞虎是《封神演义》中的虚构人物,被姜子牙封为东岳大帝。足见“是人创造了神,而不是神创造了人。”但这些被创造的神灵,一定程度上也影响人们的现实生活,也是当地文化的一种映射。

柏山绿树环绕,山路蜿蜒,景色怡人。因毗邻县城,路上行人如织,是蒲县人日常锻炼休闲的好去处。

蒲县东岳庙创建年代不详,金泰和五年(1205年)已有。现存东岳行宫殿是元代地震毁坏后于延佑五年(1318年)重建。泰山神源于原始社会人们对自然神的崇拜,后归入道教,主宰阴间鬼魂。

东岳庙中最惹人注目的,便是对地狱鬼神大书特书。十五孔窑洞组成十八层地狱,内塑五岳大帝、十殿阎群和六曹判官等,塑像高度与人相等,各种鬼吏,刀山油锅、碾磨锯解等百余具,是稀有的明代泥塑。

在古代中国,几乎村村有庙。而庙宇对面大都建有戏台。其作用是酬神演戏,自古民间以社火、唱戏等方式,或祭神祈雨,或庆典祈福,既是酬神祝祷的方式,也是文化娱乐的形态。这些戏台中少数为对台戏,就是两个戏台,但东岳庙有三座乐楼(戏台),也就是说可同时唱三台戏。旧时,没有先进的扩音设备,只能靠文武场和演员唱腔,三台大戏开锣上演,这份热闹,怕是真的要惊天地泣鬼神了。

中间乐楼背面通道两侧,有副对联颇有名气。上联:伐吾山林吾勿语,下联:伤汝性命汝难逃。出自蒲县知县之手,是植树护林的警世之言。这副对联,不仅禁绝了当年的盗伐之风,还永绝后患,令后世人有所忌惮,不敢造次。

敬畏,是人类对待事物的一种态度。敬畏是自律的开端,也是行为的界限。老子曰:人之所畏,不可不畏。明代吕坤有言:畏则不敢肆而德以成,无畏则从其所欲而及于祸。

一面是鼓乐声声念,一面是警言句句敲。这种看似有些矛盾,又无违和感的存在,何尝不是这块土地的文化基因。

傅斯年认为,黄飞虎是周代东方飞廉崇拜在民间的延续。东岳庙因何将远古图腾幻化成地狱神怪,为何在相对偏远的蒲县落地生根,为何不建于山麓,而是耗费巨大建在山巅?蒲县悠久的人文历史中,埋藏了太多的神奇和神秘。

比如,五鹿山。这个名字与五只梅花鹿无关,而与一个人有关——春秋时期晋国五鹿大夫狐突。在海拔1961.6米的主峰顶,建有五鹿大夫庙,供奉是春秋五霸之一晋文公的外祖父狐突。

狐突之女嫁给晋献公,生子重耳。重耳从小拜狐偃、赵衰为师,聪慧仗义,结交贤士,深得狐突喜爱。后来是宫廷政变,重耳带着门客逃亡……19年时间,重耳的两个舅舅,狐突二子狐偃、狐毛,追随其左右,助他实现人生巅峰,走上霸主之位。相传,重耳流亡中曾到过五鹿山看望外祖父……

晋怀公在位时,下令跟随重耳的人限期归国,狐突谏书“子无二父,臣无二君”,一家满门惨遭杀害。但他“教子不二”典故,受到后世统治者推崇,成为忠臣的一大典范。

在很多地方,特别是山高林密的地方,有不少狐仙、狐神庙,后世人想当然地觉得,供奉的是山中狐狸。如今想来,应该是讹传,狐神、狐仙,指的是春秋时期的五鹿大夫狐突。晋文公继位,曾追封狐突为利应侯,百姓感念其舍生取义,慷慨赴死,将其神化为“狐爷”“狐神”“雨神”,千百年来香火不断,普济众生。

我们去五鹿山的那天,恰微雨空濛。山路蜿蜒,虽路况良好,为安全起见,还是换了小巴车上山。二三十分钟的车程,寂静少语,车窗外的树木掠过,不同层次的绿丰富而多变,这哪里是我们想象中干瘪沧桑的吕梁山?

五鹿山位于吕梁山南段,是山西省三大自然保护区之一,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相传尧时就有草本畅茂,禽兽繁殖,五谷丰登的说法……山中野生植物965种,野生动物252种,其中国家一级保护动物6种。有世界珍禽褐马鸡和我国特有树种白皮松。特别要说的是,五鹿山上有华北豹,因豹身斑点形似铜钱,民间俗称金钱豹……”作家李景平是中国环境报驻山西记者站站长,他曾深入山西九大国有林区采访,经他几句介绍,既兴奋又紧张。

下车步行,漫山葱郁,莽莽苍苍,四下张望,警惕有无金钱豹的踪迹。“红外相机监测,不时能拍到一只母豹带两三只小豹的场景。但别担心,你能遇到的概率比中彩票都难。”仿佛被读懂了心思,处于食物链顶端的物种,华北豹并不会主动攻击人类。它们的稳定生存,可起到维护生态平衡的重要作用,标志着当地生态系统的完整稳定和生物多样性的高度丰富。

雨过天霁山滴翠,鸟鸣婉转林更幽。转入林中,潮湿的步行道,洒下的阳光,清冽的空气,还有鸟叫虫鸣的合奏……莫名想起《空城计》:清水洒街洒得净,黄土垫道垫得平。……你到来我无有别的可敬,我有的羔羊美酒、美酒羔羊,一个一个、一个一个犒赏三军。山人在此把琴抚,咱二人玩棋,我散散你的心。

这是怎样的礼遇,才能在微雨之后,进入五鹿山深处,拜谒晋国大夫狐突;这是怎样的缘分,能在午后晴空,坐在五鹿山管护站稍歇,看云卷云舒,听风过鸟鸣……莫非,是雨神显灵,展现了五鹿山绝美的容颜。

回程路上,遇到一群写生的师生,正挥动画笔描摹五鹿山的美景。山花浪漫,松涛阵阵。突然,一只野鸡扑腾腾飞过,不禁惊呼,“会不会是褐马鸡?”转而哂笑,如果那么容易能见到,还能是珍稀鸟类,堪比大熊猫的国宝,被誉为“东方宝石”!

到蒲县,有太多惊叹,10万余人口的小县,蕴藏着大大的能量。历史长河如昕水河一般,静静流淌,波澜不惊。

作为黄河一级支流,昕水河的清浊非比寻常。在昕水河湿地公园,眼前波光旖旎,水草葳蕤。整个区域相对平坦,树木花草繁盛,水中芦苇、香蒲遍布,路边凌霄花、木槿花、鸢尾等竞相绽放,姹紫嫣红,怪不得被推为“一日乐游”旅游景点。

“湿地每天可处理2.1万立方米水,其最大特点是纯物理、原生态、零能耗,不需要任何的电力、化学等辅助设施。”人工湿地负责人范定国侃侃而谈,从开工建设到竣工验收,再到日常维护和技术推广,就是他在负责,对湿地情况了如指掌。“全省首家创新采用‘水平潜流+垂直潜流’新工艺(河水水平经过浆砌石坝、进水闸及输水管、平流沉砂池、稳定塘、湿地,最终排入河道……”

那天,在夏末阳光下,范定国不顾腿伤拄着拐杖,汗流浃背,激情澎湃又满是自豪地带着我们参观。“利用自东向西千分之八的落差,昕水河和污水处理厂排出的五类水一同引入湿地,经过30多个小时的生物和物理还原处理后,水清了、水质好了,达到了地表水三类标准。”夏天,会有白鹭、黑鹳等鸟类来此栖息,自然和谐,令人流连忘返;即使冬天,污水处理厂排出的水也在12℃左右,加上河水流速,可以保证湿地正常运转……

2019年,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新闻联播》曾对蒲县创新污水处理模式进行报道;2020年,蒲县被授予国家生态文明建设示范市县,是第四批我省唯一获此殊荣的县份;2021年,被生态环境部命名为第五批“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实践创新基地……

《说文》载:蒲,水草也。不起眼,却可以作席,可以作衣。家常朴素,却自带光芒。到蒲县行走,有种不敢喧哗的叹服。诗仙李白夜蔡山峰顶山的江心寺(今湖北黄梅),看到满天繁星,有了“可摘星辰”的美妙念头,写下“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的诗句。这两句,用在我对蒲县的印象,再恰当不过了。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奢侈”,往往是比出来的。《儒林外史》里的严监生,临死前还伸着两根指头,只因他看到油灯里点了两茎灯草,“不放心,恐费了油”,而迟迟不肯断气。尤记得旧时村里有位老农,因三个儿...

(一) “三山夹两盆”是新疆特殊地形的高度浓缩概括。山脉与盆地相间隔、相排列。盆地被高山环抱,高山为盆地筑起屏障。“三山”,最北为阿尔泰山、最南为昆仑山、中间为天山山脉;“两...

它是一串绿,一头扎进钢筋水泥的森林中。 必得是绿皮火车,车头是绿的,车尾是绿的,一节节车厢也是绿的。它总得有12节车厢吧,或许更长,从城市的外围,缓慢地驶入。一只从高空飞过的大...

一 早春的杭州,多雨。惊蛰这天,雨淅淅沥沥下了一整天。 短视频平台上,有不少关于“惊蛰”的短片。管升声的这一条显得有些独特——它是“无声”的。 头戴黑色鸭舌帽,穿一件红色卫衣,...

吴文君,作品散见于《收获》《上海文学》《大家》《江南》《芙蓉》等刊,出版小说集《红马》《去圣伯多禄的路上》、随笔集《时间中的铁如意》等。现居浙江。 一 生命最后一年,马克·罗斯...

踏上重庆的土地,感受山城的风土人情、历史文化,心情非常激动。这是我第一次来到重庆。作为一名在中国长大、读书的俄罗斯人,之前我对重庆的了解,仅限于知道这里有一所和我的母校南开...

一 眼前有关,名曰桐木,巍然立于海拔千米处,睥睨着如海的层峦叠嶂。若安在别处,也许稀松寻常,却在闽赣交界处为武夷山把门,让门内众生万象隐于市,静于心,雅于境,就别有一番风味了...

长信宫灯 灯的最后一位主人叫窦绾,名字妩媚温柔。我想象她应是生着晶莹的脸庞和浓黑的长发,如同古诗中“青云教绾头上髻,明月与作耳边珰”的女子。那年外出访古,特意去了河北满城的陵...

初夏的朱湖,已经有盛夏的趋势。太阳灼热,阳光晃得眼睛像瞄准靶心的姿势,而且,晒得春天刚长出来的嫩草,散发出草叶清新的味道,恍惚间我们像回到了小时候的大市乡村。呵,这是一种成...

我站在法喜寺外的石桥边,目光穿过浓荫,仰望万千火云翻涌变幻,空中激战正酣,犹如上演一场天神斗法。我已站在此处很久,静静等待着一个时刻。这会儿城市里的人正高高举起镜头,恨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