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小时候,大清朝去得未远,仿佛就隔了一条河。那辰光,每个玩伴都有一把前朝的铜币,俗称铜板,主要是光绪、宣统年间的,我们拿来当作游戏的道具。提醒一句,铜板不是铜钱,铜钱中间有孔,方的,俗称孔方兄,分量轻,质地脆,易损。铜板无孔,圆头圆脑,拿在手上,沉甸甸,搁在袋里,叮当响。

游戏的玩法,分两种。一种是“耷钱堆”(亦有讲“笃钱堆”)。耷,意为砸。地面放一块砖,参加者把各自等分的铜板摞在砖头正中,按划拳确定的次序出场,手捏一枚铜板,瞄准铜板堆,垂直自由落体,凡被铜板下降的重力砸出砖头外的,就归游戏者,未砸出的,则留给下一人“耷”……如是循环。

另一种是“摋铜板”。摋,意为侧手击。甲把铜板抛出去,乙拿铜板去击,击中为赢,不中,甲就拿铜板原地击乙,同样如是往复。这里的关节,是摋,翻腕抖手,呈斜劈的态势,抛出去的铜板即使击不中对方的,也仍旧由着惯性飞得远远的,让对方不能触手可及。

五六岁光景时玩游戏,我输的多,赢的少。一是个头矮,“耷钱堆”时,铜板下落的距离太短,借不上足够大的冲劲;二是缺乏技术,“摋铜板”时,只晓得投或抛,不懂得摆腕撇和侧手飙。迨至七岁或八岁,随着个头长高,经验丰富……啊不对,老实说,是随着一枚“光绪元宝”的加盟,我突然技术大增,无论是“耷”,还是“摋”,很快都得心应手。

说起那枚“光绪元宝”,它外表原很普通,色呈暗紫,中规中矩,属于标准制造。但握在手里,它好像懂得我的心思似的,要它有多大杀劲,就有多大杀劲,要它有多准,就有多准。“耷钱堆”时,我踮起脚尖,随着“光绪元宝”的落下,那铜板堆就像遭遇炮击,霎时哗啦倒塌。“摋铜板”时,我略略瞄一眼,嗖地出手,那“光绪元宝”就像接上了我的眼线,直冲目标而去,虽不是百发百中,却也是十拿九稳。玩伴常常怀疑我的道具有鬼,拿过去,验大小,掂重量,听响声,翻来覆去,到底也查不出名堂。

唯有我明白,这“元宝”有“神”。神是看不见摸不着的,自然也就查不出。那么,我是怎么确知的呢?凭感觉。别的铜板拿在手里,死板板,冷冰冰;它拿在手里,活跳跳,火爆爆。再就是凭试验。我拿各种硬币,包括同一花色的“光绪元宝”做练习,效果都不理想;唯有它,才能使我手眼相通,自在如意。

大哥分析:“它以前的主人,是一位武将,擅长打飞镖。”想想是有可能的,不知哪位武林高手曾拿它作暗器,他的功力注进了铜板的精魂,所以每次不是我出手,是那位武士在出手。

我索性为它命名“金钱镖”。

东邻曹三看出了门道,提议拿一块“袁大头”跟我换。“袁大头”是银洋,比铜币值钱。但金有价,银有价,“金钱镖”无价,出再多的钱,我也不换。

一次,我跟人比赛打水漂。我用瓦片打水漂,瓦片通常能在水面弹跳七八次,有时能弹跳十多次。在家附近的小河边玩,我打出去的瓦片能直接跳上对岸的浅滩。也是过于自大,那天我赛得兴起,竟然掏出了“金钱镖”,以往我也用别的铜板打过水漂,从未失手,哪知那天出手的角度偏了点,力道小了点,“金钱镖”在水面勉勉强强弹跳了四五下后,一头栽入水肚。

哎呀,大事不妙!失去宝贝“金钱镖”,在我,就如同孙悟空失去金箍棒,这便如何是好?我不会游泳,正干着急,恰逢彭二路过,他刚摸鱼回来,赤脚,提着鱼篓。彭二自告奋勇帮我下水捞了上来,顺带捞出了几个玻璃球。彭二日后娶了我的姑表姐,由远邻升级为近亲,这枚“金钱镖”怕也在暗中牵了线的。

尔后,我上了学堂,伙伴换了茬,游戏改了项。那枚“金钱镖”被搁进抽屉里,色泽日见枯败,一副意兴阑珊、愁眉苦脸的模样。五叔指点我:“拿砂纸擦一擦,就亮了。”我拿砂纸一擦再擦,它的色泽果然亮堂了,但上面的花纹、字迹愈擦愈模糊。

记得四年级暑假时,我跟高我两级的陈姓学长偶然聊起这事,他说:“铜器接触空气,自然生锈。”我问:“那要怎样才能隔绝空气呢?”“最好的办法是埋地里。”“埋地里不是更容易生锈吗?”“用块油布包起来,再埋。”布好办,油嘛,却是大难题。计划经济年代,食油限量,要把一块布浸透得多少油?亏得五叔帮忙,他不知从哪儿搞来一把破旧的桐油伞,剪下一长条伞面给我。我用它把“金钱镖”包好,再拿铁丝捆紧,埋在院里花坛的一角。

后来,我上了初中,那花坛争芳斗艳,生气勃勃,敢情“金钱镖”在地下使力哩。

后来,我上了高中,祖父去世,花坛无人管理,花草渐渐凋零,我似乎听见“金钱镖”在地下唉声叹气。

后来,我去北京念大学,隔年暑假回家时,花坛被夷为了平地。

月光下,我站在原处听了听,地下啥动静也没有。我猜想“金钱镖”灵幻,它知道人世有代谢,往来成古今,早就在土里溜走了。你说它没有腿,怎么溜?是的,它没有腿,但这并不妨碍它行动。比如说飞,前提是主人会飞。我未得道,它自然不会飞,但是能逃,能遁,那密密实实、挨挨挤挤、推推搡搡的泥沙,就是它的土橇。此刻,说不定它已悠然滑过小河河床,胜利抵达对岸,弥补我当日打水漂时留下的遗憾。

或许,在对岸,它又被另一个谁挖了出来,续上了另一出欢喜良缘。

从此,我把它抛到脑后。

我们一路走来,习惯于把许多物事抛到脑后,假如要都原封不动地搁着,那脑袋瓜岂不早撑破了?但是,走着,走着,总有一天会突然发现,那些抛掉了的物事,并未丢失,化为空,化为无,它们仍挨次挨序地在原处待着,一声不吭,探头探脑,等待。等待着人老了眼花了愈来愈看不清当下时,便会自动把焦距调向过去,像牛反刍一样咀嚼往事。

话说四五年前的一天,我在写作一篇短文,讲述自己初二暑假里,怎样为了凑钱买《普希金文集》,私自盗卖了家藏的铜币。我在文章中回忆,我睡觉的床,是一个木柜,柜里存着祖父留下的数千枚铜板。一天夜里,铜板在柜里撩逗我:“你不是需要钱用吗,我们铜板本来就是钱,现在虽然不当钱使了,但仍然有一定价值,你抓几把卖到废品收购站,管保能换回《普希金文集》。”写到这里,我停止敲击电脑,对着屏幕,愣愣出神——不用说,我想起了那枚被埋进黄土的“金钱镖”。

稿子写罢,我立刻前往潘家园古玩市场,花高价买了一枚“光绪元宝”。

你说,这不可能是你从前的那枚“金钱镖”。

当然,我也这么认为。连最魔幻的小说家也不敢断定它就是,断定了,也不会有人信——除非在梦里。

然而,我们又何必在乎它是或不是呢。铜币通灵,铜币自有世界,它们之间也有语言、文化、信仰,也有电话、手机、网络。当年我青发覆额,混沌未开,听不懂铜币的话。而今银丝盈颠,那发不是随便白的,你老了你就知道,每一根,都是沟通灵界的天线。因此,有这一枚铜币作媒介,以前那枚铜币的信息,包括它与我认识前的经历、与我分手后的行踪,自会一五一十源源不断地传来——哪怕它在天涯海角,哪怕它已转世投胎。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奢侈”,往往是比出来的。《儒林外史》里的严监生,临死前还伸着两根指头,只因他看到油灯里点了两茎灯草,“不放心,恐费了油”,而迟迟不肯断气。尤记得旧时村里有位老农,因三个儿...

(一) “三山夹两盆”是新疆特殊地形的高度浓缩概括。山脉与盆地相间隔、相排列。盆地被高山环抱,高山为盆地筑起屏障。“三山”,最北为阿尔泰山、最南为昆仑山、中间为天山山脉;“两...

它是一串绿,一头扎进钢筋水泥的森林中。 必得是绿皮火车,车头是绿的,车尾是绿的,一节节车厢也是绿的。它总得有12节车厢吧,或许更长,从城市的外围,缓慢地驶入。一只从高空飞过的大...

一 早春的杭州,多雨。惊蛰这天,雨淅淅沥沥下了一整天。 短视频平台上,有不少关于“惊蛰”的短片。管升声的这一条显得有些独特——它是“无声”的。 头戴黑色鸭舌帽,穿一件红色卫衣,...

吴文君,作品散见于《收获》《上海文学》《大家》《江南》《芙蓉》等刊,出版小说集《红马》《去圣伯多禄的路上》、随笔集《时间中的铁如意》等。现居浙江。 一 生命最后一年,马克·罗斯...

踏上重庆的土地,感受山城的风土人情、历史文化,心情非常激动。这是我第一次来到重庆。作为一名在中国长大、读书的俄罗斯人,之前我对重庆的了解,仅限于知道这里有一所和我的母校南开...

一 眼前有关,名曰桐木,巍然立于海拔千米处,睥睨着如海的层峦叠嶂。若安在别处,也许稀松寻常,却在闽赣交界处为武夷山把门,让门内众生万象隐于市,静于心,雅于境,就别有一番风味了...

长信宫灯 灯的最后一位主人叫窦绾,名字妩媚温柔。我想象她应是生着晶莹的脸庞和浓黑的长发,如同古诗中“青云教绾头上髻,明月与作耳边珰”的女子。那年外出访古,特意去了河北满城的陵...

初夏的朱湖,已经有盛夏的趋势。太阳灼热,阳光晃得眼睛像瞄准靶心的姿势,而且,晒得春天刚长出来的嫩草,散发出草叶清新的味道,恍惚间我们像回到了小时候的大市乡村。呵,这是一种成...

我站在法喜寺外的石桥边,目光穿过浓荫,仰望万千火云翻涌变幻,空中激战正酣,犹如上演一场天神斗法。我已站在此处很久,静静等待着一个时刻。这会儿城市里的人正高高举起镜头,恨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