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的一个周末,几个朋友来乡下透气,嘱我寻一幽静处小住两日。

这本是针尖大的小事却有穿绣花针的难度。近些年,在政府鼓励扶持下,乡村民宿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而且接待的都是城里客。民宿大多是利用村庄闲置农舍改造而成,连片抱团,有吃有住有乐。约上三五家知己,或八九上十个好友,聚在一起,算是换了一种生活方式,住得舒适,玩得也热闹。问题是,甘蔗没有两头甜,顾得了热闹,就很难悠闲清静。偏偏我这批朋友个顶个的上班族,正儿八板,可以喝点小酒,但是,不打牌,也不唱卡拉OK;可以户外运动,但方式简单——爬山,且专挑那些石头打脚的山路。

古人说的好,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放下电话,我幸福了好一阵子,几乎发动了身边全部管用的熟人,很快落实了一处民宿。这地方位于大别山南麓的“豹子脑”山谷,论环境,两个哑巴碰面——没得话说,森林茂密,天然氧吧,晨昏听林涛,中午与鸟鸣。山谷边原有的挂坡梯田,早已退耕还林,非茶即花。山谷中柒家堰横卧,筑成碧绿如玉的小水库,水库虽无蛟龙,但是,深达十几米,多少年不曾干枯,可谓当地一绝。窄逼的溢洪道旁,两栋二层小楼面向东南。一栋全木头榫卯结构,既古老又新潮,二楼客房,一楼宴会厅;另一栋砖瓦结构,算是老款,厨房加小餐厅,还居住着老板一家。老板姓杨,中年汉子,祖上几代就生活在水库之上的半山腰。杨老板早年在城区开酒楼,干得风生水起,被镇里当作能人动员回村当干部。果然不同凡响,老杨使出多年的看家本领和人脉关系,很快做起了民宿加餐饮。开业两年多,寂寂无名的山谷有了“金线吊葫芦”的名气,引来了不少来自省城的珍贵客人。

朋友们果然喜欢这里,一下车就被眼前的山谷刺激得有点小兴奋。来不及进房间洗把脸,便绕着水库看稀奇,尤其是女眷们出手快,采下金黄色的桂花,捧在鼻子底下闻,说是要来一次醉花的体验。

中餐开饭了,地里绿油油的青菜、林中活蹦蹦的鸡鸭、水中摇头摆尾的活鱼,全是时令新鲜的食材,还有山上的菌子、果子,城里人难得一见的野味。配上杨家厨子的好手艺,就连青椒炒茄子、蘑菇炖水鸭、芹菜土鸡蛋、板栗烧土鸡、清爆扁豆等几个极其常见的土菜也吃得连声叫好。

饭后稍事休息,大家坐在阳台上,迎着悠悠的山风,欣赏水库对面“豹子脑”山头的风景,闲聊着感兴趣的话题。

问题来了,下午呢?朋友们拿什么乐?

这地方嘛,九美一不足,好吃好住不好玩。没有影剧院,没有运动场,唯一有的是山,但是难爬——全是野猪和牛羊钻过的树林。

天不绝无路之人,就在我着急不安的时候,杨老板的父亲送来了一筲箕光溜溜的板栗——刚刚起锅,还冒着热气,请客人品尝。老人家打着哈哈地说,野生板栗,没花钱,山上捡的。本来好玩,捡几个打发时光。可是,板栗树留客,你刚想走,眼前“嘣”地掉下一颗;再捡一会,再说走,身后又“嘣”下几个。一晃就到了吃中饭的时候。半天工夫捡回了好几斤。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咱们就玩一回“野趣”——进山沟捡板栗去。

翻过“豹子脑”的山脊,往东就是板栗坡。

那是一片四十多年前飞机播种的树林,据估计“板栗坡”面积近千亩。杨山村支书老杨回忆说,那时候,他还是孩子,天天看到飞机来回贴着山头矮矮地飞,而且播下一路黑点点。湾子里的人家穷,幻想天上掉馅饼,偷偷地在山头上铺块床单,指望接收点能吃的东西,结果全是一小颗一小颗树种。经历几年飞播,树苗茁壮成长。再后来,政府封山育林。如今的“板栗坡”,树高数丈,别看地面的树干稀疏,空中可是遮天蔽日的拥挤。飞播的板栗树比不了嫁接后的板栗苗,果子小、产量低,而且树枝高难采摘,所以,村集体和农户都没拿野板栗当回事。进入深秋,风凉雨冷,野板栗自动脱落。留守老人中有身体硬朗的,就上山捡一点,或晾干自家吃,或送亲戚。

朋友们听说上山捡板栗,迅速换上户外运动的服装和鞋子,寻一根树枝作为手杖,熟练地钻进了树林,就如同鱼儿游入海洋,悄无声息。

捡板栗,最考眼力。树林中,阴暗潮湿,落叶厚实,有多天前落下的叶片,正发黑腐烂,也有今天早上才落的,色彩还很鲜艳。而野生板栗个头小,滚进树叶堆,就很难被发现。中午时分,秋阳当头,茂密的树片筛下残缺的光亮,明暗反差大,加上风吹树摇,山坡星光闪耀,眼睛晃得难受。因而,捡板栗取胜,全赖听力。小巧的板栗果,从高高的树枝落地,“嘣”的一声,沉闷而有力,音律感很强,听了还想听。听到响声,你必须敏捷地判断落点,并快速赶过去,弯下腰寻觅。从听到响声到捡起板栗,所需时间只能用秒计算。所以,“嘣”的一声响,就等于一次心情激动的按钮,直到捡起板栗,装进口袋,狂跳的心脏才能平静。这时,你必须静心等待,最好是站在原地不动,等待下一声“嘣”响。当然,如果运气好,那响声连击,考验你腿力的时候就到了。因为,那“嘣”响的声音一会儿在山坡上,一会儿又在山坡下,有时还滚进了山溪沟,你得腿子有劲,既稳又准地到达,否则,时间长了再找就不亚于大海捞针了。

约定的时间到了,朋友们陆续钻出了树林。才进林子捡了两个小时,大家均是手脚并用,只见衣服汗湿了,脸上糊得像猫子,非常滑稽。大家顾不上计较脸黑衣服脏,一个个晒出战利品,哈哈哈地开怀大笑。

好玩!好玩!原来山里的秋天野趣横生,欢迎客人秋天来!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记不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就注意到这个孤独的老人,和他身边的那条黄狗了。也许是来到这里的第一天,也许在很久很久以前。在这个遍地都是名狗的的城市里,这样的土狗都快绝迹了吧。...

过去的老县城 作者:风雪夜归人 “嘉祥县,破猪圈;东关到西关,二十四扁担”。这是过去嘉祥人常说的一句顺口溜,用来形容过去嘉祥老县城的狭小破旧。其实,过去的嘉祥县城并不是人们说...

姥姥曾经总说,等我们长大了,她将自己的过去都说出来让我们写,可我们还没来得及写,姥姥就已经过世了,留给我们的是永久的遗憾。 姥姥是民国十二年农历七月二十五日生人,是当时我们那...

粽子飘香忆祖母 端午节来了。看着超市冷藏柜里刚上市的粽子,我又情不自禁地想起了祖母,想起了她缚的粽子。 小时候每年过端午节,缚粽子用的芦苇叶子全是祖母从江边或河边亲手打回来的...

时光慢慢变老 朝霞爬满窗幔,看似暖暖的,却有着阵阵凉意。想着一年一度的秋,就这样来临了。心如这秋,没了收获的喜悦。却有种尘世历练的无奈。更有种得到了,失去了,也似乎从来没有得...

盼望着,盼望着,那春天的脚步已经到来了!那混着泥土青草的味道,那群鸟儿放开歌喉轻唱,那些花儿悄悄地绽放,静静地凋零,那天空渐渐地变蓝色…一年一度的樱花节,我打马而过,轻轻地...

五月的梨花仍在傲然,暖风摇曳着枝叶频频点头。阳光似的笑颜仍旧温暖,如水的日子却越走越远。初夏的早晨,惊醒了谁渴求怀旧的心,遥望那个穿着红色袈裟的少年郎踱步走来。 你在我的梦中...

铜镜映无邪,扎马尾。抚琴题叶,西风独醉。你若撒野,今生我把酒奉陪。 ——题记 灯火阑珊处,花香依依落谁家。挑亮一朵灯花,拨开浓郁的惆怅,踩着花语清音,与你相约在这月色清浓的夜...

又是一个岁尾年头到来,苍茫的时分不时地撩动我的心境。连续多日,总感觉有一种力量在不停地催促我踏上回乡的行程。 从乡土走向城市,生活变得丰富多彩,但不时的有一种喧闹不堪的感觉;...

记忆·济南 文/齐王天下 有关一个城市的记忆往往包含了对那些时光的怀念,比如在泉城济南这个城市里,便是我年轻的无忧无虑,所以至今还会有记忆的片段不时跃入脑海中,让我可以为逝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