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1958年后,奉贤归了上海,可本地人不把自己当上海人。每过黄浦江去闵行以北,都说去上海。当年去上海是件大事,有人终其一生未能过黄浦江。而我去上海比较特别,特别在坐木船走水路。

那时,我姑妈随姑父在华漕的农科院。爷爷去那里舍不得车费,便搭乘隔壁牧场里装酱糟的船。我还没上学,仅在图片上见过上海,还有就是听饲养员老潘说:国际饭店很高,抬头看帽子会掉。说要去上海,我几个晚上睡不着。

船是木质的,方方正正,样子蠢头蠢脑。配有橹、竹篙,还有篷帆。船老大老潘,四十开外,五短人,胡茬隔夜刮得精光。带两个撑篙的愣头青。第二天看潮水起锚。船驶入横泾港,再由金汇港到闸港口,河面狭窄,水路弯弯。夹岸菜花麦浪错杂。若风向不对或逆水,则由两个后生上岸拉纤。老潘把舵与爷爷坐在船尾吸水烟闲聊。我趴在舱口,用竹竿撩拨水草。河水潺湲,春水漫江,水面离岸尺许,船帮离水也尺许。若遇顺风,鼓满风的白帆矗在绿色中移动。

老潘掏出本本,上面写满人家托买的东西。但他不识字,只能画符号。譬如鼻公所托,则画一个大鼻子,后面画的钳子是要买的;那画了个牛头的是阿牛,他要一双旧皮鞋;还有许多我们看不懂。当然最多的是托买油渣的,那炸出油后的油渣很香,可以烧菜汤,可以生吃,好歹里面还有些油星。

出闸港口,江面开阔。爷爷说,那就是黄浦江。对岸是连排的厂房。老潘说,风浪大,又是逆水,今天抛锚。后生们于是搬出行灶,淘米烧饭。

在船上用餐、过夜还是第一次。虽然就着萝卜干、腐乳,可吃起来特别香。躺在船舱里,江水晃着船。蛙声稠密,星空直视无碍。爷爷打着蒲扇,蚊子刚出来,还不怎么咬人。我想,要是船被浪打翻咋办?船要是漏了呢?

我胆小,尽胡思乱想。等听到锚链声,已是太阳升起的时候了。船又开了。

船进入黄浦江,风浪更大。拖轮像鼹鼠叮尾巴,跟着一串驳船。那些船满载,船栏子碰着水面。大轮船头仰得很高。再看自己的船,平日里在小河内很神气,在这里简直像一片叶子。轮船驶过,浪涌漫上船头,我很怕船会沉。爷爷怕我出事,替我系上绳子。还叮嘱说,若是沉船,你抱住那个跳板。我的担心不是多余的。当我正看前方出没的江猪时,忽然一阵横风,一个大浪,大家跌倒在舱内,正在把舵的老潘被赶入了江中。船失去了舵手,不再顶浪,而是横行。船上正忙乱时,不远处冒出老潘的头,后生忙将竹篙伸过去。上船后的老潘,一脸淡定,还自得地说,这算啥?我风里浪里的经历多了!可牙齿在打颤。

爷爷说,行船走马三分命。你呀,怎么老是学不会游泳!其实,我胆小,怕淹死。就在那年夏天,我居然能游到河对岸了。

船过外滩江面,看到排排高房子,钟楼上传来《东方红》的音乐。船过外白渡桥入苏州河,去华漕必须先到北新泾。而我们的船就是去北新泾装酒糟。那一路河水臭黑,河面挤满了船。船磕碰着,骂的、打架的,船上还有光屁股的娃儿在看热闹。第一次去上海,就这么在水上,根本没见国际饭店,也没见黑人。到了华漕,那里也是农村,只是比我们乡下稍稍规整些而已。

以后还走过几次这样的水路,可再也没有第一次的新鲜和惶恐了。直至有一年,牧场去装酒糟,在黄浦江上夜行船,遇大雾,那水泥船与驳船相撞,站在船头的顶天叔落水后再也没上来。从那以后,爷爷就不让我坐船去上海了。

多年后,家里翻建旧屋,需用柴草去浙江换小瓦,我十七岁。人手不够,父亲要我做帮手。我也很想,可爷爷就是不让。他一生风里浪里涉险,舍不得长孙有不测。结果几天后晚上回来时,船在黄浦江里遇风浪,差一点侧翻沉没,还好同去的几人识水性。

行船走马三分命。其实在生活中,何止行船走马有危险呢?“江河多风波,舟楫恐失坠”,男人在人生的长河中,总得经历各种激流险滩,一味地谨小慎微成不了男子汉。走吧,走吧,人总要学着自己长大……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生命意味着什么 (襄垣 李建峰) 雨夜。香烟。 心静静的停泊着。 意念,似行云流水,漫无边际,飘着、淌着。 喧嚣,羁绊,融进了夜雨的空濛,坠入大悲咒的空灵里 一帧怦然行动的场景,一行...

旧时月色,算几番照我,梅边吹笛?唤起玉人,不管清寒与攀摘。何逊而今渐老,都忘却、春风词笔。但怪得、竹外疏花,香冷入瑶席。 江国,正寂寂。叹寄与路遥,夜雪初积。翠尊易泣,红萼无...

依恋尘埃,落花终是无情的。 年轻的心情,终究是敌不过现实的摧残,命运终究会输给自己的,谁会甘心于命运的不公,但又有谁可以奈何的了这些,生活不能给与太多,平凡最美。我们追求的东...

窗外的雨滴,将心间的忧伤填满,那一抹清凉,是梦的期待。朦胧中望见一束彩虹,美的耀眼。纵然心间有千万不舍,却要抛下最初的期待,在雨景里赏一幕朦胧的情谊。那晶莹的水珠,是梦的开...

青春无悔 时间就像一条长长的带子,迎着风,波动了我们那些难忘的日子,却也绚丽了青春的记忆。只能说,我们的青春无悔。 距离去年高考仅仅差几天就快要到一年了,也仅仅只有几天就要到...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进,碾碎了多少前朝旧事,留下了几多人间佳话。呤风咏月,歌功颂德,抒怀言志,纵情山水,留下了多少传世奇文,风流人物。 曼妙红颜人憔悴 我伫立在烟波浩淼的江边,...

选择是一种智慧!有些人懂,可有些人却未必懂。你要知道,或许今日你明智的选择就会造就他朝辉煌的选择呢? ------题记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你无法彩排,每天都是现场直播------这就是我们...

岁月流转,季节翩跹,不知不觉间,时光轻盈的脚步,已漫步夏的城池。轻轻的风,掠过流年枝头,温柔地撩拨着夏的窗帘。 天很晴,心很静。沏一杯柔风的香茗,依着夏日的门槛,以最惬意的姿...

我喜欢花,尤其是玫瑰。可是我的房间却很少放花,因为我看不了花落的凄凉。 刚被买回来的玫瑰,一般大多是半开的花苞,这时候插进花瓶,倒上水,你能看到一朵朵含苞欲放的仙子一样的羞涩...

纵然是齐眉举案,到底意难平。 ---- 题记 红梅花开几度,伊人独立;朱漆大门紧闭,高墙林立。香雾缭绕间倚窗而立,悠长的目光望穿了流年。年华错落,成诗。那一年,她是远方阁楼上的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