亥去子归,辞旧迎新的日子,本该充满欢声笑语;熙熙攘攘的车站码头,不再奏响回乡的序曲。

寂寥的街头,少了昔日的繁华与喧嚣,此刻的武汉,闭上心扉,无助地遥望着窗外的凄风苦雨。

冬去春来的问候,已在东湖的岸边徘徊,烟雨迷蒙中的黄鹤楼,俯瞰着荆楚大地,似在隐隐啜泣。

一场疫情的突然袭来,让人措手不及,肆虐的病毒,淹没了新春的欢声笑语,武汉有难,华夏危机。

病毒肆虐,让每一颗心变得惶恐不安,瘟疫的折磨,让手足无措的人们,彷徨迷离;还没想好如何度过一个快乐的节日,时光就按下暂停键,聚焦江城,华夏屏住了呼吸。

“疫”重情深,每当灾难来临,华夏儿女总是能够齐心协力,一座英雄的城,在病毒面前,更不会轻言放弃。武汉不慌,我们有凝聚的民族之魂,华夏不乱,岂能任凭这场瘟疫肆虐荆楚大地。停了车,靠了船,封了城 ,社区开始进行安全隔离。医疗专家不顾个人安危,逆流而上,奔赴武汉,全国的医护人员纷纷请命,驰援武汉一线,大灾大难面前,我们不离不弃。

武汉不慌,我们与你同在,抗击疫情,团结一心,武汉,我们在等你。

疫情的肆虐,没有谁能安然无恙,大灾面前,难不倒万众一心的华夏儿女;从发现疫情,到面对疫情开战,国家在行动,社会在呼吁。军人不辱使命,瘟疫面前亮剑武汉,白衣天使们告别小家团聚,只为在病毒面前,为你遮风挡雨;捐款捐物,从海外的侨胞,到国内的民众,紧缺的医疗物资,从四面八方向武汉汇集。物资紧缺,我们给你捐,柴米油盐,我们给你送,你若不放弃,我们定不会抛弃。

雷神山和火神山的医院已经建好使用,更多的感染病人将会在这里战胜病毒,走进春天里。一批批来自全国的医护人员,正在奔赴武汉,一车车紧缺的医疗物资,正在从祖国的四面八方走起。企业家,明星们奉献大爱,普通市民,老百姓也在尽自己的绵薄之力。有从河南不远千里赶来的农民夫妻送来的方便面,纯净水,还有云南老百姓,骑着摩托车送来的香蕉和万千情谊;山东的大蒜,寿光的蔬菜,侨胞们的爱心,还有来自邻国人们的深情厚谊。

这份深情,有孩子们送出的压岁钱,有老人献上的养老金,有环卫工奉献的微薄收入,也有,一个个无名者,不留姓名,留下满含祝福的一份份厚礼;有指挥交通,有家不能回的交警,有奔波在路上,义务帮助运输的卡车司机;有坚守岗位,阻断隔离的普通公务人员,也有,心系疫情,为了隔离病毒,在家守望的你;

岁月无恙,人生安好,是因为有人负重前行;抗击疫情,最终必胜,因为我们同舟共济;灾难面前,我们曾经惶恐悲伤,疫情面前,也曾无助哭泣;万千华夏儿女,众志成城,此刻,我们万众一心,面对疫情,一起迎敌!

武汉不慌,苦难是暂时的,满城的樱花已经含苞,阳光明媚的日子,记得我们相约去看樱花雨。

江城不哭,虽然,残冬无情,疫情危机,但是,东湖的梅园,风雪中早已芳香扑鼻。

汉正街的荒凉,不能阻断我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一碗热干面,已经烙进我们每个人的记忆;黄鹤楼前一袭烟雨,长江滚滚,流向天际,祈福的钟声,早已飞跃荆楚大地;隔离病毒,隔离不了心与心的相约,封城限行,拉不开心与心的距离。

武汉不慌,我们共命运,江城不哭,我们同呼吸。

春风送暖,江城涌动春意,人间大爱,汇成万千祈祷,流向荆楚大地;祈福武汉,加油中国,万众一心的华夏儿女,定能夺取抗击疫情的胜利。

武汉不慌,我们为你而歌,江城不哭,我们祝福送你。

你用逆流而上的身姿,写下了春天里最美的故事;你用高昂的斗志,奏响了华夏民族迎春的序曲。

武汉不慌,我们等你,等你凯旋而归,等你开启全新的记忆。

别忘了,我们春天里的相约,樱花烂漫的季节,我们去武汉看你。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我蹲下来,抬手擦去儿子脸上的泪珠,嘴里不断重复着:不怕,好儿子,乖宝宝,是妈妈,不怕……我捧起他的脸,亲吻着,一滴一滴吻走他脸上冰凉的泪珠,一寸寸吻热他冰凉的脸蛋。我把他抱...

兴安兄是个有趣的人。跨界得很。本职是编辑,也写散文和评论,歌唱得很不错,我怀疑他也很会跳舞——因他是蒙古族,这推论就有着天然的合理性。他还会画画,画马尤其好。书画同源,他字...

芦花 名声远逊于李白、杜甫的唐代诗人雍裕之有《芦花》一诗传世: 夹岸复连沙,枝枝摇浪花。 月明浑似雪,无处认渔家。 我记忆中的崇明岛,除了农田和农家之外,便是一片又一片苍茫的大芦...

赵瑜,已出版长篇小说《六十七个词》《女导游》等六部,散文随笔集《小闲事:恋爱中的鲁迅》《一碗面里的乡愁》等多部,有作品获杜甫文学奖、华语青年作家奖。 我的大地,我的黄河(节选...

有一日,闲翻人民文学出版社“四大名著珍藏版”《红楼梦》,读到第二十二回,元春让太监送来灯谜奖品,猜中的人每人一个宫制诗筒、一柄茶筅。过去没留意,这次突然注意到261页下面“茶筅...

十年前,我还在浙江衢州生活。立夏前一天,雨稀里哗啦下了一白天。傍晚雨停,我和好友驱车前往药王山。一路空气闻起来甜滋滋的,满目青翠欲滴,十分养眼。 傍晚的药王山,很是安静。车轮...

也就那一刻,我知道了它的大名,竟是老早就在书中认识的芨芨草。一页一页翻过去,字里行间刮着风,名字的身影飘飘的。它们有的就长在路边,要搭车似的,更像是表示友好,向我们招手致意...

由于天气原因,回上海的航班在跑道边等了两个半小时,在机舱里喝了水、吃了饭,写了首打油诗消遣消遣:“泼天豪雨惊雷炸,冰雹砸坑赛梨大,骑楼下面笃定坐,狼吞虎咽红米肠。”对,那几...

在浩瀚的洞庭湖畔,有一块神奇的土地叫屈原农场,汨罗江流经此地。每年冬天,成群的天鹅、白鹤、野鸭等候鸟沿着遥远的迁徙路线,聚集在此。一群群洁白的天鹅栖息在东古湖,它们时而扇动...

今个寒假的一天,偶发踏青的愿望,央求友人陪我到过去工作过的地方去看一看,我们是从这个起点,和着青春一同走过来的人,那里有过她婚姻的伤痛,所以很难求得动她。记忆中的拉地,那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