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午的阳光透过深紫色的珠帘折射到了地上,稀疏依稀,斑斑驳驳的,像树影子。好慵懒的感觉,手执一本喜爱的书,不问喧哗,置身在文字的馨香里。耳际,依稀传来麻雀的唧唧咋咋,她们正忙着梳理羽毛,等待秋天的冷清吧?

秋意渐浓,可是正午的秋老虎还在横行。阳光狂野地照到门口那个端午节挂上去的彩色葫芦上,葫芦依旧妖娆,只是葫芦身边的那缕艾蒿早已经枯萎,艾蒿的味道也已经不再弥漫。时过原来真的会境迁!

风铃,晃动。这串贝壳来自大海边,是好友岚去看儿子回来时给我带回来的,她知道我最喜欢淡紫色,风铃也是这个色彩。心里有着纠结的时候,我就静静地看着她晃动,什么都不去想。

轻抬眼帘,向门外望去,树影晃动在秋风里,几片叶子随意的飘着,不定方向。很有拣一枚落叶夹进散文集里的欲望,可是就没有了少女时的那个心情了呢?那时最喜欢在一地的叶子里跑来跑去,这个漂亮,那个也美丽,结果怀里抱一堆落叶,无处安放。想了想把停止在风中的手伸到了被褥上,还是随手翻晒一下刚拿出去的被褥吧!阳光钻进去后,棉絮变得蓬松,柔软,用脸贴贴,好暖,像你的拥抱!那阳光的味道也在棉絮里流动,是你的味道吧?我不知晓。

心情,也如这棉絮,久了就要晾晒。

习惯了,在文字里行走,人也变得沉静了。你怎么变得深沉了呢?昔日的好友问我。淡淡地一笑,长大了。蓦地,一丝凉意由心底穿透全身的各个神经末梢。刚想成熟,却以老去。

人生真的就如一场花事,春看桃花红,人面桃花笑春风。夏赏荷花满池香。秋来了,没有南方秋菊的万千风韵,只有路边的野菊花,一朵,两朵,三朵……一片,两片,三片……直到如霞一样铺满路边。

人啊,真的就要跟得上时间的步伐,谁也不能在秋天里慨叹夏花的明媚。手捡拾一片经络分明的秋叶,心里想着蒲公英小雨伞四方流浪,看着雪花跳舞,想起雨滴轻轻拍打屋檐。就如同,今天的酒杯,不要盛下昨天的红酒,饮一口,是回忆的痛。

向日葵多好啊!骄傲地仰着头心向太阳。累不累啊,只顾着追赶太阳的光辉,忘记了你花盘上的蜂儿,蝶儿在和你亲吻。少了这些蜂蝶,你的颗粒怎会饱满呢?爱和被爱,有很多都隐匿在你的身后,用目光给你一个醉人的暖。一句话,几个字,心就有了跳的感动。

向日葵,追不上太阳的影子,就低下头颅等着被庄稼汉子收割。一道道镰刀割下的伤痕,再被人敲打,向日葵的儿女们就降生了--无数的葵花籽。

人如草木,感知着季节的轮回和变迁。秋风来了,双手抱肩,给自己一个温暖的拥抱,在秋日里。倏地,一个小身影出现在窗外:羊角辫子忽上忽下地在院子里跳跃。为了追赶那只红蜻蜓,不顾的妈妈的叫嚷。捉到了美丽的红蜻蜓,看着可爱的小精灵瞪着一对大眼睛,可怜兮兮的样子,不舍地松开了红蜻蜓羽翼上的小手,对于她,自由比我的爱更重要吧?那个圆乎乎的小女孩就是我。想到那个秋阳下飞跑捉蜻蜓的我,不禁哑然失笑。

也是一个秋日里的艳阳天,怀揣高中录取通知书的我,一个人来到了县城。抬起脚不知道该落向哪里,在那之前,我没离开家一步。好在有同村那个姓祝的男同学帮助,我才顺利完成了报道。妈妈爸爸都没来,只是为了节省十几元的路费!那年的我,长发及腰,个子娇小。走在秋日的校园里,我很自豪!哪怕在这里呆上一天,我也是个高中生!星期天,不回家,就在校园的操场上一边看书一边翻晒被褥,看着被褥上的密密麻麻的一针一线,就想起了妈妈,眼睛里不知道何时就溢满了泪花。

而今,又是秋后的晌午,炙热依旧,景物却换了无数!我静静地望着窗外,把昨天和今天的距离用文字丈量着,折折叠叠地放进了文章里。不惑之年是人生的桥,桥那边是青春的活力,桥这边是成熟的淡定,而我,似乎都没有,又似乎都有了!

人如舞台上的演员,邂逅着你,渐远了他。你方唱罢,他登场。在秋阳里,把生命的偶然相逢,把生活里五味陈杂来晾晒,不管舞台上的看客换了几茬。秋阳,依旧暖,心,依旧爱……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我蹲下来,抬手擦去儿子脸上的泪珠,嘴里不断重复着:不怕,好儿子,乖宝宝,是妈妈,不怕……我捧起他的脸,亲吻着,一滴一滴吻走他脸上冰凉的泪珠,一寸寸吻热他冰凉的脸蛋。我把他抱...

兴安兄是个有趣的人。跨界得很。本职是编辑,也写散文和评论,歌唱得很不错,我怀疑他也很会跳舞——因他是蒙古族,这推论就有着天然的合理性。他还会画画,画马尤其好。书画同源,他字...

芦花 名声远逊于李白、杜甫的唐代诗人雍裕之有《芦花》一诗传世: 夹岸复连沙,枝枝摇浪花。 月明浑似雪,无处认渔家。 我记忆中的崇明岛,除了农田和农家之外,便是一片又一片苍茫的大芦...

赵瑜,已出版长篇小说《六十七个词》《女导游》等六部,散文随笔集《小闲事:恋爱中的鲁迅》《一碗面里的乡愁》等多部,有作品获杜甫文学奖、华语青年作家奖。 我的大地,我的黄河(节选...

有一日,闲翻人民文学出版社“四大名著珍藏版”《红楼梦》,读到第二十二回,元春让太监送来灯谜奖品,猜中的人每人一个宫制诗筒、一柄茶筅。过去没留意,这次突然注意到261页下面“茶筅...

十年前,我还在浙江衢州生活。立夏前一天,雨稀里哗啦下了一白天。傍晚雨停,我和好友驱车前往药王山。一路空气闻起来甜滋滋的,满目青翠欲滴,十分养眼。 傍晚的药王山,很是安静。车轮...

也就那一刻,我知道了它的大名,竟是老早就在书中认识的芨芨草。一页一页翻过去,字里行间刮着风,名字的身影飘飘的。它们有的就长在路边,要搭车似的,更像是表示友好,向我们招手致意...

由于天气原因,回上海的航班在跑道边等了两个半小时,在机舱里喝了水、吃了饭,写了首打油诗消遣消遣:“泼天豪雨惊雷炸,冰雹砸坑赛梨大,骑楼下面笃定坐,狼吞虎咽红米肠。”对,那几...

在浩瀚的洞庭湖畔,有一块神奇的土地叫屈原农场,汨罗江流经此地。每年冬天,成群的天鹅、白鹤、野鸭等候鸟沿着遥远的迁徙路线,聚集在此。一群群洁白的天鹅栖息在东古湖,它们时而扇动...

今个寒假的一天,偶发踏青的愿望,央求友人陪我到过去工作过的地方去看一看,我们是从这个起点,和着青春一同走过来的人,那里有过她婚姻的伤痛,所以很难求得动她。记忆中的拉地,那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