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海之内皆兄弟”,先儒如是说,我亦如是行。

这不,仙居素未谋面的王先生,说是我朋友杨尔教授执教浙江财经大学时的学生,连续几年邀我们游其地名胜“神仙居”,即李白在新昌天台时所梦游的天姥山。我辞以年老体衰,60岁以后戒登高。王先生却说,不用攀爬,缆车送上山后在同一海拔高度回绕游走,与平地散步无异。盛情难却,我们于是约定辛丑年夏天同去一睹仙容。

我们先到诸暨与杨尔教授会合,再去仙居,入住淡竹乡的一家民宿。洞天名山,烟霞葱茏,屏蔽周围。到达的第二天一早,微雨初霁,我们乘缆车到了山上,空翠浓雾,竟对面而闻语不见!撑开雨伞也抵御不了蒙蒙水汽沾面湿襟。除了石壁山径,放眼所见的只有一片滉漾蒸腾,蓬勃氤氲地似静还涌,时有朦胧山影隐现起伏其间,仿佛海上的仙岛。这样也好,因为我略恐高,如果天色清明,那么山径的另一边是悬崖深谷,一定会增加不小的心理压力。移步换景,一片汪洋又气象万千。联系一个山头和另一个山头的是一架索桥。我过去走过索道,索道都是动荡摇晃的,让人受不了。这里的索道是钢缆、钢板制成的,安忍不动,实在应该名为“虹桥”,格外使人有踏实的放心。

四五个小时的游程,恍惚腾云驾雾、凭虚御风,泛不系之舟于水晶宫中。虽然没有遇到仙人,却真的进入仙境,而且一点也不累,实在是一生游历中的“快哉”之事。

回到民宿,交流一天的感受,我以之为生平所游天下名山的第四,前三依次是华岳、峨眉、黄海。朋友以为天姥小山不足与名山巨镇相提并论。我说:“岂不闻山不在高,有仙则名?”同时又慨叹李白的“梦游”诗,由“越人语天姥”的“云霞明灭”竟联想出“身登青云梯”“空中闻天鸡”“千岩万转路不定,迷花倚石忽已暝”“云青青兮欲雨,水澹澹兮生烟”……简直就像身临其境的所见一样,诚所谓“真如梦,梦亦真”者!不过,诗中的“熊咆龙吟殷岩泉,栗深林兮惊层巅”“列缺霹雳,丘峦崩摧”“忽魂悸以魄动,恍惊起而长嗟”的惊心动魄,却与事实不尽相符。无论如何,越中的山水当如越中的美女,属于西施一类的明慧而清纯,而非执铁板铜琶的关西大汉所能拟议。说到西施,自然绕不过越王勾践。而仙居向南的不远处龙泉,正是勾践为报仇雪恨积蓄力量的秘密炼剑处。

正说到龙泉,接到朋友的电话,原来他看到杨尔教授的微信,得知我们在仙居,邀请我们“顺便”去龙泉住两天。虽说“水不在深,有龙则灵”,而龙泉的水不仅灵,而且深。其所蕴藏的奇伟、瑰怪,可以说是深不可测。

记不清到龙泉畅游过几次了,反正每一次看到的景观内容都各不相同、无有重复:青瓷、宝剑、创建于抗战时期的浙江大学龙泉分校、浙江第一高峰、叶绍翁诗馆……这一次我们要去的是泉灵谷。泉灵谷位于龙泉市锦溪镇的山坑林场,森林资源丰沛,植被茂密超常,尤以灵芝的野生培育、示范种植、中药传承而被誉为“中华灵芝第一乡”。

灵芝作为菌,本属于一种低等植物,但它不同于一般的菌,自古至今被视为祥瑞,被称作仙草。《白蛇传》中白娘子为救许仙起死回生,拼了命盗取的仙草便是灵芝。

我见到灵芝的真容,应该是1973年以后的事。那段时间,陈佩秋老师在画灵芝,所据以写生的是一枝干的灵芝。她说自己是见过鲜活的灵芝的,还见过它“开花”,因此作画并不只是以干枯的标本为粉本。但我在此之前从未见过真的灵芝。20世纪80年代后,陆续有朋友给我送来干灵芝,说是滋补养生的上品,也可以弄碎后浸酒,药效更佳。于是我也据之画起灵芝。

虽然去泉灵谷之前,我一直没见过鲜活的灵芝,不过写灵芝的诗倒是读过不少,觉得特别好的却没有,无非感皇恩而瑞应祥符,求长生而延年益寿而已。画灵芝的画我见过不少,自己画得不多,原因是历代的灵芝画几乎没有看到过一幅好的,有的画家将灵芝与兰花画在一局之中,意谓“芝兰之室”,格调亦不高。灵芝画得好的,除了陈先生,还有友人收藏的一把江寒汀的《九龄图》成扇。九朵如意状的“蘑菇云”,紫的、绿的、红的等,大大小小地从怪石旁、苍苔里升华起来,谐音“九龄(灵)”,庶几为“铁笛仁丈六十晋四寿”。虽为当时流行的世俗风气,但画得实在精彩,尤其是怪石块磊的勾、皴、点、染显得浑厚华滋,为纷呈散漫的九芝立定了精神。

言归正传。我们来到锦溪镇,坐车直奔山中深谷而去。山路很狭,一边是山体的峭壁,一边是奔湍的溪流,只容得一辆车通行。约略一刻钟的时间,我们便到了灵芝园门口。

门头以简陋的竹木构成,属于“柴扉”一类。入门后,路侧山脚下一朵碗大的灵芝红白相间,显得特别耀眼。我一直认为灵芝的颜色是紫酱暗红色,入画虽有朱砂五彩的,不过是艺术加工。所以一见惊艳,夸此园“有创意”:“进门有灵,这颗假灵芝做得太漂亮了!”有人立即说:“这是真的!”我马上俯身翻看青苔,青苔掩盖着一段腐木,灵芝就是从这上面长出来的,真可谓“化腐朽为神奇”。不由慨叹:“真的像假的一样!”众人绝倒。

缘溪向里,一路曲折,山脚旁总是不断地出现惊喜,不同颜色、不同大小的灵芝,“呼吸沆瀣兮餐朝霞”,光彩晃耀地散落遍地!不由想到宋代无名氏的《步步娇·遍地有灵芝》:“遍地有灵芝,人人都不识。作得业又大,难敌。我今欲待说与你,只恐你不信,谈非。”

有些灵芝被搭棚保护起来,还一个个套上了口袋。说是灵芝开花了正在放粉,即所谓破壁孢子粉。那粉像烟雾一样散向空中,需套袋才能收集起来。我们揭开一角,看见里面果然烟雾腾腾,赶快合上口袋不使之外溢。原来,灵芝的价值主要是这孢子粉。

渐渐地,溪水的叮咚声变成了隐隐的轰鸣声。又是一个转弯,一道八九十米高的瀑布声若雷震,从前方的高峰上直挂而下扑入深潭。一直流到山下的溪水,便以这里为源头,这里同时也是灵芝园的尽头。

下山后,我们还参观了灵芝博物馆,才知道世界上竟有如此千奇百怪的灵芝——当然,都是干枯的紫酱色的标本。大到雨伞般的,小到铜钱样的;单株的,聚生的;云朵样的,拳头状的……见到这么多想不到的灵芝,我却想到了苏轼醉卧时所作的那阕《西江月·顷在黄州》。“乱山攒拥,流水锵然,疑非尘世也。”未遇仙人的仙居游,欣遇仙草的龙泉游,不正可以此词概之吗?同时,由大椿千年、朝菌夕晦的一死生,联想到同为万物之卑的菌类竟有毒株、食材、仙草之别,一如同为万物之灵的人类而有奸恶、圣贤之分,于庄子的《齐物论》不仅又多了一分感慨,而于孟子的“人之所以异于禽兽者,几希”更唏嘘不已。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生命意味着什么 (襄垣 李建峰) 雨夜。香烟。 心静静的停泊着。 意念,似行云流水,漫无边际,飘着、淌着。 喧嚣,羁绊,融进了夜雨的空濛,坠入大悲咒的空灵里 一帧怦然行动的场景,一行...

旧时月色,算几番照我,梅边吹笛?唤起玉人,不管清寒与攀摘。何逊而今渐老,都忘却、春风词笔。但怪得、竹外疏花,香冷入瑶席。 江国,正寂寂。叹寄与路遥,夜雪初积。翠尊易泣,红萼无...

依恋尘埃,落花终是无情的。 年轻的心情,终究是敌不过现实的摧残,命运终究会输给自己的,谁会甘心于命运的不公,但又有谁可以奈何的了这些,生活不能给与太多,平凡最美。我们追求的东...

窗外的雨滴,将心间的忧伤填满,那一抹清凉,是梦的期待。朦胧中望见一束彩虹,美的耀眼。纵然心间有千万不舍,却要抛下最初的期待,在雨景里赏一幕朦胧的情谊。那晶莹的水珠,是梦的开...

青春无悔 时间就像一条长长的带子,迎着风,波动了我们那些难忘的日子,却也绚丽了青春的记忆。只能说,我们的青春无悔。 距离去年高考仅仅差几天就快要到一年了,也仅仅只有几天就要到...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进,碾碎了多少前朝旧事,留下了几多人间佳话。呤风咏月,歌功颂德,抒怀言志,纵情山水,留下了多少传世奇文,风流人物。 曼妙红颜人憔悴 我伫立在烟波浩淼的江边,...

选择是一种智慧!有些人懂,可有些人却未必懂。你要知道,或许今日你明智的选择就会造就他朝辉煌的选择呢? ------题记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你无法彩排,每天都是现场直播------这就是我们...

岁月流转,季节翩跹,不知不觉间,时光轻盈的脚步,已漫步夏的城池。轻轻的风,掠过流年枝头,温柔地撩拨着夏的窗帘。 天很晴,心很静。沏一杯柔风的香茗,依着夏日的门槛,以最惬意的姿...

我喜欢花,尤其是玫瑰。可是我的房间却很少放花,因为我看不了花落的凄凉。 刚被买回来的玫瑰,一般大多是半开的花苞,这时候插进花瓶,倒上水,你能看到一朵朵含苞欲放的仙子一样的羞涩...

纵然是齐眉举案,到底意难平。 ---- 题记 红梅花开几度,伊人独立;朱漆大门紧闭,高墙林立。香雾缭绕间倚窗而立,悠长的目光望穿了流年。年华错落,成诗。那一年,她是远方阁楼上的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