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历史缝隙里寻找

吉安县文天祥纪念馆展有《文天祥生平简表》:“祥兴元年(1278年)十二月二十日,在广东海丰县五坡岭战败被执。”

“祥兴二年(1279年)正月十二日,作《过零丁洋》诗。”

这首《过零丁洋》有“惶恐滩头说惶恐,零丁洋里叹零丁”之句,零丁洋为粤海水域,惶恐滩在江西赣江边。这两地相距遥远却并列诗行,显然不无关系。

《文天祥生平简表》:“二月六日宋元崖山决战,宋亡。十月一日押至元大都,囚于兵马司监狱。”

……

这毕竟是人物生平简表,大框架粗线条言要事,并未详记元兵解其北上的路线与行程。吉安古称庐陵,乃先生家乡,这座纪念馆收集史料并不单薄,还展有“文天祥被押北上路线图”,从广东海丰五坡岭被俘到元大都柴市口就义,沿途时间地点均有标注。这毕竟是“留取丹心照汗青”的先贤足迹,值得后人关注。可是这宏大而悲壮的历史画卷里,有没有未响其名的普通人物呢?有没有未遣笔端的寻常故事呢?这同样值得研究。

“文天祥被押北上路线图”标明:祥兴二年(1279年)正月十三日过崖山,三月十三到广州。之后沿北江过英德到韶州,五月初五到南雄,改旱路过南安到黄金市,再走赣江水路过赣州,于五月二十九日,到达赣江畔的水旱码头万安县。

万安码头地处水陆要冲,航运发达,商贸繁华,于宋熙宁四年(1071年)由万安镇改制万安县,位于赣江左岸。这段赣江多险滩,当地歌谣云:“赣江十八滩,滩滩鬼门关,惶恐滩,惶恐滩,十船过滩九船翻。”万安县名取意“五云呈祥,万民以安”。而《过零丁洋》里“惶恐滩头说惶恐”的惶恐滩,便在赣江万安水域。

一路北上,文天祥被押解到这座古城,遂有《过万安》诗作传世。“青山曲折水天平,不是南征是北征。举世更无巡远死,当年谁道甫申生。遥知岭外相思处,不见滩头惶恐声。传语故园猿鹤好,梦回江路月风清。”

此诗依然言志。诗中关键词为“故园”。显然此地唤起文天祥的乡愁。万安县有窑头镇,窑头镇有横塘村。横塘村历史悠久古称固山,固山有张姓族群。这时候,大历史框架里的普通人物出现了。普通人物是谁?庐陵张千载也。

吉安县文天祥纪念馆里记载张千载的名姓、生平事迹笔墨寥寥,显然属于普通人物。可是普通人物乃是构筑宏观大历史的基石,以无名之躯支撑起时代风云画卷,使得先贤们青史留名。

张千载,名弘毅,字毅甫,号千载,别号一鹗。南宋庐陵县人。根据横塘村张氏族谱记载,文家与张家世居庐陵为睦邻,两家均有别业在万安固山(横塘),为几代世交通家之好。少年文天祥曾在横塘生活,时与张千载结伴读书,情谊深厚。

南宋宝佑四年(1256年)文天祥“五月八日殿试,二十四日状元及第”,后来官至右丞。有横塘张氏族谱记载“宋文丞相,舍固山别业为寺……”这是记载文天祥将文氏别业捐为庙产建寺。固山寺有文天祥亲题“大雄宝殿”匾额,题款“赠张府”,落款“文山”印。

尽管文天祥仕途四次遭罢黜,还是几次举荐“发小”出山做官,张千载为避“攀龙附凤”之嫌,均婉言谢绝。

但是,闻知文天祥抗元被俘北解路经家乡,张千载则挺身而出,此事李贽《焚书》有载。

“庐陵张千载,字毅甫,别号一鹗,文山之友也。文山贵时,屡辟不出。及文山自广败还,至吉州城下,千载潜出相见,曰:“丞相往燕,千载亦往。”

张千载遂即变卖家产以钱财贿赂元军,毅然陪同文丞相北上,一路不辞艰辛。初到元大都文天祥被软禁在会同馆内。元世祖忽必烈许以高官厚禄派大臣劝降,文天祥为南宋殉国之心从来不曾动摇。张千载则在会同馆附近租住简陋房屋,不舍昼夜照料周详。文天祥从会同馆转囚元大都兵马司,张千载“往即寓文山囚所近侧,三年供送饮食无缺”。形若仆人供奉有加,一日三餐三年不断。

此间,张千载将文天祥牢狱所作诗文包括《正气歌》及时送到外界,使其得以广泛传播。

1282年春,文天祥作自赞曰:“吾位居将相,不能救社稷,正天下,军败国辱,为囚虏,其当死久矣。顷被执以来,欲引决而无间。今天与之机,谨南向百拜以死。”

1283年1月9日,文天祥边歌边行前往刑场,从容就义。《焚书》记载,张千载“又密造一椟,文山受命日,即藏其首,访知夫人欧阳氏在俘虏中,使火其尸,然后拾骨置囊,舁椟南归,付其家安葬”。

张千载冒死将文氏遗体收尸,以木匣藏其发、齿,奉柩南归安葬于富田鹜湖。这位大历史里的普通人物,以感天动地的义举,实现了与“发小”的生死之交,可谓义薄云天。因此李卓吾赞曰“生死交情,千载一鹗!”

文天祥丞相“丹心照汗青”,平民张千载同样丹心照汗青了。历史不应该让时光缝隙里的普通人物,无声无息被历史尘埃湮灭。

这便是我在吉安时间里记住的名字——义士张千载,以德昭后人。

在吉安补习庐陵功课

童年时首先知道滁州,那时叫滁县。后来知晓欧阳修先生,也是因为“环滁皆山也”的滁州。先知道滁州而后知道欧阳文忠公,真有些失敬了。至于我跟滁州的关系,缘为我的两位舅父都在那里居住。我六岁时大舅父来津,只留给我模模糊糊的些许印象。二舅父我则不曾拜见,只记住他的名讳。

1980年盛夏,我的外祖母在滁州去世,我接到二舅父来信,那蝇头小楷确是百货公司财务总账的手笔,真是见信如面。从二舅父笔墨得知外祖母骨灰埋葬于琅琊山。那时我已知道醉翁亭了。

小时候记住吉安这个地名来自伟人诗词《减字木兰花·广昌路上》:“此行何去?赣江风雪迷漫处。命令昨颁,十万工农下吉安。”这十万工农下吉安的场景,激越无数少年心。

当然,多年后才知道吉安古称庐陵。只是至今也没去过“皆山也”的滁州,却两次来到太守家乡庐陵。可视为天赐机缘。

2018年冬月首次访问吉安,到过永丰县沙溪镇的“欧阳文忠公祠”,似乎无所用心。以前看过几篇文章读了几首诗词,便以为欧阳修只是文学家而已。殊不知管中窥豹,甚至未见一斑。

2023年盛夏再次访问吉安,参观永丰县欧阳修纪念馆,终于意识到自己中国历史文化知识的缺乏。这是庐陵地方,这是吉安时间,我肃立在这尊汉白玉雕像前,从古代庐陵开始补课——关于欧阳文忠公。

欧阳修(1007-1072年)字永叔,号醉翁,永丰沙溪人,四岁丧父,家境贫寒,母亲郑氏以荻杆为笔,以沙盘为纸,识字习文,育孤成材。二十四岁考中进士,历任推官、判官、馆阁校勘、知县、知州、知谏院、知制诰、翰林学士、史馆修撰、枢密副使、参知政事等职,是北宋中期的文坛领袖,中国古代学者型政治家的杰出代表,封建盛世文人士大夫立身行事的光辉典范;是一位百科全书式的文化巨人,与韩愈、柳宗元、苏洵、苏轼、苏辙、曾巩、王安石合称“唐宋古文八大家”。

确实,欧阳修是宋代学者型政治家。他曾支持范仲淹呈奏“百官图”,作《与高司谏书》斥责高若讷不配身为谏官,结果被贬夷陵(今宜昌)。他曾与范仲淹、韩琦、富弼、杜衍等同道推行“庆历新政”,并作《朋党论》为宋仁宗释疑。他曾上书言弊,廉政爱民,勇于担当,拥有为官责任感和革故鼎新精神。

同时,欧阳修也是位史学家,有《新唐书》《新五代史》等著作传世。他还享有经学成就,排斥佛老,复兴儒学,认为探求“六经”本义要以“人情”推求。有《诗本义》《易童子问》《春秋论》,是经学研究的主要著作。

当然,欧阳修更是位文学家,有《欧阳文忠公集》传。他的文学理论影响深远,至今仍具现实意义。

一曰文与道俱,道胜文至。主张文道并重,强调文品与人品的关系,学作文必须先学做人。

二曰经世致用,穷而后工。强调“道”与“生活百事”联系起来,主张经世致用,作家的忧思感愤来自社会现实,文学要为现实服务。作家的“穷达”深刻影响文学创作。

三曰批判继承,推陈出新。反对内容空洞、险怪生涩的“西昆体”和“太学体”的弊端,形成平易流畅言简意深的“六一风神”,诗、词、文、赋均独树一帜,被誉为“文章百世之师”。

欧阳修更是大书法家。苏东坡称赞“文忠用尖笔干墨做方阔字,神采秀发,膏润无穷。后人观之,如见其清眸丰颊,进趋裕如也……”

朱熹评价“欧阳修作字如其为人,外若优游,中实刚劲”。

赵孟頫感慨“欧阳公书居然见文章之气”。

然而,欧阳修最值得称道的是注重发掘人才,尽力提携后学。先后向朝廷推荐姚光弼、梅尧臣、宋敏求、丁宝臣、章望之、刘颁、吕惠卿、孙沔、焦千之、吕公著、包拯、司马光等人。尤其荐举王安石,奖掖三苏,甄拔曾巩,经久传为美谈。

欧阳修至和元年初见王安石,便以“翰林风月三千首,吏部文章二百年”诗句相赠,随即向朝廷举荐王安石。

欧阳修与苏洵相识后,将他的文章上献朝廷,并呈奏《荐布衣苏洵状》。苏轼苏辙兄弟在嘉佑二年欧阳修主持的贡举中考取进士。他称赞苏轼“善读书,善用书,他日文章必独步天下”。正是欧阳修的广为延誉,苏氏父子三人闻名京师,天下争诵苏文。

庆历二年曾巩科举落第,欧阳修写《送曾巩秀才序》勉励他。在欧阳修引导下,曾巩文思日进,才华大展,后来成为北宋著名文学家,也成为欧阳修文章和学术主要继承人。

胸襟宽广,爱才举贤,扶掖后进,欧阳修被誉为“千古伯乐”。

欧阳修儿时家境贫困,青年时代境遇不顺,二十岁之前,应举随州、应试礼部,两试不第,好在十岁那年,偶然从邻家获得一部残缺不全的《昌黎先生文集》,深深受到吸引和感召,从此内心播下北宋诗文革新运动的种子。日后成才对北宋文学、史学、经学、金石学、目录学和谱牒学等方面作出巨大贡献。

欧阳修晚年更号六一居士,撰有《六一居士传》,可见晚年生活情趣,此文令人敬佩。

客有问曰:“六一何谓也?”居士曰:“吾家有藏书一万卷,集录三代以来金石遗文一千卷,有琴一张,有棋一局,有常置酒一壶。”客曰:“是为五一尔,奈何?”居士曰“以吾一翁,老于此五物之间,是岂不为六一乎?”

“环滁皆山也。”欧阳文忠公的生平,以贬官滁州为界,划分为前后两期。后期转向稳健求变,贯穿于学术研究与文学创作中。“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晚年的欧阳修人生境界通达清澈,从高原走向高峰,令后人景仰。

高峰者谁,庐陵欧阳修也。

(肖克凡:出版文学著作四十余部,曾获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首届中国出版政府奖、北京市文学艺术奖、《小说选刊》奖、《人民文学》奖,为张艺谋电影《山楂树之恋》编剧。)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青年作家吴佳骏最新散文集《行者孤旅》,记录多年来他在大地上的行走,将融入大自然的所思所感一一成文。这些文字多为即兴观察,即兴书写,自由本真,从中能看见一个寂寞的灵魂与天地万...

在曾经开设七十二爿半过塘行的老街的茶楼上,我点了一杯名叫“七十二爿半”的茶。推开茶楼二层临河的小木窗,一眼看到西兴古镇的过塘行码头。 长条青石铺成的码头呈阶梯状,延伸到部分沙...

家里飞来一只燕子。 是悦宝首先发现的。她在我耳边悄声说:“爸爸,你看。”她轻轻指给我,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果然看到一只燕子站在我们房间的横梁上,正聚精会神地看着我在电脑上打字...

落雨天,最惬意的事,莫过于留客闲饮茶。这亦是江南梅雨天常有的事。 留客闲饮茶,宾主列坐,案几上,几盅茶盏,丝丝微漾。这样的雨天,絮叨絮叨,谈的都是家常话、应景话。要紧的话、正...

1 我每天穿梭在城中村的大街小巷,奔波劳碌就为填饱肚皮,小心翼翼只求平安地活着。这也许就是我现在的心态。在广州城中村的“接吻楼”里,不知不觉已十年,在这“不思量,自难忘”的十...

不到南海,不知道最美有多美;不到南海,不知道自然有多神奇。 美丽的西沙,蓝色的世界。无数的岛屿礁滩,神秘的海洋生物。点点渔舟唱晚,排排海浪写谱,冲天的海鸟像高扬的指挥棒,点红...

祭司毕竟是祭司,不管别人需要他还是不需要他,不管他是二三十岁还是不止九十九岁,他都不是凡人,他都有常人所没有的敏锐。 别样吾在某一天,听一个曾曾孙说寨子上面那片废墟里住着一个...

导读 苍山下坐落着我、诗人、翻译家和摄影家的工作室。我们在各自的人生中追寻、求索、远去和归来,最终在远离平原的大理驻留,分享人类的精神史。 工作室 李达伟 1 安静的工作室被打开,...

自十多年前第一次走进山西临汾的云丘山,我就与这里的山水草木、村落洞窟结下不解之缘。每当心情浮躁,或者有什么事理不出头绪,第一个念头就是上云丘山。 同样是登山,在云丘山和别处的...

迁居山乡,我爱上了独自行走,有时顺着河流,有时沿着山径,不紧不慢,往前行走。在人迹稀少的山区,山川河流是永恒的主场,鸟兽虫鱼是不变的主角。在这自由的王国里,云舒云卷,日出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