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从未听过“小叶榄仁”,更没见过。

正是初春,阳光细密柔和地铺展,云绵软而安分,四处都闪烁着久违的明媚与安详。这是在深圳宝安区新安街道,占地三十八万平方米的前海欢乐港湾。时光如果往前推四百五十年,从广东东莞县析分出来的这个地方,以“革故鼎新、去危为安”之寓,有了“新安”这个名字,那一年是明万历元年,即公元1573年。如果再往前推,推到宋朝,这里是南方海路贸易的重要枢纽,盛产食盐和香料。至元朝,又以出产珍珠著名。它的西面是珠江,隔江而望的那个地方是蛇口。

作为一个对古迹和历史遗址有更多兴趣的人,前一天看行程安排表时,心里稍有几分轻慢。剧场、摩天轮、图书馆、青少年宫,大都是在2018年才动工兴建的。在钢筋水泥和玻璃幕墙四处遍布的今天,它们能有多少人文气息与艺术魅力呢?

客随主便,车至前海湾,一踏入,顿时一怔。滨海艺术中心整体占地面积竟然有两万多平方米,总建筑面积近四万平方米,不是呆板平庸的水泥堆砌,而是起伏有致,造型别致,外墙立面借用了岭南通花木雕的理念和象牙绣球的精巧技艺,玲珑通透又层次丰富。韵律感十足的线条装饰宛若海风吹动、海浪留痕,仿佛大自然最美的那个瞬间被霎时凝固,随时可能重新荡漾起来。而主体建筑前,则是一片壮观的人工湖,喷泉口遍布,如同潜伏着无数条巨龙,正朝天张大嘴,时刻打算喷出水柱,与人嬉耍。内部也壮观,一千五百座的歌剧厅、五百九十八座的多功能厅以及歌剧排练厅、舞蹈排练厅、培训教室有序相连,内墙和天花板遍布几何造型,音乐混响、背景噪声和清晰度的声学指标都达到了国际一流的标准。

从艺术中心往前走,迎面就看到一百多米高的摩天轮了。鱼鳍状的异形大立架,吊着二十八个酷似太空舱胶囊的全景式大轿厢,在蓝天的衬托下威武得恰似天外来客。我们也好奇地登上轿厢,一个轿厢能容得下二十五人,平稳舒缓地转一圈,透过三百六十度全天景透明玻璃,占地二十七万平方米的滨海文化公园、总面积达一百一十二公顷的大铲湾国际集装箱码头、从北至南总长度约九十公里的广深沿江高速公路、预计明年将通车的总长达二十四公里的深中通道,都赫然在目。

从摩天轮上下来,主人带我们去了钟书阁书店。这个被称为“中国最美书店”的钟书阁,已经在上海、无锡、杭州、西安等城市开了十六家连锁店。只做书,只卖书——老板的这个执念让他的图书事业从上海一直延伸到这里。之前虽有风闻,但走进书店时还是不由得一震。营业面积居然有一千多平方米,大只是一方面,立在大门的红白相间的螺旋书架一直向店内延伸,它像个巨大的旋涡把如今仍然愿意与书为伍的人从四面八方吸引进去。到处是书,铺天盖地的书,概念区、论坛区、儿童阅读区、休闲区,不同区域的设置彼此呼应,相互融合,装饰与色彩的丰富多元有着异常强烈的视觉冲击力,使书与书之间构成了时尚立体的现代感和韵律感。置身其间,凡尘退远,世界霎时纯清似水,没有战火,没有纷争,没有一切苟且、龌龊与不堪。

我猛然想起了“小叶榄仁”。刚才参观造型新颖现代的滨海艺术中心歌剧厅,绕过那片开阔的喷水池时,一抬头,就看到小叶榄仁了——它是树,不是一株,而是一排。它们整齐划一地在路边均匀铺开,树身高挑挺直,枝丫自然环绕主干四周,一层层分明有序地呈水平面展开,宛若一群穿着伞状芭蕾舞短裙的少女,正携起手,凌空高蹈。而在树梢接近末端、离地面十多米处,居然安卧着一个硕大的鸟窝。听到我们的惊呼,鸟们大多泰然,有两只探出窝沿,也不慌乱,而是轻盈跳动,对来客致以礼貌回应。离太远了,我无法清晰辨认它们,只看到身材中等,羽毛偏灰褐,不艳不丽不浮华。但许多日子过后,我一回想起来,仍然不由得肃然起敬。这是一群懂得择良枝而居的鸟,携妻带子住到高处,在优质美好的树上,它们近可俯瞰艺术中心,远可眺望摩天轮、图书馆以及鳞次栉比的建筑物。人群熙来攘往,每一张脸都舒展明媚,不曾被烽火摧残伤害。鸟们的春夏秋冬因此多出安宁,晨曦暮霞也平添几许暖意。

让人间温馨,让短暂的生命远离污浊,以获得更多的欢乐与美好,这应该也是当初在这里建欢乐港湾的初衷吧?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奢侈”,往往是比出来的。《儒林外史》里的严监生,临死前还伸着两根指头,只因他看到油灯里点了两茎灯草,“不放心,恐费了油”,而迟迟不肯断气。尤记得旧时村里有位老农,因三个儿...

(一) “三山夹两盆”是新疆特殊地形的高度浓缩概括。山脉与盆地相间隔、相排列。盆地被高山环抱,高山为盆地筑起屏障。“三山”,最北为阿尔泰山、最南为昆仑山、中间为天山山脉;“两...

它是一串绿,一头扎进钢筋水泥的森林中。 必得是绿皮火车,车头是绿的,车尾是绿的,一节节车厢也是绿的。它总得有12节车厢吧,或许更长,从城市的外围,缓慢地驶入。一只从高空飞过的大...

一 早春的杭州,多雨。惊蛰这天,雨淅淅沥沥下了一整天。 短视频平台上,有不少关于“惊蛰”的短片。管升声的这一条显得有些独特——它是“无声”的。 头戴黑色鸭舌帽,穿一件红色卫衣,...

吴文君,作品散见于《收获》《上海文学》《大家》《江南》《芙蓉》等刊,出版小说集《红马》《去圣伯多禄的路上》、随笔集《时间中的铁如意》等。现居浙江。 一 生命最后一年,马克·罗斯...

踏上重庆的土地,感受山城的风土人情、历史文化,心情非常激动。这是我第一次来到重庆。作为一名在中国长大、读书的俄罗斯人,之前我对重庆的了解,仅限于知道这里有一所和我的母校南开...

一 眼前有关,名曰桐木,巍然立于海拔千米处,睥睨着如海的层峦叠嶂。若安在别处,也许稀松寻常,却在闽赣交界处为武夷山把门,让门内众生万象隐于市,静于心,雅于境,就别有一番风味了...

长信宫灯 灯的最后一位主人叫窦绾,名字妩媚温柔。我想象她应是生着晶莹的脸庞和浓黑的长发,如同古诗中“青云教绾头上髻,明月与作耳边珰”的女子。那年外出访古,特意去了河北满城的陵...

初夏的朱湖,已经有盛夏的趋势。太阳灼热,阳光晃得眼睛像瞄准靶心的姿势,而且,晒得春天刚长出来的嫩草,散发出草叶清新的味道,恍惚间我们像回到了小时候的大市乡村。呵,这是一种成...

我站在法喜寺外的石桥边,目光穿过浓荫,仰望万千火云翻涌变幻,空中激战正酣,犹如上演一场天神斗法。我已站在此处很久,静静等待着一个时刻。这会儿城市里的人正高高举起镜头,恨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