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家是半山区,那方山水适合枣树生长。于是,春栽枣树,秋收枣果,是家乡一代又一代人的传承。房前屋后,院里墙外,家家都栽种着几棵枣树。那枣树夏天开花结果,秋天枣红果甜。收获的时节到了,家乡人便开始打枣,拾枣

说“打枣”,名副其实,那可是真打。只见那打枣竿又细又长,最尖头处细得像一条鞭梢。大人说,只有靠这细梢,才能把枝头上的枣、躲在密叶里的枣,一个个抽打下来,而且不会打伤枣子。其实,打枣时并不怕枝断叶损,反而要连枝带叶一起狠狠地抽打。大人们说,如果当年不抽打枣树的枝叶,第二年那枣树就不再开花结果。因此,“有枣没枣打一竿子”是家乡人的流行语。据说,有一年一位乡亲外出,收枣时家里没人打枣,任凭那一粒粒红红的枣子自行坠地,第二年那枣树虽然也绿叶满枝,然而真的没见开花结果。于是,小朋友们不再心疼那些枣树,每当谁家吆喝“打枣了”,便兴高采烈地加入其中。

大人打枣,小孩子拾枣。

开始打枣了,只见打枣人挥舞着长长的打枣竿,一竿下去,那红里透青、又圆又大的枣子便纷纷落地。见状,小孩子们你争我抢,然后把手里的枣子一捧捧地丟进主人早已准备好的篮子、筐子或布袋里。最后,主人按拾枣的表现将枣子分给孩子们,算是劳动报酬。如果有没能捡拾到枣子的小小孩,打枣结束后,枣树的主人会故意扔到地上几颗,让小小孩去捡,再挑几个塞给小小孩。人人都有收获,孩子们心满意足,都屁颠屁颠地跑回家,向大人邀功去。

拾枣是有讲究的,有经验的一定会先站在树旁观察,看那枣子落地、打枣人停止挥竿后再去拾。不能站在竿子下方等着,不然,被打落的枣子砸在身上、头上,是很疼的。

那年,我跟随小姐姐第一次参加拾枣,不懂得躲竿,结果,主人一竿子打下来,好几颗枣子砸在了我的头上,疼啊!我正要咧嘴大哭,只听啪啪几声响,又一片被打落的枣子纷纷落地,见小朋友们又呼又喊地去抢拾,我哪里还顾得疼痛,也加入进去。那天,枣树的主人说我表现特别好,将一大把枣子装进我的衣兜,临走时还挑出一颗又圆又透亮的大红枣,让我攥在手里,叮嘱我回家后给奶奶吃。

转眼六十多年过去了,打枣、拾枣的往事早已淡出记忆。前几天听家乡人说,随着新农村建设的推进,村里人都搬迁到新区居住,腾出的土地将由专业种植公司来扩大农田、开垦果园。我希望在即将建成的果园里,园主人能够多栽种一些枣树,待枣树们长大结枣成熟时,让已搬进楼房的孩子们去体验打枣、拾枣的乐趣,也捡拾起友爱互信、和善相处的乡邻生活。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春天,正是赏花踏青的好时节。这个春天,观鸟吟诗成了宁夏石嘴山的新景观。 近两年,石嘴山一带的鸟儿越来越多。我值班的场站有阔大的落地窗。工作间隙,偶一抬头,就看见院子地面落着密...

一 我在挂历上看见西欧19世纪末象征派画家莱昂·弗雷德里克的油画作品《冰河·急流》。画中人类从遥远的洪荒时代逐浪而来。一嘟噜,一嘟噜,形成一条美丽的涌带。生命在水中,一切朗照在澄...

这两天下雨,我隔着窗往外看,雨声淅淅沥沥地滴在墙角刚刚冒出绿叶的枇杷树上,毛茸茸的窄窄长长的叶子承接不住,雨滴便快速落到地里。庭院里原本是铺了草皮的,但因为最近疏于打理,长...

看日本女摄影师石内都的照片时,我总想起我的母亲。 石内都拍摄中老年女人身体上的伤疤与纹路,我仿佛看到母亲肚子上因剖腹产留下的刀痕,赘肉使其对折进去,把松松的皮层往上拉,才能看...

朋友来访时捎给我份随手礼,让我眼前为之一亮。不为礼物本身,一包鸡蛋饼,在物质充盈的年月,不再是耀眼的存在。 吸睛的是食品的外包装。包装设计别出心裁,与当前大部分产品外包装光鲜...

春天从立春开始?当然没有错。这时候的“春”已经站“立”起来让人看得见了。春字“从草从日”,本质属“阳”。古人认为,阴阳相生,冬至是阴的极致,也就是阳的开始。“天时人事日相催...

今天,吉安人喊出一句吉安文旅新口号:红井冈·金庐陵·美吉安。 吉安,红得耀眼。毛泽东等人曾率领工农红军九打吉安,写下“十万工农下吉安”的豪迈诗篇。吉安,有着5万多名革命烈士、...

叶浅韵,云南宣威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第六届主席团成员。作品发表于《人民文学》《十月》《中国作家》《北京文学》《散文海外版》等,获十月文学奖、冰心散文奖、...

捧甖承槽,衔杯漱醪;奋髯踑踞,枕麴藉糟;无思无虑,其乐陶陶。——刘伶《酒德颂》 三十岁前,滴酒不沾,不知酒味,这是我得意的。喝酒是奢侈事,在盛世喝酒,未免浪费。如果生逢乱世,...

我爱江花,尤其是父母双双魂归长江后,我更爱江花。总是有事无事时,会不由自主地走到武昌江滩,坐在水边的鹅卵石上,发呆地望着长江、汉江交汇的龙王庙处,江汉朝宗,“滚滚烟波归大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