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闲来无聊,突然想到外面去走走,顺着马路的一侧,在路灯下,在绿树间。

初春的夜夹杂着冬日的气息,独自一人散步在起风的夜里,惬意而宁静,孤独却又庆幸。夜风环绕,红灯相伴,孤影相随,躁动与真实,宁静又虚幻。行走在人行通道上,行走在斑驳的树影中,不知觉间却走进了另一个世界里,穿过了冬与春的交替处,搅进了现实与虚幻的矛盾之中。静静地感受夜的宁静和那一份久违的寂寞,风消失了,灯光消失了,树影也消失了。就这样,顺着黑夜的延伸走向那没有目的的目的地。听着心跳,是如此的澎湃,却又是如此的安宁。在澎湃与宁静的推动下渐渐地融进了夜,融进了天与地之间,融进了另一个时空。

那是一个仲夏的午后,有着浓烈的阳光。阳光穿过层层的葡萄叶,透过碧绿的葡萄串掉落在了小憩的脸上。葡萄叶的脉络清晰可见,就连那一粒粒微白的核影也有显现。旁边的桌几之上,一杯香茗,烟雾袅绕,碧绿的叶片在杯中翻滚,和阳光绕成了一团,和葡萄倒影打成了一片,已经分不清哪是阳光,也分不清哪是绿叶哪是葡萄。一本泛黄的书就在旁边,散发着沧桑却又智慧的气息。一只毛虫探头探脑,想要窥探那书中的奥秘,却被一声惊天的鸟鸣吓得魂飞魄散,急匆匆的躲藏进了葡萄叶之下。一缕微热带着清香的风在长途跋涉之后席卷了葡萄园,吹散了袅绕的茗香,驱散了光影的见证,惊扰了梦中的佳人。睁开寐眼,一点怒色,一丝不舍。起身,品一口香茗,翻一页老书,打一个哈欠,伸一个懒腰,然后,继续追寻追寻已久的答案。

一丝柳絮触碰发梢,突然才发觉这是柳絮纷飞的时节。重庆的初春已经开始有了一点燥热,这里的柳絮应该比别的地方来得更早吧。极力去寻找,穿过光与影,在树梢上,在高楼间,在车流中。本以为会是漫天飞絮,如飘雪曼舞,似天女散花,亦如当初灵湖之畔的喧嚣,又如桃山之巅的活跃。却终究没有找到,是夜太暗?是风太急?还是她不甘在如此的黑夜中绽放?万众瞩目、炙手可热、众星拱月的期望也只能屈居在夜色之下。漫步,缓行。或许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地方存在漫天飞絮,或许在一个未知的角落有一朵正在绽放,又或许亦如发梢之上的那朵一样在默默消亡。拈下发梢的柳絮,把她捧在手心,今夜就让我们彼此为伴,一同欣赏这扶风小夜吧。

突然有一种莫名的冲动,想要远走西藏。徒步而行,翻山越岭,涉水跃涧,只身向前。以白云为伴,在草原上仰望蓝天;以牛羊为伍,在海子中洗涤尘垢。带着一颗虔诚的心,去膜拜神秘的藏地雪山,去寻找传说的香巴拉,去结交传奇的獒之王。一路向西,做一个自由的诗人,记录一路的见闻,拍摄一路的风景,写成一部小说,融入自己的心神,赋予其中世界灵魂。在经幡的指引下,去寻求那一个答案,去聆听另一种解答。

树影斑驳,鹅黄新绿在不知觉间已然侵入树梢之巅;花枝交错,姹紫嫣红也毫无预兆将要跃然花尖。冬日的气息已近渐渐隐退,一些惊天动地的变化正在悄无声息地发生。手中的柳絮在颤抖,你也想要感受那一种惊天动地的变化还是成为惊天动地变化中的一员呢?张开手,顺着,消失在了漆黑的夜里。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青年作家吴佳骏最新散文集《行者孤旅》,记录多年来他在大地上的行走,将融入大自然的所思所感一一成文。这些文字多为即兴观察,即兴书写,自由本真,从中能看见一个寂寞的灵魂与天地万...

在曾经开设七十二爿半过塘行的老街的茶楼上,我点了一杯名叫“七十二爿半”的茶。推开茶楼二层临河的小木窗,一眼看到西兴古镇的过塘行码头。 长条青石铺成的码头呈阶梯状,延伸到部分沙...

家里飞来一只燕子。 是悦宝首先发现的。她在我耳边悄声说:“爸爸,你看。”她轻轻指给我,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果然看到一只燕子站在我们房间的横梁上,正聚精会神地看着我在电脑上打字...

落雨天,最惬意的事,莫过于留客闲饮茶。这亦是江南梅雨天常有的事。 留客闲饮茶,宾主列坐,案几上,几盅茶盏,丝丝微漾。这样的雨天,絮叨絮叨,谈的都是家常话、应景话。要紧的话、正...

1 我每天穿梭在城中村的大街小巷,奔波劳碌就为填饱肚皮,小心翼翼只求平安地活着。这也许就是我现在的心态。在广州城中村的“接吻楼”里,不知不觉已十年,在这“不思量,自难忘”的十...

不到南海,不知道最美有多美;不到南海,不知道自然有多神奇。 美丽的西沙,蓝色的世界。无数的岛屿礁滩,神秘的海洋生物。点点渔舟唱晚,排排海浪写谱,冲天的海鸟像高扬的指挥棒,点红...

祭司毕竟是祭司,不管别人需要他还是不需要他,不管他是二三十岁还是不止九十九岁,他都不是凡人,他都有常人所没有的敏锐。 别样吾在某一天,听一个曾曾孙说寨子上面那片废墟里住着一个...

导读 苍山下坐落着我、诗人、翻译家和摄影家的工作室。我们在各自的人生中追寻、求索、远去和归来,最终在远离平原的大理驻留,分享人类的精神史。 工作室 李达伟 1 安静的工作室被打开,...

自十多年前第一次走进山西临汾的云丘山,我就与这里的山水草木、村落洞窟结下不解之缘。每当心情浮躁,或者有什么事理不出头绪,第一个念头就是上云丘山。 同样是登山,在云丘山和别处的...

迁居山乡,我爱上了独自行走,有时顺着河流,有时沿着山径,不紧不慢,往前行走。在人迹稀少的山区,山川河流是永恒的主场,鸟兽虫鱼是不变的主角。在这自由的王国里,云舒云卷,日出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