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的海边,温和的阳光弥撒在单薄的身上,枯黄的草丛、吐露一丝绿意,菌绿尽染下,阳光洒向沙滩,呈现出一片缤纷耀眼的色彩和明媚。

这个本该有无数笔者、用明信片向春发出了邀请的时刻,虽然春的气息无时不刻的充斥着我的双眼。或许,在那些笔者流梭的笔下,该会有绿的叶,红的花,青的草,来点缀江淮即将到来的春景吧!会不会增添出一抹抹迷人的色彩、给大地描绘出一幅幅唯美的画卷呢?

当轻柔的海风,轻抚着我身躯每一根神经末梢的时候,我仍然感受到丝丝寒意,直达心底的,确是如此的真切!

这样的寒意,不仅是因为夹在冬逝春来的缝隙,那些在周边徘徊的,似欲与春光争艳的,只是想向世界宣布着自己的存在!

欢慰,在流梭的春盈冬逝中彻底颠覆了。春节刚过,却无从卸去冬的棉袄,空气还是别样的阴冷。

这几天宅够了,足不出户。让本身惧寒的自己更退缩慵懒了许多。虽然春天即将而至,可那份心中的温暖却没有想象中来得及时。

周围的人们,相互保持着距离,透过薄薄的口罩,流露出疑虑的眼神。不禁一阵寒颤,这样的惯性还要缓冲多久,或许在某个明媚的阳光午后,或许在某个日出初东的晨曦吧!

这场极不情愿的瘟疫,侵袭得突然,让众人的心沾合在一起,不知是环境改变了人的心境,还是心境随着环境而悄然变化。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突然发现自己不再刻意的去要求些什么了,奢望些什么了。物,事,人,还有自认为一惯理性的“三观”。周围的凡事,在如今的眼里都变得不再安然淡定了。曾以为可以做到不再蓄然留意身边的细节、那些刻意过的,怀念过的,出现在生命中某些自认为很重要的人和事。

只有那伤感的旋律,深情的文字,除此以外的一切,都不再像过往般引起心底那份深藏的悸动,而泛起涟漪。可而今却又单纯地听到,有一种生命的呼唤,单一到让人屏住呼吸去听。偶尔还会泪盈满眶,滑落腮边,这些咸涩的味道,在淡去了几许过往之后,而今又品出了一份苦涩和悲怜!

“武汉告急,武汉告急!”

一声声紧急、接蹱而至,连日来在耳边充盈,挥之不去。本该是乞求上天赐予的悲悯,而今却在心中滋生出来。坐在电脑前,心却无法平静,一页一页地点阅着那些陌生的页码,任凭深邃的眼眸累积,那些日渐递升的数子。

听到了,那个城市街头悲壮的国歌,看到了那个院士哽咽着忧国忧民的悲怆神情;那些首冲一线的白衣战士…… 瞬间,我也泪流……

始终相信,万物的存在,都带着使命,无论起落,都有其自身的风骨。世事既有定数,一切遵循自然。既不刻意,也不强求。我们更应当从容度日,与山水共度悲欢!与生命精神同在!

二月的盐阜大地,即将春语呢喃,万物定会蓬勃,人安然,世态安之若素,一生坦然。不奢望风华绝代,惟愿岁月静好才是。

世事,从风风雨雨中领略了一些哲理。人们方可从阴霾的心境中走出来,众力齐心,定会迎来万紫千红的春天!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青年作家吴佳骏最新散文集《行者孤旅》,记录多年来他在大地上的行走,将融入大自然的所思所感一一成文。这些文字多为即兴观察,即兴书写,自由本真,从中能看见一个寂寞的灵魂与天地万...

在曾经开设七十二爿半过塘行的老街的茶楼上,我点了一杯名叫“七十二爿半”的茶。推开茶楼二层临河的小木窗,一眼看到西兴古镇的过塘行码头。 长条青石铺成的码头呈阶梯状,延伸到部分沙...

家里飞来一只燕子。 是悦宝首先发现的。她在我耳边悄声说:“爸爸,你看。”她轻轻指给我,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果然看到一只燕子站在我们房间的横梁上,正聚精会神地看着我在电脑上打字...

落雨天,最惬意的事,莫过于留客闲饮茶。这亦是江南梅雨天常有的事。 留客闲饮茶,宾主列坐,案几上,几盅茶盏,丝丝微漾。这样的雨天,絮叨絮叨,谈的都是家常话、应景话。要紧的话、正...

1 我每天穿梭在城中村的大街小巷,奔波劳碌就为填饱肚皮,小心翼翼只求平安地活着。这也许就是我现在的心态。在广州城中村的“接吻楼”里,不知不觉已十年,在这“不思量,自难忘”的十...

不到南海,不知道最美有多美;不到南海,不知道自然有多神奇。 美丽的西沙,蓝色的世界。无数的岛屿礁滩,神秘的海洋生物。点点渔舟唱晚,排排海浪写谱,冲天的海鸟像高扬的指挥棒,点红...

祭司毕竟是祭司,不管别人需要他还是不需要他,不管他是二三十岁还是不止九十九岁,他都不是凡人,他都有常人所没有的敏锐。 别样吾在某一天,听一个曾曾孙说寨子上面那片废墟里住着一个...

导读 苍山下坐落着我、诗人、翻译家和摄影家的工作室。我们在各自的人生中追寻、求索、远去和归来,最终在远离平原的大理驻留,分享人类的精神史。 工作室 李达伟 1 安静的工作室被打开,...

自十多年前第一次走进山西临汾的云丘山,我就与这里的山水草木、村落洞窟结下不解之缘。每当心情浮躁,或者有什么事理不出头绪,第一个念头就是上云丘山。 同样是登山,在云丘山和别处的...

迁居山乡,我爱上了独自行走,有时顺着河流,有时沿着山径,不紧不慢,往前行走。在人迹稀少的山区,山川河流是永恒的主场,鸟兽虫鱼是不变的主角。在这自由的王国里,云舒云卷,日出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