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花开的时候,一个蒂上会有四五朵花之多,一般只保留两朵,待到脱蒂结果,只会剩下一个。即使另一个留着,也会被挤掉,甚至两败俱伤。

----------诗韵华轩*梦娃娃QQ:2373877274

滴答的雨声,和着心跳的节奏,撕裂了夜的宁静。万家灯火,唯有你,卷缩在黑暗的屋内一角,细数着时钟走过的每一秒,荒凉的寂寥,心空荡无依。手机里的那个号码,看了许久却始终无法拨打出去,是不是很想听听他的声音?特别是在逢年过节的时候?那种独处的悲凉封盖了偷欢时的眷恋缠绵。

我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却知道,在你出现,很多曾经幸福的家庭、曾经相携一生,共约白头的诺言,曾用真心真意弹奏的一曲天上人间的爱情童话,不再是一部地老天荒的传奇。

“一生情,为君殇,一生念,为君等!”多年酿就的千般柔情,怕是你也想在此生为了遇见从空巷中打马而过的人,深深的、用心的去爱一次。只是,生命中有时候会是一场无声无息的幻觉,很多时候,爱和悲伤一起同来,你爱上的那个人,早已在红娘月老中成为她人妇的夫。从此,你就背负上了“小三”这个自伤满怀的骂名。

爱本无错,错就错在对的时间爱上了不该爱的人,错在了在别人的花蒂上开出鲜花来!当你自认为与那个可以爱的人深情绽放的时候,当你多情的双眸忽略了另外一个她存在的时候,可否感知那个她,独自抱着和他的爱情结晶,在寂寞中静守日月,声声泪泣……!

谁的寂寞染指芬芳?谁的苦涩浸湿了夕阳?谁独上西楼,在月满中秋时翘首盼望?千山暮雪,终是一场镜花水月的梦,终是一场风花雪月的殇。你不该得知了她的讯息后还满树芳菲的乱舞,你不该把自认的幸福驾驽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倾情一念,固守三生,你的出现坏了情界这一池的粉香。他与她的恋情可以明媚如暖阳,而你偷得的醉撷霓霞却落满了尘埃,会得到谁的祝福?在情到深处敢为他痴,敢为他笑,敢为他醉的你缱倦的柔情,返璞归真回到现实生活中的柴米油盐酱醋茶的时候,永远不会有红袖添香的心绪,永远不会斑斓成在此生夺人所爱后的月色倾城。

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假若真诚的爱,是可以随便穿越的门,那幸福的彼岸就不会有催发的兰舟,也不会再有执手相携的背影。宿命里注定,在你手中毁掉别人女子幸福的玫瑰,将成为一朵有毒的罂粟,带刺的叶子边沿,划伤别人的同时,也会划伤了你!

今生姻缘早定,你与他的相遇,不过是两粒微小的尘埃在红尘中共赴了一场流年的约会,演绎了一场自编自导的爱情电影,却是入戏太深,直到电影剧终,影片里的女主角始终也都不会是你!假使偷天换日,鸠占鹊巢,那些说过的誓言,即便是用血来印刻,也不过是剧本里迷幻人心、陈烂的台词……!

假若你们的相遇可以从头再来,是不是你的心以变换成了季节的容颜,站在红尘之外静守你欣赏的月,你恋的景,真心祝福别人的花好月圆?用那曾经炙热的目光,越过沙堤等待专属于你的船帆出现?如若可以,祈愿你的爱静开如莲,用今生的情待他来生再续……!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青年作家吴佳骏最新散文集《行者孤旅》,记录多年来他在大地上的行走,将融入大自然的所思所感一一成文。这些文字多为即兴观察,即兴书写,自由本真,从中能看见一个寂寞的灵魂与天地万...

在曾经开设七十二爿半过塘行的老街的茶楼上,我点了一杯名叫“七十二爿半”的茶。推开茶楼二层临河的小木窗,一眼看到西兴古镇的过塘行码头。 长条青石铺成的码头呈阶梯状,延伸到部分沙...

家里飞来一只燕子。 是悦宝首先发现的。她在我耳边悄声说:“爸爸,你看。”她轻轻指给我,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果然看到一只燕子站在我们房间的横梁上,正聚精会神地看着我在电脑上打字...

落雨天,最惬意的事,莫过于留客闲饮茶。这亦是江南梅雨天常有的事。 留客闲饮茶,宾主列坐,案几上,几盅茶盏,丝丝微漾。这样的雨天,絮叨絮叨,谈的都是家常话、应景话。要紧的话、正...

1 我每天穿梭在城中村的大街小巷,奔波劳碌就为填饱肚皮,小心翼翼只求平安地活着。这也许就是我现在的心态。在广州城中村的“接吻楼”里,不知不觉已十年,在这“不思量,自难忘”的十...

不到南海,不知道最美有多美;不到南海,不知道自然有多神奇。 美丽的西沙,蓝色的世界。无数的岛屿礁滩,神秘的海洋生物。点点渔舟唱晚,排排海浪写谱,冲天的海鸟像高扬的指挥棒,点红...

祭司毕竟是祭司,不管别人需要他还是不需要他,不管他是二三十岁还是不止九十九岁,他都不是凡人,他都有常人所没有的敏锐。 别样吾在某一天,听一个曾曾孙说寨子上面那片废墟里住着一个...

导读 苍山下坐落着我、诗人、翻译家和摄影家的工作室。我们在各自的人生中追寻、求索、远去和归来,最终在远离平原的大理驻留,分享人类的精神史。 工作室 李达伟 1 安静的工作室被打开,...

自十多年前第一次走进山西临汾的云丘山,我就与这里的山水草木、村落洞窟结下不解之缘。每当心情浮躁,或者有什么事理不出头绪,第一个念头就是上云丘山。 同样是登山,在云丘山和别处的...

迁居山乡,我爱上了独自行走,有时顺着河流,有时沿着山径,不紧不慢,往前行走。在人迹稀少的山区,山川河流是永恒的主场,鸟兽虫鱼是不变的主角。在这自由的王国里,云舒云卷,日出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