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每年我們只有在清明、重陽時說上两次話,就像您在世時,我倆談話得那麼少,是因為我們溝通的機會少,這造成我倆的隔漠和對價值觀的洪溝。您的童年在戰火中渡過,而我卻在您們致力于重建家園、经濟的艱難日子中出生。生活逼迫,您外出謀\生的時間很長,我倆在一起的時間很少,當我懂事的時候,有了自己的社交,我倆碰面的機會就更少了,你辛勞使我們一家生活一天比一天好,然而我倆的隔漠一日比一日深。童年無知的我,心裡老是抱怨媽媽清早出門,很晚才回家,不曉得行船的爸爸收入不多,不够一家六口的生活開支,沒有您外出工作,家中每個人吃的一口飯,穿的每一件衣服鞋襪都成了問題。您每天精疲力盡地工作,換回來了我們一室的温飽,卻陪上了人間最可貴的天倫之樂。您從不出席學校的家長教師會,對此,我不知道是因為您不感興趣,還是未想過要知道自己兒子的學業成績如何,送我們(兄弟)上學,只不過是免得我們妨礙您外出賺錢?當然是我想錯了,但每次我看到別人的媽媽陪着兒子在聚會中,心裡便生出一股說不出的醋意。好多次,點過名後,我便偷偷地溜出會場了。我多麼希望你能參加,那怕只一次,但從我告訴您時您的反應目光中,每次得到都是失望。然我只有失望,沒抱怨過,因為我牢牢記着您跟我們兄弟說是一件事:某年的年三十晚,家裡窮得很徹底,連一粒下鍋的米都沒有,您忍着恥辱,到鄰家去借米,那知對方說好米沒有了,豬吃的米有一點,要就拿吧!那年除夕,我們家就吃豬米過了,那年我才三歲。生活使然,小學時我已懂得利用課餘的時間去撿破爛、挖草藥、穿膠花、穿珠鍊賺點錢,買自己喜歡吃的麵包糖果餅乾。我對物質要求很低,能裹腹暖體便可以了,直到小學畢業,我未曾買過一本新課本,都是用別人用過的;非到不得已,我不要求您買東西。對於錢,我生了一種輕蔑感,因為為了它,我沒有得到正常的家庭歡樂,母親的愛。雖然到了我小學畢業時,家裡的生活大大改善了,還有了自己的新房子和家中添加了一個妹妹,可是這沒能把您多留在家中。反而是父親不再行船,留在家中代替您照顧一家的起居飲食,你外出的時間便更長了。父親喜歡在飯桌上檯頭教子,升了中學的我,討厭極他每頓飯都在囉囉唆唆,一頓飯沒吃上半飽,我便溜出家門了。而你,每天早上九點多起床,我已上學去了。你到茶樓吃早茶,跟着收會銀直至過午;回家吃午飯後便出外打麻雀,再收會銀,到七時左右家吃晚飯,飯後在家或外出打四圈,風雨不改。幾年間,生活豐富了,但您沒有減退對金錢的熱切追求,一幅無形的牆已經在你我之間建立起來,我倆各自生活在牆的两邊,每天在飯桌上碰過面而已,要不是學校是有不少開銷要向您要錢,我們可能見面也無話可說了。哥哥和弟弟為工作和讀書,先後搬出去住,家中跟我說話的人更少了。中學畢業後,我出外工作,同時為了方便上班,搬到外面住。離家,我沒有不習慣,也沒有特別的想您,大概是沒有您的日子早就過慣了。雖然如此,每個週末和假日,我也回家去看望您,希望可以像電視片段所看的一樣,一家人在假日裡歡天喜地地聚首一堂。但你對金錢的熱切追求,並没有因為我們兄弟己出身工作,能養活自己,不用您的負担而放鬆過,你的生活日程並沒有因為我們兄弟的這樣刻意安排而作出多少改變。經一段日子後,我回家過週末、渡假日的熱情減退了,回家的次數大幅減少,直至我去外國唸書。除了血綠以外,似乎没法找出我倆親近的理由,但我是非常渴望得到你的祝福;見過多年世面,一想起您,我的情絮便變得複雜,不時為此感到天意弄人。記得在英國唸書第二第年的聖誕節,我見房東家非常開心地渡過平安夜,禁不住暗自在房裡獨自流淚。於是在第二年決定回香港,希望與家人共渡一個開心的聖誕和新年,卻不想除了到家的第一天外,竟是天天孤零零的一個人留在家中,不到兩週,你便催促我早點返回英國,於是我在元旦日飛回倫敦,偌大的七四七珍寶機上,乘客連我在內不足十人。大學畢業後我選擇和您及父親住在一起,然而您的生活方式,還是十年如一日。未過六十二歲的您,竟然和父親在同一時間患上癌症,父親先你而去。卧病在牀的你,並沒有因為醫藥費用而要操心,但卻為了擁有的金錢而煩惱:你所放的債的收回,和身故後遺產的分配!許多日、夜我守在你的病床邊想得發呆:牀上卧着的是我的母親,生我、育我的人,為何在她臨終前,我也不感到怎樣的哀傷;我守在你身旁,只是因為我們的血緣關係?還是我希望在你身上得到什麼東西?在你離開的一刻,我突然驚問自己:啊!母親,我倆彼此曾經愛過嗎?然而,我肯定直至今天及以後,我還是很痛苦的惦念着您,因為世間上只有您一個人能給我這一生所缺少,而又極渴望得到的母愛。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青年作家吴佳骏最新散文集《行者孤旅》,记录多年来他在大地上的行走,将融入大自然的所思所感一一成文。这些文字多为即兴观察,即兴书写,自由本真,从中能看见一个寂寞的灵魂与天地万...

在曾经开设七十二爿半过塘行的老街的茶楼上,我点了一杯名叫“七十二爿半”的茶。推开茶楼二层临河的小木窗,一眼看到西兴古镇的过塘行码头。 长条青石铺成的码头呈阶梯状,延伸到部分沙...

家里飞来一只燕子。 是悦宝首先发现的。她在我耳边悄声说:“爸爸,你看。”她轻轻指给我,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果然看到一只燕子站在我们房间的横梁上,正聚精会神地看着我在电脑上打字...

落雨天,最惬意的事,莫过于留客闲饮茶。这亦是江南梅雨天常有的事。 留客闲饮茶,宾主列坐,案几上,几盅茶盏,丝丝微漾。这样的雨天,絮叨絮叨,谈的都是家常话、应景话。要紧的话、正...

1 我每天穿梭在城中村的大街小巷,奔波劳碌就为填饱肚皮,小心翼翼只求平安地活着。这也许就是我现在的心态。在广州城中村的“接吻楼”里,不知不觉已十年,在这“不思量,自难忘”的十...

不到南海,不知道最美有多美;不到南海,不知道自然有多神奇。 美丽的西沙,蓝色的世界。无数的岛屿礁滩,神秘的海洋生物。点点渔舟唱晚,排排海浪写谱,冲天的海鸟像高扬的指挥棒,点红...

祭司毕竟是祭司,不管别人需要他还是不需要他,不管他是二三十岁还是不止九十九岁,他都不是凡人,他都有常人所没有的敏锐。 别样吾在某一天,听一个曾曾孙说寨子上面那片废墟里住着一个...

导读 苍山下坐落着我、诗人、翻译家和摄影家的工作室。我们在各自的人生中追寻、求索、远去和归来,最终在远离平原的大理驻留,分享人类的精神史。 工作室 李达伟 1 安静的工作室被打开,...

自十多年前第一次走进山西临汾的云丘山,我就与这里的山水草木、村落洞窟结下不解之缘。每当心情浮躁,或者有什么事理不出头绪,第一个念头就是上云丘山。 同样是登山,在云丘山和别处的...

迁居山乡,我爱上了独自行走,有时顺着河流,有时沿着山径,不紧不慢,往前行走。在人迹稀少的山区,山川河流是永恒的主场,鸟兽虫鱼是不变的主角。在这自由的王国里,云舒云卷,日出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