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庐,“桐下结庐”。单是这名字就充满诗意。

陆春祥的《水边的修辞》载,遍尝百草的神农,派遣尽得自己医术妙谛的弟子迷榖,一路向南,到毒虫成群、百姓缺医少药的蛮荒之地去独立闯荡,治病救人。

他行行复行行,一路行,一路医,当他觉得该找个地方停下来的时候,发现了今天称之为“桐庐”的地方:

一条清澈的大江,绿波缓缓流动,另一条斜刺里杀出的支流,将一座山紧紧围绕。山不高,却葱郁,东边山坳有一大片平地,桐树茂盛,此山与一望无际的群山逶迤相连。

于是,迷榖在大江边的桐树下结了一座茅庐,开始采药,救人,收徒,写作。

人称“桐君”。

继《黄帝内经》《神农本草经》之后,他又留下了一部中国古代医药学经典——《桐君采药录》。人们感念他,此地遂成为“桐庐郡”。

桐庐便渐渐地无处不“桐君”,山成了桐君山,塔成了桐君塔,还有桐江、桐洲、桐君堂……

被桐君相中的地方,自然是人间胜境。此后,这里吸引来一位高人,这位高人又吸引来无数文人雅士,其中不乏文化巨匠。于是千百年来,这些诗词圣手轮番对桐庐展开诗词“轰炸”。如今,中国的县级行政区约2900个,哪一个区县被历代文人用诗词歌颂得最多?

——桐庐。

据煌煌三卷本的《桐庐古诗词大集》载,自南北朝至明清,有1900余位诗人,为桐庐写下了7400余首诗词。如李白、孟浩然、王维、孟郊、白居易、罗隐、贯休、范仲淹、苏轼、陆游、朱熹、杨万里,等等。

仅唐宋就有520多位著名诗人,留下了1400多首诗词,“几乎涵盖了那个时期所有重要诗人”。

至于这些诗人都写了一些怎样的诗,随后再说。先讲他们为什么会摩肩接踵地来到桐庐一展才情,或可称之为吐露心声。

皆因在桐庐独绝天下的奇山异水中,有一面硕大无比的镜子。此镜历千百年的狂风暴雨、雾瘴弥漫而一尘不染,依然光华璀璨,能照出人的灵魂。

于是,古往今来人们都一窝蜂地来桐庐照镜子,特别是官场中人。而古代文学大家,又多身在官场,尤其是那些在官场失意甚或被贬谪的大才,他们站到桐庐的大镜前,面对自己的灵魂,或警醒,或懊恼,或惶愧,或愤恨……

这面神奇灵幻的大镜,就是严光,严子陵。

他满腹经天纬地之才,王莽篡位前和当了皇帝后,曾两次请他出任朝廷高官,均被他拒绝。后来他却以亦师亦友的身份,为还是一介空有皇族血统的草民刘秀答疑解惑,开导他起兵除逆,夺回汉室天下。

刘秀成为汉光武皇帝后,想请严光回朝为官,辅佐自己。两人同榻而眠,严光将一双赤脚放到刘秀的肚子上,“客星犯帝座”,光武帝却丝毫不怪罪,被传为佳话。然而严光还是辞谢不敏,刘秀竟也不敢强留。

严光回到桐庐,在富春江边一风景绝佳的高台上垂钓。他这一伸竿,就让所有文人学士都无比崇拜:“惟将道业为芳饵,钓得高名直到今。”

他钓鱼,竟然成“道”。直如姜太公,用直钩为周朝钓了800年天下。

说来也怪,或者说是中国古代官场文化的一大特点,凡入官场者都渴望能一路高官厚禄,可是无论混得得意与否,又从心里崇敬有条件做高官得厚禄却自动放弃、归隐山林的人。于是,严光成为历代文化精英的精神偶像。

李白是何等狂放,从来不认为自己是“蓬蒿人”,甚至自比大鹏,“扶摇直上九万里”,“欲上青天览明月”。他雄心勃勃地到长安,一心要施展抱负,成就大业,却只写了几首诗,就被皇帝用些散碎银两打发回乡间。他来桐庐见到严子陵钓台,无法不惭愧:

松柏本孤直,难为桃李颜。

昭昭严子陵,垂钓沧波间。

身将客星隐,心与浮云闲。

长揖万乘君,还归富春山。

清风洒六合,邈然不可攀。

使我长叹息,冥栖岩石间。

李太白终究是诚直的大家。

唐武宗会昌六年(846),池州刺史杜牧调任睦州刺史,不算被贬。上任后,他发现桐庐大好,拜谒了严子陵祠,写下著名的《睦州四韵》:

州在钓台边,溪山实可怜。

有家皆掩映,无处不潺湲。

好树鸣幽鸟,晴楼入野烟。

残春杜陵客,中酒落花前。

诗中的“潺湲”两个字,最早是谢灵运用来形容富春江边严子陵钓台的,“石浅水潺湲,日落山照曜”。以后便有多人援用这两字,包括如杜牧这样的大家。

范仲淹被宋仁宗贬为睦州知州时,大修严子陵祠,亲笔写下流传后世的《严先生祠堂记》。其中有歌曰,“云山苍苍,江水泱泱,先生之风,山高水长”,成为千古传诵的绝唱。

他还一并写了10首歌颂桐庐的诗:“萧洒桐庐郡,春山半是茶。新雷还好事,惊起雨前芽。”……

历经宦海沉浮的司马光,在《子陵钓台》中说得更直接:

吾爱严子陵,结庐隐孤亭。

滩头钓明月,光武勃龙兴。

三诏竟不至,万乘枉驾迎。

吁嗟今世人,趋走公卿庭。

缔交亦欢悦,意气颇骄矜。

其如古贤操,松筠耐雪冰。

照此援引下去,还有孟浩然、白居易、苏东坡、王安石等众多古代诗人描绘桐庐的名篇佳构。其中惟李清照显得十分特别,她想到古往今来拜谒严子陵的人络绎不绝,无论是乘大船小船,无论是官员商贾,多是为沽名钓誉而来,实是有愧于先生之德。她偏要在夜幕中悄悄过钓台,不惊扰严先生,于是写下《夜发严滩》:

巨舰只缘因利往,

扁舟亦是为名来。

往来有愧先生德,

特地通宵过钓台。

愈是晒古人的文字,愈觉富春江边、富春山下的桐庐是诗词桐庐、文化桐庐。难怪中国散文学会在癸卯年新夏,授予桐庐“散文之乡”的称号。它是散文之乡,更是诗词之乡。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青年作家吴佳骏最新散文集《行者孤旅》,记录多年来他在大地上的行走,将融入大自然的所思所感一一成文。这些文字多为即兴观察,即兴书写,自由本真,从中能看见一个寂寞的灵魂与天地万...

在曾经开设七十二爿半过塘行的老街的茶楼上,我点了一杯名叫“七十二爿半”的茶。推开茶楼二层临河的小木窗,一眼看到西兴古镇的过塘行码头。 长条青石铺成的码头呈阶梯状,延伸到部分沙...

家里飞来一只燕子。 是悦宝首先发现的。她在我耳边悄声说:“爸爸,你看。”她轻轻指给我,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果然看到一只燕子站在我们房间的横梁上,正聚精会神地看着我在电脑上打字...

落雨天,最惬意的事,莫过于留客闲饮茶。这亦是江南梅雨天常有的事。 留客闲饮茶,宾主列坐,案几上,几盅茶盏,丝丝微漾。这样的雨天,絮叨絮叨,谈的都是家常话、应景话。要紧的话、正...

1 我每天穿梭在城中村的大街小巷,奔波劳碌就为填饱肚皮,小心翼翼只求平安地活着。这也许就是我现在的心态。在广州城中村的“接吻楼”里,不知不觉已十年,在这“不思量,自难忘”的十...

不到南海,不知道最美有多美;不到南海,不知道自然有多神奇。 美丽的西沙,蓝色的世界。无数的岛屿礁滩,神秘的海洋生物。点点渔舟唱晚,排排海浪写谱,冲天的海鸟像高扬的指挥棒,点红...

祭司毕竟是祭司,不管别人需要他还是不需要他,不管他是二三十岁还是不止九十九岁,他都不是凡人,他都有常人所没有的敏锐。 别样吾在某一天,听一个曾曾孙说寨子上面那片废墟里住着一个...

导读 苍山下坐落着我、诗人、翻译家和摄影家的工作室。我们在各自的人生中追寻、求索、远去和归来,最终在远离平原的大理驻留,分享人类的精神史。 工作室 李达伟 1 安静的工作室被打开,...

自十多年前第一次走进山西临汾的云丘山,我就与这里的山水草木、村落洞窟结下不解之缘。每当心情浮躁,或者有什么事理不出头绪,第一个念头就是上云丘山。 同样是登山,在云丘山和别处的...

迁居山乡,我爱上了独自行走,有时顺着河流,有时沿着山径,不紧不慢,往前行走。在人迹稀少的山区,山川河流是永恒的主场,鸟兽虫鱼是不变的主角。在这自由的王国里,云舒云卷,日出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