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来,有友人赞叹:“夏天去过你老家长江澳,是个好地方!”是呀,夏日的长江澳真的很有诗情画意呢!蓝天白云,海鸟翱翔,银滩绵延,任你俯拾那些美丽的贝壳;碧波盈盈,不急不缓的悦耳涛声,是流淌在心头难舍的浪漫。

长江澳位于福建平潭岛海湾,“长”是宽敞的意思。自长江澳北端的国彩村东侧,往南延伸至君山脚下,长度约10里的这片海湾被称为长江澳。长江澳也是平潭的三大海滨沙滩之一。

30年前,长江澳海滩可以说是村民的“生计滩”。

长江澳是平潭的大风口。据《平潭县志》记载,清代乾隆年间,长江澳狂风刮起的沙尘,一夜掩埋了18个村庄,可见当时长江澳周边生活环境的恶劣程度。过去,长江澳的浪潮将海底的海蚌与螺贝冲刷到海滩,这些贝壳沉淀在沙滩上,日积月累形成丰厚的“壳矿”。退潮时,村民纷纷到海滩上挖掘贝壳,洗刷晾干后,出售给壳灰厂煅烧制成白灰,作为建造房屋和修船的重要材料。在上世纪70年代以前,国彩村有半数以上的家庭,主要依靠挖捡贝壳维持生计。

国彩村海滩的东侧外,有一片突出海面的礁岩,村民称为“过港”。在潮汐退潮时,这些礁岩会完全裸露出来,我与小伙伴常常去那里捡螺、捉虾、钓鱼。收获的小鱼小虾与螺贝,给当时的伙食增添了不少滋味。

若是30年前人们来平潭旅游观光,村民会感到相当疑惑:“这些城里人舟车劳顿来海边看什么?这里没什么可看的啊!”我也深以为然。因为,那时的平潭是座孤岛,缺粮、缺电、缺淡水。

其实,平潭的自然风光是很美的。如我的老家国彩村,村子西边的低谷里,有清泉长年向东流淌。而在国彩村西北侧的山涧里,也有涓涓溪流流向村里。这两股溪流在贯穿村中的县道公路桥下汇合,径直流到村子东南侧的低洼地,再与南来的上攀湖水合流,积聚成为一个小湖泊。然后,湖水从从容容地融入东侧的长江澳怀抱。这水溪的美称叫玉带溪,而湖泊则称月亮湖。从高处俯瞰,小溪像一条晶莹闪亮的玉带,月亮湖也是波光粼粼,美轮美奂。

小时的我,缘何没有留意家乡的美景呢?只因那时海岛的经济落后,虽然家乡美景给自己带来了不少野趣,但是,让我印象更为深刻的却是生活的贫穷与艰辛。田园、海滩在我们的记忆里与其说是诗意,不如说是劳作。小时候,为了生计,我的父亲常常漂泊海上,母亲带着我们小孩耕作那三分自留地。我上学时,课余时间要跟着大人下地,种小麦、拔花生、插地瓜秧,样样都做过。在捕蟹汛期,大人们收网归航,我们小孩到家后马不停蹄地帮着拆卸缠在渔网上的海蟹,经常劳作到很晚。到清晨时,还要挑着海蟹到集市上出售……

距离产生美。我们往往会对日常的美景熟视无睹,不以为奇,而羡慕别处的风景。我在高中毕业离开平潭岛之前,未曾感觉很留恋海岛。那时只想着,乡下娃得努力离开海岛,到城市里去发展。直到我在省城求学与工作之后,每次回乡时,站在福清的码头上,眺望对岸的平潭岛,才意识到自己永远不能像一个游客那样看待生我养我的故乡。

跨入21世纪,孤立一隅的平潭得到了机遇的垂青,焕发了蓬勃生机。10多年前,平潭综合实验区成立。2010年底,平潭海峡大桥建成通车。与此同时,海岛开始了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2020年底,随着一声汽笛的长鸣,新建成的平潭海峡公铁大桥迎来了第一列动车。这座桥建于被世人称为“造桥禁区”的长乐松下港与平潭苏澳码头间的海峡,从此,进出海岛又多了一条快速的跨海通道,平潭岛摇身一变成为开发建设的热土。

这些年来,曾经“光长石头不长草”的平潭岛,随着交通的便利与名声的远扬,游客纷至沓来。于是,村民纷纷开发经营石头厝民宿旅游,菜馆开了一家又一家。不时有朋友来问我哪些菜品是当地的特色菜,我总是不假思索地推荐一些平潭风味小吃,因为,这些以地瓜为主材的特色小吃是我们早年过节时不可或缺的美味。

如今,平潭已不是以前所描绘的“风沙满地跑”的情景了。大部分的村野、道路都种上了树木。村庄、街道也变得干净、整洁。随着北部湾生态廊道的延伸,珍珠般地串联起偏僻的渔村,深藏闺中的山海美景渐渐呈现在人们眼前。国彩村也加大了村容村貌建设的力度,铺设了水泥路,清理扩建了玉带溪,在海堤上修建了海景观光台……宽敞的环岛公路已经延伸到国彩村西边。

不久前的一个晚上,我回到长江澳,在海堤上散步,只见皓月当空,距海堤不远处的海滩上,隐约可见一处崭新的石厝。据说,那是一位长年在外打拼的乡邻,如今回来维修老宅,可能是想回到这里长期居住了。

我思忖:许是这位乡邻,年少时离乡外出打拼,事业有成后定居都市,晚年终于回归故乡,所以修葺了这面朝大海的石厝,可以晴时踏浪拾贝,雨时凭窗听涛。看来,家乡越变越美,不变的是人们心中那份浓浓的乡愁。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饲养室"这一名词早已推出了历史舞台,年青的一代或几代,几乎没有没人知道这是什么样的东西,更谈不到了解。 在曾经的过去---农业生产队的岁月里,"饲养室"是整个生产队的"要害"部门之一,...

记得那一天,世界变得朦胧美丽。漫天的雪花,悠扬飘洒,茫茫如天境,令人为之倾倒。置身于怀抱,感受片片清凉的雪之吻,是销蚀与惬意。默默享受,真愿化作天地的情郎。此景虽已不在眼前...

我最近才明白,家乡俗称的“陋苇子”和“苇子”,学名上都是“芦苇”. 生长在旱地上的“芦苇”叫“陋苇子”,是“芦苇”的弃儿。农田中的“陋苇子” 有强大的的生命力和旺盛的繁衍能力,但...

秋里的特别静,一下着细雨。雨声时远时近,时有时无,似清冽的泉潺潺。抬眼望,窗外幽黑寂静,长漫漫,鸦雀无声时分,听到破茧之声。一无语。 我习惯于在这样的境里沉湎于思想,忧悒欢欣...

一个人安静的坐着,在眉头闪落的瞬间睡着。南柯一梦,思绪在梦中游离。一个个故事开始延续。一份份生活渐渐远去。 就那样轻轻的开始,静静的结束。没有轰轰烈烈的感天动地,没有望眼欲穿...

缱倦流年处,韶华蹉跎 文/夜聆离殇 缱倦流年,韶华蹉跎,岁月如歌,时间流过。而青春,好像是从手中翻过去,没有找到答案的一道题。在梦境中的回忆里,永远看见花落的样子,奈何,怎么也...

我不想在这个夜晚合上我已经不能睁开的双眼,因为我真的很累了;我需要休息,因为夜已经深了,街道上没有隆隆的汽车声,只有空调水的滴水声在空旷的夜中回响;但是我依然没有睡意;因为...

时间越过越久,一般来说定是那物是人非,可恰恰相反,物是,人是,事事是,只有天气的事还能证明时间的流逝,四季在悄然流转,我却感觉像冬,夏两季的替换,这个酷热的夏天,仿佛空气都...

夜的璀璨夺目,何物可与此争宠,古道今安莫峥嵘。谈笑间,故事从眼前落寂在心间,化作时光轴上一个亮点,也许会慢慢的绽放,或者会渐渐泯灭,只道是寻常。 回忆袭来之时,我还能安之若素...

相信生活在贫困地区的甘肃农村的都会有这样一种感受,在家一天都是很辛苦,也许在城市2点多正是太阳最毒的时候大家都在休息,可是在这里却没有,尤其到了6、7月,是一年中最累最苦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