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中国地图上,视线从西部兰州平行东移到陆地边缘,就能看到日照了。兰州和日照,同在北纬36度上下,相隔近两千公里。天水、宝鸡、咸阳、西安、洛阳龙门、郑州、徐州……越往东,越多地方于我而言只是单薄的地名。高铁先用1个多小时进出长长短短的隧道——我在火车里穿过了秦岭,之后的几个小时,是一眼望不到边的平原,直到山丘进入眼帘,我想,快到海边了,日照也近了。

时空的高速转移,带来的新鲜感扑面而来。此刻,我在桌前,念想日照,记忆中沉淀最多的是嵌入时间缝隙的亮闪闪的吉光片羽,它们连点成线,促成我对日照的理解。

2

有人说,博物馆是一个地方的精魂,是时间的精魂。

日照莒县,5000多年前,莒氏部落先民的聚集地。莒国曾为“东夷之雄”。东夷,对黄河流域下游东方各民族的总称,包括现今日照在内的山东省中南部。

在莒州博物馆,当我看到不同的“旦”,仿佛一下子碰触到了“日照”二字的要义。远古泥土烧制的陶尊表面,“旦”像一幅画,拙朴的刻线,细看,满眼云山日出的磅礴。不同陶器,不同的“旦”:太阳跳出山峰、高一些、再高一些,太阳在葱茂的林木上、太阳安稳地落入山洼。像时刻表、像日晷,“旦”铺陈在博物馆远古的时光里。

需要不停追溯。

1957年,莒县陵阳河,连续几日暴雨,冲刷出一些古老物件,人们看出了异样。之后,发现和挖掘出了更多久远的器具。刻画了“旦”的陶尊便在其中。作为时间的明证,与“旦”前后被发现的十几颗样貌丰富的图像文字,可上溯五千年,比甲骨文还要早一千五百多年。图像文字是中国汉字的雏形,也明证了日照文明史的悠长。

就在莒县,那些“旦”被呈现后,有人年复一年仔细观察,发现春分秋分之际,清晨的太阳,恰在山峰正中冉冉升起,和广口陶尊上一枚“旦”的图像别无二致。或者,就在五千年前某一天的同一时刻,匠人一边远眺,一边把这朝霞里夺目的日出时分刻画到了新鲜的陶胎上,再经过和太阳一样滚烫的火焰的烧制,“旦”便留存到了今天。先民描摹事物记录事物,图像文字引导出了象形文字,而象形文字几乎是世界上不同古老文明的共同特征。

到今天,“旦”字保持着最原初的意义。天亮了,太阳升出地平线,新的一天开始了;一年最崭新的头一天是“元旦”。可主词亦可谓词的“旦”,和可主词亦可谓词的“日照”,多么相似。“日照”之名始于宋元祐二年(公元1087年),和图像文字相隔了约四千年,相隔四千年的古人如此心心相印吗?

定然有可追溯的原委。我想,古人对“日照”总结释义的“日出初光先照”(乾隆年间《日照县志》记载)是原委之一。但在我意念中,还需追溯。世间的太阳,它安排晨昏、轮回四季,带给大地上所有生命必须的温暖和明亮,它拟定世界的秩序,它在天宇,至高无上。世界上很多古老地方都把太阳作为神崇拜。在西北,宁夏贺兰山、嘉峪关黑山,我见过岩画上的太阳神在古老的崖壁上光芒四射。日照“日出初光先照”,祖先们似乎更深刻地感受着太阳神对日照的眷顾,太阳文化便在日照尤为显著。《尚书·尧典》载,尧王曾在日照观察日出日落的规律,制定历法。《山海经》有记,日照天台山,有东夷人祭祀太阳神的汤谷。至今,在天台山,还能寻到许多相关遗迹。

“旦”像日照的图腾。

太阳天天从东方升起,“日照”之名,让我觉得,日照的每一天都是新的。

3

莒县出土的文物中,还可深味的一样器具是酒具。成套的酿酒器,大量高柄酒杯、盛酒的觯形壶等……有些墓葬出土的酒具竟占随葬品总数的三分之一以上。

酒对我的家乡,苦瘠甲天下的甘肃陇中是奢侈的。酒器琳琅,意味着粮食富足。莒县出土的这些酒器,说明五千年前的日照物产丰富,且先民已掌握了成熟的酿酒技术。

最引人瞩目的是日照东海峪出土的蛋壳黑陶镂空高柄酒杯。没有上釉,但器面细润丝滑犹如玉石。这种被世界考古界誉为“四千年前地球文明最精致之作”的黑颜色陶器,在远古陶器中有着异样的明媚。杯壁最薄处仅0.2毫米。仔细端详那个明星般保存完整的蛋壳杯,作为酒杯的核心,上部的酒腹只占了酒杯三分之一不到,而裙裾般精美镂空的手柄和底座占了更多位置。镂空手柄中有一颗陶丸。精湛的技艺和耐人寻味的设计,似乎告诉我们,酒的意义绝非今日之理解。酒柄中的那颗定心陶丸,举杯间,与陶壁相碰,发出悦耳之音——五千年前先民的耳朵,在嘈杂的市声中,辨别出了音乐的存在。酒器兼为乐器,有了远古东方的宗教意味。

《论语》里的孔子,在齐国听闻韶乐后,三月不知肉味。他慨叹:“伟大啊!音乐竟能叫人陶醉到这种程度。”孔子所听“韶乐”又称舜乐,起源于5000多年前。舜,作为五帝之一,是东夷族群的代表。也正说明,五千年前的日照,便有了妙不可言的韶乐。殿堂内庄严的韶乐响起,孔老先生可否辨听出蛋壳酒尊的神妙之音?

一样是酒,一样是音乐,一样都叫人愉悦陶醉,一样都关乎精神。再小的酒尊,站在那里,都玉树临风。黑陶酒杯,有的仅重22克,它们纤巧又庄严地吟诵着日照的远古诗意。

4

地图上,日照的半个身子被海水围拱着。我想起第一眼看到雁荡山时的所思,这山的奇异相貌当是大海所赐。到日照五莲县五莲山、九仙山,脑海里马上浮出了雁荡,几乎在同一时间,我捕捉到当地人说的话,苏轼当年到五莲山时赞叹:“奇秀不减雁荡”。

山不在高、有仙则灵。仙山和仙人,仙气贯通才能有这八个字。

五莲山确实有仙,雪白的仙鹤。在五莲山气象万千的崚嶒怪石间,翩若惊鸿。相传,苏轼任密州太守时(五莲为密州所辖),在五莲山一块儿平坦巨石上为仙鹤建一诗意盎然的楼榭,并在巨石一侧,题字“仙鹤楼”,落款“熙宁九年九月末”字样。

看不够“仙鹤楼”三个字,距今900余年的手笔,端庄敦厚,细细端详一笔一划,仿佛很亲地看到了苏轼那个人。

上善若水。在我眼里,苏轼的达观智慧皆是水的性情。有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的水,也有月色如水般幽微的水。他的人生,像日照大海边题了“撼雪喷云”“星河影动”的巨石旁的海水,水被石头击碎,很快复原为水原本的样子。

苏轼任密州太守时,正是蝗灾旱灾肆掠的年份,他为民生疾苦奔波操劳,祈雨、灭蝗虫、治盗贼,甚至教农民种南方的茶。但他是个文人,仁者乐山智者乐水,他又仁又智。苏轼喜食,到哪里,都能将当地不起眼的食物用自己的理解变为美食。他自然也喜酒,酒文化悠久的日照在这一点上应该很得他心。熙宁九年中秋之夜,苏轼在五莲山写下了千古名篇《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丙辰中秋,欢饮达旦,大醉。做此篇,兼怀子由。”苏轼在五莲山喝足了酒,看到高空一轮满月,想到亲人,想到月盈将是月缺,如同无常的人世,恨不能把这圆满的月亮留住,便在一卧石上题下“留月”二字。苏轼豪放大气的《江城子·密州出猎》也是在五莲山酒后所写,“酒酣胸胆尚开张,鬓微霜,又何妨?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想着苏轼此人,这样的文字百读不厌。作为史上最著名的豪放派文人,他没有豪放到粗陋,他的细微和深情一样在他的诗文中处处可见。他时常物我两忘。在日照,他豪放时“左牵黄右擎苍”,深情时“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苏轼在密州做太守,密州用仙山接纳了他这位仙人。他在密州,留下了至今让人们念想不已的文字。他“留月”日照,日照的五莲,日月同辉。

仙鹤楼后来呢?

公元1668年7月25日,山东临沂的特大地震波及五莲一带,山上巨石滚落,仙鹤楼被毁。仙鹤楼仙鹤般飞升了,而今在那块平坦的巨石上还留有人工凿孔和建筑基础。不远处,有两个马槽,传说是苏轼出猎时马儿饮水的小池子。

5

还是在五莲,有个奇异的石屋。石屋坚不可摧,有着与时间抗衡的巨大本领,它老起来看上去很缓慢,只是石头上日复一日地堆积上了些时间而已。就像日照定林寺里四千年的银杏树,而今依旧枝繁叶茂,岁月拿它没有办法。

石屋在五莲山山脚西侧的丁家楼子村,它就是建于明代万历1610年的著名的丁公石祠,是当地文化名人丁耀亢为纪念其父丁惟宁而建。丁公祠由石祠、仰止坊组成。石祠全石砌筑,108块石头,无一寸木一根钉。进得屋内,严正气迎面袭来。

石屋的奇异主要在人。

一是建造者的奇异。丁耀亢,日照五莲晚清著名文学家,著作颇丰。在五莲山,而今还能看到多处他的题字,有的就近在苏轼的题字旁,隔着600余年的时间,他好像正近切地靠着苏轼。“雄心傲骨气铮”的丁耀亢因为创作奇书《金瓶梅续》,年过花甲的他被羁押狱中120天,双目失明,四年后病逝家中。而今,他丰厚的文字,成了日照珍贵的历史文献。

一是被纪念者的奇异。丁惟宁,丁耀亢之父,明嘉靖四十四年进士,曾官至御使、巡抚直隶、郧襄兵备副使等。

丁惟宁为人耿介、刚正不阿,后遭人诬陷,“拂衣而归”,在五莲山下求得一方世外桃源。最令世人惊奇的是,在这安静的一隅,传说丁惟宁以兰陵笑笑生之名,续其父丁纯所著《恶豪传》一书,创作了《金瓶梅》这一明代“第一奇书”。

作为文学史上的一大迷案,很多人在佐证丁惟宁就是《金瓶梅》的作者,缘由之一,离丁公石祠不远,有条山谷叫“兰陵峪”,丁惟宁曾在兰陵峪旁居住20年。我还看到有位学者用20年时间通过缜密的研究,发现《金瓶梅》使用了大量山东方言。

我是个外人,但我能做这样的推断,在生机勃勃勾栏酒肆烟火气极浓的宋元话本的基础上,《金瓶梅》的出现绝非偶然,至于它的命运那是另说。我还记得,进得丁公石祠,先看到的是一幅对联:“一部金瓶梅,千古丁公祠”。丁公石祠身后站着九仙山,身边站着五莲山,全都气象非凡。那天黄昏,灿烂的云霞,覆盖着这块儿仙地。

【作者简介:习习,甘肃兰州人,著有《浮现》《表达》《流徙》《风吹彻》等多部文集。】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奢侈”,往往是比出来的。《儒林外史》里的严监生,临死前还伸着两根指头,只因他看到油灯里点了两茎灯草,“不放心,恐费了油”,而迟迟不肯断气。尤记得旧时村里有位老农,因三个儿...

(一) “三山夹两盆”是新疆特殊地形的高度浓缩概括。山脉与盆地相间隔、相排列。盆地被高山环抱,高山为盆地筑起屏障。“三山”,最北为阿尔泰山、最南为昆仑山、中间为天山山脉;“两...

它是一串绿,一头扎进钢筋水泥的森林中。 必得是绿皮火车,车头是绿的,车尾是绿的,一节节车厢也是绿的。它总得有12节车厢吧,或许更长,从城市的外围,缓慢地驶入。一只从高空飞过的大...

一 早春的杭州,多雨。惊蛰这天,雨淅淅沥沥下了一整天。 短视频平台上,有不少关于“惊蛰”的短片。管升声的这一条显得有些独特——它是“无声”的。 头戴黑色鸭舌帽,穿一件红色卫衣,...

吴文君,作品散见于《收获》《上海文学》《大家》《江南》《芙蓉》等刊,出版小说集《红马》《去圣伯多禄的路上》、随笔集《时间中的铁如意》等。现居浙江。 一 生命最后一年,马克·罗斯...

踏上重庆的土地,感受山城的风土人情、历史文化,心情非常激动。这是我第一次来到重庆。作为一名在中国长大、读书的俄罗斯人,之前我对重庆的了解,仅限于知道这里有一所和我的母校南开...

一 眼前有关,名曰桐木,巍然立于海拔千米处,睥睨着如海的层峦叠嶂。若安在别处,也许稀松寻常,却在闽赣交界处为武夷山把门,让门内众生万象隐于市,静于心,雅于境,就别有一番风味了...

长信宫灯 灯的最后一位主人叫窦绾,名字妩媚温柔。我想象她应是生着晶莹的脸庞和浓黑的长发,如同古诗中“青云教绾头上髻,明月与作耳边珰”的女子。那年外出访古,特意去了河北满城的陵...

初夏的朱湖,已经有盛夏的趋势。太阳灼热,阳光晃得眼睛像瞄准靶心的姿势,而且,晒得春天刚长出来的嫩草,散发出草叶清新的味道,恍惚间我们像回到了小时候的大市乡村。呵,这是一种成...

我站在法喜寺外的石桥边,目光穿过浓荫,仰望万千火云翻涌变幻,空中激战正酣,犹如上演一场天神斗法。我已站在此处很久,静静等待着一个时刻。这会儿城市里的人正高高举起镜头,恨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