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天门开,地门也开。被油菜花的芳香熏醒后,我才想起来,昨晚住在乡间的一座赏花民宿里。推开窗户,扑入眼帘的是一望无际的油菜花海,啊,这片大地完全被油菜花征服了!

这儿是罗平,中国油菜花最早盛开的地方。

我到达罗平的当天,正是罗平“花海马拉松”结束日。2023年2月26日开始的这场“花海马拉松”,吸引了一万多名跑者参加,成为央视今年首个直播的马拉松赛事;“景在路上、路在花中”的最美“花海赛道”,成为本次赛事的最大亮点,赢得跑友和观者交口称赞。“花海马拉松”开跑前,罗平全域旅游热火朝天,全国各地的车牌号随处可见,赛事期间,四面八方涌来的游客一房难求。

近年来,一提起春天,一提及油菜花,旅游爱好者的第一反应往往是:去罗平。春天里,罗平基本上就两种颜色:金黄的菜花,翠绿的山峦。想想看,沐浴着早春的阳光,大地万物复苏,满世界油菜花灿烂绽放,带着乡野的静谧气息,在田野间流香溢彩,那是怎样的人间仙境。

罗平地处滇黔桂三省(区)结合部,集花海、瀑布、峡谷、溪流、峰林、溶洞、温泉之大成,自然山水与人文景观交相辉映。遥想明朝公元1638年之夏,徐霞客来到罗平,记下罗平十景,可见罗平之美自古扬名,但罗平最美、最知名的还是油菜花海。油菜花开遍地金黄,罗平被誉为“地球上春天最美丽的地方”,其绵延数十里的百万亩油菜花海,2002年被吉尼斯纪录认定为“世界上最大的自然天成花园”。

在罗平,我有了新发现:天下最好看的,就是这金色的油菜花海——她是春天的使者,是大地写给人间的最美情书。

别具一格火出圈的“花海马拉松”,被云南省曲靖市视为探索体育旅游产业链升级的典范。罗平创造性地将马拉松赛事和城市特色旅游资源相结合,从而成功推动体育与文旅深度融合,加快形成全域旅游新业态。

此行,我的目的地是罗平县板桥镇的三个自然村:小龙潭村、维古村、云上村,它们位于“地球上春天最美丽的地方”和“中国最美峰丛”金鸡峰丛腹地。三个村庄彼此间相距不到六公里路程,我们坐的是电瓶车,不仅拉风,还视野开阔,前后左右无遮无挡,能让沿途风光尽收眼底。电瓶车行驶在以前的牛车道、而今的步彩道上,道路两旁是姹紫嫣红、蓬勃恣肆的油菜花以及桃花、梨花、茶花、海棠、紫荆……斑斓若繁锦,灿烂如云霞,让我赏心悦目心旷神怡。

2021年以来,罗平县抢抓全省实施乡村振兴“百千万”示范工程的政策机遇,邀请到中国农业大学李小云教授团队前来小龙潭村、维古村、云上村蹲点指导,确定将这三个相邻村庄共同打造为“云上花乡”——即以百万亩油菜花海和金鸡峰丛景区为核心吸引,建设以“花间赏、维古养、龙潭忆、云上住”为主题的乡村振兴示范园。

所谓“花间赏”,就是“罗平无处不飞花”。“把群山种在花海里”,是罗平的口号,也是罗平的实践。“乡愁记忆 云上农品”是小龙潭村的定位。小龙潭村因村口的一汪龙潭泉水得名,村庄傍山而立群山环绕,民舍依山就势错落有致,村民借自然之手建设自己的美好家园。沿着石板路走进村庄,独特的“片石墙”迎面而来,随处可见的小菜园、小果园、小花园、小广场,使古色古香的村庄洋溢着现代气息。凭借古朴的建筑文化和良好的生态资源,小龙潭村以“乡愁记忆”为建设主题,打造出特有的“乡愁集市”,前来参观、购物的游客络绎不绝。漫步于“乡愁集市”,地方风味十足的农家特产,地域特色浓郁的文旅产品,尤其是货真价实的土蜂蜜、颜色诱人的布依族五彩米饭,激发出我不可遏制的购买欲。石磨豆腐、石磨舂粑等民俗体验,勾起游客记忆深处的乡愁;古法榨油厂成为打卡点,不少游客慕名前来参观。

古村、古井、古树、古建筑,构成一座古朴幽静、村容整洁、环境优美的村庄——维古村。小村镶嵌在喀斯特峰林深处,四季常绿的中药材田园、药食同源的特色餐饮服务业、别致透明的“星空泡泡屋”、青瓦白墙加花台小景的民宿客栈……维古村中医文化底蕴深厚,中医正骨是村民的祖传技艺,治疗跌打损伤是村民的拿手绝活。于是,维古村的定位以“康养理疗”为建设主题。农户自主经营的“药膳养生馆”,用自家种植的绿色生态药食两用材质,推出黄精炖鸡、金银花炒蛋、油炸金丝皇菊、凉拌姜丝等特色农家药膳,它们不仅满足味蕾还能滋补身体,共享菜园、共享灶台更是使游客乐此不疲,游客一边大快朵颐一边大加赞赏。“中医药展览馆”则推出以“姜”为主题的浴疗、古法针灸等康养体验项目,以“蜂”为主题的养蜂、美食、亲子研学体验项目,以“花”为主题的非物质文化古法榨油等文化特色体验项目,让中医这一中华文化瑰宝为更多游客所认识和亲身体验。

云上村则成为“旅居研学”主题村。云上村,因“云上八仙坐席”的美丽传说得名。村里有青少年拓展中心、户外烧烤区、儿童游乐园、萌宠亲子体验区等,设计新颖造型时尚的“云上时光”咖啡屋,最为引人注目,是云上村的鲜明地标。年轻女子赵锡墅是“云上时光”的经营者,得知云上村将打造乡村振兴示范园,在昆明打工的她立刻回来,成为村里首批返乡创业的村民。

小龙潭村、维古村、云上村没有辜负期望,“花间赏、维古养、龙潭忆、云上住”为主题的“云上花乡”乡村振兴示范园,成为城里人向往的农旅体验地,成为各地游客趋之若鹜的旅游地。3月27日,几万人参加的“乡村旅游发展大会”在罗平召开,盛况空前。

纵观世界强国发展史,一个国家要真正强盛,必须有强大的农业作为支撑。在以产业振兴乡村经济的新时代,特色产业是乡村振兴的重中之重,乡村旅游是实现乡村振兴的重要力量、重要途径、重要引擎。罗平以文化振兴推动乡村振兴,以乡村旅游助推乡村振兴,机制创新让农民成为乡村振兴的参与者、建设者、治理者和最大受益者,功莫大焉善莫大焉,毕竟,乡村振兴归根结底是农村的振兴,乡村振兴的核心是让农民切切实实获利。

听说油菜季过后,罗平的田地里便换上小黄姜,小黄姜所需的土壤肥力,正好靠油菜的落叶养着……我对小黄姜大感兴趣,请求走访相关人士。

“油菜花海”罗平,同时享有“小黄姜之乡”的美誉。罗平是南中国小黄姜集散地,也是南中国最大的小黄姜国际交易市场,小黄姜从这里销往四十多个国家。罗平种植小黄姜的历史超过三百年,是中国知名生姜生产区和世界优质小黄姜核心产区。每年11月到次年3月,是小黄姜的销售旺季,这几个月里,罗平小黄姜国际交易市场每天人头攒动。距罗平小黄姜国际交易市场不远处,新建成的小黄姜冷链物流中心已投入使用。在辛辣又清香的小黄姜气味包围中,我采访了板桥镇最大的生姜冷库负责人吴慎宽,他告诉我,这个冷库属于民营自建,实际储存量四万吨,正在装车的一箱箱小黄姜,将发往全国各地以及越南、日本、韩国等周边国家。罗平县小黄姜深加工、精加工产业发展迅速,已开发以姜功能性为主导的调味品、食品、饮品、保健品、洗护用品、医用品六大系列近百类产品,使小黄姜产业链得到延伸,它们有一个寓意美好的名称:姜来无忧。

农村出现生机,农业开始兴旺,农民看到希望。这是我耳闻目睹的罗平现状。

曾经断裂的城乡结构,使乡村长期贫穷落后,2017年,罗平,这个历史上的“罗雄部落”,成为云南省首批、曲靖市首家“脱贫”摘帽户。建设宜居宜业和美乡村,寄托着亿万农民对美好家园和美好生活的期盼。农村最缺乏的就是组织管理人才,乡村管理运营需要专业化管理者,“云上花乡”乡村振兴示范园面向市场,创新推出“乡村CEO+经营公司+合作社+农户”模式,成立合作社代管集体资产,组建公司负责管理园区,成功引入以乡村CEO为主体的乡村经营机制,聘请懂农村、善经营、会管理的朱兴函、李洪文、李鹏林三名“乡村CEO”负责市场经营。这三个年轻人不负众望,通过他们的精心运营超常运作,今年春节期间,“云上花乡”乡村振兴示范园接待游客8万余人、创收140余万元,村民对这几个“90后”纷纷竖起大拇指。

当下,罗平的美好蓝图是“一园引领,两带并进,多片同创”,“一园”指乡村振兴示范园,“两带”指乡村振兴示范园依托九龙河、围绕多依河,“多片”指全面开花的乡村振兴综合园。一幅乡村振兴的巨大画卷,正在罗平这方热土上徐徐展开。

离开罗平的前一天,我游览了九龙河、多依河。九龙河是罗平的母亲河,徐霞客笔下“破崖急涌,势若万马之奔腾”的九龙瀑布,曾被《中国国家地理》评价为“中国最美瀑布”;一直陪同我采访的当地干部姬兴波几天来话很少,此时却突然放开嗓子唱了起来:“菜花一层层金,瀑布一片片银,金花银瀑好地方,名字叫罗平”,真是好听。多依河景区是布依族聚集的地方,河两岸则是“菜花一层层金,树木一片片绿”,美不胜收令人陶醉。在多依河边,我遇到上海游客还先生、孙女士夫妇,两口子退休后立志要游遍全国著名景点,第一站就是罗平板桥。我好奇地问他们何以知道板桥的呢,回答说是从网上看到有河北邯郸游客自驾游后,对罗平赞赏有加,便按图索骥前来。

此刻,我眼前,油菜花海蔓延天边,浓烈的鲜黄铺天盖地,怡人花香和着泥土气息,弥漫于罗平山间、田园、村舍。“儿童急走追黄蝶,飞入菜花无处寻”,嬉戏逐闹的孩童,在我眼前再现杨万里笔下的迷人情景。金色美丽的油菜花,飘香流蜜的油菜花,在建设生态中国美丽中国的新时代,在乡村振兴的新征程上,为罗平人民带来了美好幸福的生活。

罗平老百姓说: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就是这个样子的。

(作者系《人民文学》编审,曾获丰子恺散文奖、丝路散文奖、孙犁文学奖、《北京文学》奖等。)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青年作家吴佳骏最新散文集《行者孤旅》,记录多年来他在大地上的行走,将融入大自然的所思所感一一成文。这些文字多为即兴观察,即兴书写,自由本真,从中能看见一个寂寞的灵魂与天地万...

在曾经开设七十二爿半过塘行的老街的茶楼上,我点了一杯名叫“七十二爿半”的茶。推开茶楼二层临河的小木窗,一眼看到西兴古镇的过塘行码头。 长条青石铺成的码头呈阶梯状,延伸到部分沙...

家里飞来一只燕子。 是悦宝首先发现的。她在我耳边悄声说:“爸爸,你看。”她轻轻指给我,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果然看到一只燕子站在我们房间的横梁上,正聚精会神地看着我在电脑上打字...

落雨天,最惬意的事,莫过于留客闲饮茶。这亦是江南梅雨天常有的事。 留客闲饮茶,宾主列坐,案几上,几盅茶盏,丝丝微漾。这样的雨天,絮叨絮叨,谈的都是家常话、应景话。要紧的话、正...

1 我每天穿梭在城中村的大街小巷,奔波劳碌就为填饱肚皮,小心翼翼只求平安地活着。这也许就是我现在的心态。在广州城中村的“接吻楼”里,不知不觉已十年,在这“不思量,自难忘”的十...

不到南海,不知道最美有多美;不到南海,不知道自然有多神奇。 美丽的西沙,蓝色的世界。无数的岛屿礁滩,神秘的海洋生物。点点渔舟唱晚,排排海浪写谱,冲天的海鸟像高扬的指挥棒,点红...

祭司毕竟是祭司,不管别人需要他还是不需要他,不管他是二三十岁还是不止九十九岁,他都不是凡人,他都有常人所没有的敏锐。 别样吾在某一天,听一个曾曾孙说寨子上面那片废墟里住着一个...

导读 苍山下坐落着我、诗人、翻译家和摄影家的工作室。我们在各自的人生中追寻、求索、远去和归来,最终在远离平原的大理驻留,分享人类的精神史。 工作室 李达伟 1 安静的工作室被打开,...

自十多年前第一次走进山西临汾的云丘山,我就与这里的山水草木、村落洞窟结下不解之缘。每当心情浮躁,或者有什么事理不出头绪,第一个念头就是上云丘山。 同样是登山,在云丘山和别处的...

迁居山乡,我爱上了独自行走,有时顺着河流,有时沿着山径,不紧不慢,往前行走。在人迹稀少的山区,山川河流是永恒的主场,鸟兽虫鱼是不变的主角。在这自由的王国里,云舒云卷,日出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