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西湖的初次相识,始于2008年春天。

杭州以钱塘江闻名,又以西湖为第一名胜。那年的行旅记忆深刻,尤其对于西湖的初识充满着不安与兴奋。薄雾朦胧的早晨,大巴车在城市街道依此穿行。拐一个弯,眼前忽现一片烟波垂柳,宁静的水面上飘着点点红船,是怎样一幅淡彩的国画?置身其间,仿佛依然穿行于春秋吴越,波光画舫中,莫不是西施与范蠡在其中泛舟同行?

那一次旅行,有许多人生的第一。第一次踏行苏堤,几可聆听到九百多年前苏公在修堤时的振臂一呼以及万民响应。第一次远眺湖中的断桥和夕照峰上的雷峰塔,眼前顿现白衣飘飘的白娘子和耿直善良的许仙断桥相会,以及苏州医人、水漫金山情景。走进花港观鱼景点,赏玩数千尾红鱼向着游人躜动,以及水波和水草灵动的倒影。毋庸置疑,花港观鱼的水波和碧绿的青草,是我一生中最美的记忆,世上再无第二。

那次到达的又一景点,是位于西湖西北角久已仰慕的岳王庙。小学三年级时即收听过《岳飞传》,初一时又通读过《说岳全传》,对于“岳母刺字”、“枪挑小梁王”、“八百破十万”、“八大锤大闹朱仙镇”、“冤死风波亭”的故事耳熟能详。岳飞在去世21年后,宋孝宗即为其昭雪冤屈。至嘉泰四年,他又被追封为“鄂王”,“岳王庙”的称呼来历如此。

瞻仰完岳王庙主殿及其一生陈列,又到岳王墓前观瞻,在墓阙后的重门两侧,便是分列的四尊奸佞铸铁跪像,另有对联一副颇具讽刺意味:“青山有幸埋忠骨,白铁无辜铸佞臣”。岳飞一生忠肝义胆,身为武臣,仅凭一首《满江红》便展现其一生抱负雄心,令其挟此词跻身文豪之列。但英雄有泪,一代爱国英雄竟遭奸人诬陷,屈死在风波亭中。历史是公正的,终还他一个清白,岳墓前一对望柱上的对联便是最好的写照:“正邪自古同冰炭,毁誉于今判伪真。”

游罢岳王庙,第一次西湖之行便终结。此次印象深刻,却也留下许多遗憾,白堤未去,灵隐寺和雷峰塔未去,或者还有许多美丽的景点未去,何时可以再次踏湖寻梦?

偶然的冬日,再次踏上西子湖畔。这一次略有意外,却也在意料之中,或许是因为心中早已存在的执念。

那天下午到达杭州后,略有闲暇,便乘公交出行,至西湖附近的胜利剧院下车,回走几十步,再穿过一条小吃街,哦,终于又见西湖。

不过,眼前之西湖,天色略阴沉,湖色亦沉闷,唯有湖中数艘红船轰鸣前行,船后拖出水波涟漪。沿湖的北岸西行,游人寥寥,绝非十多年前的旺季,那时苏堤之上人头躜头拥挤,令无数观者怀疑人生。不过,即使是旅游淡季,可见数辆大巴在停车场穿梭。

沿西湖北岸再向西步行,是一道湖堤,以为是到达苏堤。行至堤中拱桥时,方知此这就是着名的断桥,立时又忆起白娘子和许仙千百年来的悲欢离合。桥头赫然立着一块石碑,上书有“白堤”二字,并有小字介绍,方知西湖中还有白堤。因唐代大文豪白居易曾任杭州刺史,游客经常误认为白堤为唐代着名大诗人白居易率人所筑,其实此堤的修筑与他毫无关系。白公在杭州为官时,曾在旧日钱塘门外的石涵桥附近修筑一条堤,称为白公堤,如今已经无迹可觅。今日之白堤,虽非白公所筑,却也与他有些渊源。白公曾写有一首着名的诗《钱塘湖春行》,诗中有一句:“最爱湖东行不足,绿杨荫里白沙堤”,即是指此“白堤”。因其两种传说附会,当地市民索性将白沙堤命名为“白堤”。

白堤东起断桥,经锦带桥而止于平湖秋月,全长约1公里,横亘湖上,将西湖划分为外湖和里湖,并将孤山和北山连接在一起。已是冬初,白堤东侧仍有垂柳和绿植,但外湖中只剩一片片残荷。不由遐想,若是盛夏时,此处该是怎样一副“蛙声阵阵传十里,映日荷花别样红”的景致?

由白堤南下,至孤山路,途经浙江省博物馆书画院,越西湖博物馆,便至孤山南麓的中山公园。早知孤山矮小,海拔不过几十米。原以为依山所建的公园并无二致,信步而入,却见四处绿植依旧,只是山中树叶稍稍泛黄。此时的老家的树木,早已被秋风扫尽落叶了吧?沿路前行,左侧有一座石亭,而路尽头的石壁上则刻有笔力雄健的“孤山”丹书大字,相传是宋人手迹。听身旁游客介绍,孤山的“孤”字少了一点,一般人根本不注意。亦曾向当地人询问原由,当地人笑答,西湖风景中有“三绝”之称,其一是“孤山不孤”,其二是“断桥不断”,其三是“长桥不长”。

沿刻字石壁两侧各开辟有石级,其上分立两座石亭,是30年代时杭州市民为感激南洋华侨捐款救济浙江灾民而建。由南侧拾级而上,可见一座宽大的平台,山顶则密布林木山竹,漫山遍野,绿意融融。徐徐向前。穿过一座山洞,眼前忽然一亮,在陡峭的山崖下,竟藏有一处由亭阁假山、水池曲桥构成的精美庭园。沿着石阶下至园中,仿佛置身深山谷底,园中花木亭桥及小溪布置得疏密有致,传说这里是江南园林景观的缩影。亭上一副以不同字体书写的楹联引人注目:水水山山处处明明秀秀,晴晴雨雨时时好好奇奇。此联据传为东坡先生所留,巧用叠字,顺涌倒读均成联。

辗转离开小院时,方得知,此地竟是清朝康熙年间行宫遗址。想不到古时帝王竟能于孤山方寸之地,造就如此钟灵毓秀景致。

沿孤山路过西冷桥,欲寻苏小小墓,不遇。继续前行,意外见到一座大墓,墓前碑上分明刻有“宋义士武松之墓”。哦!一见此名字,竟有如见故人之感,颇为激动。少年时,曾看过电视剧《武松》,亦曾通读《水浒传》,对武松嫉恶如仇的行事为人莫不崇拜,尤其《水浒传》中介绍说是在山东景阳岗打虎,凡人能打虎,岂不是神仙一般?看过碑文简介后,方知武松真人形象与《水浒传》中人物大相径异,西子湖畔的武松,当年生于北宋,亦是清河人氏,自小练就一身好武艺,流浪至杭州西湖之畔卖艺,被时任杭州知府高权赏识,先入官府任都头,后任提辖官,在治安方面颇有建树。数年后,高权被人诬陷退官,武松也被赶出官衙。继任者是太师蔡京之子蔡鋆,倚仗其父权势在民间为非做歹,人称“蔡虎”。后武松为民除害,设伏杀死“蔡虎”,被捕入狱,并死于狱中。“蔡虎”是“人虎”,一经施耐庵老先生演义,终变成景阳岗上的“武松打虎”,他的行侠仗义故事亦成《水浒传》中最精彩的“武十回”(《水浒传》一百二十回,武松独占十回)。

欲再前行时,天色渐晚,只能搭公交车离去。一路回顾西湖胜景,不由感慨,西湖分明也不甚大,面积估计比不上老家东北山中的尹府水库,蓄水仅仅是尹府水库的十分之一,何以为成举世着名的景点之一?无非有其悠久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以及闻名天下的西湖龙井和精致华丽的杭绸。而这现代的音乐喷泉,以及离此不远的东坡大剧院中正在上演的轻歌舞剧《白蛇》,不正是现代人们对于西湖文化崭新的补充?

是故,今日西湖,分明比数十年前之西湖更胜一步。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青年作家吴佳骏最新散文集《行者孤旅》,记录多年来他在大地上的行走,将融入大自然的所思所感一一成文。这些文字多为即兴观察,即兴书写,自由本真,从中能看见一个寂寞的灵魂与天地万...

在曾经开设七十二爿半过塘行的老街的茶楼上,我点了一杯名叫“七十二爿半”的茶。推开茶楼二层临河的小木窗,一眼看到西兴古镇的过塘行码头。 长条青石铺成的码头呈阶梯状,延伸到部分沙...

家里飞来一只燕子。 是悦宝首先发现的。她在我耳边悄声说:“爸爸,你看。”她轻轻指给我,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果然看到一只燕子站在我们房间的横梁上,正聚精会神地看着我在电脑上打字...

落雨天,最惬意的事,莫过于留客闲饮茶。这亦是江南梅雨天常有的事。 留客闲饮茶,宾主列坐,案几上,几盅茶盏,丝丝微漾。这样的雨天,絮叨絮叨,谈的都是家常话、应景话。要紧的话、正...

1 我每天穿梭在城中村的大街小巷,奔波劳碌就为填饱肚皮,小心翼翼只求平安地活着。这也许就是我现在的心态。在广州城中村的“接吻楼”里,不知不觉已十年,在这“不思量,自难忘”的十...

不到南海,不知道最美有多美;不到南海,不知道自然有多神奇。 美丽的西沙,蓝色的世界。无数的岛屿礁滩,神秘的海洋生物。点点渔舟唱晚,排排海浪写谱,冲天的海鸟像高扬的指挥棒,点红...

祭司毕竟是祭司,不管别人需要他还是不需要他,不管他是二三十岁还是不止九十九岁,他都不是凡人,他都有常人所没有的敏锐。 别样吾在某一天,听一个曾曾孙说寨子上面那片废墟里住着一个...

导读 苍山下坐落着我、诗人、翻译家和摄影家的工作室。我们在各自的人生中追寻、求索、远去和归来,最终在远离平原的大理驻留,分享人类的精神史。 工作室 李达伟 1 安静的工作室被打开,...

自十多年前第一次走进山西临汾的云丘山,我就与这里的山水草木、村落洞窟结下不解之缘。每当心情浮躁,或者有什么事理不出头绪,第一个念头就是上云丘山。 同样是登山,在云丘山和别处的...

迁居山乡,我爱上了独自行走,有时顺着河流,有时沿着山径,不紧不慢,往前行走。在人迹稀少的山区,山川河流是永恒的主场,鸟兽虫鱼是不变的主角。在这自由的王国里,云舒云卷,日出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