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每逢开春,一老一少两个推着沉重的独轮车的打铁人便会来到村子里。他们熟练地在老槐树下, 建好炉灶,支起风箱, 把铁锤、夹钳、磨石、水盆等一应家什摆放好,用铁锤在大铁砧子上敲打几下,村里人便知铁匠来了。这两个白肚手巾包头的异乡客,黝黑粗壮,话不多,仿佛是两尊雕像,听说是山东章丘人,但村里人对他们很熟悉,很友好,临近的农户经常会把自家种的菜,送给他们,他们也给村民帮了不少忙。

那时的农村生活单调, 打铁人的到来无疑成了年度新闻。 农活还不忙的乡亲们穿着臃肿的老棉袄,把开春要用的铁锨、镢头、锄头等带来修理。初春的天气乍暖还凉,但打铁的一老一少却已单衣加身。炉火熊熊,通红的火光映亮了那古铜色的脸膛。年轻的后生以悠扬的节奏拉着风箱, 肌肉凸起的粗壮臂膀好似铁打铜铸一般, 风箱忽哒忽哒地把风送进炉膛,炉火越烧越旺,腾起半尺高的火苗 ;放在火上的铁块由暗红变成通红,由通红变成刺目的翠蓝炽白。蹲在一旁眯缝着双眼观察火侯的老人忽地站起身来,将含在嘴里的烟袋飞速抽出,把烟锅在鞋底上用力一磕,麻利地别到后腰。圆睁了双目,从喉咙深处低吼出一声:“中!”,语音未落,已抄起夹钳与小锤 ,动作娴熟地夹出铁块,置于厚重的砧子上,将小锤在冒着热气的铁块上一击。早已蓄势待发的后生立即抡圆手中大锤,和着铿锵有力节奏,精准无误地砸在老人指点的地方。瞬时火星喷射, 但他们没有惧怕,老人不停地将铁块翻覆指打,后生落锤的速度越来越快,叮、当、叮、当的打铁声像清脆悠扬的古曲,回荡在了北国故乡广阔无边的天空。

经过几次捶打,一块顽铁,已经变成弧形三角样, 渐渐地,一只犁头完整地呈现出来 。此时老人先是用铁印在上面錾上自己的标记,继而夹起它投进水盆,耳朵里“哧”的一声,半空中腾起一团白色雾气,瞬间被冷风吹得无影无踪。盆中的水却还在“咕嘟咕嘟”冒出一串串晶莹的水泡儿。 之后 ,老人跨坐在长条凳上,将犁头在磨石上飞快地来回推移,去掉边边角角的毛刺后,历尽磨练的犁头做完了。 父子二人擦擦汗水,又忙活另一件零活了。

打铁是一门苦营生, 铁匠们大都过得清贫, 他们起早贪黑,走街串巷,酷暑严寒,挣着微薄的钱,中午一般吃小米干饭,由于活累,饭量都很大,临近中午,把饭锅放到火炉旁,倒上小米,过段时间就熟了, 吃饭也很简单,一般是小米加咸菜,有时临近村民或亲戚朋友送点菜。

以后,随着农业机械化的发展,小型农具逐年减少,铁匠活也逐年减少,铁匠师傅被迫转行,做了其他事情,走街串巷的铁匠淡出了人们的视线。只有大集上还能见到他们的身影。但大多是年纪偏大的老人。每次赶集,都愿意站在他们的铁匠炉旁看上几眼,因为对铁匠们有着太深的记忆和情感。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青年作家吴佳骏最新散文集《行者孤旅》,记录多年来他在大地上的行走,将融入大自然的所思所感一一成文。这些文字多为即兴观察,即兴书写,自由本真,从中能看见一个寂寞的灵魂与天地万...

在曾经开设七十二爿半过塘行的老街的茶楼上,我点了一杯名叫“七十二爿半”的茶。推开茶楼二层临河的小木窗,一眼看到西兴古镇的过塘行码头。 长条青石铺成的码头呈阶梯状,延伸到部分沙...

家里飞来一只燕子。 是悦宝首先发现的。她在我耳边悄声说:“爸爸,你看。”她轻轻指给我,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果然看到一只燕子站在我们房间的横梁上,正聚精会神地看着我在电脑上打字...

落雨天,最惬意的事,莫过于留客闲饮茶。这亦是江南梅雨天常有的事。 留客闲饮茶,宾主列坐,案几上,几盅茶盏,丝丝微漾。这样的雨天,絮叨絮叨,谈的都是家常话、应景话。要紧的话、正...

1 我每天穿梭在城中村的大街小巷,奔波劳碌就为填饱肚皮,小心翼翼只求平安地活着。这也许就是我现在的心态。在广州城中村的“接吻楼”里,不知不觉已十年,在这“不思量,自难忘”的十...

不到南海,不知道最美有多美;不到南海,不知道自然有多神奇。 美丽的西沙,蓝色的世界。无数的岛屿礁滩,神秘的海洋生物。点点渔舟唱晚,排排海浪写谱,冲天的海鸟像高扬的指挥棒,点红...

祭司毕竟是祭司,不管别人需要他还是不需要他,不管他是二三十岁还是不止九十九岁,他都不是凡人,他都有常人所没有的敏锐。 别样吾在某一天,听一个曾曾孙说寨子上面那片废墟里住着一个...

导读 苍山下坐落着我、诗人、翻译家和摄影家的工作室。我们在各自的人生中追寻、求索、远去和归来,最终在远离平原的大理驻留,分享人类的精神史。 工作室 李达伟 1 安静的工作室被打开,...

自十多年前第一次走进山西临汾的云丘山,我就与这里的山水草木、村落洞窟结下不解之缘。每当心情浮躁,或者有什么事理不出头绪,第一个念头就是上云丘山。 同样是登山,在云丘山和别处的...

迁居山乡,我爱上了独自行走,有时顺着河流,有时沿着山径,不紧不慢,往前行走。在人迹稀少的山区,山川河流是永恒的主场,鸟兽虫鱼是不变的主角。在这自由的王国里,云舒云卷,日出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