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潜意识里,在新疆五点半起床相当于在家三点半看欧冠的节奏。于是这天早上,以看欧冠的朦胧起床仪式,错过了欧冠决赛,开始了伊犁之行。

来到旅行社的时候,不到七点的样子,天隐隐的下起雨来。我不禁开始担心这次旅行能否顺利进行,难不成要在濛濛细雨中看赛湖微波涟漪么?如果真是这样,那我引以为傲的人品这次就真的弱爆了。

终于等来了大巴车,由于这次是散客拼团,所以还得去别的旅行社接游客。陆陆续续上车的都是些老爷爷老奶奶,我不禁越看心越凉,难不成真的要在濛濛细雨中跟一群老头老太太看赛湖微波涟漪么?

47人的旅行团在最后几位老爷爷老奶奶登车后宣告成立。新疆旅游的一大特色就是坐车。俗话说,不到新疆,不知中国之大;不到伊犁,不知新疆之美。第一天主要的景点是赛里木湖,一个我心目中最神圣,最美丽的湖,没有之一。出发前听旅行社的阿姨说,赛湖的草地上开遍了小黄花,美不胜收。怀着激动的心情,一路向西,一路向晴!

大巴行驶在笔直的连霍高速上,透过车窗,可以清楚的看见路旁绵延的天山。皑皑白雪终年覆盖的天山,似忠诚的守卫,护送旅人驶向远方。窗外的风景在不断的变化着,我也第一次见到了戈壁,认识了梭梭,看见了野马。旅途虽漫长,但是不枯燥,快到八点钟的时候,抵达赛里木湖!

来之前就看了很多有关赛湖的图片和游记,那是一种能把旅行者震撼到哭的绝美,无数游客为之倾倒,我也把它当作圣湖一般朝拜。有关赛湖的介绍和美景的描述,不做赘言。七堇年曾经说过“我说人生啊,如果尝过一回痛快淋漓的风景,写过一篇杜鹃啼血的文章,与一个赏心悦目的人错肩,也就够了……”如果按这个意义定义人生,那么赛湖绝对是我尝过最痛快淋漓的风景。这里素以蓝色丰富多变而闻名,一天之中,不同时间,不同角度的阳光照耀下,赛湖的色彩都是不同的。赛湖蓝的酣畅淋漓,蓝的沁人心脾,蓝的气势磅礴。草原,野花,碧水,倒影,雪山,蓝天,白云,无论哪个角度看,赛湖都呈现出一副处变不惊的大气和高山地堑湖的豪迈。

我原以为自己会像别人一样被震撼到热泪盈眶,可是当我近距离接触它时,我发现我没有。不是因为它不够美,恰恰是因为它太过壮美,使得我更加享受在这的每一分每一秒,舍不得眨眼,更舍不得以故作娇柔的姿态来欣赏它。我只是静静的感受它带给我的美好,努力记忆着这方土地带给我的玄妙经历。我拍照,挑选石子,直接饮用赛湖的水,行走在软软的草甸上,跳跃在蓝天之下湖水之上,坐在笔直而幽长的马路中间,呼吸带有一丝冰冷却清新无比的空气,驻足点将台远眺赛湖微波涟漪雪山倒影白云映湖蓝天共湖水一色,极尽赏玩之兴。我想尽我所能留住这份美好,却终在离开的那一刻发现,它早已镶嵌在我的心里,最深处的守候。

穷极半年的等待,换来的只是两个小时的停留,多少有些意犹未尽。忘不了砭骨的水温;忘不了清澈可饮的赛湖湖水;忘不了精心挑选的许愿石;忘不了寒气逼人的高山气候;忘不了阴晴两重天的玄妙景观;忘不了虔诚的在点将台许下的愿望;忘不了策马奔腾的哈萨克牧民;忘不了那份如愿以偿后却又恋恋不舍的复杂心绪。

如果说赛里木湖展现的是大自然的雄伟壮丽,那么果子沟大桥则向我们展现了人类文明与自然的完美结合。同样震撼人心,果子沟大桥的美在于它的高和险。据伍导说,大桥主体部分,光是一个桥墩就造价上亿。亲眼目睹了这份奢侈,切身感受它带来的便利,不得不说,这钱花的值了。

晚饭是在类似农家院的葡萄架下吃的,八人一桌,八菜一汤。由于饿了快一天,大家如狼似虎的抢着吃,几乎上一道菜,瞬间就光一个盘子。像我这样吃饭慢的选手都一改往日风格,饿死鬼托生一般,像个吃货一样为了饱食而奋斗着。虽然最终吃的不饱也不好,不过我很享受这个过程,很久没对食物有这么强烈的渴望了。

夜宿前到小卖部买了根笔,打算给远方的亲朋好友们写明信片,可是回到住宿的地方发现,这里没有桌子!我只能趴在床上,打开便签,一笔一划的誊写每个人的地址。

是夜,着衣入睡。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青年作家吴佳骏最新散文集《行者孤旅》,记录多年来他在大地上的行走,将融入大自然的所思所感一一成文。这些文字多为即兴观察,即兴书写,自由本真,从中能看见一个寂寞的灵魂与天地万...

在曾经开设七十二爿半过塘行的老街的茶楼上,我点了一杯名叫“七十二爿半”的茶。推开茶楼二层临河的小木窗,一眼看到西兴古镇的过塘行码头。 长条青石铺成的码头呈阶梯状,延伸到部分沙...

家里飞来一只燕子。 是悦宝首先发现的。她在我耳边悄声说:“爸爸,你看。”她轻轻指给我,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果然看到一只燕子站在我们房间的横梁上,正聚精会神地看着我在电脑上打字...

落雨天,最惬意的事,莫过于留客闲饮茶。这亦是江南梅雨天常有的事。 留客闲饮茶,宾主列坐,案几上,几盅茶盏,丝丝微漾。这样的雨天,絮叨絮叨,谈的都是家常话、应景话。要紧的话、正...

1 我每天穿梭在城中村的大街小巷,奔波劳碌就为填饱肚皮,小心翼翼只求平安地活着。这也许就是我现在的心态。在广州城中村的“接吻楼”里,不知不觉已十年,在这“不思量,自难忘”的十...

不到南海,不知道最美有多美;不到南海,不知道自然有多神奇。 美丽的西沙,蓝色的世界。无数的岛屿礁滩,神秘的海洋生物。点点渔舟唱晚,排排海浪写谱,冲天的海鸟像高扬的指挥棒,点红...

祭司毕竟是祭司,不管别人需要他还是不需要他,不管他是二三十岁还是不止九十九岁,他都不是凡人,他都有常人所没有的敏锐。 别样吾在某一天,听一个曾曾孙说寨子上面那片废墟里住着一个...

导读 苍山下坐落着我、诗人、翻译家和摄影家的工作室。我们在各自的人生中追寻、求索、远去和归来,最终在远离平原的大理驻留,分享人类的精神史。 工作室 李达伟 1 安静的工作室被打开,...

自十多年前第一次走进山西临汾的云丘山,我就与这里的山水草木、村落洞窟结下不解之缘。每当心情浮躁,或者有什么事理不出头绪,第一个念头就是上云丘山。 同样是登山,在云丘山和别处的...

迁居山乡,我爱上了独自行走,有时顺着河流,有时沿着山径,不紧不慢,往前行走。在人迹稀少的山区,山川河流是永恒的主场,鸟兽虫鱼是不变的主角。在这自由的王国里,云舒云卷,日出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