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的路上,闻此一息,我心痛无语,在晶莹的泪花中我看到了您——我的班主任张老师,今闻噩耗已过一天,学生我不能相送,写此文来表达对您的哀思。

站在人生的站台旁,望着家乡的那个方向,我似乎又看到了你当年青春的颜容,使我在泪光中回到了那个生活了六个春秋 的那道小山岗,走过那段泥泞小路以及陪伴我的花花草草,更重要的那段教学习字,教会我做人生道理的恩师您呀!

1988年的9月 ,我上了小学一年级,第一天我是在小舅带领下来到了我的当时想去而又朦胧的地方,第二天我便自行前往,当时见到的不是张老师,而是另外一个人,10天以后,一位二十七八岁的老师便融入我的视线之内。从那时起我们师生36人每日便迎朝阳而见,伴夕阳而散。在这六个光辉岁月里是我终生最为珍贵的,也是最为难忘的,如果把他比成一本书,也是我的处女作;如果说是有生以来的最想叫的第一个声音,那也是想叫她一声妈妈;如果说是我感受到的人生最美的季节,那便是我最爱的春天。因为那里有我儿时的玩伴,爱我的老师,时而哭,时而笑,在那段记忆深处珍藏下了我对老师一语说不尽的往事依依。

在那段开怀大笑的时光里, 我记下了第一字母,写下的第一个汉字,记录我人生的第一个航标;从老师身上我学到了许多说不尽的知识和享用不尽的财富。也正是在那段日子里,我便开始 燃起了我理想的火把,将来有一天也想像我的老师一样,拿着粉笔在黑板上写下属于自已的文字,看着属于自已的学生。

时隔25年了,如说分分秒秒,我仍记忆犹新 ,我上学15年光阴里,那一次是第一次 被张老师打,而且是打在手上, 老师很生气,原因是有同学告诉老师说:马喜忠说,你今日不来了,在家生小孩子,明天放假。其实这件事与我一点关系也没有,我是很冤枉的,可我也无法辨解,却得到老师的一次胖打,那一天,那一次是我做学生以来的挨第一次,也是我最后一次。打在我手上,疼在我心里,酸了我许长时间。但 我却没有恨老师,因为我知道老师根本没有时间去调查这件事情的关因后果 。这么多年以来,我常常都是在这样想着,将来有一天,上天给我时间,给我和老师单独见面的机会,我会把当年发生事情的前后对老师讲清楚 ,说明白让自已沉冤招雪。也许老师还会给我一个微笑吧!我也会岷然一笑的,面对苍天,手扶大地,在心里呼思,还不知有没有这个机会的存在的那一天的到来呀!

让我们师生两人握手微笑?

张老师是一位很严厉老师,同样也是一位可亲可敬的人,她能给人以信心,能给人以力量,让人感受到爱的温暖。

一转眼六年的小学生活即将结束了,张老师带领我们36人举办一次毕业小联欢会,记得当时没有什么特殊的现场,也没有特别人来参加我们会议,有的 只是我们师生37人而已,因为当时年纪小,而且生活在经济落的农村,没有现代化城里孩子们后天的培养,所以现场很单调,气氛很宁重。老师先唱了一首歌以做开场白吧!一个接着一个,当时的我好像是很爱唱歌的,确却的说,我是很爱记歌词,从那时起我也就成为了跑调的歌手,我 也不敢唱,只敢说。顺序排到我时,手还在不停的发抖,十分怯场低着头。张老师慢慢地走到我身边,她摸着我的头 轻声细语说:“你不会唱吧,那为什么有这么多歌词呀!” 我还是无语,“那不唱那你就把他说下来,唱最好,跑调就跑吧,用别人的歌词,唱出自已的调才是有才人呢!”我笑了,同学们也笑了,打破了当时沉默了许久的气氛,我小声地唱着,随着我旁边的同桌马上来帮忙,这一首《星星点灯》在同桌的高调中走上了高峰,也在我的曲调中,我找到了人生的信心。

人生应有理想,“理想是石,敲出星星之火;理想是火,点燃熄灭的灯;理想是灯,照亮夜行的路;理想是路,引你走到黎明。理想如珍珠,一颗缀连着一颗,贯古今,串未来,莹莹光无尽。美丽的珍珠链,历史的脊梁骨,古照今,今照来,先辈照子孙。 理想是罗盘,给船舶导引方向;理想是船舶,载着你出海远行。理想是闹钟,敲碎你的黄金梦;理想是肥皂,洗濯你的自私心”。“理想开花,桃李要结甜果;理想抽芽,榆杨会有浓阴。请乘理想之马,挥鞭从此起程,路上春色正好,天上太阳正晴”。我的老师读着,读得是那样的投入,那样有情趣,也正是那个时季节,把我带入了属于我理想世界里。

有人说,教师的队伍里几乎是没有男人,我甚为生气,因为我就想当一名像班主任老师一样的人,去教出我自已的学生来。我是在别人不理解的情况下,我在默默的做着我自已爱做的事情去了,也就从那时那地让一颗理想的种子在我心理生了根发了芽,在那个经济条件很差的时光里,是爷爷向别人要来一盒又一盒粉笔,在爷爷屋里的小花柜上书写文字,岁月在涩色中走过,柜上的花纹也漫漫地衰老渐去了,它老了,我也在成长,我在苦苦寻觅着我的理想之花,从来也没有向任何人说起,直至走向了三尺讲台那天时,才对我的第一届学生说出了我埋藏许久的秘密,同时也在想,将来有一天把这个深藏许久的往事转达给我的恩师。我没有去做,也没有想得太多,因为我知道我们师生两人相处的时日很长,交流的机会很长。有缘我们自会相见,我自会向我的恩师表白。衷心的说一声:“老师谢谢,没有当时的信心,没有当时的启迪,也就没有现在我的了”。在这25年里,我与 恩师想见甚少,好像只见过3次吧,一次是在高中住宿处,铃声响起,催我前行,打了个招手便离去了,第二次是在公交车上,她上我下又是一个无缘的开始和结束,第三次是老家公路旁,又是一个简单的告别。也许是因为我求学之因,也许又因为彼此事情太多,有太多的也许把许多真情之语隔在了时光隧道里,永远不能倾诉,有太多的也许把许多感谢藏在心间,永远不能表达。有缘不能想见,这叫有缘无份。上帝伤心了,她永远也不会再给我机会诉说当年 那段冤案,把当年那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讲诉清楚,留给自已一片绿地,一片青天。有缘不见,不会给我机会告诉她是您鼓励,才让我树立起 当一名人民教师理想,是您让我变得爱说爱笑。再也没有这个机会了……,永远……永远……

人生就是这样吧,总是在无奈中感慨太多的心酸,又总是在别人教导中留置下一点 给自已,当你站稳时,太阳已落山了;在享受春天美好时,忘记了时光,当理顺好思绪时,雪花已落满额头,想给自已留置点空白,大多都是伤心的,流血和无奈 。

恩师您走吧,走得漫漫些,别转过身去,当您36名弟子都知离去时,你再淡然随你写下的诸多文字和书香飘去,那样你才不会觉累;

恩师您走吧,走得轻松些,别有一丝牵挂,当你36名弟子都知你离去时,你再把想说的话在梦里自行传下,那样你才不会觉无依无靠;

恩师您走吧,走得浪漫些,别皱锁眉头,当百年过后,我们再聚首相依,您的弟子们会忆练达过去历史云烟,成为你心中盼望的花朵,我们一起欢歌同舞。

恩师您走吧!无论您走得有多远, 我会记得你上班路上拿着一把小花伞,穿着一双小绿靴 ,在雨行走情景,来时向北,回时向南。我会把所有铭记心间。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青年作家吴佳骏最新散文集《行者孤旅》,记录多年来他在大地上的行走,将融入大自然的所思所感一一成文。这些文字多为即兴观察,即兴书写,自由本真,从中能看见一个寂寞的灵魂与天地万...

在曾经开设七十二爿半过塘行的老街的茶楼上,我点了一杯名叫“七十二爿半”的茶。推开茶楼二层临河的小木窗,一眼看到西兴古镇的过塘行码头。 长条青石铺成的码头呈阶梯状,延伸到部分沙...

家里飞来一只燕子。 是悦宝首先发现的。她在我耳边悄声说:“爸爸,你看。”她轻轻指给我,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果然看到一只燕子站在我们房间的横梁上,正聚精会神地看着我在电脑上打字...

落雨天,最惬意的事,莫过于留客闲饮茶。这亦是江南梅雨天常有的事。 留客闲饮茶,宾主列坐,案几上,几盅茶盏,丝丝微漾。这样的雨天,絮叨絮叨,谈的都是家常话、应景话。要紧的话、正...

1 我每天穿梭在城中村的大街小巷,奔波劳碌就为填饱肚皮,小心翼翼只求平安地活着。这也许就是我现在的心态。在广州城中村的“接吻楼”里,不知不觉已十年,在这“不思量,自难忘”的十...

不到南海,不知道最美有多美;不到南海,不知道自然有多神奇。 美丽的西沙,蓝色的世界。无数的岛屿礁滩,神秘的海洋生物。点点渔舟唱晚,排排海浪写谱,冲天的海鸟像高扬的指挥棒,点红...

祭司毕竟是祭司,不管别人需要他还是不需要他,不管他是二三十岁还是不止九十九岁,他都不是凡人,他都有常人所没有的敏锐。 别样吾在某一天,听一个曾曾孙说寨子上面那片废墟里住着一个...

导读 苍山下坐落着我、诗人、翻译家和摄影家的工作室。我们在各自的人生中追寻、求索、远去和归来,最终在远离平原的大理驻留,分享人类的精神史。 工作室 李达伟 1 安静的工作室被打开,...

自十多年前第一次走进山西临汾的云丘山,我就与这里的山水草木、村落洞窟结下不解之缘。每当心情浮躁,或者有什么事理不出头绪,第一个念头就是上云丘山。 同样是登山,在云丘山和别处的...

迁居山乡,我爱上了独自行走,有时顺着河流,有时沿着山径,不紧不慢,往前行走。在人迹稀少的山区,山川河流是永恒的主场,鸟兽虫鱼是不变的主角。在这自由的王国里,云舒云卷,日出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