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秋夕,清游拟上元。”中秋夜,还是别辜负良辰美景。出去走两步?对的,走两步。

出家门,看天,天上云遮月;走到巷口,月终于穿云而出,但仍有一些云模糊着,不皎洁;走在河堤上,月已经朗照。

没有风,河堤两侧的柳树垂着发辫,静静地立着。少了鸟语,不见婀娜。有一团云在月下涌过来,我担心又要遮住月,但只是与月擦肩而过,月依然朗照。朗照的月是我的月,为我明亮,伴我独行。每个人头上都悬着一轮属于自己的月,这轮月伴着每一个人。

我们是月的部落,有月的情结。而中秋是情的一个节点。这一天,所有的情比任何时候更浓郁,在月下,人们不再压抑郁结情感。伤别的对月正怀人,“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思落谁家。”漂泊异乡的咏月思乡。“西北望乡何处是,东南见月几回圆”.人们早已烂熟于心的“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在中秋清冷的月辉下,由天涯游子读来,又别有一番幽情,更多了几分凄惶。孤独的只能“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有月相伴不寂寞还是更寂寞?天知道,只有寂寞的人自己知道。有失意的人以为拥有明月,似乎拥有天下,于是对着圆月难免口出狂言。我隐约看到红楼梦里雨村举着甄士隐的酒,对中秋一轮初升月狂呼:“天上一轮才捧出,人间万姓仰头看。”

这轮月朗朗地照着,默默地抚慰着每一颗受伤的心,看他们流泪,等他们平复。这一轮月,温馨着每一个团聚的家庭。听他们欢歌,任他们陶醉。

家家箫管,户户弦歌。“几处狂飞盏,谁家不启轩。”孔明灯也不时从东方升起,带着某一个花钱取乐或者许愿的心,红彤彤的一团摇摇地向西方飘去。爆竹声声,不绝于耳,鼓噪着让夜喧闹繁华。烟火间或迸发在高楼间,伴随着一声巨响,几声“吡啵”,璀璨后瞬息熄灭,留一阵硝烟慢慢弥散。

虽然我来得够迟,但广场依然热闹。有人忙着“近水楼台先得月”,低头看水,抬头看天。有人在水边木地板上设下帐篷,准备一夜伴月啦,这么浪漫。曲折的回廊有在椅子上或坐或躺的人,都仰着脸看月,让月的光辉覆盖面庞,贪婪于世间难有这么圣洁的轻纱。

败兴的是东南角那群带着狗来的人,讨厌得很。我一直怕狗,从来不以为养狗是有爱心或者高贵的标志。甚至觉得养狗的和狗一个德性,有什么狗就有什么狗主(怕狗人的谬论,何必当真)。巷子里,一个屠夫养了两条长不高也长不大的狗,终日狂吠乱窜,深受其害。有人不堪其扰,诉之于屠夫,那人一脸的无所谓,只用一些糊涂话来搪塞,依然人狗猖獗。现在,在广场,狗仗人势,肆无忌惮地乱窜,相互追逐求欢。狗主们聚在一起得意着狗的作为,整个是一幅人狗猖狂图。真受不了这副德行。很想上前理论一番,但理论总需要勇气,而我正缺少勇气,于是我只能很小心地避让。

终于走在廊道上,以为可以放松心情,谁知窄窄的一条道旁,椅子上坐着两个女子,牵着一条硕大的狗。狗占着道,吐着舌头,颤颤的让人害怕。我紧张得很,忍不住说一声“管好你的狗。”那俩女子却纹丝不动,任凭狗在我面前摇头吐舌。等我终于过去,一女子才发话了:“你不骚扰狗,狗就不会咬你;如果你骚扰她,它立即就会‘哇唔’一口。”狗似美女般拒绝骚扰,这真是奇闻。

赏月的心情并没有这纷扰而减退。荷叶已经翻卷泛黄,用不了多久即枯枝败叶。“留得残荷听雨声”是黛玉的话,出于李义山的词。伤美也不失为一种美。

还是抬头望天吧,天上孤月皎皎。我突然觉得,人其实是很自私很浅薄的。只在意自己的喜怒哀乐,拉着这轮月陪着自己走走停停,嬉笑哀怨,却不管月是否愿意,不想月是否孤独。有了这样的心思,不免为这轮月找起伴侣来。时时飘过的乌云显然不是,低俗而且肮脏。仔细搜寻,唯有在月的北面的一颗星。不明亮,甚至有点蒙昧的。并不靠近,也不疏远。“若即若离”如果单纯表示那颗星和这轮月的位置关系,那是最贴切的。我后来在那颗星的左边还看到一颗,眨了两下眼睛,就躲在云层里,只剩下这颗星,鲜明地表示着对月的态度。毫不嫉妒,甘做陪衬。

如果你足够明亮,那就做好一轮月,如果你甘于沉默,那就做好那颗星,坚定地伴着月,让天空不单调,让月不孤独。

可惜教学楼后面的桂花树被砍去了,不然的话,此时香气应该浓郁且随着银月的光辉弥漫。很想到故乡的平山顶,那里的天空不会有俗世的云,而且离月也最近。但现在,云低矮在半空,一团团地飘着。在我回去时,那颗星被云遮了,后来这轮月也被云遮了,都市的霓虹更炫目。

但是,我确定,在三万米高空,在团团乌云之上,有一轮月正皎洁,北面不远处那颗星仍然陪伴着月;而且在那里,有星与月的传奇故事。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奢侈”,往往是比出来的。《儒林外史》里的严监生,临死前还伸着两根指头,只因他看到油灯里点了两茎灯草,“不放心,恐费了油”,而迟迟不肯断气。尤记得旧时村里有位老农,因三个儿...

(一) “三山夹两盆”是新疆特殊地形的高度浓缩概括。山脉与盆地相间隔、相排列。盆地被高山环抱,高山为盆地筑起屏障。“三山”,最北为阿尔泰山、最南为昆仑山、中间为天山山脉;“两...

它是一串绿,一头扎进钢筋水泥的森林中。 必得是绿皮火车,车头是绿的,车尾是绿的,一节节车厢也是绿的。它总得有12节车厢吧,或许更长,从城市的外围,缓慢地驶入。一只从高空飞过的大...

一 早春的杭州,多雨。惊蛰这天,雨淅淅沥沥下了一整天。 短视频平台上,有不少关于“惊蛰”的短片。管升声的这一条显得有些独特——它是“无声”的。 头戴黑色鸭舌帽,穿一件红色卫衣,...

吴文君,作品散见于《收获》《上海文学》《大家》《江南》《芙蓉》等刊,出版小说集《红马》《去圣伯多禄的路上》、随笔集《时间中的铁如意》等。现居浙江。 一 生命最后一年,马克·罗斯...

踏上重庆的土地,感受山城的风土人情、历史文化,心情非常激动。这是我第一次来到重庆。作为一名在中国长大、读书的俄罗斯人,之前我对重庆的了解,仅限于知道这里有一所和我的母校南开...

一 眼前有关,名曰桐木,巍然立于海拔千米处,睥睨着如海的层峦叠嶂。若安在别处,也许稀松寻常,却在闽赣交界处为武夷山把门,让门内众生万象隐于市,静于心,雅于境,就别有一番风味了...

长信宫灯 灯的最后一位主人叫窦绾,名字妩媚温柔。我想象她应是生着晶莹的脸庞和浓黑的长发,如同古诗中“青云教绾头上髻,明月与作耳边珰”的女子。那年外出访古,特意去了河北满城的陵...

初夏的朱湖,已经有盛夏的趋势。太阳灼热,阳光晃得眼睛像瞄准靶心的姿势,而且,晒得春天刚长出来的嫩草,散发出草叶清新的味道,恍惚间我们像回到了小时候的大市乡村。呵,这是一种成...

我站在法喜寺外的石桥边,目光穿过浓荫,仰望万千火云翻涌变幻,空中激战正酣,犹如上演一场天神斗法。我已站在此处很久,静静等待着一个时刻。这会儿城市里的人正高高举起镜头,恨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