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最东端,长江从这里流出,直奔东海,自西向东有三个大的峡谷,这就是三峡了。其中,瞿塘峡在重庆境内,巫峡从重庆开始进入湖北到西陵峡。三峡高山对峙,最窄处不足百米。两岸崖壁陡峭,素有“万峰磅礴一江通,锁钥荆襄气势雄”之称。

三峡水利工程枢纽完成后,整个三峡成了库区。大宁河与长江交汇处形成了10平方公里的高峡平湖景观,毛主席“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平湖”的构想变成了现实。

以巫山云雨闻名于世的重庆市巫山县,位于长江三峡库区腹心,有“渝东门户”之称。巫山,春秋战国时期为巫郡,秦汉改郡为县,距今近2300年。经过千年风霜的洗礼,现今的巫山县已摇身变为一座现代化都城,走在巫山县城街头,高楼林立,江边主干道上,可见一座座雕像,那就是十巫雕像。巫文化是巴渝文化中最古老的文化之一,巫山是中国古代巫文化的中心。《山海经·大荒西经》中有载:“有灵山,巫咸、巫即、巫盼、巫彭、巫姑、巫真、巫礼、巫抵、巫谢、巫罗十巫,从此升降,百药爰在”。此书中描写十巫在灵山的活动。灵山即指巫山。

来到此处的人,都虔诚地上前抚摸雕像,祈望达成心愿。时间久了,明亮圆润的石像仿佛浸染了灵性,他们端庄肃穆,从容笃定,抚慰人们的心灵,给人以温暖和勇气。

巫姑是十巫中唯一的女性巫师,据说巫姑是炎帝的小女儿,名叫瑶姬,有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巫姑的降临,恰似黑夜划破黎明的星辰,使万物复苏,民间呈现一片蓬勃生机。

巫姑也是巴渝文化传说中的盐水女神,在巴渝地区流传着许多美丽的故事。她不仅善事鬼神,而且非常勤劳。巫姑曾帮助大禹治理江河,大禹功成名就之后,她来到大宁河边的宝源山下,带领民众在山中的天然盐泉中研制食盐。巫姑济世救人、关心民众,经过日晒,火煮等诸多方法的不懈探索,终使白花花的巫盐在大昌古镇诞生。因此,巫姑被人们誉为大宁河畔的“盐河女神”。

大昌古镇在小三峡峡口,是三峡地区唯一保存完整的古城。由于三峡工程蓄水,古镇原迹全部沉寂于大宁河水下。现在的大昌古镇属于整体搬迁。在古镇的石梯坎上,我们碰到一群背盐的盐工,哼着号子艰难地向上爬坡。这虽然是一个文化演出,却是历史的一种再现,从而印证了这里曾经是产盐之地。

巫姑发明了盐之后,就用盐水腌制腊肉、腊肠、腊鸡、腊蹄花。用红松枝熏制而成的腊肉,切开之后,呈现出令人垂涎三尺的玫瑰色。晶莹剔透,香味扑鼻,口感美妙。

来到古镇当晚,我们就在一家店里品尝了这些美味。各式腊味摆了满桌,众人争相大快朵颐,唇齿生香,青梅熏酒,味蕾上立刻绽放出奇思妙想。这满桌美味都拜巫姑所赐,想来这位巫姑实在是可爱,她既神通广大,又如此接地气。原来她早已深谙这样的道理:人间烟火味,最抚世人心。

走出门来,大雾弥漫,将我们团团罩住。云雾缭绕间,偶尔有女子轻笑着走过,裙袂飘飘,恍惚间竟然分不清是人间还是仙境。正应了那句古诗: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其实,巫山的这个“巫”字非常有趣。上面一横,代表天;下面一横,代表地。左面一人,是死人;右面一人,是活人。中间一竖,是接通天地之间的通道。什么样的人既可以上天入地,又可以在死人(阴间)和活人(阳间)之间穿梭?当然是巫师喽。

古代巫医是合一的,医字或作“毉”,巫在医下,巫师用天帝百药园圃中的神药延续伤者的阳寿,祛除疾病痛苦,净化心灵。他们是沟通神、人的圣者,其中蕴含着祖先期望与天地沟通的美好愿望和梦想。在巫文化十分盛行的年代,人们的生老病死、祈福祭祀,都要找巫师帮助,即使是皇上也抵不过巫师的一句话。人们对巫师的敬仰,都包含在对美好生活的期待中了。

巫峡两岸,有十二峰,尤以神女峰最为俏丽。神女峰又称望霞峰、美人峰,位于海拔900多米的山岗上,高约6.4米,因一侧矗立着一个人形般的石柱,宛如一位亭亭少女,因此被称为神女峰。站在对岸,望那神女峰若隐若现,奇妙无比。

如果你在深秋来巫山,那时的巫山就迎来最璀璨的景象。三峡两岸,满山红叶,层林尽染,斑斓壮观,以神女峰、净坛峰、飞凤峰红叶为代表,集中连片的10万余亩红叶,遍布整个长江三峡流域,如同一幅仙境般的画卷,蔓延开去,美不胜收。

而巫山的仙,就藏在以神女峰为代表的群山之中。神女峰的闻名,不仅是她形态酷似少女,更源自她丰厚的历史文化,楚国辞赋家宋玉曾作《神女赋》的传说,为这位美丽的神女蒙上一面神秘的面纱。战国末年,楚襄王与宠臣宋玉来到巫山狩猎游玩,楚王远眺群山,忽觉神女峰周围云气缭绕,状如峰峦,升腾直上,还未细看,云雾又变了模样,顷刻间千变万化。

楚襄王非常吃惊于眼前的景象,向宋玉询问:“这是什么云气?”宋玉回答:“这就是所说的朝云。从前先王曾巡游到此,当时,他感到疲惫,于是就小睡了一会儿。先王做了一个梦,梦中遇见一位女子,女子说:‘我是巫山之女,高唐之客,听说大王游览高唐观,愿为你侍寝’。临别,神女说:‘妾在巫山之阳,高丘之阻,旦为朝云,暮为行雨。朝朝辞暮,阳台之下。’楚怀王睡醒之后,急忙出门观看,果真如神女所说,神女峰处的云彩,层层叠叠,她出现时如茂盛挺拔的青松,忽然间,显出靓丽婀娜的姿容,随即变成了温柔的雨滴,云清雾散,来去无影,变幻多端。临走时,先王愈发留恋巫山神女,于是命人在此修建了神女庙,封号朝云。‘巫山云雨’的典故由此而来。”

有人说,楚怀王所梦为假,意为解释自己的好色淫意,其实不敢苟同,巫山风光之美譬如妙龄女子,孰人不爱,谁人不疼呢?

神女山下,不能错过的自然是神女溪,它仍保存较好的原始自然风光。神女溪位于长江南岸,发源于巫山县的官渡镇。当地人又称神女溪为“美人溪”,溪长15公里,由于水面湍急、溪浅道窄,其中有10公里为人迹罕至的原始山谷。

三峡因水库调度引起水位变动,每年周期性的水位涨落,在145米至175米之间,一段湿地生态和陆地生态系统交替过渡,成为消落带。由于短时间内的水涨水落,使两岸水土流失,形成了库区生态的脆弱区。为此,“大地文心”生态文学作家采风团专门乘船进入小三峡,考察了消落带现状。

为了防止水土流失,巫山人开始在库区种植一种果树,叫脆李树。脆李树生长在岸边,成片成林。在脆李花开放的时候,三峡岸边的李花和巫山的云雨连成一片,云成粉白,花为粉红,成了“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的最新注解。

在巫山脆李成熟的季节,那些脆李碧绿成玉,神秘地隐藏在绿树成荫的云雾中,让你产生果子还没有成熟的错觉,这却骗过了鸟儿,让已经成熟的脆李在采摘季还能完好无缺。

当你品尝那些脆李时,清脆多汁,酸甜可口,让人满口生津。在国内李品类比赛中,巫山脆李连续多年蝉联全国第一,荣获“中华名果”“中国气候好产品”称号,享誉全国。巫山脆李每一颗都自然甜美,保持本源的滋味。

食上巫山的脆李,尝过巫山的烤鱼,还要讲讲巫山的城市变化。以前,巫山因为自然地势原因水路发达,陆路交通比较落后,但随着持续完善的基础设施,城乡道路的铺展,新城区路网成型,全面联通的巫山高铁站、巫山机场,新能源汽车加快普及,巫山再也不会因为时间与距离,阻隔了人们对美景、美食的向往了。

现在的巫山美城,绿水青山环绕,高达40%的城市绿化率,成就了巫山“中国天然氧吧”的美称。天然的地理格局和得天独厚的养生条件,使之成为最适合人类疗养的美妙所在,于是,巫山云雨康养小镇由此诞生并落地实施,规划以生态保护、低碳、自然等要素设计的“一带三心三组团”康养小镇布局,实现与大景区、大三峡有效衔接。同时,与打造“世界级旅游目的地、高品质国际康养度假区”的全县整体定位高度吻合。

曾经李白云游到此,作下千古名句“昨夜巫山下,猿声梦里长”,可见李诗仙对于巫山美景、巫山生活的流连忘返。而今三峡工程建设,县城整体搬迁,巫山人民对于家的情怀也如猿声在梦中久久难以平复,这股情怀在变化和重建中新生。这里存载的记忆不会随着流淌的江水而埋没,也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失。记忆将以毫厘为印记,以江水为载体,牢牢刻在重生之城上。

巫山的三峡之光,巫山的古镇,巫山的湿地,巫山人对于进步的渴望,对于文明的尊重,都将以新的方式,新的面貌向世界展现。巫山人的多情,巫山人的有义,以及独属于巫山人的文化底蕴,也正被世界看见并赞美。

巫山,正是人们追求的诗与远方。

巫山,也正是人们“择一城终老,爱一人白首”的地方。

【作家简介:张者,中国作协小说创委会委员,重庆作协副主席,一级作家。出版长篇小说大学三部曲《桃李》《桃花》《桃夭》,长篇小说《零炮楼》《老风口》,中篇小说集《朝着鲜花去》《或者张者》《山前该有一棵树》,散文集《文化自白书》等。作品曾被各种文学选刊转载,并多次登上文学年度排行榜,2022年《山前该有一棵树》获得第八届鲁迅文学奖。 】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春天,正是赏花踏青的好时节。这个春天,观鸟吟诗成了宁夏石嘴山的新景观。 近两年,石嘴山一带的鸟儿越来越多。我值班的场站有阔大的落地窗。工作间隙,偶一抬头,就看见院子地面落着密...

一 我在挂历上看见西欧19世纪末象征派画家莱昂·弗雷德里克的油画作品《冰河·急流》。画中人类从遥远的洪荒时代逐浪而来。一嘟噜,一嘟噜,形成一条美丽的涌带。生命在水中,一切朗照在澄...

这两天下雨,我隔着窗往外看,雨声淅淅沥沥地滴在墙角刚刚冒出绿叶的枇杷树上,毛茸茸的窄窄长长的叶子承接不住,雨滴便快速落到地里。庭院里原本是铺了草皮的,但因为最近疏于打理,长...

看日本女摄影师石内都的照片时,我总想起我的母亲。 石内都拍摄中老年女人身体上的伤疤与纹路,我仿佛看到母亲肚子上因剖腹产留下的刀痕,赘肉使其对折进去,把松松的皮层往上拉,才能看...

朋友来访时捎给我份随手礼,让我眼前为之一亮。不为礼物本身,一包鸡蛋饼,在物质充盈的年月,不再是耀眼的存在。 吸睛的是食品的外包装。包装设计别出心裁,与当前大部分产品外包装光鲜...

春天从立春开始?当然没有错。这时候的“春”已经站“立”起来让人看得见了。春字“从草从日”,本质属“阳”。古人认为,阴阳相生,冬至是阴的极致,也就是阳的开始。“天时人事日相催...

今天,吉安人喊出一句吉安文旅新口号:红井冈·金庐陵·美吉安。 吉安,红得耀眼。毛泽东等人曾率领工农红军九打吉安,写下“十万工农下吉安”的豪迈诗篇。吉安,有着5万多名革命烈士、...

叶浅韵,云南宣威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第六届主席团成员。作品发表于《人民文学》《十月》《中国作家》《北京文学》《散文海外版》等,获十月文学奖、冰心散文奖、...

捧甖承槽,衔杯漱醪;奋髯踑踞,枕麴藉糟;无思无虑,其乐陶陶。——刘伶《酒德颂》 三十岁前,滴酒不沾,不知酒味,这是我得意的。喝酒是奢侈事,在盛世喝酒,未免浪费。如果生逢乱世,...

我爱江花,尤其是父母双双魂归长江后,我更爱江花。总是有事无事时,会不由自主地走到武昌江滩,坐在水边的鹅卵石上,发呆地望着长江、汉江交汇的龙王庙处,江汉朝宗,“滚滚烟波归大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