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有八大菜系之说,分别是川菜、粤菜、鲁菜、苏菜、浙菜、闽菜、徽菜、湘菜。在北京,这八大菜系都有正宗地道的代表。

清末民初,北京人追捧的餐饮业八大楼,主营都是鲁菜。八大楼之首的东兴楼,更是深受喜爱。鲁迅曾在日记里写道:午后胡适之至部,晚同至东安市场一行,又往东兴楼应郁达夫招饮,酒半即归。后来,鲁迅还去过东兴楼,且对东兴楼的酱爆鸡丁很是喜爱。

川菜,最家常的是建于1950年的峨嵋酒家,京剧大师梅兰芳亲题的牌匾,其宫保鸡丁是一绝。东直门交通枢纽往东几百米也有家川菜馆,主营盐帮菜,味道正宗,不过特色菜——兔头,需要提前预订,否则可能会跑空。

北京饭店开国第一宴就是淮扬菜,正宗浙菜。浙菜的代表还有咸亨酒店。当年,鲁迅的堂叔周仲翔等在绍兴城内的都昌坊口开设了一家咸亨酒店,后因鲁迅先生在《孔乙己》《风波》《明天》等著名小说中,都把这家酒店作为重要背景,使之名扬海内外,成为了浙江菜的老字号。现在,北京各个区几乎都有分号,经典菜系是醉虾,鲜、美、绝。

近几年,湘菜在北京竞争激烈,湘爱餐厅算是冲出的一匹“黑马”。花园式风格设计、口味精致,招牌菜是洞庭湖蒸鱼头,鱼头百分百是从洞庭湖空运而来,无添加的鱼肉嫩滑细腻,汤汁的麻辣鲜香。不足是价格略贵,鱼头制作时间也偏长。

粤菜具有鲜、嫩、爽、滑、浓等特点,但纵观各大菜系价格,也是价格较为昂贵的菜系,不宜寻常宴请小聚。

如果问北京味道属于哪种菜系,还真不好说。有人说北京味道是北京烤鸭的味道,是驴打滚、艾窝窝、豆汁焦圈、冰糖葫芦的味道。已故的北京电影制片厂老演员李健,可能会说是记忆里夏日冰碗的味道。

冰碗曾是什刹海荷花市场特有的应时消夏鲜品。把白花藕切片、去芯鲜莲蓬子、鲜菱角、芡实四样掺在一起,谓之“河鲜儿”,在小碗底垫上天然冰的小碎块,上边放上“河鲜儿”,撒上白糖,就称之为冰碗。

《天桥杂咏记》中有这样的描述:“六月炎威暑气蒸,擎来一碗水晶冰。碧荷衬出清新果,顿觉清凉五内生。”

很多在北京工作生活的年轻人,喜欢到簋街小聚。夜晚的簋街灯影闪烁,各店堂内都是觥筹交错,一条街的空气中弥漫一种属于夜晚的味道,属于年轻人的味道,属于那种南北通融东西交汇的味道。

不想吃中餐,想吃西餐,北京有吗?朋友说,法餐有三宝,鹅肝、松露、鱼子酱,而这三样在北京的法国菜餐厅都可以享用到,且味道纯正,堪比法国国内。坐落于云霄路的福楼法餐厅就是最有特色的一家,曾一度是北京法餐首席,即便现在法餐越来越多,福楼法不再鹤立鸡群之势,实力仍不可小觑。

至于经典意菜,从亮马桥使馆区的白领地域到北京金融街丽思卡尔顿酒店的国际高级商业区,再到西城区阜成门外大街甲9号国宾酒店2层的平民化地段,都可见意餐厅,人人可享。

很多喜欢姜文电影的观众对其导演处女作《阳光灿烂的日子》中提到的老莫餐厅念念不忘。老莫即位于西直门外大街、毗邻北京动物园的莫斯科餐厅,1954年开业,是俄餐本土化落地最早的一家餐厅。当年,要凭专门的餐票才能进来就餐,能进里面吃饭那是一种“范儿”。

如今老莫已经盛名不再,现在的北京城也不是彼时的北京城了,那时候老莫的西餐一枝独秀,现在西餐可谓遍地开花。

北京海淀区玉渊潭南路有一家乌克兰特色的西餐厅——北京基辅罗斯餐厅总店,建店超过20年,已然成为我们了解乌克兰文化的一个最重要的窗口。乌克兰本土硝烟弥漫的时候,很多北京食客纷纷聚集餐厅里,或吃饭或探望,向乌克兰人民传达最淳朴的中国情谊。

说了那么多,又有友人来京,戏言要吃地道北京味道。我有点犯难,他所说的北京味道该是哪种味道呢?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春天,正是赏花踏青的好时节。这个春天,观鸟吟诗成了宁夏石嘴山的新景观。 近两年,石嘴山一带的鸟儿越来越多。我值班的场站有阔大的落地窗。工作间隙,偶一抬头,就看见院子地面落着密...

一 我在挂历上看见西欧19世纪末象征派画家莱昂·弗雷德里克的油画作品《冰河·急流》。画中人类从遥远的洪荒时代逐浪而来。一嘟噜,一嘟噜,形成一条美丽的涌带。生命在水中,一切朗照在澄...

这两天下雨,我隔着窗往外看,雨声淅淅沥沥地滴在墙角刚刚冒出绿叶的枇杷树上,毛茸茸的窄窄长长的叶子承接不住,雨滴便快速落到地里。庭院里原本是铺了草皮的,但因为最近疏于打理,长...

看日本女摄影师石内都的照片时,我总想起我的母亲。 石内都拍摄中老年女人身体上的伤疤与纹路,我仿佛看到母亲肚子上因剖腹产留下的刀痕,赘肉使其对折进去,把松松的皮层往上拉,才能看...

朋友来访时捎给我份随手礼,让我眼前为之一亮。不为礼物本身,一包鸡蛋饼,在物质充盈的年月,不再是耀眼的存在。 吸睛的是食品的外包装。包装设计别出心裁,与当前大部分产品外包装光鲜...

春天从立春开始?当然没有错。这时候的“春”已经站“立”起来让人看得见了。春字“从草从日”,本质属“阳”。古人认为,阴阳相生,冬至是阴的极致,也就是阳的开始。“天时人事日相催...

今天,吉安人喊出一句吉安文旅新口号:红井冈·金庐陵·美吉安。 吉安,红得耀眼。毛泽东等人曾率领工农红军九打吉安,写下“十万工农下吉安”的豪迈诗篇。吉安,有着5万多名革命烈士、...

叶浅韵,云南宣威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第六届主席团成员。作品发表于《人民文学》《十月》《中国作家》《北京文学》《散文海外版》等,获十月文学奖、冰心散文奖、...

捧甖承槽,衔杯漱醪;奋髯踑踞,枕麴藉糟;无思无虑,其乐陶陶。——刘伶《酒德颂》 三十岁前,滴酒不沾,不知酒味,这是我得意的。喝酒是奢侈事,在盛世喝酒,未免浪费。如果生逢乱世,...

我爱江花,尤其是父母双双魂归长江后,我更爱江花。总是有事无事时,会不由自主地走到武昌江滩,坐在水边的鹅卵石上,发呆地望着长江、汉江交汇的龙王庙处,江汉朝宗,“滚滚烟波归大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