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份再美味的食物,每天吃也会变得索然无味;一个再美丽的地方,每天待着也会变得平淡无奇;一个再漂亮的女人,每天看着也会让人视觉疲倦,这应该就是人们常说的审美疲劳。

女性爱装扮自己,喜欢买新衣、换发型、化美妆……希望给爱人保留或延长新鲜感。

但美好的青春、美丽的容颜会在岁月中慢慢流逝,时间不会袒护任何一个人,无论曾经的我们多么美丽,都熬不过时光在我们脸上刻下的痕迹。能够让对方不审美疲劳,不仅仅是靠你的外貌,更重要的是你的性格、修养、内涵、独立的人格以及健康的心灵……

47岁的范姐,美丽、温柔、优雅、知性,家庭幸福美满。范姐有自己的事业,她努力工作,认真生活,每天6点半起床练字、朗诵,晚上练瑜伽、跑步,平日里喜欢研究茶艺、钻研厨艺、学唱民歌,还经常参加社交礼仪培训、心理咨询师培训、家庭教育培训等专题培训。

这些年,范姐一直在学习的路上,自律地锻炼身体,用心地经营自己,她内心丰盈,精神焕发,热忱满满。她说,希望自己可以一直保持最佳的状态,既是为了爱人,更是为了自己。她说,当我自己喜欢、满意自己的时候,身边的人才会更喜欢、更欣赏自己。每天神采奕奕的范姐,用灿烂的笑容感染着身边的每一位朋友。因为好学、自律、不将就,范姐才会被岁月温柔以待,才会让人如此喜爱!

生活中我们所面对的本就是一个变化的时间和空间,跳动的脉搏,流动的空气,变换的四季,我们鲜活的生命,是需要外部世界不断给予新希望和新力量的鼓舞,这是人本能的生命渴求。

我们不要害怕对方的审美疲劳,喜新厌旧是人之本性,应坦然面对。但我们可以在岁月的长河里,慢慢修炼、完善自己的内在,充实、丰盈自己的内心,认真经营好自己,或许这才是让对方不会审美疲劳的最佳良方。

作为新时代女性,不要总想着改变外表去吸引对方。最重要的是改变自己的内在,要有一颗勇于探索新事物的心和汲取新知识的能力,林语堂曾说:“读书的人和不读书的人,连颜值都差很多,既然芳华终归被时间带走,那就让求知欲成为你美丽最好的补品。”爱阅读、爱学习的女人,自带气质与风骨。腹有诗书气自华,那份笔墨浸染出的气质,是女人最好的化妆品,女人漂亮的外表是短暂的,唯有用知识和涵养修饰自己才能美丽一生。

作为新时代女性,要加强锻炼,保持自律。我们每天担心着年华老去,殊不知岁月从不会放过任何人。我们所看见的所有美丽精致的背后,都有苦行僧一般的自律。我们选择用自律来投资自己,还是选择用放纵来透支自己,在多年以后,将给我们带来截然不同的结局。从今天起,少一点放纵,多一点自律,让自己的充满活力,透着阳光,昂首自信。

作为新时代女性,一定要拥有一个人也能把生活过好的能力。《喜剧之王》里,周星驰的一句“我养你啊!”让无数人感动落泪。可在现实中,当你真正放弃自己生存的本领,依靠他人而生,往往都是不幸福的。自己能够给自己好生活的女人,是有足够的能力去收拾残局的,也可以保证在遭遇对方“审美疲劳”和感情变故时不必因困窘而丢失了尊严。女人经济独立、灵魂独立、人格独立,就有选择的资本和底气。

作为新时代女性,不必被世俗的眼光所桎梏,不必在意流言蜚语。每一天都是生活的馈赠,每一分钟,都要为自己活得精彩绚烂。懂得爱自己,才是对生活最好的回馈,也是对自己最好的交代。要懂得取悦自己,当我们开始取悦自己,美好的生活才会来拥抱我们。人这一生,没有什么比忠于自己更重要,善于经营自己、热爱生活的女人,无论在哪个年纪,都能拥有无限的可能。

作为新时代女性,我们的价值不仅仅是在爱人、在家庭中体现,还在朋友、事业、社会、生活点滴中体现。关注时事、关心社会、接近人文……无论处于什么年纪,都拥有求知的好习惯。看电影、常旅行、了解最新资讯、学一门乐器……用你喜欢的方式充实自己,不断地提升自己的知识面和能力,开阔自己的视野,无限放大自己的价值。

新时代的我们,内心永远都要有源源不断的能量涌出,充满活力,饱含深情,姿态万千,自信优雅,坦荡自在……我们丰富的生活、丰盈的内心、常学常新的能力,才会让我们永远闪闪发光、明亮动人,即使斜阳从山顶徐徐滑落,也是金丝万缕、绽放光芒、魅力无限!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我蹲下来,抬手擦去儿子脸上的泪珠,嘴里不断重复着:不怕,好儿子,乖宝宝,是妈妈,不怕……我捧起他的脸,亲吻着,一滴一滴吻走他脸上冰凉的泪珠,一寸寸吻热他冰凉的脸蛋。我把他抱...

兴安兄是个有趣的人。跨界得很。本职是编辑,也写散文和评论,歌唱得很不错,我怀疑他也很会跳舞——因他是蒙古族,这推论就有着天然的合理性。他还会画画,画马尤其好。书画同源,他字...

芦花 名声远逊于李白、杜甫的唐代诗人雍裕之有《芦花》一诗传世: 夹岸复连沙,枝枝摇浪花。 月明浑似雪,无处认渔家。 我记忆中的崇明岛,除了农田和农家之外,便是一片又一片苍茫的大芦...

赵瑜,已出版长篇小说《六十七个词》《女导游》等六部,散文随笔集《小闲事:恋爱中的鲁迅》《一碗面里的乡愁》等多部,有作品获杜甫文学奖、华语青年作家奖。 我的大地,我的黄河(节选...

有一日,闲翻人民文学出版社“四大名著珍藏版”《红楼梦》,读到第二十二回,元春让太监送来灯谜奖品,猜中的人每人一个宫制诗筒、一柄茶筅。过去没留意,这次突然注意到261页下面“茶筅...

十年前,我还在浙江衢州生活。立夏前一天,雨稀里哗啦下了一白天。傍晚雨停,我和好友驱车前往药王山。一路空气闻起来甜滋滋的,满目青翠欲滴,十分养眼。 傍晚的药王山,很是安静。车轮...

也就那一刻,我知道了它的大名,竟是老早就在书中认识的芨芨草。一页一页翻过去,字里行间刮着风,名字的身影飘飘的。它们有的就长在路边,要搭车似的,更像是表示友好,向我们招手致意...

由于天气原因,回上海的航班在跑道边等了两个半小时,在机舱里喝了水、吃了饭,写了首打油诗消遣消遣:“泼天豪雨惊雷炸,冰雹砸坑赛梨大,骑楼下面笃定坐,狼吞虎咽红米肠。”对,那几...

在浩瀚的洞庭湖畔,有一块神奇的土地叫屈原农场,汨罗江流经此地。每年冬天,成群的天鹅、白鹤、野鸭等候鸟沿着遥远的迁徙路线,聚集在此。一群群洁白的天鹅栖息在东古湖,它们时而扇动...

今个寒假的一天,偶发踏青的愿望,央求友人陪我到过去工作过的地方去看一看,我们是从这个起点,和着青春一同走过来的人,那里有过她婚姻的伤痛,所以很难求得动她。记忆中的拉地,那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