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像人一样,草本的,木本的,都有属于自己的名字。花团锦簇,姹紫嫣红,是花的颜值,也是花的体温,共同构成了一个芬芳的世界。一旦它们在香樟簇拥的钓源古道,或在巷陌的转角之间交集、汇合,就形成了四季生发的花径,蜿蜒、隐秘。

香樟,吉安的市树。在钓源,香樟就有了“祖树”的意味。包裹着村庄的两万多棵香樟中,有一棵特别醒目,它就耸立在钓源先祖欧阳弘的墓旁。欧阳弘与北宋文宗欧阳修同宗,他于唐代末年在钓源开基建村。至今在村里聚族而居的,依然是与欧阳修同宗的后裔。

以家乡引以为豪的当属欧阳修。彼时,欧阳修在安徽滁州任太守,他在《醉翁亭记》中不忘“自报家门”,“太守谓谁?庐陵欧阳修也”,贴上地理标签。古称的庐陵,即如今的吉安。欧阳修诗词中展现一片饮酒赏梅、莳花弄草、筑篱种菊的原野,这样的原野,是属于欧阳修的,也是属于钓源古村的。

钓源的先人沿庄山、渭河建设村舍、栽植花木、挖塘凿井、搭建廊桥,是寻求与一方山水的自然呼应。千年之后,曾经店铺、茶楼、酒肆连街的钓源,还是经不住时光的纠缠,陷入了沉寂。我到钓源这天,看到年久失修的民居、祠堂,正在借助乡村振兴的力量进行修葺、翻新,进入打造“新农业、新服务、新家园”的乡村模式。不过,还是在村中的文忠公祠,以及祠堂门口的旗杆石上,找到了钓源欧阳一族读书入仕的路径——“父子登科,兄弟连科”,成为村人围炉夜话的记忆,永远的荣光。无论在文忠公祠、忠节第,还是广公书舍、香章书院,我依然能够感受到钓源古韵的悠然,以及村人崇尚耕读传家的民风。

只要有香樟垂柏在,钓源村的历史风华就不可能被后世遗忘。

与修葺古建的民间艺人一样,吉安烙画非遗传承人梁顺把画架支在深巷老屋,用烙铁在木板上一勾一勒地创作。他运烙技巧娴熟,好比运笔皴染于宣纸,一一呈现的是钓源门楼、山墙、院落、窗棂、古树、花径。他的烙画作品烟熏般的色调,恰恰体现了古村的质感,还有烟火气息。

烙画作品中的观照,是否是留存古村风貌的一种方式呢?

报春与腊梅竞枝,樱花与杏花交接,如同钓源花事绽放出春的序曲。一年四季,生长在钓源古村的柚花、香樟花、鼠尾巴花、无尽夏、蓝雪花、桂花、迷迭花、马缨丹,与樱花、杏花一起,组合了村庄的十二月花事。一个月,一种花,一个主题,好比花辞小令。是看得见摸得着的花,其花语又超出了花本身。它们,或属于临溪映川、春蛙秋蝉、空山新雨,又或属于池塘荷韵、蕉林听雨、雪爪鸿泥、松风煮茗。

钓源村通往湖南和云南、贵州方向的长安古道,只延伸在民间的口述史里了。那嘚嘚嗒嗒的马蹄声,也早已如风般远去。留下的,是香樟叶子的新绿,以及水洗的天空。我有意避开人流,一个人静静地走。阳光闪烁,树影婆娑。光影与花草,很容易让人产生幻觉,迷离的幻觉。路边的车前草、马鞭草,还有不知名的花儿,成丛成簇,也一畦畦地顺着坡势生长,它们陪伴着我,向着古村山野芬芳的秘境前行。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我蹲下来,抬手擦去儿子脸上的泪珠,嘴里不断重复着:不怕,好儿子,乖宝宝,是妈妈,不怕……我捧起他的脸,亲吻着,一滴一滴吻走他脸上冰凉的泪珠,一寸寸吻热他冰凉的脸蛋。我把他抱...

兴安兄是个有趣的人。跨界得很。本职是编辑,也写散文和评论,歌唱得很不错,我怀疑他也很会跳舞——因他是蒙古族,这推论就有着天然的合理性。他还会画画,画马尤其好。书画同源,他字...

芦花 名声远逊于李白、杜甫的唐代诗人雍裕之有《芦花》一诗传世: 夹岸复连沙,枝枝摇浪花。 月明浑似雪,无处认渔家。 我记忆中的崇明岛,除了农田和农家之外,便是一片又一片苍茫的大芦...

赵瑜,已出版长篇小说《六十七个词》《女导游》等六部,散文随笔集《小闲事:恋爱中的鲁迅》《一碗面里的乡愁》等多部,有作品获杜甫文学奖、华语青年作家奖。 我的大地,我的黄河(节选...

有一日,闲翻人民文学出版社“四大名著珍藏版”《红楼梦》,读到第二十二回,元春让太监送来灯谜奖品,猜中的人每人一个宫制诗筒、一柄茶筅。过去没留意,这次突然注意到261页下面“茶筅...

十年前,我还在浙江衢州生活。立夏前一天,雨稀里哗啦下了一白天。傍晚雨停,我和好友驱车前往药王山。一路空气闻起来甜滋滋的,满目青翠欲滴,十分养眼。 傍晚的药王山,很是安静。车轮...

也就那一刻,我知道了它的大名,竟是老早就在书中认识的芨芨草。一页一页翻过去,字里行间刮着风,名字的身影飘飘的。它们有的就长在路边,要搭车似的,更像是表示友好,向我们招手致意...

由于天气原因,回上海的航班在跑道边等了两个半小时,在机舱里喝了水、吃了饭,写了首打油诗消遣消遣:“泼天豪雨惊雷炸,冰雹砸坑赛梨大,骑楼下面笃定坐,狼吞虎咽红米肠。”对,那几...

在浩瀚的洞庭湖畔,有一块神奇的土地叫屈原农场,汨罗江流经此地。每年冬天,成群的天鹅、白鹤、野鸭等候鸟沿着遥远的迁徙路线,聚集在此。一群群洁白的天鹅栖息在东古湖,它们时而扇动...

今个寒假的一天,偶发踏青的愿望,央求友人陪我到过去工作过的地方去看一看,我们是从这个起点,和着青春一同走过来的人,那里有过她婚姻的伤痛,所以很难求得动她。记忆中的拉地,那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