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微信上突然传来的照片,小偏分头,清浅的微笑,眼神里透着无所谓。一身牛仔,阿迪球鞋,独自侧身坐在海滩上。似乎除了阳光青涩,不再适合其它复杂语境描摹。

大雨之后的海岸线,云蒸雾腾;看不清天水界限,背景有船只。他的微笑清澈干净。影影绰绰的码头工人,一片忙乱……

我想这就是少年时候的他了。反反复复多看了一眼照片上的少年,想想自己的少年究竟有着怎样的表情?

我恍惚告诉他,总感觉是年少失散的伙伴。可我们人生初见已人到中年。多少事实证明,命中的有些人,就是这样,尽管各自成长轨迹毫不相干,连对方的任何记忆都没有,但有缘偶然相遇,却可能产生抹不去的一见如故,或相见恨晚。他没有为照片上的少年解释什么,我也没有即刻说出他到底是哪位失散的伙伴。

想不起,又难忘;感觉像,真像一个人。

过了些时日,再看那照片上的人,居然发现失散的伙伴,不是别人,而是我自己。的确,那就是我,仿佛他的无言,是在暗自欢欣,如同替别人找回了另一个“我”。

内心澎湃着汹涌的感激,他找回了被我丢失已久的我。

没错,十六七岁的年纪,我们居然有着几乎同样的发型与腼腆笑脸,只是我那张黑白照片早已不知去向。但依然记得我的中山装。他彩照中的发白牛仔。当时我光着脚丫,他穿的名牌运动鞋……不难想象,同在蜀南的两个少年,一个生活城里,一个深居山丘。

可当时他们并不认识,全然不知未来。

如此阴差阳错的时光与多维空间的拼贴,禁不住让人感慨。我是个抗拒怀旧的人,尤其文字里的怀旧情绪,让我倍加警惕。可两颗星辰要同时遇见大海,不知他们要在天际,穿越多少阴云密布,才能并轨同归?

没有手机的年代,假设这两个少年同在一个学校,甚至同在一个班级,再让光阴倒回并戏剧性同桌,我会不会因为他的过分潇洒而自卑地与他发生打架事件?毕业同学录上,他会写给我怎样的临别赠言?如果他是中途寻找回来的兄弟,我现在给他留言也不迟吧——你老去海边吹风,就不怕风把你吹成石头,深深地祝福你,石头。

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啥意思?他一定很懵懂。

如果日子里还有这样的闲情,偶尔翻看泛黄的毕业留言册,你一定会为不少句子止步于懵懂。只是匆匆人生路,大多数沉默者已找不见留言册,更想不起当年谁给谁写下的临别赠言。有的赠言,字迹潦草,落款不是本名,也不是学名,久而久之,散落天涯的野草,谁还记得谁?谁能想起谁——你老盯着窗外的樱花树看,你也挺像樱花树,无论你开在何处,我都遥望向你的花季。

眨眼之间,白驹过隙;疲于奔命,前途未卜。

我们早已淡忘了菁菁校园里的樱花树,告别雪山做伴的漫长军旅,我定居于一城。许多构不成诗意的碎片化现实,如樱花随风飘散。那一刻,我无限怀念一个人在远方可以不顾及任何人感受的孤独。

我的小院里有一棵晚樱。

快要接近秋天,那些水粉般的花朵,那些质感和颜值如同哑粉纸的花蕊,挤出木栅栏,看上去勇气可嘉。毕竟其它品种的樱花,早就风风火火开过半夏。午后,那炸裂的阳光,星子落地粉饰一身花树,那棵树仿佛在风中颤抖了一下,爆破式地剧烈闪耀,犹如花瓣离开花朵,忽然发现一个提着易碎灯笼的古人,从往事门前稍纵即逝。

难道,我真是一棵树?

我想我是树,不一定选择绚烂的樱花;我想我是树,不愿做河流边的冷木杉;我想我是树,就做一棵不开花的平安树,不惹微尘;平静地微笑,叶子四季常青;经一世风霜,茎脉健壮泛亮;能够接受苍凉,但谢绝满身沧桑。

也许在当时的那一刻,少年的我,在不经事的少年眼里,就只是一棵樱花树。

可中年的有些相遇,甚至可以胜过重逢,境况虽偶然,一张可遇不可求的照片,竟让灵感一触即发地遇见自己。我想起石头,想起树,想起大地上再也回不去的蚂蚁!

也许,这大概就是人生的况味吧。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春天,正是赏花踏青的好时节。这个春天,观鸟吟诗成了宁夏石嘴山的新景观。 近两年,石嘴山一带的鸟儿越来越多。我值班的场站有阔大的落地窗。工作间隙,偶一抬头,就看见院子地面落着密...

一 我在挂历上看见西欧19世纪末象征派画家莱昂·弗雷德里克的油画作品《冰河·急流》。画中人类从遥远的洪荒时代逐浪而来。一嘟噜,一嘟噜,形成一条美丽的涌带。生命在水中,一切朗照在澄...

这两天下雨,我隔着窗往外看,雨声淅淅沥沥地滴在墙角刚刚冒出绿叶的枇杷树上,毛茸茸的窄窄长长的叶子承接不住,雨滴便快速落到地里。庭院里原本是铺了草皮的,但因为最近疏于打理,长...

看日本女摄影师石内都的照片时,我总想起我的母亲。 石内都拍摄中老年女人身体上的伤疤与纹路,我仿佛看到母亲肚子上因剖腹产留下的刀痕,赘肉使其对折进去,把松松的皮层往上拉,才能看...

朋友来访时捎给我份随手礼,让我眼前为之一亮。不为礼物本身,一包鸡蛋饼,在物质充盈的年月,不再是耀眼的存在。 吸睛的是食品的外包装。包装设计别出心裁,与当前大部分产品外包装光鲜...

春天从立春开始?当然没有错。这时候的“春”已经站“立”起来让人看得见了。春字“从草从日”,本质属“阳”。古人认为,阴阳相生,冬至是阴的极致,也就是阳的开始。“天时人事日相催...

今天,吉安人喊出一句吉安文旅新口号:红井冈·金庐陵·美吉安。 吉安,红得耀眼。毛泽东等人曾率领工农红军九打吉安,写下“十万工农下吉安”的豪迈诗篇。吉安,有着5万多名革命烈士、...

叶浅韵,云南宣威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第六届主席团成员。作品发表于《人民文学》《十月》《中国作家》《北京文学》《散文海外版》等,获十月文学奖、冰心散文奖、...

捧甖承槽,衔杯漱醪;奋髯踑踞,枕麴藉糟;无思无虑,其乐陶陶。——刘伶《酒德颂》 三十岁前,滴酒不沾,不知酒味,这是我得意的。喝酒是奢侈事,在盛世喝酒,未免浪费。如果生逢乱世,...

我爱江花,尤其是父母双双魂归长江后,我更爱江花。总是有事无事时,会不由自主地走到武昌江滩,坐在水边的鹅卵石上,发呆地望着长江、汉江交汇的龙王庙处,江汉朝宗,“滚滚烟波归大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