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块青石板铺就的小径,历经岁月的洗刷,平滑如镜;两边,一幢幢青瓦青砖的商铺,早已搬走,只剩下墙头的枯草,在萧瑟的晚风中不停摇曳。世事沧桑,曾经繁华的杨家市老街,只有那孤寂、悠长的影子,似乎完整。

远离城市的喧嚣与嘈杂,来到这静寂幽深的老街,心,平静如水。目光游移在一草一木上———儿时,我常和爷爷一道来这里赶集。那时多么繁华和热闹啊:各种各样的小店铺分排老街两旁,各种商贩来这里推销各色货物,每天清晨,天刚吐鱼肚白,老街就已经人群熙攘,人声鼎沸。“卖柴禾啦”“卖鱼哦”“新鲜的包子……”不绝于耳。每次与爷爷来老街,我总会把爷爷拽到陈富面馆,馆内摆设很简单,几张八仙桌,四周放几条长凳,一箩竹筷摆在桌子中间。这里的鸭汤面让我至今难忘,想起来还口舌生津。农村擀制的咸光面加鸭汤、鸭肉丝,放上少许葱花,甭提多香了,每次我都顾不上爷爷“慢点吃,别烫着”的嘱咐,风卷残云一扫而光,还咂咂嘴,还不过瘾,还不满足。

吃过面,路过书摊,我定会驻足不前,被街边青石台阶书架上摆放整齐的小人书所吸引。小人书琳琅满目,彩色封面上有横刀立马的英雄,有大义凛然、视死如归的革命烈士,有抗日小英雄,还有古代和神话传说中的人物……单看小人书封面就是一种享受。那时,我会花很长时间在众多的小人书中搜寻出最满意的书来,一本5分钱。非要把爷爷口袋里的钱掏光才肯恋恋不舍地离去。爷爷也总是慈爱地轻轻拍打我的头,逗我说:“没钱了,等会把你留在这里了,抵书钱,看你还要。”

铅华落尽。独自彷徨在老街的青石板上,我索性脱光了脚,一股凉意从脚底直抵心间———老街,依然用她最淳朴的方式迎接曾经光顾或第一次光顾的客人……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我蹲下来,抬手擦去儿子脸上的泪珠,嘴里不断重复着:不怕,好儿子,乖宝宝,是妈妈,不怕……我捧起他的脸,亲吻着,一滴一滴吻走他脸上冰凉的泪珠,一寸寸吻热他冰凉的脸蛋。我把他抱...

兴安兄是个有趣的人。跨界得很。本职是编辑,也写散文和评论,歌唱得很不错,我怀疑他也很会跳舞——因他是蒙古族,这推论就有着天然的合理性。他还会画画,画马尤其好。书画同源,他字...

芦花 名声远逊于李白、杜甫的唐代诗人雍裕之有《芦花》一诗传世: 夹岸复连沙,枝枝摇浪花。 月明浑似雪,无处认渔家。 我记忆中的崇明岛,除了农田和农家之外,便是一片又一片苍茫的大芦...

赵瑜,已出版长篇小说《六十七个词》《女导游》等六部,散文随笔集《小闲事:恋爱中的鲁迅》《一碗面里的乡愁》等多部,有作品获杜甫文学奖、华语青年作家奖。 我的大地,我的黄河(节选...

有一日,闲翻人民文学出版社“四大名著珍藏版”《红楼梦》,读到第二十二回,元春让太监送来灯谜奖品,猜中的人每人一个宫制诗筒、一柄茶筅。过去没留意,这次突然注意到261页下面“茶筅...

十年前,我还在浙江衢州生活。立夏前一天,雨稀里哗啦下了一白天。傍晚雨停,我和好友驱车前往药王山。一路空气闻起来甜滋滋的,满目青翠欲滴,十分养眼。 傍晚的药王山,很是安静。车轮...

也就那一刻,我知道了它的大名,竟是老早就在书中认识的芨芨草。一页一页翻过去,字里行间刮着风,名字的身影飘飘的。它们有的就长在路边,要搭车似的,更像是表示友好,向我们招手致意...

由于天气原因,回上海的航班在跑道边等了两个半小时,在机舱里喝了水、吃了饭,写了首打油诗消遣消遣:“泼天豪雨惊雷炸,冰雹砸坑赛梨大,骑楼下面笃定坐,狼吞虎咽红米肠。”对,那几...

在浩瀚的洞庭湖畔,有一块神奇的土地叫屈原农场,汨罗江流经此地。每年冬天,成群的天鹅、白鹤、野鸭等候鸟沿着遥远的迁徙路线,聚集在此。一群群洁白的天鹅栖息在东古湖,它们时而扇动...

今个寒假的一天,偶发踏青的愿望,央求友人陪我到过去工作过的地方去看一看,我们是从这个起点,和着青春一同走过来的人,那里有过她婚姻的伤痛,所以很难求得动她。记忆中的拉地,那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