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戈尔以一种寓言的方式,解析了生命的瑰丽:航船沉没在了无轨迹的海水里,死亡正在外面活动,而孩子们却游戏在无边无际的海边,叫着,跳着。生与死同时裸呈,是美丽与残酷的双重性。生命尽头游离出来的短暂时光,也就是人生的五分钟,应该是人生真实的一部分。

生命是自己独有的专利,好不容易活一回。生命若被压抑在某种环境的意志之下,就会停留在崇高的痛苦层面上。所以陶渊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把生命托付给了那把带着月色沾着露水的锄头。人的一生,犹如一只瓶子。瓶子的困境,在于没有更大的空间。而瓶子的智慧,并非是充盈的现实存在,而在于吞吐瞬间的点点滴滴。

老舍先生在走出他的书房,走向那汪澄潭之前,慈祥地向他三岁的小孙女挥了挥手,笑一笑,说:好好玩儿。这是最真的笑容,还有笑容里的叮咛。一个肃穆的,却又和蔼的老人,夹着一支香烟,静静地淡出了童真的视线。画面褪尽了任何色彩,唯有人性的真实,定格在岁月的天幕上。

有思想的人活一世,不仅仅是来过,而是没有白来,没有白活。浸润着文化良知,活得真,活得美。日复一日地氤氲着生命的芬芳,心甘情愿地摘去多余的枝叶。有思想的人用生命开出的花,提醒着那些愚妄的人。他们是一缕杨柳风,在阳光里舞蹈,干爽而透明,吹拂着生命最本真的部分,挥发点点滴滴的苦辣酸甜。他们生命的肉体,当然在历史的尘埃中消失。他们文化的灵魂成为可以化开的冷藏品,荡起馨香的氛围,没有比这最真的笑容更能打动人心,使人依稀看到生命的光泽芬芳而至。

叶浅予曾为老舍先生画像,他要画出一个本色的老舍。这帧画像,汪曾祺描述:“叶浅予曾用白描为老舍先生画像,四面都是花,老舍先生坐在这百花丛中的藤椅里,微仰着头,意态悠远。这张画不是写实,意思恰好。”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我蹲下来,抬手擦去儿子脸上的泪珠,嘴里不断重复着:不怕,好儿子,乖宝宝,是妈妈,不怕……我捧起他的脸,亲吻着,一滴一滴吻走他脸上冰凉的泪珠,一寸寸吻热他冰凉的脸蛋。我把他抱...

兴安兄是个有趣的人。跨界得很。本职是编辑,也写散文和评论,歌唱得很不错,我怀疑他也很会跳舞——因他是蒙古族,这推论就有着天然的合理性。他还会画画,画马尤其好。书画同源,他字...

芦花 名声远逊于李白、杜甫的唐代诗人雍裕之有《芦花》一诗传世: 夹岸复连沙,枝枝摇浪花。 月明浑似雪,无处认渔家。 我记忆中的崇明岛,除了农田和农家之外,便是一片又一片苍茫的大芦...

赵瑜,已出版长篇小说《六十七个词》《女导游》等六部,散文随笔集《小闲事:恋爱中的鲁迅》《一碗面里的乡愁》等多部,有作品获杜甫文学奖、华语青年作家奖。 我的大地,我的黄河(节选...

有一日,闲翻人民文学出版社“四大名著珍藏版”《红楼梦》,读到第二十二回,元春让太监送来灯谜奖品,猜中的人每人一个宫制诗筒、一柄茶筅。过去没留意,这次突然注意到261页下面“茶筅...

十年前,我还在浙江衢州生活。立夏前一天,雨稀里哗啦下了一白天。傍晚雨停,我和好友驱车前往药王山。一路空气闻起来甜滋滋的,满目青翠欲滴,十分养眼。 傍晚的药王山,很是安静。车轮...

也就那一刻,我知道了它的大名,竟是老早就在书中认识的芨芨草。一页一页翻过去,字里行间刮着风,名字的身影飘飘的。它们有的就长在路边,要搭车似的,更像是表示友好,向我们招手致意...

由于天气原因,回上海的航班在跑道边等了两个半小时,在机舱里喝了水、吃了饭,写了首打油诗消遣消遣:“泼天豪雨惊雷炸,冰雹砸坑赛梨大,骑楼下面笃定坐,狼吞虎咽红米肠。”对,那几...

在浩瀚的洞庭湖畔,有一块神奇的土地叫屈原农场,汨罗江流经此地。每年冬天,成群的天鹅、白鹤、野鸭等候鸟沿着遥远的迁徙路线,聚集在此。一群群洁白的天鹅栖息在东古湖,它们时而扇动...

今个寒假的一天,偶发踏青的愿望,央求友人陪我到过去工作过的地方去看一看,我们是从这个起点,和着青春一同走过来的人,那里有过她婚姻的伤痛,所以很难求得动她。记忆中的拉地,那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