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去看。断桥。孤山。西湖畔。

雪从傍晚时分开始下,鹅毛状,高楼间的灯火擦亮它们洁白的羽翼,像一群可爱的小精灵,睁开清澈的眸,探看这逼仄的尘世,于岁末年关,留下清嘉一韵。来与去,清冽,无声,亦深情,亦动人。夜里和母亲下楼去取件,小区已经是白茫茫一片。雪地里安静走着,天地萧闲。

晨间六时许,轻轻掩门离家,独自赶往西湖,只为一场丰饶的断桥残雪。数年来,无数次赴杭城,唯独这一次,遇大雪。以为自己赶早,等到了西湖边,才知道自以为的风花雪月,与西湖边拥挤的看雪客而言,实则是小巫见大巫,相形见绌。赏景的,摄影的,马拉松晨跑的,西湖边早已是热热闹闹,人声鼎沸。据说,凌晨三点,断桥上挤满了看雪的人。

古今多少豪情,莫如半夜断桥雪。这般热烈的奔赴,情怀使然。有情怀的人,任凭人世多艰辛,骨子里便多了一份天地之间独萧然的不动。薄粥腌菜,安贫乐道。

过断桥,走白堤。湖面泊画舫,船身皆洁白。揣想昔时白居易,苏轼,张岱等的西湖盛况,林和靖梅妻鹤子的孤山。立于平湖秋月的湖堤,看雪落湖面,几叶舟楫于苍茫的水面清逸而过,像几笔苍老遒劲的水墨,洇出恍惚的古意。可否效古人,拏一小舟,拥毳衣炉火,独往湖心亭看雪?

这一次,从中山公园上孤山。园内有人在栈道上扫雪。顺着高高的台阶往上走。一个人攀走于孤山间,寻腊梅。人迹少,雀鸟寂,雪落无声但有痕。古壁,老树,旧道,苍柏,茶梅。沿途皆积雪覆盖,雪意盎然。腊梅未遇,小径几处横曳而出的茶梅,白雪袭裹间探出粉红娇嫩的花瓣,于清冽中,伸展一抹惊艳。西泠印社旧址茅亭下,几名衣着考究的文化人认真拍照留影。

立半山腰看雪,视野豁然,天地之间白皑皑一片。山脚亭阁楼台皆被积雪覆盖,雪落在江南的屋瓦和飞檐上,自有一股惊艳的清美。这般丰厚的雪,自打离开童年时的故乡,便很难遇见。南方雪少,稀薄难成盛况。七十年代的小山村,闭塞,贫瘠,一下雪,愈发生起一丝蛮荒之意。那时候交通落后,村里连条像样的水泥路都没有,到处坑坑洼洼。晴天手扶拖拉机突突碾过,尘土飞扬。下雨天路面泥泞四溅,裤腿和鞋面常常会弄得泥点斑斑。那时的房屋大多是砖瓦结构,或者一些土砖屋和茅舍。旧时的村庄不富裕,但具备那个时代独特的乡野气息。一下雪,整个村庄犹如一幅画。白茫茫一片,所有的坑坑洼洼,斑斑驳驳,破破旧旧,连带茅舍旧屋,皆被雪覆盖。万物以一种最纯粹的颜色呈现:洁白如初。

雪天是孩童们的快乐世界。兴奋如雀。雪地里奔跑,玩耍,打雪仗,堆雪人。那时候的雪,厚实,绵长,清冽有味。屋檐、篱笆等纷纷垂挂着形状不一的冰溜子,有的呈锥形,有的呈管状。玻璃般晶莹,质地硬冷,寒气袭人。下了雪的村庄有一股妙不可言的清气。菜园的蔬菜也被雪覆盖,茎杆高的大白菜叶面披覆白雪,底部呈现白茎绿意,煞是好看。落光叶子的桃枝李枝被雪挤压着,偶尔发出轻微的碎裂声。经年后那些关于雪的片段,依旧那么鲜活,蕴含清冽之味。儿时村庄的雪,早已沉寂。回不去的,是时光。

2018岁末,雪落杭城,雪满孤山,满眼皆白。小小孤山,坐拥最佳西湖观景之地,其位于里湖和外湖之间,故名孤山;又因梅多,一名梅屿。南麓有文澜阁,楼外楼等,东北坡有放鹤亭,林和靖墓,西麓有秋瑾墓,山顶西部有西泠印社。山颠有宋建四照亭,苏曼殊墓,陈士英墓,林启塑像等。此刻,所有的古迹皆被雪掩藏。白即是空。空即是白。“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如简嫃语,雪是天上的游子。一旦相逢,便如故人。最难风雪故人来。每一次来访孤山,如见故人。不同处登高,皆有不一样的收获。我寻了好几次,至今未见苏曼殊墓。一周内,两次登孤山,一个人四下里寻迹,撞上什么是什么。忽而一个书院,忽而一座旧墓,忽而一丛花,一丛梅林,一壁古朴。

一场大雪,断桥人不断,孤山雪不孤。心口有激荡,有欣喜。怀古,思及。思绪如雪片,簌簌飞扬。古人于雪天最有情趣。王子猷雪夜访戴,张岱挐一小舟湖心亭看雪。身边游客络绎不绝。可惜,白茫茫天地间,唯我孑然。独往,也好。

独处中,可以盛享到生命中内在的葳蕤和生趣,照见前尘往事的来龙去脉。往事很旧,有时候,旧得灰败,旧得灰头土脸。命运有时颤蓬蓬,瘦伶伶,孤峭苦涩。断桥边,孤山畔,几处枯荷,冰雪正相欺。荷叶已然枯败,苍老,破碎不堪。断梗飘零,杆或直立,或弯曲,或倾倒,像苍老的鹤足,欲飞去,却无能为力。又不甘愿,于是,绷紧着,又或张弛着,振翼着,挣脱着。又像宋元间遗留的遒劲苍老的几笔残墨,画尽所有的悲苦沧桑,却坚持着一语不发。李老十有十万残荷,笔墨触目惊心,怎样的愁苦,憾恨,紧咬着,隐忍着,齐齐不发,墨之凉,尽收于笔端。

七月的荷,曾娇媚。想起青春那一年,初至杭城。一场大病。未果。自沪上归去。返程中,父亲带我暂栖于杭城美院姑姑家。一个人去看七月间开得正好的荷,那般清美。水边久坐,泪水滂沱。恐惧,绝望,锥心的疼。也是这娇媚的荷,触动心弦。生命这般千娇百媚,怎可沉沦?此去经年,或悲或喜,是这片西湖的荷,曾给予我足够的温柔和勇气。去与留,仿佛有了新的赋予。便有了冷荷清衣,最早用过的笔名。所有的一切,如今都被雪覆盖。经年之后,曾经的彷徨,惊惧,已然平和,明净,慈悲。记住这片荷,犹如佩戴好一副厚重的盔甲,与这仓皇岁月卷袖煮茶,沉剑对弈。人生种种,雪泥爪痕。

莫负雪天好辰光。“策我良马。被我轻裘。载驰载驱。聊以忘忧。”我无良马,亦无轻裘,却有着这舒畅如玉的情怀。撑着伞,只凭一双足奔走在西湖的雪地上,五六个时辰,不停行走的足,暄暖。“我是在黑暗中大雪纷飞的人啊”。心口一霎热泪,翻涌,复沉落。

雪是一个人的苍茫心事,是一个人的痴与恋。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我蹲下来,抬手擦去儿子脸上的泪珠,嘴里不断重复着:不怕,好儿子,乖宝宝,是妈妈,不怕……我捧起他的脸,亲吻着,一滴一滴吻走他脸上冰凉的泪珠,一寸寸吻热他冰凉的脸蛋。我把他抱...

兴安兄是个有趣的人。跨界得很。本职是编辑,也写散文和评论,歌唱得很不错,我怀疑他也很会跳舞——因他是蒙古族,这推论就有着天然的合理性。他还会画画,画马尤其好。书画同源,他字...

芦花 名声远逊于李白、杜甫的唐代诗人雍裕之有《芦花》一诗传世: 夹岸复连沙,枝枝摇浪花。 月明浑似雪,无处认渔家。 我记忆中的崇明岛,除了农田和农家之外,便是一片又一片苍茫的大芦...

赵瑜,已出版长篇小说《六十七个词》《女导游》等六部,散文随笔集《小闲事:恋爱中的鲁迅》《一碗面里的乡愁》等多部,有作品获杜甫文学奖、华语青年作家奖。 我的大地,我的黄河(节选...

有一日,闲翻人民文学出版社“四大名著珍藏版”《红楼梦》,读到第二十二回,元春让太监送来灯谜奖品,猜中的人每人一个宫制诗筒、一柄茶筅。过去没留意,这次突然注意到261页下面“茶筅...

十年前,我还在浙江衢州生活。立夏前一天,雨稀里哗啦下了一白天。傍晚雨停,我和好友驱车前往药王山。一路空气闻起来甜滋滋的,满目青翠欲滴,十分养眼。 傍晚的药王山,很是安静。车轮...

也就那一刻,我知道了它的大名,竟是老早就在书中认识的芨芨草。一页一页翻过去,字里行间刮着风,名字的身影飘飘的。它们有的就长在路边,要搭车似的,更像是表示友好,向我们招手致意...

由于天气原因,回上海的航班在跑道边等了两个半小时,在机舱里喝了水、吃了饭,写了首打油诗消遣消遣:“泼天豪雨惊雷炸,冰雹砸坑赛梨大,骑楼下面笃定坐,狼吞虎咽红米肠。”对,那几...

在浩瀚的洞庭湖畔,有一块神奇的土地叫屈原农场,汨罗江流经此地。每年冬天,成群的天鹅、白鹤、野鸭等候鸟沿着遥远的迁徙路线,聚集在此。一群群洁白的天鹅栖息在东古湖,它们时而扇动...

今个寒假的一天,偶发踏青的愿望,央求友人陪我到过去工作过的地方去看一看,我们是从这个起点,和着青春一同走过来的人,那里有过她婚姻的伤痛,所以很难求得动她。记忆中的拉地,那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