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我在北京光爱学校见到了次旺多吉,没想到9年后我们还会联系。

次旺多吉1996年出生在西藏自治区噶尔县门士乡。父母去世后,次旺被大叔二叔接到噶尔县孔繁森小学,当了一名住校生,距家一百多公里。那一年,他8岁。2009年底,他被爱心人士送到北京光爱学校。通过笔试,原本读五年级的他,和三年级孩子一起学习。

光爱学校,也叫光爱儿童之家,是一所非营利民间教育慈善机构,接受中国少年儿童文化艺术基金会的领导和监督,专门收留来自全国各地的流浪儿、孤残儿童、特困儿童,实行全免费寄宿制,由爱心人士石清华创办。

在光爱学校,次旺见到了其他几位阿里来的孤儿,很快和他们成为朋友。在这里他感到的是尊重和呵护,学习劲头很高。一次他和同学闹矛盾,一个人躲在宿舍流泪,石清华知道后,走到他身旁,什么也没说,给他一个紧紧的拥抱。那一刻,他哭得更凶,非常想叫一声阿爸,但不好意思叫出口。

光爱学校的孩子户口不在北京,没有学籍档案。2012年7月,次旺和几个孩子被爱心人士送回阿里的学校。

次旺回去以后,不知道该上几年级,他去问离开阿里时五年级的同班同学,得知上初中三年级,他就跟着初三班上学。领课本的时候,老师宣布,没有学籍档案不能参加中考。他决定离开阿里,重返北京。2013年3月底,次旺从阿里搭车到拉萨,在拉萨买了一张火车票前往北京。快到那曲时,一位乘客因高原反应忽然病倒,列车员和医生忙作一团,问有没有会说藏语的人,次旺主动请缨。病人呕吐咳嗽得厉害,次旺把手在酒精里浸泡以后,伸进病人的喉咙帮助掏呕吐物。一位邻铺的藏族男人主动与他搭讪,问他为什么帮助病人,他告诉人家自己是光爱学校的学生,平时老师教育他们关爱需要帮助的人。

因为光爱儿童之家只有一到六年级,没有初中高中部,次旺只能上午跟着六年级学生学文化课,下午自己画画,也帮老师同学修修补补。

见到他的时候,17岁的次旺对我说,希望有机会学习绘画唐卡,学成以后,回到阿里,画神山圣湖、牦牛羊群,让更多人通过他的画作了解阿里,喜欢阿里。万一实现不了理想,回家放牧也好。

直觉告诉我,这不是他的人生句号。

2022年9月13日,我把电话打到阿里,问到了次旺的联系方式。次旺接通电话,首先说,您好。普通话非常标准,语气礼貌客气,温暖亲和,与9年前的羞怯少年判若两人。

他说,2014年他在北京的一所职业技术学校学习过一段时间,后来石清华把他推荐到安徽金寨的职业技术学校,学校有计算机、护理、幼师专业等。老师问他想学什么,他说想学画画,老师说幼师有绘画课,他就读了幼师专业。全班30多个同学,他是唯一男生,全校六千多名师生,只有他一人是少数民族,所有老师同学都喜爱他,尊重他。别的同学6人一间宿舍,他单独一间。因为他会维修手机,校领导号召师生到他那里修理,也是变相资助他。每天最少修一部手机,除去成本,一部手机挣15元到20元不等。节假日他没地方去,有的同学陪他,有的同学给他带各种零食,请他到家里做客,家长把他当成座上宾,给他吃腊肉、烧鸡、板鸭、火锅等等,因而他习惯了各种饮食。利用寒暑假,他随基金会和爱心人士,到甘南三科草原、青海塔尔寺、广西等地支过教,和孩子们一起度过快乐时光。他出演和编排的舞蹈、舞台剧多次获得学校奖项,绘画作品色彩鲜明,具有唐卡特色,其中一幅《心中的母亲》令见者动容。

2017年毕业,次旺回到阿里,不但独立开了一家120平米的超市,还注册了一家商贸公司,开了一家藏餐吧。他和阿里地区热电厂的一位女工结了婚。他平时住在车上,妻子和儿子住在超市隔出的6平方米房间里。

2020年,他申请了6万元高校毕业生返乡创业资金,加上妻子的积蓄,一共7.8万元,利用学校三包政策,为学生配送牛奶坚果等。他先后购买了货车和流动餐车,餐车上能放3张餐桌,每天晚上开到朗玛厅门口,卖烧烤、关东炖,次日七八点收摊,8个月净挣30多万元。有一天他突发奇想,从银行取出30万元现金,用营业厅给的绿色布袋子装好,抱回家以后,一沓一沓放在桌子上,不停地用手去摸,左看看右瞧瞧,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直到深夜,和妻子一起将钱锁进保险柜,一夜还是没有睡踏实。他说,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钱,还是自己的,太奇妙了。

如今,26岁的次旺拥有3辆车,人手紧张忙不过来时,只好把流动餐车租出去,一年收一万多元租金。

他申请了多个商标,已经批下来6个。通过对全地区实地考察,他发现门士处在普兰、札达、噶尔、革吉几个县的中间位置,旅游位置优越。有几户牧民住进了城镇安居房,留下两千多亩草场荒芜,他想租下来,种植青稞和油菜,改土养地,机械化耕作。他还与农业合作社联手,做青稞、羊肉、牦牛肉、奶制品精加工,采取农业+文化+旅游+互联网模式搞经营。在他六七岁的时候,印象中父亲种过白菜、油菜、小麦、青稞。袁隆平爷爷在海滩种出了水稻,次旺与新疆一位农业专家联系,也希望在阿里种出水稻。

次旺说得最多的是政策好,关爱他的人很多。他至今随身带着2009年阿里方面给他开的证明,上面有噶尔县教育局长、行署专员的签字,有了这些材料,他才顺利到达北京,接触到外面世界。他认为挣到钱,要回报社会。他深深懂得边疆青年的使命,积极参加民兵训练,还成为噶尔县红十字协会的铁杆志愿者。

每当逢年过节,次旺和妻子都回日喀则看望家人,他对妻子与前夫生的儿子视如己出。他说石清华是几百个孤儿的父亲,自己当然要好好爱护身边人。2020年左右,刚上阿里高原守边防的军人,有的水土不服,他找到噶尔县人武部,捐赠300箱矿泉水。2022年8月,他为防疫人员和志愿者送去1000箱矿泉水。前不久,有牧民从革吉、改则等县搬迁到狮泉河镇康乐新村,他为240多户初来乍到的人家,送去米、面、菜油、蔬菜,价值5万多元。他还打算从阿里开车到北京光爱之家,为老师和弟弟妹妹们,送五六头牦牛、十几只羊。从狮泉河镇、革吉、改则、那曲、西宁、兰州、西安、石家庄,到北京,五六天就能赶到。

我说你开多大车,才能装下这么多牛羊呀。他笑着说,送肉呀。说到这儿,我俩在电话两头,哈哈大笑。

次旺坦言,自己在阿里同学中,经济条件算好的。他和二哥都有收入,兄弟俩经常开车回家,给大哥和姐姐送去日用品,一家人衣食无忧,和睦相处,邻居们非常羡慕。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春天,正是赏花踏青的好时节。这个春天,观鸟吟诗成了宁夏石嘴山的新景观。 近两年,石嘴山一带的鸟儿越来越多。我值班的场站有阔大的落地窗。工作间隙,偶一抬头,就看见院子地面落着密...

一 我在挂历上看见西欧19世纪末象征派画家莱昂·弗雷德里克的油画作品《冰河·急流》。画中人类从遥远的洪荒时代逐浪而来。一嘟噜,一嘟噜,形成一条美丽的涌带。生命在水中,一切朗照在澄...

这两天下雨,我隔着窗往外看,雨声淅淅沥沥地滴在墙角刚刚冒出绿叶的枇杷树上,毛茸茸的窄窄长长的叶子承接不住,雨滴便快速落到地里。庭院里原本是铺了草皮的,但因为最近疏于打理,长...

看日本女摄影师石内都的照片时,我总想起我的母亲。 石内都拍摄中老年女人身体上的伤疤与纹路,我仿佛看到母亲肚子上因剖腹产留下的刀痕,赘肉使其对折进去,把松松的皮层往上拉,才能看...

朋友来访时捎给我份随手礼,让我眼前为之一亮。不为礼物本身,一包鸡蛋饼,在物质充盈的年月,不再是耀眼的存在。 吸睛的是食品的外包装。包装设计别出心裁,与当前大部分产品外包装光鲜...

春天从立春开始?当然没有错。这时候的“春”已经站“立”起来让人看得见了。春字“从草从日”,本质属“阳”。古人认为,阴阳相生,冬至是阴的极致,也就是阳的开始。“天时人事日相催...

今天,吉安人喊出一句吉安文旅新口号:红井冈·金庐陵·美吉安。 吉安,红得耀眼。毛泽东等人曾率领工农红军九打吉安,写下“十万工农下吉安”的豪迈诗篇。吉安,有着5万多名革命烈士、...

叶浅韵,云南宣威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第六届主席团成员。作品发表于《人民文学》《十月》《中国作家》《北京文学》《散文海外版》等,获十月文学奖、冰心散文奖、...

捧甖承槽,衔杯漱醪;奋髯踑踞,枕麴藉糟;无思无虑,其乐陶陶。——刘伶《酒德颂》 三十岁前,滴酒不沾,不知酒味,这是我得意的。喝酒是奢侈事,在盛世喝酒,未免浪费。如果生逢乱世,...

我爱江花,尤其是父母双双魂归长江后,我更爱江花。总是有事无事时,会不由自主地走到武昌江滩,坐在水边的鹅卵石上,发呆地望着长江、汉江交汇的龙王庙处,江汉朝宗,“滚滚烟波归大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