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块水土,物华天宝,明珠璀璨,底蕴深厚,让我深深地依恋,这便是家乡山东济宁。它宛若一船幽雅的渔火,在异乡的点点繁星里,盘桓着,姗姗而来,时常萦绕在我梦里。

济宁市位于鲁西南腹地,东壤孔子、孟子诞生地曲阜和邹城,南括山东最大的淡水湖南四湖,京杭大运河临城而过,北望英雄的梁山。可以说,小城济宁是水上漂来的一座城市,多重文化在此交融,独树一帜的济宁运河文化在此落地生根,枝繁叶茂。

年少,对济宁的懵懂认知,是从一船蓬草开始的。那年,父亲把一船晒干的蓬草从南阳湖顶风破浪送到了济宁州。我坐在高高的蓬草上欣赏沿线的风景,在烈日下,我时而跳入水中,手揽船帮,纳凉嬉戏,时而问,济宁州还没到,咋那么远?父亲微笑着,耐心教我水中行船的摇橹号:摇—啊—摇—哟\双手抓撸把儿半边飘\叉开双腿弯下腰哟\伸开胳膊使对劲\不慌不忙向前摇哟\摇—啊—摇—哟。

“前面就是济宁州,包子油条吃个饱哟。”听着父亲的吆喝,我抹抹嘴角,咬牙坚持着。90多里的水路,可想而知父亲的劳累和艰辛。在热闹纷繁的济宁,我人生第一次吃到最好吃的美食:济宁州的羊肉包子、豆腐脑。暮色西移,父亲领我穿过老洋桥,买了一包火柴,灯火阑珊的水城济宁好美呵,济宁在我心中打下烙印。

大学毕业后我来到济宁一家新闻单位,我几乎访遍古城的每个角落,济宁城让我走心的依旧是水,是城内的涓涓清流。那时,城市还没大的扩容,济宁很有看头的几个地方大多在太白中路上。站在老洋桥上望南北方向,一条蜿蜒的河道穿城而过,犹如长龙卧波。河道在太白路折了一个弯,径直流向西方,引入改道的京杭运河内。这是京杭大运河穿越济宁古城的原河道,现已废弃,但古运河两岸商贩的叫卖声,仍然不绝于耳,约一公里长青石板铺就的竹竿巷街商店林立,时至今日,依旧兴隆。

有一年春节前,大雪苍茫的午夜,我坐车回故乡省亲,车从洸府河路东即将行驶上洸府河大桥时,突然看到大桥上灯火通明,洸府河两岸银装素裹,绵延绕城的街灯照亮着顶风夜行的人,我甚是惊奇,济宁也是不夜城了。车进市区,街面没有了结冰,穿行在大街小巷的扫雪车在霓虹灯的装扮下,城市变得那样亲切,可依可偎,是家的感觉。

记忆中,济宁公园里的一池清澈之水,令人难忘。夏日,睡莲卧于池中央,微风中荷莲掩映,游船在悠扬琴声中穿行过廊桥,清水从山涧水帘洞奔泻而下。它位于城市的中心,也是济宁最繁华之地,不仅本地人爱逛,也是大多外地人来济宁要游的去处,我的亲朋好友就常来此驻足,朋友们戏称,公园中那泓清澈见底的池水,是济宁一双明净亮丽的眼睛。

公园的西邻、古运河北岸的太白楼,声名远播,千年不衰,因诗仙李白驻足济宁二十余载而得名。济宁的古迹群还有声远楼、铁塔寺、浣笔泉、凤凰台、千年古槐树等,依然诉说着古城的辉煌和荣耀。

我曾慕名寻访古城八景:白楼远眺、南池荷净、行宫春晓、凤台夕照、峄岫晴云、墨华泉碧、麟渡秋帆、西苇渔歌,令人遗憾的是,名胜古迹有的已无处可寻。我多么希望昔日的风景重现,再一睹它的芳容。

新建南池公园再现了“南池荷净”古景风貌。夏日里某个清晨我去拜访,济宁的南池公园疏朗别致,卵石小径与廊桥相依,错落有致的绿植与池水合璧,四季苗木葱郁,花团锦簇,池中游鱼群居,蒲草、苇荷萦绕,在喧闹的盛夏,实乃恬静休闲的绝佳去处。

位居城市东南角的凤凰台进行了扩容改造,上凤凰台登高望远,“凤台夕照”佳境重现。再次登临太白楼,凭栏远眺,古运河畔,楼台水榭,古建筑群中商铺繁华热闹。

水是有族群体系的,好比济宁城区的流水和河道。京杭运河临城而过,洸府河、四河、蓼沟河、古运河、越河、太白湖等城内水系作辐射状。路通桥,桥连水,是水韵济宁的一大景观。近年来实施的河底清淤、两岸截留、水源建设、岸线绿化美化亮化、环城高架桥的建设、滨河商业建筑等综合治理,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济宁已驶入城市发展的快车道,重现“运河之都”风采,济宁呈现出新的勃勃生机和无穷魅力。

一个明媚春日的清晨,一袭温暖滋润的清风从城市南端太白湖吹来,沿着宽阔的荷花路径直向北,仿佛整个济宁城都能嗅到它温存的暖意。太白湖上,鹤鸥对舞,绿鸟鸣歌。湛蓝的天空下,太白湖绿得那么耀眼,那么醉人。平静辽阔的水面一望无际,碧波荡漾处,是顽皮的游船拨弄了温婉的水姑娘一下,水面荡起的层层涟漪,似水姑娘明眸善睐,回眸间,甩落飘散的缕缕秀发。远处水天一色,湖中绿树掩映下的几个渔村,犹如满池碧荷上不经意间结出的几簇莲朵。这里小径通幽,水草丰美,荷香四溢,树木葱茏,游人如织。新城和美景相依相偎,真可谓花香十里动济宁。

百舸争流,奋楫者先。这个春日中午,我站在小城济宁南环路的铁架桥上看帆影船队。京杭大运河上的行船繁忙有序,往来如梭,延绵几里的船队,犹如游走的水牛,卧波前行。大运河行进中的货船四季如初,昼夜不歇。济宁水资源丰富,河道密布,随着京杭运河济宁段三改二工程即将完工,水路交通日臻完善,“通江达海”不日将成为现实。

傍晚,夜幕下的南池公园微风习习,空竹声声入耳,成为忙碌一天的人们遛弯休闲去处。夜深人静,一眉新月挂在明洁的夜空。“池花对影落,沙鸟带声飞”,此时的南池枕着皎洁的月光,甜美入梦。

我在济宁街巷里踱步、穿行,寻觅诗和远方。当今,济宁正日益展现出水系贯通、生态宜居、城水相依、碧水灵动的水城风貌。这自然风光,这水乡风情,令人赏心悦目,美不胜收。水乡济宁犹如一幅浓淡相宜的水墨画卷展现在世人面前。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在冬天,一场雪通常聚集了很多人的愿望,淋漓尽致地掠过人间。 我一直不喜欢把雪比作盐、羽或者席,雪就是雪,你对雪做过多譬喻,其实是对雪的不认同。雪没有盐咸,没有羽张扬,更不会有...

自从搬来奥林匹克半岛(Olympic Peninsula),我最大的困惑就是:下雨时该带上雨伞出门,还是像当地人那样套上一件半大雨衣,穿梭在风里雨里? “看你带着雨伞,就知道你不是这儿的人吧?”过...

堪可咀嚼总是“诗” 字可嚼,不闻“咬文嚼字”乎。想起这个题目,是缘于林冠夫的《红楼梦纵横谈》里的一篇文章《冷月葬花魂》。我与林冠夫先生也算旧识了。上世纪七十年代末,中国艺术研...

阴米就是炒米。 入冬后,选上等的糯米浸泡,大火蒸熟,趁晴天晒干,放在通风的地方收藏。待到闲暇的日子,搬出桐油炒过的沙子,将其与阴米每样一半的比例倒入铁锅。后在灶台旁用凳子支起...

我平时喜欢花木,在家中会养一些钟爱的品种。无奈有许多花木,比如桂花,在室内养的时间长了,就会叶尖发黄,变干,最后死亡。我请教了许多专家,也在网上查询得知,许多花木需要在通风...

又到了樱花时节。想必昆明的樱花已经开了,武汉、上海的樱花快要开了。青岛这边大体要晚一个月,但开起来同样如霞似锦,势不可挡。我所在的中国海洋大学就是赏樱的打卡地,里面有“樱花...

一 严光隐居富春山。他万万没想到,富春江山水近两千年来因他而灵动活泼起来了。这里,成了中国隐逸文化的一个重要起源,也成了历代文人雅士精神朝圣之地。 谢灵运,奔着他心中的偶像严...

在一个以陕西神木老城为主题的摄影展上,我看到了神木城的三张照片:一张是上世纪90年代所拍,一张是2017年神木撤县设市时所拍,另外一张是去年用无人机在空中所拍。三张照片都是在驼峰山...

少小芦苇 我为童子时,与我为伴的是崇明岛的芦苇和沟边地头的芳草野花。 我不知道芦苇算不算草,它比我高大得多。民沟边沿芦苇成带,从烧柴到做篱笆墙、编芦席、吃芦根、包粽子,芦苇和...

张执浩,武汉市文联专业作家,《汉诗》主编。主要作品有诗集《苦于赞美》《宽阔》《高原上的野花》等,另著有长中短篇小说及随笔集多部。曾获人民文学奖、华语文学传媒大奖、《诗刊》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