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名为“花非花”,我却欲捧来几种花。花里盛开的是我生活与创作的感悟,但愿也能吐露文字和思想的芬芳。

花非花,香亦远。

——开栏语·作者的话

我从一棵树的枝杈间看出去,一蓬一蓬金黄色的铁花正在小河上空炸开,轰轰烈烈,纷纷扬扬。这天是元宵节,我们一行八人到青白江观灯,但被一盘围棋拖延了时间,到达现场时夜幕早已降临,打铁花这个重头戏也到了尾声。我还没来得及选个敞亮的地方去看,铁花就轰然凋谢了。沿河两岸的人声,也像那沸腾的铁水在空气中迅速冷却。唯有灯花仍在“飞波逐浪”。

铁花,没错,打铁花。那是有着千余年历史的传统烟火表演。表演者将生铁熔化成的铁水抛洒起来,再用花棒轮番将其击打至高处,于是铁花绽放,漫天火星。

我另有一份铁花,从记忆深处突然蹿出来,就像要把刚刚耽误的那部分补上去。我立即和同行者说了起来,刚开个头就明白过来,原来自己是揣着铁花来看铁花。

我是从我十岁以后说起的。那会儿,我刚从一场大病中站起来,就给自己的未来寻找出路了。我已认准了自己不适合务农,就照着身边那些现成的匠人——木匠、石匠、篾匠、面匠、箩子匠、杀猪匠等中间,给自己挑拣了一个角色——长大后当铁匠。我的病尚未痊愈,还需要不时上医院去打针,而我从山村里的家到场镇上的医院,怎么也不会把铁匠铺绕开。每次经过那儿,我就想,其实我不用再往前走去医院,直接进去打铁好了。那快要掀翻屋顶的声响就不说了,光是那飞溅到门外的铁的火星,就足以展示一派热火朝天的工业景象,让我健壮起来,让我豪迈起来。

我老早就知道,那铁的火星不是通常的火花,它叫铁花。

终于,我有了一个机会,进一趟铁匠铺。

之前,家人已把铁料送了过去,工钱也已付过,我的任务是在那个约定的日子,把铁匠铺打制好的镰刀拿回家。一个铁匠对我说,等一等。那正合我意,我在那之前只顾着去打针,并没有停下来看过打铁。铁匠铺建在一个高台上,面对着一个戏台,中间是一个宽大的院坝。戏台虽然很少演戏,但时不时会放电影,银幕一旦挂了上去,院坝立即寸土寸金,铁匠铺那个高台也就成了你争我夺的高地。打铁和看电影不会同时进行,要不,银幕上的战斗刚刚打响,突然就被几个铁匠抄了后路,把战略部署打乱了。

那会儿,院坝和戏台都空空荡荡,好戏全都在铁匠铺里。铁匠们分成了两组,两台风箱推拉出一样的呼呼大风,让煤炭燃烧起一样的熊熊大火。铁烧红了,上了铁砧。同样是铁的大锤和小锤,立即对那已经服软的铁进行捶打,扁了再直,直了再弯,弯了再长,长了再短。

我面对着铁与火站定,把每一个铁匠都看成了自己打铁的身影。那也是一个个铁打的身影,正有铁花从肩头或腿部迸溅出来。

铁匠们并不担心铁花会伤到一个孩子,因为他们知道,铁花飞起来时是烫人的,落下去时差不多就凉了。我理直气壮地站在那儿,注意到了铁匠铺里一个组打制的是镰刀,另一个组打制的是锄头。尽管锄头的铁花要茂盛些,我却两眼紧盯着镰刀,我相信那就是我们家的镰刀。镰刀的铁花已经很小,我却在心里念叨着再小一些、再小一些。要不,铁花四散飞走,剩下来的镰刀也就小了。

淬火,伐齿。一把镰刀,就这样让人以铁的手段,把它的宿命敲定下来。

那个叫我等一等的铁匠,却不知从哪儿拿出一把冰冷的镰刀,交到我的手上。

这一把不是我的。我说,那一把才是我的。

铁匠铺里,好像没有人听见我说了话。铁花依然那样泼洒着,发出水珠浇地的声音。

我不要这一把冷的。我在心里说,我要那一把热的。

锄头还在继续变形,镰刀之后又有镰刀跟上来。一块铁开始弯腰驼背,另一块铁已经脸青面黑。那个打铁的阵势既像是在示范,又像是在示威。

我要我的镰刀!我差点喊出声来,不过我忍住了。我拿着那把冰冷的镰刀离开了铁匠铺,离开了那乱成一团的硬碰硬的声音。

那当然是一把新镰刀,却好像来路不明。无论割草还是割麦子,它都不如从前的镰刀听使唤。它的样子更像一个问号,问题一大堆。比如,它究竟是不是我们家提供的铁料打制的?如果不是,我们家的铁料去了哪里,成了谁家的镰刀?那个铁匠为什么要让我等一等?那是有意还是无意、好意还是恶意?如果是好意,他是有意要让我先把手艺学起来,还是让我趁早把那份心收起来?那么,他真的看出我的志向来了吗?

一把镰刀撂翻的问题,差不多和它当初溅落的铁花一样多。

对了,那些铁花,最后都去了哪里呢?

不过,这些追问,并不完全是我当时发出来的,大都是我在今天才想出来的。不过,我在当时想到的也许远不止这些,谁知道呢?

我上初中以后,学校向学生征询各自的志向,铁匠已经在我的选项之外了。其原因主要是,我已经明白了“打铁还靠自身硬”这个道理。今天想来,对一块铁有了疑问,却没有穷追到底,那样一个孩子长大之后想必是做不好一个铁匠的。当然,对写作来说,也是这个道理。我在今天总也想不起来,自己当时是否就有了写作这个志向。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即便是有,也和当初当铁匠的志向一样,我并没有把它公布出来。

我刚满15岁就回到生产队,和四个老人、两个中年人一起经营集体的一个果园。果园藏在一条山沟里。当场天,一支老中青的队伍,一次一次走向更大更远的场镇。我们背着苹果、梨子、西瓜、南瓜、葱和蒜等等,去那街边抢占一个临时摊位卖货。

那条从深沟到场镇的路上,中间还要再穿越一条深沟,最末一段横在场镇上方。每次走到那儿,我都愿意停一停。我站在高处,看见所有通往场镇的道路上都是人,听见汇在一起的人声扩散不开,嗡嗡嗡嗡,哗哗哗哗,好像要让横竖几条街都悬浮起来。同时,有一片浩大的打铁之声冲脱出来,从我停脚的下方直升上来。我知道,那儿不是一个简单的铁匠铺,而是一个铁业社。光听响声就知道,远不止两个组的铁匠在打铁。那是梦里梦外的铁加在一起的巨大交响,好像让另一条道路涌到了脚边。我的文学之路,好像就是踩着那个打铁的节奏出发,从那儿开的头。

这些年来,我没有在任何一个地方再听到过打铁之声,镰刀、锄头等农具恐怕全都走上了工厂的流水线。我说的场镇上那两个曾经的热闹处,那两处火热的地块,就算撒满了铁花的种子,如今也生长不出一个铁匠铺来了。但是,那份砸旧换新的铿锵,那份惊心夺目的绚烂,早已变成了经过捶打和淬火的文字,说生根就生根,说发芽就发芽,说开花就开花。

铁,它那一闪即逝的开花,成就了它一生一世的响亮和明亮。

我从前只领教过它的小打小闹,如今却在一窥之间,见识了它的大开大合。它骤冷骤热,随开随谢,仅用一个急匆匆的结尾,就不知点燃了多少人兴冲冲的开头。我试图替它做一个补充或一个注脚,结果发现,我给它弄出了另外一个版本。

我四下望望,一起来到这里的亲友都没有走远,花灯的光彩好像让他们都进入了梦境。那个不慌不忙下围棋的朋友,此刻又迷上了熊猫组灯,老半天都叫不动他。我只好以一粒铁花的姿态,从一条遥远的深沟迸溅而出,降落到他的旁边。接下来,我们将趁热打铁展开一场快与慢的交流,从一枚或一盘围棋开始,到一粒或一蓬铁花结束。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春天,正是赏花踏青的好时节。这个春天,观鸟吟诗成了宁夏石嘴山的新景观。 近两年,石嘴山一带的鸟儿越来越多。我值班的场站有阔大的落地窗。工作间隙,偶一抬头,就看见院子地面落着密...

一 我在挂历上看见西欧19世纪末象征派画家莱昂·弗雷德里克的油画作品《冰河·急流》。画中人类从遥远的洪荒时代逐浪而来。一嘟噜,一嘟噜,形成一条美丽的涌带。生命在水中,一切朗照在澄...

这两天下雨,我隔着窗往外看,雨声淅淅沥沥地滴在墙角刚刚冒出绿叶的枇杷树上,毛茸茸的窄窄长长的叶子承接不住,雨滴便快速落到地里。庭院里原本是铺了草皮的,但因为最近疏于打理,长...

看日本女摄影师石内都的照片时,我总想起我的母亲。 石内都拍摄中老年女人身体上的伤疤与纹路,我仿佛看到母亲肚子上因剖腹产留下的刀痕,赘肉使其对折进去,把松松的皮层往上拉,才能看...

朋友来访时捎给我份随手礼,让我眼前为之一亮。不为礼物本身,一包鸡蛋饼,在物质充盈的年月,不再是耀眼的存在。 吸睛的是食品的外包装。包装设计别出心裁,与当前大部分产品外包装光鲜...

春天从立春开始?当然没有错。这时候的“春”已经站“立”起来让人看得见了。春字“从草从日”,本质属“阳”。古人认为,阴阳相生,冬至是阴的极致,也就是阳的开始。“天时人事日相催...

今天,吉安人喊出一句吉安文旅新口号:红井冈·金庐陵·美吉安。 吉安,红得耀眼。毛泽东等人曾率领工农红军九打吉安,写下“十万工农下吉安”的豪迈诗篇。吉安,有着5万多名革命烈士、...

叶浅韵,云南宣威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第六届主席团成员。作品发表于《人民文学》《十月》《中国作家》《北京文学》《散文海外版》等,获十月文学奖、冰心散文奖、...

捧甖承槽,衔杯漱醪;奋髯踑踞,枕麴藉糟;无思无虑,其乐陶陶。——刘伶《酒德颂》 三十岁前,滴酒不沾,不知酒味,这是我得意的。喝酒是奢侈事,在盛世喝酒,未免浪费。如果生逢乱世,...

我爱江花,尤其是父母双双魂归长江后,我更爱江花。总是有事无事时,会不由自主地走到武昌江滩,坐在水边的鹅卵石上,发呆地望着长江、汉江交汇的龙王庙处,江汉朝宗,“滚滚烟波归大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