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意凶猛

壬寅七月,跟随制图人与众作家同游于秦岭,浮光掠影间,却已得秦岭万千恩惠。

跟着一张地图直入秦岭,绿意在眼前不断膨胀。站在牛背梁,只见绿长到天边,长到风里,风把绿吹到金螺岛,吹到悠然山,吹到口袋公园,吹到农家小院。绿穿山越岭,流淌到天空下自然书店门前的水稻田。

而水,也是绿的,如碧玉嵌在山脚,凝聚瀛湖,流淌在长长的河道。

绿修复裸露的山石,绿覆盖曾经砍伐为业的林场,绿开满石头,绿化朽木为神奇。在绿主宰的世界里,我不过是万绿丛中一点绿。

这些向四面八方生长着的绿,在40℃的暑热里,从绿到没有缝隙的森林漫延到我的心田,让我的思绪长出无数绿色的触角,或绿成一汪水,或绿成一只蝴蝶,或绿成一阵蝉鸣,或绿成一棵树,一边生产负氧离子,一边消耗,悠然自得。

今晚一点的东三环,车流在喧嚣,蛐蛐在独奏,我就是一城绿,把秦岭搬到京城。

追蝴蝶的人

蝴蝶翩跹,在流水淙淙的溪流,在竹林的出口,在无处下脚的藤蔓深处。那是多好的蝴蝶呀!黄钩蛱蝶、乳色小粉蝶、柳紫闪蛱蝶,借着蝴蝶诗人李元胜的镜头,我竟然第一次叫出了蝴蝶的芳名。

湿透的衣服在后背绘出蝴蝶的图案,追蝴蝶的人对着一只秦岭的蝴蝶,用冷静克制疯狂,从此,一只蝴蝶拥有了一生的高光。

一个人执着于一件事时,便超越事物本身。

是的,追蝴蝶的人比蝴蝶闪耀。

本是奔着秦岭里的八月炸而来,却更多的是看一只又一只蝴蝶,看一次又一次追蝴蝶的人。

他说,秦岭有其他地方没有的蝴蝶,没能抵达的平河梁草甸,他会再来。对于一个把诗写出辨识度的诗人,漫山遍岭挑剔镜头下的蝴蝶,有何不可?

一见蝴蝶爱终生。每一只蝴蝶都如同故交,他寻它们时,它们也在等他,飞进他的镜头,甚至落在他的指尖。

只因蝴蝶诗人对待蝴蝶有足够的耐心,遇到再惊艳的一只,都能屏气凝神。当我“哇”的一声惊飞了一只难得一见的蝴蝶,他小有遗憾,又继续追其他蝴蝶了。毕竟这里不缺蝴蝶。

最后的晚餐,一首河南话的《我想和你虚度时光》,如同“下战书”敬献“虚度先生”。

如果我有一物可供虚度,幸甚至哉!

三人独舞与小龙人之歌

三人独舞,那得看场合。

那得是秦岭的渔湾村,那得是渔湾村的夜晚,那得是星空下的水稻田。

让一个五音不全、四肢僵硬的人表演才艺,比登天还难。

那得有一个灵魂人物,譬如冯秋子在场。乐声响起,蛙鸣蛐蛐叫,我与作家贾志红被纤细的手握住,扭曲的身体开始变形,笑得直不起腰了,一双手紧握住两个随时要逃离的身体。

力量是有形的,让灵魂归顺身体本身,踩上节奏的鼓点,身体跟着乐音唱出拙朴的歌,风生水起,如三人合一。那无法复制的时刻,消解了身体的束缚和内心的重疴。

青山绿水,稻田花香,夜晚精灵自在啼。同行人的真,给予一个人万物同在的性情。稻田流光溢彩,仿若萤火虫在唱歌,我在那一刻苏醒,跳到大汗淋漓,舞到四肢舒展。

秋子老师所言不虚,“每个人都是天生的舞者。”

理科男跳出全新的四只小天鹅,少勇兄唱出梦回童年的《小龙人之歌》,我流出了眼泪,此刻,我们是一群重返自然的孩童。

我舞,此刻便有了意义;我们一起舞,人间便多了一个刹那的永恒。

我本是一个游荡者,在秦岭闲游。我没有准备,却跟上了你的舞步。

与鸟仙为伴

它们为了爱人去打仗,为了爱人一心一意盖房子,它们从一而终,它们是古老的鸟仙,被誉为东方的红宝石。

它们就是让制图人赞不绝口,为我种满期待的朱鹮。

朱鹮喙长而下弯,和头部鲜红的面颊相连,末端的一抹红如仙子的红唇,橘红色的羽毛层层渐变,展翅如一抹流动的云霞。6000万年前,它们便活着;40年前,它们曾面临灭绝;如今在秦岭腹地,它们已孤羽成千翼,吃住不愁,繁衍也算得上无忧,毕竟全球7000余只,陕西便占了5000余只。

为了一睹朱鹮的容颜,我们一大早便驱车奔向朱鹮自由飞翔的地方:宁陕县朱鹮野化放飞基地。

极度追求原始生态的朱鹮,在过度人为的环境很难生存,于是便有了守鹮人,比如与鸟仙为伴了15年的李夏。那几日适逢高温天气,近40℃的大太阳下,远望过渡区里的朱鹮,李夏讲起它们挑剔的习性、坚贞不渝的爱情、由少到多的传奇、如何辨雌雄……朱鹮如他的孩子,他知道每一只朱鹮的故事,梳理羽毛的那一只、站在高处看风景的一只、及时得到救治正在养伤的一只……因热爱而情深,它们每一只都是他的心头肉。而他并不要朱鹮的信任与亲近,只为放飞它们。他讲到大汗淋漓,湿了头发,湿了衣服,湿了我递去的手帕纸。他对它们的爱滔滔不绝,正是有李夏这样的守鹮人,朱鹮才得以在秦岭腹地落户生息、自在飞翔。

有活了6000万年的鸟仙为伴,多么吉祥。

自然从不浪费

悠然山里,高高的核桃树长满了核桃,遥不可及的板栗掩映在绿叶中。

问身边因制图经常穿行于秦岭的王腾龙。

“这些果实有人摘吗?”“没有吧。”

“那岂不是浪费了?”“不会呀,动物们会吃。”

看到一个事物,总是从人的角度出发,是多么狭隘呀。

我羞愧不已也恍然大悟,自然中众生平等。自然馈赠的一切,不只是为人,还有万物,从万物中来,自然回到万物中去,人只是万分之一。

自然而然的生态,循环的青山绿水,多好。

被尊为秦岭四宝的朱鹮、大熊猫、金丝猴和羚牛,这些野生的秦岭小爱物们,最会选择它们生息繁衍的天堂。

谢谢腾龙,让我把束之高阁的“众生平等”,在秦岭落地生根。

化用顾城的一句诗吧:

树在结它的果子,风在摇它的叶子。我们只是看着,便十分美好。

小鱼儿与花无缺

秦岭的每一条溪流都不缺少小鱼儿,一路上,看到不少人在溪边踩水嬉鱼。

我们终于踩着石头在一条上坝河的溪流上停留。

小鱼儿寸许,游弋在清澈的溪水,像精力旺盛的孩童,不识闲。我把手放入水中,它们莽撞地游入我的掌心,有的甚至把我的手当作食物一下一下地啄着。没想到,我的手竟然享受到天然的鱼疗了,好奢侈。抬头看见冯秋子老师以膝为支撑,半蹲在溪水中间的石头上,在做速写。那是一棵需两人合抱的老树,叶子从岸边一直长到她的头顶,树身有青苔,而枝叶茂盛,她坐在那里,画它的树干,足有十分钟。

溪边,不知谁遗忘的空瓶子,徐主编拾起了它。这无尽的山林有万千生物,都可以来来去去了无痕,或曰浑然天成。但人的痕迹总是刺目,比如一个瓶子。

多么清澈的溪水呀,它需要瓶子吗?多么可爱的小鱼儿呀,它需要瓶子吗?多么原始的森林呀,它需要瓶子吗?

体面地来,也体面地走吧,哪怕是为了那一溪小鱼儿。

秦岭更不缺花,开着很多我叫不出名字的花,在路边,或者湿地、石缝中,美而自在。我只和你说一说油葵花田吧。那满山满岭明黄的葵花,招蜂引蝶,更招人。一路紫薇夹道相迎,扑面又来数百亩油葵花田,谁能忍住不下车?罗家营那竞相开放的花朵们,蛊惑着我们不达目的地便下车。

它们的美与绽放,谁敢与之比高低?只是借得一分热情。油葵花开时节,吸引着万千游客为其打卡;收获季节,它又作为经济作物,带来创收。

新农村的建设,真的是花样百出。

秦岭人,祝愿你的生活灿若花开。

暑气逼人的七日,衣服湿透一次又一次,头发可以滴水,但内心是不急不躁的。

身在此山中,我们好似有了大把大把的时间,可以安静地分给一棵树,一溪水,一条鱼,一朵花,或者一只蝴蝶。暂且不必如身在城中,匆匆又匆匆。

我是一个空瓶子,可以装水,可以装空气,也可以装一山两河。看到了秦岭,怎么甘心只装水或者空气呢?那山水滋长的贪心,需要山水来还。

森林更深处,深山氧吧发出的召唤,你准备好出发了吗?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站在“生态眼”观鸟台上,前面是一片宽阔的滩涂。 这片棕黄色的滩涂位处黄海之滨的江苏盐城,是有名的黄尖湿地。在漫长时间里涌退的潮汐,留下如同扇形匍匐伸展的湿地,有一种天生且袤阔...

我写过一篇题为《天钥桥路十年》的文章,明面上写的是2004至2014这十年间在天钥桥路上逛吃的经历,实质上写的是“一种告别”。因为写告别,难免要升华情感,升华完毕,我自认为,这一梦十...

叶浅韵,云南宣威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第六届主席团成员。作品发表于《人民文学》《十月》《中国作家》《北京文学》《散文海外版》等,获《十月》文学奖、《收获》...

龙是什么?《说文》上说,“龙,鳞虫之长。能幽能明,能细能巨,能短能长;春分而登天,秋分而潜渊。”小时候不知道这样的话,但想象里的龙正是这样的。神秘,强大,兴云布雨,幻变无穷...

王亚彬,国家一级演员、青年舞蹈家、北京舞蹈学院青年舞团主要演员。北京舞协副主席,亚彬舞影工作室艺术总监。习舞三十四年,五次登上央视春晚,六个月内两次登上伦敦赛德勒之井的舞台...

1 古船的彩绘已黯淡无光。在海水和泥沙的侵蚀之下,出土的船板只剩焦木,水的作用居然与火相似,同样带来燃烧的痕迹。油彩的绚丽难以持久,那是海上的烟花,热闹过后便归于黑暗。 有些船...

今年的立春抢了春节的跑道,提早半个月来到人间。假期里的气温又十分友好,有那么两天飙升至二十摄氏度,绕着公园骑自行车或快走的人们穿一件T恤仍然汗流浃背,几个花季女孩并排而来,或...

在海口的骑楼老街,不时会遇到一种鹧鸪茶。干茶是一颗一颗乒乓球大小,用绳子绑成串,挂在售货车的显眼处。售价也极廉,一颗不过一块钱。如果客人愿意坐下来,主人则会很热情地为你沏上...

清晨,远山和朝阳还在相拥而眠,山野村庄一片浓墨。 我和福红并肩行走,路不平,还崎岖,天天走脚下倒也不趔趄。鸡鸣、犬吠、鹅叫、流水哗啦啦……三两颗星星在天边眨着眼睛,朦朦胧胧,...

大年初九,我忽然想包饺子,独自,静静地包饺子。跑去菜市场,果然有荠菜,买了,兴冲冲拿回来,向家人宣布我要包荠菜馅饺子。 除夕前一天,我去买荠菜,竟然没找到,摊主们像商量好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