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木森森,绿荫浓浓,江风凛凛,一缕诗魂,游荡了两千多年。一条小河,一座矮岗,因为这份空前绝后的孤独,而伟大,而驰名。无论酷暑寒冬,总有无数游客慕名而来凭吊。

这条河流,叫汨罗江;这座山岗,叫玉笥山。台湾诗人余光中赞誉:“蓝墨水的上游是汨罗江”。如果说,湖湘文化是蓝墨水的凝聚,那么汨罗江玉笥山屈子祠就是蓝墨水的源头。

诗意的向往,神圣的崇拜,吸引我在阳光灿烂的日子,独自背起行囊,从耒阳乘坐火车,赶到了汨罗市。几经寻访,找到了屈子祠。屈子祠位于汨罗市城区十公里外的玉笥山。名为山,其实是座狭长丘岗,江水静谧,在山脚流淌。沿一条麻石铺就的小径进入景区,一股幽冷气息扑面而来。过瞿缨桥,拜骚坛,越招屈亭,憩独醒亭,就到山顶宽坪。坪前,屈子祠古香古色,掩映在苍松翠柏之中。

屈子祠本是屈原投江后,楚人为纪念他而建的庙宇,经两千年风雨侵袭,到清朝乾隆年间已破败不堪。1754年,当地知县陈钟理以屈原曾居玉笥山多年为由,将屈原庙迁移到这里,取名屈子祠,至今有两百多年历史,为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祠为砖木结构,坐北朝南,占地1600余平方米,三进三厅堂,十四耳房,天井七个,花坛四处,厅、堂、廊、池错落有致,浑然一体。正面为八字形牌楼式山门,上方是汉白玉石雕,五条游龙互相缠绕,正中“屈子祠”三个大字苍劲有力。山门上有17幅石灰塑画,介绍了屈原的生平,以及《九歌》中部分篇章写意,栩栩如生,呼之欲出。祠内有屈原生平事迹展览厅,有出土的楚文物,有屈原塑像。

从屈子祠出来,进入右侧的屈原碑林,到处是浓荫遮天,麻石铺地,小径幽幽,青苔戚戚。碑林占地两公顷,由已故汨罗籍作家康濯、书法家聂毅先生发起,历时六年建成。分为门楼、天问坛、离骚阁、九歌台、九章馆、招魂堂、独独亭、思贤楼八组建筑,由九曲回廊串连,内刊三百多位当代书法名家所书屈原赋全文或者经典摘句,各种风格字体均具。碑林院落正中,有尊五米高的屈原问天塑像。屈原袍带飘飘,双手平端,仰首问天,正发出忧戚的呼喊:“比干何逆,而抑沉之?雷开何顺,而赐封之?”那悲愤的神色,足以令天地动容,山河哭泣。

青山郁郁,宛如映衬千古名篇的日月光辉;

河水悠悠,像在缅怀一代诗魂的忠贞清烈。

游客稀稀,阳光暖暖。独自徜徉在庄严肃穆的丛林,不经意走进一条时空隧道,一路抚摸历史的血痕,一直追溯到两千多年前的战国时代。战火纷飞,刀光剑影,尸横遍野,一位老人,一位被流放的老人,一位遭受奸臣谗害的老人,正徘徊在汨罗江畔,朝天发出忧戚的呐喊:“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舒忧娱哀兮,限之以大故。”“宁溘死而流亡兮,余不忍为此态也”。屈原之所以伟大,就在于他虽出身高贵却宁折不弯,其位高爵显却情系百姓,其身陷逆境却不屈抗争,其偏居一隅却心忧天下。然而,生在封建时代,即使出身如屈原这般显赫、才华如屈原这般横溢、品格如屈原这般高贵、爱国如屈原这般赤诚,又能如何呢?任凭你喊破了天,喊震了地,昏君还是那么昏,奸臣还是那么奸,国破也就在所难免。人们都赞美屈原投江而死明志的忠贞不屈,却很少想到,他这种选择,是何等的无奈与凄凉!

中国历来就是灾难深重,千百年来,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惨重的代价。古往今来,多少仁人志士为了中华民族的危亡而求索,而呐喊,以死抗争。“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一百年前,谭嗣同的死和两千年前屈原的死,何其相似乃尔!可是,无论你流出多少的血,民众是很难唤醒的,统治阶级是很难唤醒的。据说,谭嗣同就义那天,围观群众上万人,谭嗣同慷慨陈词,而百姓却呆如木鸡,毫不所动。他们关心的不是国家的前途命运,而是看乱臣贼子如何被砍头,去收集茶余饭后的谈资。这个场景,这种心态,屈原当年问天的时候,投江的时候,是绝不会想到的。可见,我们要改变这个世界,不一定要选择死的方式,还有更好的方式,比如王安石的变法,李自成的起义,孙中山的革命,鲁迅的文学,毛泽东的枪杆子出政权,不管是失败的,还是成功的,起码比选择死这种单纯的下策要高明得多。我绝对不是否定屈原以死殉国的意义,不是否定屈原精神的价值。毕竟,屈原曾有过改革的努力,可惜失败了。正是他这种伟大求索精神,成为历代爱国者前赴后继忧国忧民原动力。就凭这一点,屈原的死是值得的。

屈原,作为世界四大文化名人之一,他留给我们这个国家和民族的最主要的贡献,是那二十五篇瑰丽的爱国诗章。这些篇章,绝大多数是在流放汨罗江畔的九年岁月写成的。九年的时光,是老人最凄凉的暮年。面对战乱之苦的百姓,面对破碎的山河,面对残酷的现实,他无不怀念自己的故乡,故乡的一草一木,常常出现在他的梦里,那么迷茫而遥不可及。他知道,再也回不到故乡,就把汨罗江,把玉笥山,当成了第二故乡,作为终老之地。汨罗江两岸,散居的多是罗子国贵族的后代,三大姓罗、屈、楚。屈原晚年并不孤独,他经常披发行吟江岸,与农夫促膝谈心,共话人生沧桑,揭露奸臣丑恶。有时,兴尽所至,与渔夫驾舟捕鱼,期待君王重振朝纲。无奈,朝政腐朽,病入膏盲,屈原的美好愿望终于在秦军攻破楚国首都那一瞬间破灭。绝望的他,决定选择以死表白对故国的忠诚。“万倾重湖悲去国,一江千古属斯人。”屈子祠前的这幅对联,就是对诗人屈原辉煌一生的真实写照。

玉笥山之所以能够成为湖湘文化的重要源头,汨罗江之所以能够光耀千古,就是因为屈原诗句里透射的爱国光芒,以及忧国忧民的情怀。这种情怀,成就了中华诗歌长河的主线。沿这条蓝墨水之河的源头顺游而下,曹操、蔡琰、李白、杜甫、白居易、王维、陆游、苏东坡、岳飞、辛弃疾、文天祥、康有为、谭嗣同、夏明翰、郭沫若、毛泽东、朱德,古今无数爱国诗人,正是以一篇篇弘扬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诗行,以甘愿舍身取义也要在黑暗中闪烁光华的勇气,成为蓝墨水河流上永恒的灯塔。他们,是中华民族的中流砥柱;他们,是中华民族的脊梁;他们,是炎黄子孙的楷模。再看如今,不少所谓的诗人,总在埋怨生不逢时,总在抱怨诗歌的边缘化,却不会去反思,为什么国人不爱读诗,为什么国人不再推崇诗人。因为我们的诗歌,不是越来越晦涩难读懂走向贵族化,就是越来越风花雪月走向娱乐化,缺少了关注现实、关注民生、关注民族和国家命运的东西。这样的诗歌,谁还愿去品读?这样的诗人,谁还会去推崇?

乘船离开汨罗江时,我想起曾在楚地流传久远的《孺子歌》:“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据说,这话并非屈原首创,却与屈原的“安能以皓皓之白,而蒙世俗之尘埃乎”有异曲同工之处,都是劝导做人要刚直进取、心胸豁达、清白高洁。这些,不正是中华民族的蓝墨水上游,流淌而来的最宝贵的水质吗?

想到这里,我沉重的心,突然明朗起来,宛如暖暖的冬阳。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春天,正是赏花踏青的好时节。这个春天,观鸟吟诗成了宁夏石嘴山的新景观。 近两年,石嘴山一带的鸟儿越来越多。我值班的场站有阔大的落地窗。工作间隙,偶一抬头,就看见院子地面落着密...

一 我在挂历上看见西欧19世纪末象征派画家莱昂·弗雷德里克的油画作品《冰河·急流》。画中人类从遥远的洪荒时代逐浪而来。一嘟噜,一嘟噜,形成一条美丽的涌带。生命在水中,一切朗照在澄...

这两天下雨,我隔着窗往外看,雨声淅淅沥沥地滴在墙角刚刚冒出绿叶的枇杷树上,毛茸茸的窄窄长长的叶子承接不住,雨滴便快速落到地里。庭院里原本是铺了草皮的,但因为最近疏于打理,长...

看日本女摄影师石内都的照片时,我总想起我的母亲。 石内都拍摄中老年女人身体上的伤疤与纹路,我仿佛看到母亲肚子上因剖腹产留下的刀痕,赘肉使其对折进去,把松松的皮层往上拉,才能看...

朋友来访时捎给我份随手礼,让我眼前为之一亮。不为礼物本身,一包鸡蛋饼,在物质充盈的年月,不再是耀眼的存在。 吸睛的是食品的外包装。包装设计别出心裁,与当前大部分产品外包装光鲜...

春天从立春开始?当然没有错。这时候的“春”已经站“立”起来让人看得见了。春字“从草从日”,本质属“阳”。古人认为,阴阳相生,冬至是阴的极致,也就是阳的开始。“天时人事日相催...

今天,吉安人喊出一句吉安文旅新口号:红井冈·金庐陵·美吉安。 吉安,红得耀眼。毛泽东等人曾率领工农红军九打吉安,写下“十万工农下吉安”的豪迈诗篇。吉安,有着5万多名革命烈士、...

叶浅韵,云南宣威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第六届主席团成员。作品发表于《人民文学》《十月》《中国作家》《北京文学》《散文海外版》等,获十月文学奖、冰心散文奖、...

捧甖承槽,衔杯漱醪;奋髯踑踞,枕麴藉糟;无思无虑,其乐陶陶。——刘伶《酒德颂》 三十岁前,滴酒不沾,不知酒味,这是我得意的。喝酒是奢侈事,在盛世喝酒,未免浪费。如果生逢乱世,...

我爱江花,尤其是父母双双魂归长江后,我更爱江花。总是有事无事时,会不由自主地走到武昌江滩,坐在水边的鹅卵石上,发呆地望着长江、汉江交汇的龙王庙处,江汉朝宗,“滚滚烟波归大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