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河 一座城

赵长顺

说起淮阴,不能不提起一条河,这条河就是古淮河。山之南为阳,水之南为阴,因在古淮河之南,所以此地称之为淮阴。

这是一条颇有争议的河,有人称之为古淮河,因为它确实是最早的淮河。有人称之为废黄河,因为明清时代,黄河跑到这条河里闹腾几翻后一走了之,这条河便被称为废黄河。一个“废”字,包含了几多沧桑和苦难。

我小时候就听说过这条河。那时父亲每年冬天好像都要去挑大河工。有一年的冬天,他去挑大河工的地方叫渔沟。我问渔沟在哪儿?他说渔沟在淮阴。我又问,淮阴在哪?他说淮阴在废黄河那边。父亲挑河工回来,总会带些花生和山芋干子回来,于是我小时候就知道靠我们家不远的地方,有一条废黄河,那里盛产花生和山芋干子。上中学的时候,老师给我们听讲过黄河的故事。知道黄河是我们的母亲河,可历史上的黄河曾“三年两决口、百年一改道”,黄河凭借她的威力,夺取淮河水道后奔腾入海,在给下游两岸的群众带来了深重灾难的同时,也留下了一条故道,叫黄河故道,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废黄河。

第一次与这条河谋面是三十多年前,记得那年是个夏天,我与同学到淮阴参加一个考试,考场设在淮阴县的一所中学。上午考试结束后,已近中午,饥肠辘辘。同学的姐夫家离学校不远,他邀请我一起去他姐夫家吃饭。因我人地两疏,就随他一起骑着自行车去了。从学校门出来,不久就拐上了一个堆堤,堆堤是沙石路面,堆堤下面是宽阔的河面,原来这就是我脑海中留下深刻记忆的废黄河。我们沿着黄河堆骑行,不时有拖拉机和卡车从我们身边驶过,顿时尘土飞扬,让人不敢呼吸和睁眼。约莫骑行了20多分钟,到了一片黄河滩,同学的姐夫家就在黄河滩的一侧,门口有一块玉米地,玉米地的中间有一条小道,一头通向主屋的大门,一头一直延伸到黄河边的一个小码头,我特地好奇地到河边,用河水洗了一把脸,感到水里夹杂着一丝土腥味。心想,这就是我小时候就听说过的废黄河?同事的姐夫热情地接待了我们,印象中做了一桌子的菜,见我有些腼腆,不住往我碗里挟菜,还劝我们喝酒。因我们下午还有一场试要考,都没喝酒,而他却一个倒了一大杯酒喝了起来。

也许是那一次的一饭之恩吧,我对淮阴人有一种亲切感,喜欢听淮阴人说话,他们说话不拖泥带水,干净利落。喜欢跟淮阴人处事,他们对人真诚,从不斤斤计较。喜欢跟淮阴人喝酒,你能喝就喝,可以来个“感情深,一口闷”,你不能喝也不勉强,“你随意,我干了”。现在想起同学姐夫喝酒的样子,都感到他很豪爽,一大杯酒两三口就喝完了。也许淮阴人骨子里就有一种豪气的基因,而这基因也许与这条河的水有关。

这条河的水滋养了一代又一代的淮阴人,一代又一代的淮阴人,在这里建起了一座城。

这是一座感恩之城。2000多年前,兴汉三杰之一的淮阴侯韩信,就是喝古淮河水长大的,那时他还是一个穷小子,整天无所事事,被人瞧不起,还曾受过“胯下之辱”。他经常来到这条河边钓鱼。有几位老大娘也经常在这条河里漂洗衣服,其中一位大娘看见韩信饿了,就拿出饭给韩信吃,这一饭之恩,演绎了漂母“一饭千金”的千古佳话。如今这里成了全国首个“母爱之都”,他们以“母爱·爱母”为主题,把爱心文化传播到了世界各地,先后在德国、荷兰、香港、澳门、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地举办“漂母杯”散文诗歌大赛,漂母仁慈博爱的大德和韩信知恩图报的美行,漂洋过海,妇孺皆知。

这是一座英雄之城。刘老庄狙击战的号角声似乎还在耳边回响。新四军第3师第7旅第19团第2营第4连,82名官兵,与1000多名敌人展开激战。前面的战士倒下了,又有无数的战士冲向前。打退敌人五次冲锋,毙敌170多人,伤敌200余人。弹尽援绝,就与敌进行白刃格斗。82位勇士用生命写下了壮丽的诗行。说到英雄之城,不能不提起一位女英雄,那就是美籍华人、淮阴之子、著名历史学家、人权斗士张纯如。她用生命写就了《南京大屠杀》,还原了历史真相。她为南京大屠杀竖起了一座碑,家乡人没有忘记她,在风光旖旎的古淮河北岸,也为她竖起了一座碑。她背倚淮阴大地,面向日出东方,庄重典雅,朴素沉静,是一座勿忘国耻、珍爱和平、怀念英雄、励志后人的精神之碑。

这是一座宜居之城。曾几何时,故道沿线是一条醒目的“贫困带”,这里总与“交通闭塞、环境恶劣、地理位置偏僻”等字眼联系在一起。在许多人的眼中,这里是“风来起沙,雨来流沙”之地。而如今,这里已成了一片绿色的家园。淮阴境内黄河故道两岸,从西到东已建成的休闲娱乐场所有:淮安动物园、柳树湾风景区、桃花坞、樱花园、樱花大道、东方母爱公园、古黄河生态民俗园、古淮河生态风光带、植物园、淮河运动乐园、古黄河湿地公园、日月洲生态乐园等。现已成为集生态、景观、休闲、运动、环保于一体的好去处,每年都会吸引大批的游客来此观光旅游。

如今驻足在这条河边,回首这座城,一座座高楼林立,城市高架穿城而过,畅通的路网,吸引了许多知名企业落户这里,许多商业巨舰进驻进驻这里,集聚的城市产业,成为闪亮的城市之星。再也没有“贫瘠、凄苦”的感觉,一股勃勃的生机正在这条河的两岸蓬发,曾经的“风来起沙,雨来流沙”已成为历史。那激扬如飞流直泻,润泽如漫漫清流的水声,以及鸟语花香,欢歌笑语,已成为一条河与一座城最美妙的音符。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春天,正是赏花踏青的好时节。这个春天,观鸟吟诗成了宁夏石嘴山的新景观。 近两年,石嘴山一带的鸟儿越来越多。我值班的场站有阔大的落地窗。工作间隙,偶一抬头,就看见院子地面落着密...

一 我在挂历上看见西欧19世纪末象征派画家莱昂·弗雷德里克的油画作品《冰河·急流》。画中人类从遥远的洪荒时代逐浪而来。一嘟噜,一嘟噜,形成一条美丽的涌带。生命在水中,一切朗照在澄...

这两天下雨,我隔着窗往外看,雨声淅淅沥沥地滴在墙角刚刚冒出绿叶的枇杷树上,毛茸茸的窄窄长长的叶子承接不住,雨滴便快速落到地里。庭院里原本是铺了草皮的,但因为最近疏于打理,长...

看日本女摄影师石内都的照片时,我总想起我的母亲。 石内都拍摄中老年女人身体上的伤疤与纹路,我仿佛看到母亲肚子上因剖腹产留下的刀痕,赘肉使其对折进去,把松松的皮层往上拉,才能看...

朋友来访时捎给我份随手礼,让我眼前为之一亮。不为礼物本身,一包鸡蛋饼,在物质充盈的年月,不再是耀眼的存在。 吸睛的是食品的外包装。包装设计别出心裁,与当前大部分产品外包装光鲜...

春天从立春开始?当然没有错。这时候的“春”已经站“立”起来让人看得见了。春字“从草从日”,本质属“阳”。古人认为,阴阳相生,冬至是阴的极致,也就是阳的开始。“天时人事日相催...

今天,吉安人喊出一句吉安文旅新口号:红井冈·金庐陵·美吉安。 吉安,红得耀眼。毛泽东等人曾率领工农红军九打吉安,写下“十万工农下吉安”的豪迈诗篇。吉安,有着5万多名革命烈士、...

叶浅韵,云南宣威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第六届主席团成员。作品发表于《人民文学》《十月》《中国作家》《北京文学》《散文海外版》等,获十月文学奖、冰心散文奖、...

捧甖承槽,衔杯漱醪;奋髯踑踞,枕麴藉糟;无思无虑,其乐陶陶。——刘伶《酒德颂》 三十岁前,滴酒不沾,不知酒味,这是我得意的。喝酒是奢侈事,在盛世喝酒,未免浪费。如果生逢乱世,...

我爱江花,尤其是父母双双魂归长江后,我更爱江花。总是有事无事时,会不由自主地走到武昌江滩,坐在水边的鹅卵石上,发呆地望着长江、汉江交汇的龙王庙处,江汉朝宗,“滚滚烟波归大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