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五点,我坐到了海边。天空还是一片铅灰,没有什么人影。一个人静静地坐着,能感觉到海深沉的呼吸。海太浩大了,海的浩大,让我心生些微的畏葸。好在,天快亮了。

我看着海,看着海在熹微的晨光中一层层打开,又一层层合上。海在试着自己的新装,从墨蓝的,换成湛蓝的,再后来,换成了淡蓝混有玫瑰色的。又觉得海在演示多米诺骨牌,从远处倒来,然后从我的眼前倒回去。如此往复,无有休止。

海终于变戏法似的,将一枚红黄变了出来,那红黄并不晃眼,在海的一遍遍淘洗中干净而清爽。眨眼工夫,朝阳已如圆圆的巨轮翻滚而起,烟尘滚滚,涛声隆隆。腾空的瞬间,光芒四射。霞光中的海层层涌起,一片艳红。那是多么大的一片红啊,让人想到海中无数红鲤在滚动,想到“张羽煮海”,整个海都在燃烧。

我所在的地方叫中原,祖先以为那里就是天下的中心,海则是中国的边缘,是天的尽头。那时没有多少人能像我这样坐到海的身边。直到明代,才有人敢于冒险一渡大海,去看看“海外”的世界。

我就这么久久地读着海——实际上,海的深厚与宽广,是读不完的。比起大地,海的历史更长,海的秘密,不亚于大地的秘密。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喜欢海,就像我无理由地喜欢一个叫“海明威”的作家和一个叫“海子”的诗人。我不知道汉语里“海”的发音是如何确定下来的,它是如此贴切。喊出“海”这个字时,令人振奋。“海!”我唤了一声。“海!”我放声长啸。

夜晚,海涛拍打着沙滩。三点时分,我推窗而望,看到的是一排排白色的巨浪。突然有些担心,那大浪是否会越过沙滩直扑向我的房间?其实,海有自己的处世规则,它甚至不需要堤坝。

浪花像在为大海织着好看的花边。没有比这更大的花边了,一丛丛一叠叠,看得人眼花。它们不停地消逝,又不停地被织起来。

海把一些鸥鸟扔上天去,让它们尽情撒欢。我总觉得,这些勤劳得不能再勤劳的鸟儿没有时间睡觉。

海浪的壮观有时是借助鸥鸟来实现的。有一处海浪翻涌得特别,甚至翻到了天上。离近了才发现,那是一群鸥鸟密密的翅膀。

有人在撒网,有人在钓鱼。这个时候,梭鱼喜欢随着潮水,冲向岸边。

风在舞,阳春三月越来越近,风也在一天天变暖。

宿在崂山脚下的将将湾。将将湾紧靠着海。深夜躺在床上,一边听着海声,一边品味“将将”二字。躺在湾里,轻松、平静,很快进入了梦乡。清晨醒来,才知道夜里下了不小的雨。

早晨登船,从南往北行驶。海里已经隐隐约约有了各种渔船,不远处的麦岛、西姜、沙子口渔村,也同将将湾一样,在太阳刚刚出来时就有渔民解缆出海。

渐渐进入了辽阔与深蓝。白色的浪像甩尾的大鱼,跟在船的四周。鸥鸟也来凑热闹,随着船上下翻飞,有的还落在船上,让人看清它明亮的眼睛与干净的羽毛。

船在绕着崂山航行,远远望去,崂山就像另一种浪,在视野里起伏跳荡。这是一座从海里长出来的山。这样的山,会出故事的。于是有了“崂山道士”,有了“香玉”,有了各种神仙鬼怪。

船在向崂山靠近,越近波浪越大。船晃得厉害,仿佛倒海翻江。一波大浪过去,船还在劈波斩浪,沉稳的船老大轻松自如。向海而生的人,有着征服一切的坚毅与胆魄。

过了八仙墩,风速变大。山崖下出现了奇岩怪石,有的像经历了一场天火,露出赤壁之色,一只鸥鸟掠过,给赤壁划出一道白痕。有的像一片远古的丛林,或是一群威武的士兵。山崖下的黑色礁石,说是试金滩,还有一片白色花岗岩,说是晒钱滩。

一个有山有水又堆金砌玉的所在,自然是人们的向往之地。船老大说,过去有句话叫“千难万难不离崂山”,在青岛这个地方,哪怕再困难,也总能渡过难关,所以老百姓都喜欢到这里讨生活,渐渐地,留下的人越来越多。

不仅是老百姓,文化人也爱青岛。闻一多、曹禺、老舍、梁实秋、王统照、沈从文、臧克家、萧军、萧红……在这片海边,站立过多少人物,温润的海风与热烈的浪花,让他们心生无数感慨。

闻一多写夏日的青岛:“到夏季来,青岛几乎是天堂了。双驾马车载人到汇泉浴场去,男的女的中国人和四方的异客,戴了阔边大帽,海边沙滩上,人像小鱼一般,曝露在日光下,怀抱中是薰人的咸风。沙滩边许多小小的木屋,屋外搭着伞篷,人全仰天躺在沙上,有的下海去游泳,踩水浪,孩子们光着身在海滨拾贝壳。”

多少年过去了,热闹的景象依然在上演。

在这个明亮的早晨,一只只帆船划向深海,远远望去,银白一片。是的,这里是“帆船之都”,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协办城市。奥帆赛为这座与蔚蓝相拥的岛城插上了圆梦的翅膀。

20世纪,帆船运动由欧陆传入,滨海之城青岛就成了航海运动的摇篮,一代代人在舢板、帆船上搏击,尤其是那些渔家的后代。一次奥运会,带来的是“弄潮儿向涛头立”的永久气场。

燕岛是一处礁岩林立的地方,到了秋天,这里会发出震天动地的潮声,浪花飞出十几米高,因此有了“燕岛秋潮”的名声。这名声引来无数观光客,他们想看海浪搏击岩石的勇猛瞬间,听那爆裂的声响。

早春时节,大海将最纯粹的深蓝堆积在岛的周围,而后聚集力量,向着燕岛发起冲击。浪花就像一群燕子,喧嚷着,翻扑在岛的上空。“燕岛”之名,难道缘于此?没有在岛上看到燕子,倒是看到了喜鹊,一只只花喜鹊的鸣叫声在松林间此起彼伏,成了浪潮的尾音。

情人坝离燕岛不远,这里也是狂潮翻涌之处——这里就该是狂潮翻涌之处。巨大的浪花在朝晖中翻涌出无数朵红玫瑰。不知谁说的:“牵手走过情人坝,再大风浪也不怕!”

人们喜欢将情感的秘密交给大海,因为大海有着慈母般的胸怀,可以倾诉,可以托付,可以依恋。不仅如此,大海还让人们陷入哲思:生活就如浪花翻涌的大海,不会一碧如洗,不会一帆风顺;面对每一次潮汐,则会让人明白要懂得珍惜每一次给予。

在海滨竟然看到了鸽子,是的,不是鸥鸟,是鸽子。它们同样铺开翅膀,在天地间飞翔,只是不飞往海上。它们把海交给海鸥去打理,自己在岸上营造另一种氛围。

海边有那么多的树,已经不只是单调的木麻黄了。先看到的是白蜡树,据说这种树耐湿耐旱耐盐碱。初春的杉树有点儿像眉刷,一个个地,在这个早晨,把天空刷蓝。法桐在这里也是主要角色,只是叶子还没有长出来,一树的铃铛,可劲地晃。耐冬,捧出的是点点微红。刺槐显得朴实,在这北方的岸上,有着村姑的情愫,悄悄地滋长属于自己的娇嫩。不知哪里来的樱花,在海边站成排,只待四月的风带来一树芬芳,同大海来一场交响。

日落后,那兀自伫立海中、遥望太平山的信号塔,当是一棵奇特的树,一棵释放着温馨与怀想的夜来香。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春天,正是赏花踏青的好时节。这个春天,观鸟吟诗成了宁夏石嘴山的新景观。 近两年,石嘴山一带的鸟儿越来越多。我值班的场站有阔大的落地窗。工作间隙,偶一抬头,就看见院子地面落着密...

一 我在挂历上看见西欧19世纪末象征派画家莱昂·弗雷德里克的油画作品《冰河·急流》。画中人类从遥远的洪荒时代逐浪而来。一嘟噜,一嘟噜,形成一条美丽的涌带。生命在水中,一切朗照在澄...

这两天下雨,我隔着窗往外看,雨声淅淅沥沥地滴在墙角刚刚冒出绿叶的枇杷树上,毛茸茸的窄窄长长的叶子承接不住,雨滴便快速落到地里。庭院里原本是铺了草皮的,但因为最近疏于打理,长...

看日本女摄影师石内都的照片时,我总想起我的母亲。 石内都拍摄中老年女人身体上的伤疤与纹路,我仿佛看到母亲肚子上因剖腹产留下的刀痕,赘肉使其对折进去,把松松的皮层往上拉,才能看...

朋友来访时捎给我份随手礼,让我眼前为之一亮。不为礼物本身,一包鸡蛋饼,在物质充盈的年月,不再是耀眼的存在。 吸睛的是食品的外包装。包装设计别出心裁,与当前大部分产品外包装光鲜...

春天从立春开始?当然没有错。这时候的“春”已经站“立”起来让人看得见了。春字“从草从日”,本质属“阳”。古人认为,阴阳相生,冬至是阴的极致,也就是阳的开始。“天时人事日相催...

今天,吉安人喊出一句吉安文旅新口号:红井冈·金庐陵·美吉安。 吉安,红得耀眼。毛泽东等人曾率领工农红军九打吉安,写下“十万工农下吉安”的豪迈诗篇。吉安,有着5万多名革命烈士、...

叶浅韵,云南宣威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第六届主席团成员。作品发表于《人民文学》《十月》《中国作家》《北京文学》《散文海外版》等,获十月文学奖、冰心散文奖、...

捧甖承槽,衔杯漱醪;奋髯踑踞,枕麴藉糟;无思无虑,其乐陶陶。——刘伶《酒德颂》 三十岁前,滴酒不沾,不知酒味,这是我得意的。喝酒是奢侈事,在盛世喝酒,未免浪费。如果生逢乱世,...

我爱江花,尤其是父母双双魂归长江后,我更爱江花。总是有事无事时,会不由自主地走到武昌江滩,坐在水边的鹅卵石上,发呆地望着长江、汉江交汇的龙王庙处,江汉朝宗,“滚滚烟波归大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