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骨文像猪棒骨,魏晋法帖如春韭秋菘,唐人下笔仿佛白刀切肉,宋人字如蔬如笋,明人字花花草草,读清人书法,像喝了一碗羊杂汤。高深青花大碗,阔口,羊肉和羊杂切碎放入碗中,从沸腾的汤锅中舀出羊汤,加上蒜末、辣油。喝羊杂汤,可掺烧饼,烧饼宜薄,两面沾芝麻,需现烤,不必有馅,烤至焦黄即可。

喝羊杂汤,吃芝麻烧饼。一口喝出馆阁体,一口吃出六分半书。

清人作书追本溯源,本源自在,追之溯之,往往远隔千里。

清人书联常见好笔墨,一个个字顶天立地。但欲识清人书家之面貌,要读手札,手札最见心绪。山高月小,水落石出,顽石现了原形。

清人学汉隶学汉简,有隶有简,却与汉无关。隶简可学,汉风不可学,心中有下笔即有,心中无不得强求。所谓叫天不应,叩地无门。

石涛字放在其画作上好,剥离开来,像水草离开了水。

八大山人晚年字格尤在画作之上。

刘石庵通透,翁方纲倔强,下笔皆有蟒袍官服气。刘石庵未必无古人,翁方纲何尝无自己。刘石庵一笔笔自己也一笔笔古人,翁方纲一笔笔古人也一笔笔自己。习字三月,做自己容易,做他人难。习字三年,做他人容易,做自己难。字之难,难在处处他人,处处自己。

刘石庵用笔如擂鼓,邓石如用笔像敲钟。郑板桥用笔如伐竹,金冬心用笔像砍树。少年时常常伐竹砍树,伐竹用弯刀,砍树则用斧头。不识山人事,书之道也隔得远了。

同为帝王字,康熙字厚,顺治字轻,乾隆字油滑,跃然得意,手腕下好大一统江山。

铁保分明寒梅,行书深得晋人笔法。

郑板桥字有寒士相,金冬心字有山僧相,曾国藩字有名臣相。

扬州八怪是诗人字,郊寒岛瘦一脉,见怪不怪。扬州八怪,大惊小怪,只因少见多怪,自惊自怪。

厉鹗评汪士慎:“腕悬仍似蚕头篆,笔磔稍存隼尾波,只余瘦硬乏姿媚,每受俗眼相讥诃。”其字有画意,其中几枝春兰,数朵寒梅。

黄慎草书有风雨气,风雨欲来花满楼。一池墨荷之香也。

李复堂作字,得意处如风吹老松。

李方膺有墨韵,浓淡枯湿是文人心事,偶见桀骜,于是硬朗。

高翔字瘦如枯枝,境界逼仄,但格调颇高。字如其人,可见苦意。高翔与苦瓜和尚交好。

2016年2月11日,我访扬州罗聘故居,曾作得四句话:“文章诗酒上扬州,罗聘平生好鬼图。笔墨不遮风和雨,老妻泣泪伴清愁。”罗聘字有魏碑气,大字越发佳妙。学金农,却多了秀气。小字清灵,不像喜欢画鬼的人。

邓石如的篆书,高妙在清淡。吴昌硕入古深,短衫短袖,没有邓石如长衫潇洒。邓石如的潇洒是家有喜事、祖父得意,黄昏暮雪,三分薄醉过柴门。

清人总难摆脱馆阁体。字里有几分馆阁体头面是福气,才气好,意气好,古气好,若无庙堂气,纵然字高,终是无福。人生多难,无福即苦,苦海无边,淹死多少众生。

何绍基的字色相近乎茴香豆,精神却是铁蚕豆。蒸不熟,煮不烂,砸不坏,锤不扁,炒不爆。

康有为论书,仿佛老拳师诀,从来只说三分话,未曾全抛一片心。

林则徐的手札,晴朗天气,老梅开了几朵白花。

赵之谦的字有谦恭心,康有为虎视眈眈,舍我其谁,傲骨如大梁。康有为是员外字,梁启超是文人字。

清人作书,胸中太清楚,下笔少了混沌。明清之后,荒茫气渐渐少了。

郑簠隶书无汉风,更近乎青铜器之味,偶尔又有上古玉饰之味。

朱彝尊行书有宋人风气,唯笔力稍弱。作词人的手笔,到底偏于婉约。

钱沣颜字亦步亦趋,仰之弥高,高山。行书比篆书多些心性,大河流深,洪水走泥。

伊秉绶作字,胸襟张开。伊家大户,几处门庭,是侯门,侯门深似海。伊秉绶气息与康有为近似,但伊字舒缓有大儒风度,康有为急促像兵变,哗然欲上庙堂。

包世臣论书一流,作书三流,草书未免过于性急,行书脱不尽俗气。何止今人眼高手低,古人亦然。眼高手低无妨,最怕眼低手低。

清人是学问字,明人是才情字,宋人是性情字,唐人是法度字,魏晋是心意字。《易·明夷》:“入于左腹,获心意也。”清人手腕功夫太好,难入左腹右腹,难获心意也。

翁同龢宦海纵横,字里不失书生本色。老苍到了极致,于是发出新芽,于是长出青苔。

张裕钊用墨在用笔之上,其字像一把不开锋之玄铁重剑,高古浑穆。

清人书法大多用墨比用笔好。清人善于用墨,却不善于用笔。所谓舞文弄墨,文当舞方才有好看的头面,奈何清人枷锁太重,锁住手脚,舞不开耳。

杨守敬作书,章法如画,字里有竹气。

读清人书论,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读清人书法,大可坦腹西厢,自在饮食。

清人人人欲进明堂。欲进明堂,明堂远在天边,不思明堂,明堂大门自开。此艺道之根本也。

见过不少传世清人字,师出同门,他们不同年不同月不同日生,他们不同年不同月不同日死,他们下笔是兄弟,他们下笔是姊妹,他们下笔是姑嫂,他们下笔是父子,他们下笔是爷孙……

清人字不清而浊而拙而茁而灼而琢……浑浊,笨拙,茁壮,焦灼,琢磨……

读明人书法如游园林,读清人书法如游石林。多年前友人陪我同游过云南石林。

明人书法穿过玉门登堂入室,玉门关内,春风度。清人书法穿过土门走远了,门外一片荒地,他们开荒种了一望无垠的白菜。

清人种白菜,明人玩花竹,宋人拜松石,唐人立碑刻,晋人门庭萧萧,听听风雨,春风夏雨秋叶冬雪。

老家有十八罗汉峰,一山有一山风景。那日路过山脚,仰头看山,仿佛翻一本清人书法册页。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春天,正是赏花踏青的好时节。这个春天,观鸟吟诗成了宁夏石嘴山的新景观。 近两年,石嘴山一带的鸟儿越来越多。我值班的场站有阔大的落地窗。工作间隙,偶一抬头,就看见院子地面落着密...

一 我在挂历上看见西欧19世纪末象征派画家莱昂·弗雷德里克的油画作品《冰河·急流》。画中人类从遥远的洪荒时代逐浪而来。一嘟噜,一嘟噜,形成一条美丽的涌带。生命在水中,一切朗照在澄...

这两天下雨,我隔着窗往外看,雨声淅淅沥沥地滴在墙角刚刚冒出绿叶的枇杷树上,毛茸茸的窄窄长长的叶子承接不住,雨滴便快速落到地里。庭院里原本是铺了草皮的,但因为最近疏于打理,长...

看日本女摄影师石内都的照片时,我总想起我的母亲。 石内都拍摄中老年女人身体上的伤疤与纹路,我仿佛看到母亲肚子上因剖腹产留下的刀痕,赘肉使其对折进去,把松松的皮层往上拉,才能看...

朋友来访时捎给我份随手礼,让我眼前为之一亮。不为礼物本身,一包鸡蛋饼,在物质充盈的年月,不再是耀眼的存在。 吸睛的是食品的外包装。包装设计别出心裁,与当前大部分产品外包装光鲜...

春天从立春开始?当然没有错。这时候的“春”已经站“立”起来让人看得见了。春字“从草从日”,本质属“阳”。古人认为,阴阳相生,冬至是阴的极致,也就是阳的开始。“天时人事日相催...

今天,吉安人喊出一句吉安文旅新口号:红井冈·金庐陵·美吉安。 吉安,红得耀眼。毛泽东等人曾率领工农红军九打吉安,写下“十万工农下吉安”的豪迈诗篇。吉安,有着5万多名革命烈士、...

叶浅韵,云南宣威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第六届主席团成员。作品发表于《人民文学》《十月》《中国作家》《北京文学》《散文海外版》等,获十月文学奖、冰心散文奖、...

捧甖承槽,衔杯漱醪;奋髯踑踞,枕麴藉糟;无思无虑,其乐陶陶。——刘伶《酒德颂》 三十岁前,滴酒不沾,不知酒味,这是我得意的。喝酒是奢侈事,在盛世喝酒,未免浪费。如果生逢乱世,...

我爱江花,尤其是父母双双魂归长江后,我更爱江花。总是有事无事时,会不由自主地走到武昌江滩,坐在水边的鹅卵石上,发呆地望着长江、汉江交汇的龙王庙处,江汉朝宗,“滚滚烟波归大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