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上芦苇梢的时候,我正在黄河岸边弹着琴。茂密的苇茎纠缠着浪花翻卷的舌音,跳跃的灯光,好似婉转的小夜曲行走在旅途。寂静的河岸,温柔的垂柳,没有哪片深秋的落叶砸疼心事。舒展的眉梢,数星星的眼睛,勾勒着惬意的画中人。弯腰捡起一片暗红的枫叶,在月下吻上年轻的唇印。岸边散落的石凳,安坐白髯,夜晚的野炊,激情迸发的少男少女,一切都在书写新时代的梦想青春。

绵延的黄沙,在我的家乡有着九十四公里的足迹。北镇印象已被淹没在历史的落尘里,新生的滨州城在晨曦中熠熠闪光。踩着鲜艳的阳光,抬眼看见滚滚之水泛起粼粼波纹。早起的鸟雀啄食清露,秋风闪过,高楼便溢出米粒的馨香。站在黄河楼的顶端,俯视碧水的蒲湖,有嬉戏的野鸭在捕捉早食。晨练的太极划了一个圈,太阳便有了七彩的光环。自黄河吹来的风,透过芦苇荡,袭面淡香。

我轻踩脚步,徜徉在绿树丛中,欣赏一朵紫红的小花,满是笑靥。呆在小城久了,便不再羡慕外面的世界,我的城也在月异日新,焕发活力。航拍滨州城,你会发现现代的都市大花园,我们就栖息在花草间,工作、生活、休憩、欢愉。爱,是一种无法言喻的刻骨沉静,华章表述了外表,唯有自己在独处的时候,才会幸福地流泪。偏爱芦苇摇曳,沙沙声能清扫心灵。

跨过黄河浮桥的时候,思绪随波涛起伏涌动,似有黄河锦鲤跃上潮头。流动的大河生生不息,生活在三角洲的人,汲取了齐文化遗留的养分。也曾坐在摆渡船上,感叹河之壮阔,忧患之深。自大禹治水,历经河工,改道顺畅。悬河之美需要用心感受,你看层次错落的漩涡和水涨水落冲刷的沙画,如此绝伦美幻。拐弯处,芦苇结实,形如密织的篱笆。我如此钟情芦苇,因为它根系坚韧,抓牢家风。

夕阳在河道溅起巨大水花,我的影子被拉得修长。在黄河大道上行走,遇见南飞的雁群排成了“人”字形。我们从遥远的上古迁徙而来,耕种、收获、世代而居。天气还不算太凉,我的口袋装满黄沙的味道,我倾情演绎成这片绿洲的飞蝶,在微凉的花朵上静立、或者曼舞。村落淹没在绿荫之中,曲幽的小径就像脐带连着母系。堤坝之下,小院里棉花睡得结实,又有小狗蹦来跑去,追逐尾巴扫落的苇叶。其实喜欢芦苇的原因还有一个,那就是随遇而安,遇水生长,活得比较容易。就像纷杂的人世,不苛求,容易满足,幸福指数就高。

欣赏白云蓝天最美的季节就是秋天了。

把自己当作秋千,凌空飞起的时候,正好和白云倾情撞怀。手牵着平淡的日子,百姓家的烟火温馨无奇,锅碗瓢盆的交响曲和女人的娴熟,丰盛的菜肴便冒着热气摆满桌台。黄河人家朴实,烫热的老酒温暖远道而来的客人。秋天是归来的季节,黄河人家外出求学的孩子寄来秋天的第一封书信。信里说,好久没吃到黄河鲤鱼的味道了,也好久没得到母亲的拥抱了......,还说,河边的芦苇快到芦花飞舞的时候了吧,还说芦花会飘到陌生的城市,送去黄河人家的祝福......

东方白鹳展露歌喉的时候,湿地深处的虫蛐正在垒高家门,储蓄即将过冬的食物。蓬草摩肩接踵,籽粒成熟成金黄,进入湿地腹地,被雾气包裹,犹如仙境。白鹳纯净的眸子是一面镜子,照亮着这人世间。黑白羽毛顺滑洁净,素衣高贵,与之相比,我倒觉得自己庸俗且不堪了许多。人与鸟类相比,似乎强大,殊不知我们有时忘记了与自然共生的重要,就会吞下自然法则惩罚的恶果。还好,我的城能独善其身,自我修复,更重要的是我们善良如初,初心未泯。

最宜居的城市,生活着一群热情似火的人,黄河人家敞开胸怀,欢迎着海内外的客人。在绿荫大道骑行,天然的黄河氧吧沁透心脾。舒张双臂,飞翔自由的性情,当然少不了特色美食惊艳你的味蕾。来滨州城吧,当小雪敲窗的时候,滚烫的炉火映红友谊真诚的面颊。我们倚窗而立,欣赏白色花瓣穿过棋盘落子的腔调,也品一杯暖心暖肺的枸杞茶。铺开宣纸,纤纤玉指弹拨黄河的水墨风情,尽可大醉酩酊,也可微醺小憩。剪一副火红的窗花吧,此时正有吕剧大戏飞上枝头。

沸腾的黄河人家,落英缤纷,捡拾典籍里的黄河故事,勾勒滨州城的版图。深睡在黄河岸边,做一个多彩的梦,奔跑的城市,非常年轻。白鹳筑巢,芦苇地摇曳生姿,白杨树挺拔高耸,海棠果红透心底。柿子树挂满白霜,火一般的浆果装着故乡。蜿蜒的大河,在我家门前拐了一个弯儿,我多情的诗文便昭告天下。每个人的家乡都是最亲的,每个思乡游子的床头都挂满月光。泪水时常爬满脸颊,那是因为叶落总会归根;无缘无故也会自言自语,那是翻捡旧物时,仿佛听见了儿时嬉戏浪花的童稚音。

撑一支鱼竿,垂钓黄河的季风。虔诚地静坐水边,等待的是上钩的鱼儿,或者是生活的某些轨迹。阳光洒在水面,浪潮的针脚缝补着琐碎生活。安然安度,就像曾经的扁舟,静静卧睡、憨姿可掬。一个人吹着河道的风,一个人啃食先祖遗留的圣果,一个人孤独着幸福,一个人看见升腾的水分子结成彩虹。荷塘的蛙鸣藏匿了,采莲人归于乡野,我看见枯萎的玉盘还印着蜻蜓的尖叫,我看见蝴蝶还在荷花仙子的荷包里飞针走线。

我的笛子奏出轻快的散板,我把浪漫的枫叶夹在耳际,我任凭河风打湿我的睫毛,我逐浪的炽热洒遍了整个滨州城。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晌午,村街排起了扎龙灯的长队。四角方窗的花灯扎在一块两米长的木板上,木板与木板用一根可作把手的木棍穿洞栓实,绑上红布,喜庆映眼。一板接一板的花灯,延绵140余米,犹如一座横跨河...

今日立春。凌晨四时许,田雁宁辞世。早起见他儿子来讯息,我只回了几个字:“田男,任叔叔为你爸伤心。”悲尽哀绝,一片空白,无法多言。 雁宁,于达州市开江长大,年少习文,文学影响广...

1 我家屋后有一棵柳树,树身粗大,三个成年人手牵手都合围不了,树影婆娑,阴翳蔽日,在我的老家非常显眼。说实话,像这么粗大的柳树,十里八乡都难得一见。 春来柳叶渐渐生出,一根根细...

在冬天,没有什么比一碗热粥来得更温暖熨帖。别的食物虽然可以填饱肚子,但不如粥让人瞬间觉得周身温暖。热汤虽然也可御寒,但远不如热粥踏实。粥,既可果腹又可御寒,既可养胃又有利养...

一 今年夏天,参加中国作协组织的一个文学活动,有机会去了浙江临安。 临安是杭州的一个区,位于杭州西部。我对临安的第一印象是,除了其区府所在的区域外,大部分地区和四川的山区很相...

一 住过多年的地方称为“老院”,这是天津的风土人情。恋旧的天津人喜欢经常回老院探望,哪怕见不到老邻居、也没有熟悉的人,固执得还是要经常回去,在生活过的地方走一走、看一看,在回...

早就听说引黄灌区打渔张这个地方,一直没有机会前往。最近终于目睹它的芳容。 打渔张闸区的来由,有一个耐人寻味的故事。打渔张最初是黄河岸边的一个小村庄,本来不在滨州境内,而是在东...

从前我们这里,婚丧嫁娶,红喜事,白喜事,都是人生大事,举家会族,操劳好几天才搞得定。说结婚。去女方家抬嫁妆、“打折返”第一天,敲锣打鼓,唢呐呜哇,鞭炮砰啪,将新娘子接回来“...

爱酒之人,大概一生只钟情于一种酒。 他们天生对味道敏感,喜欢遍寻天下的好酒,也凡美酒都值得痛饮、值得品茗。爱好会时有不专,有时一阵嗜辣,一阵嗜苦。然而留给各地美酒的是“欣赏”...

一连好几天,他都梦见了同一株树。一株需要数人合抱的大树,像泰山一样稳稳地压在地平线上,叫人想起人类祖父的形象。但即便是梦中,他也清楚,那不是一株真实的树,而是抽象的树、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