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门前有六棵吊柏,细细的叶子,密密匝匝的,一年四季都青翠着,氤氤氲氲,尤其是吊柏的树干,笔直如铁,直插青天,风里雨里,都挺直着身子。村人门似乎不太在意,或许他们生下来,就看到了它们,日常陪伴,熟视无睹了。但它们却不在乎这多,兀自生长着。我小的时候,爬上去掏过鸟窝,也在地上拣过柏树仔,一捧一捧的装进口袋,做子弹,跟左邻右舍的孩子玩阵仗。它们是陪着我长大的,也是看着我家拆掉土坯房子,盖成红砖楼的。村里的每一点变化,它们都看着,却无言。

在月夜,风清云淡大地朦胧柔美,村里的狗吠猪吼都静下来,不远处,小河流水的声音犹如风过万顷林木的留声,给忙碌后的村庄哼起了甜沁的催眠曲。我因那月光入室而兴奋,而仰头看窗外高天上的月亮的同时,我也看到了柏树的尖梢。柏树的树梢有如笔峰,在月光里轻微的摇动着。它们在写着什么,青天里只有一轮朗月,难道它们在跟月亮交流?青天辽阔高远,柏树无声无言,却彼此对峙,在飞鸟才能抵达的高度,人不知道它们在说些什么。我想,大地的力量在让柏树坚持,他们整齐的排列和纤细的树尖,就是它们给天空的诗句?

夜不成眠的晚上,我经常在门前开阔的空地上徘徊、思想,放飞想象,寻找落脚的地方。月光洒在地上,柔柔不可碰触般地娇嫩。村子在月光中,如穿越时空历尽沧桑的一座一座雕塑。岁月终于留下了它们,它们也似乎感受到了岁月的冲击和残酷,宁静不语,默默地守着这一方水土,庇护着在这片土地上心情生活的子民。六棵树像六个哨兵,像前辈们留下的一只只手臂,挚着生命的旗帜,或者只是为这片土地多一点青葱,多一点灵气,而留下一个心愿,热爱这片土地,热爱我们的家园。这一片土地,不会荒芜,也不仅仅只有残酷,还有美丽。美丽是人创造的,也是人留下的。

看着那些柏树,我心里就会有一种宁静。生命成长成熟后的模样,因柏树而定格。以后我离开了村庄,到了离村庄很远的繁华城市,在向陌生朋友介绍家乡的环境情况时,我会提到那六棵柏树,排成半月形的六棵柏树,到了我们村庄,才能真正感受到“绿树村边合,青山廓外斜”的韵味。山水的清宁,土地起伏的样子,农家院子的朴素,朝云暮气的姿彩,无不像一幅壁画,展现着湘南简练有力的精彩。朋友都说我的家乡是一个“福地”,有时间一定去住一住,游一游,访一访。每当想起朋友羡慕的神情,我心里满是感动,对生我养我的父母,对那一片钟灵毓秀的土地充满感激和向往。只要愿意去经营,原本平凡的世界也是神奇的。那片土地那片村庄,多少代人曾经呕心沥血过呵,虽然我离开了,我心里仍满是留恋和尊重。

每个礼拜我都会给家里打个电话,除了问候亲人,觅一些温暖之外,还问一些有关那片土地的变化。我爱那里的一切,我心里装着那里的一草一木。这一次母亲告诉我,近来唯一的变化就是门前的六棵树被村里卖掉了。我说砍了没有。母亲说砍了。我再问六棵树卖了多少钱。母亲说两百五十块钱。我怒了,第一次冲着母亲发火,“谁干的!我出两千五,买不砍!”母亲沉默了一会儿,说砍都砍了,你还认真?我说,他们毁掉了我三十年的记忆,我回家再也看不到那六棵树了!仅仅区区二百五十块钱,就买断了我三十年的回忆!为什么砍树不告诉我?我还算不算村里的人?母亲说是为了修路。我扔下电话,二百五十块钱能修什么路?一个荒唐的理由,分明是某个人的借口,为了一己私欲,而毁掉了全村人的一道风景,我恨!

六棵柏树,陪过我爷,还在陪着我爸,而到了我这一代,在我三十岁的时候,生生的被人一斧一斧的劈倒了。那是怎样的一种残酷啊,我似乎看到了那么一种人的嘴脸,为了满足私欲,忘了卑鄙,找了冠冕堂皇的借口,达到自己的目的,我真不敢相信,这事儿会发生在我魂牵梦萦的乡村。心想,这种人只能去地狱,因为他没脸去天堂见列祖列宗。善良的父老兄弟,你们为什么肯迁就一个小人?六棵柏树倒落地时的那一声轰响,那一斧一斧的剁木声,穿越千里,在我脑海里轰轰着。而对于那一片土地,我再也没有诗篇,一种痛一种悔绞缠着我,似乎是我出卖了那六棵柏树般,让我不能安宁。

六棵柏树砍倒了,做了什么,我不知道。如果柏树有灵的话,它们的灵魂一定还游荡在那一片天空,看着它们守护多年的村庄,在风里哭泣;或者在夜静人深时候,看着月亮,不再交流,因为没有了笔峰般地树梢,天空里没有了它们凝成的诗行。它们就那样消失了,即使有一万个不愿,它们仍不能主宰自己的命运,不能。甚至没有它们,村人也不觉得少了什么,因为他们熟视无睹到近乎麻木了。

六棵柏树,我生命之路上最初的六个桥墩,没了,在我脑海了储存了近三十年的乡村在褪色,让人觉着人海的孤独和人世的炎凉。如果我父亲愿意,我希望他能在六棵柏树原来生长的地方,重新栽下六棵柏树。是他们毁掉的,他们还在,他们应该种下来,后继者才有更好的将来。即使已有一道疤痕,时间能够弥补;为少一点遗憾,我希望我们少一点重头再来,我们生命的时间并不多。

六棵柏树还在我心里矗着,伟岸、高傲、坚韧、挺拔,日日夜夜守护着我的乡村。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晌午,村街排起了扎龙灯的长队。四角方窗的花灯扎在一块两米长的木板上,木板与木板用一根可作把手的木棍穿洞栓实,绑上红布,喜庆映眼。一板接一板的花灯,延绵140余米,犹如一座横跨河...

今日立春。凌晨四时许,田雁宁辞世。早起见他儿子来讯息,我只回了几个字:“田男,任叔叔为你爸伤心。”悲尽哀绝,一片空白,无法多言。 雁宁,于达州市开江长大,年少习文,文学影响广...

1 我家屋后有一棵柳树,树身粗大,三个成年人手牵手都合围不了,树影婆娑,阴翳蔽日,在我的老家非常显眼。说实话,像这么粗大的柳树,十里八乡都难得一见。 春来柳叶渐渐生出,一根根细...

在冬天,没有什么比一碗热粥来得更温暖熨帖。别的食物虽然可以填饱肚子,但不如粥让人瞬间觉得周身温暖。热汤虽然也可御寒,但远不如热粥踏实。粥,既可果腹又可御寒,既可养胃又有利养...

一 今年夏天,参加中国作协组织的一个文学活动,有机会去了浙江临安。 临安是杭州的一个区,位于杭州西部。我对临安的第一印象是,除了其区府所在的区域外,大部分地区和四川的山区很相...

一 住过多年的地方称为“老院”,这是天津的风土人情。恋旧的天津人喜欢经常回老院探望,哪怕见不到老邻居、也没有熟悉的人,固执得还是要经常回去,在生活过的地方走一走、看一看,在回...

早就听说引黄灌区打渔张这个地方,一直没有机会前往。最近终于目睹它的芳容。 打渔张闸区的来由,有一个耐人寻味的故事。打渔张最初是黄河岸边的一个小村庄,本来不在滨州境内,而是在东...

从前我们这里,婚丧嫁娶,红喜事,白喜事,都是人生大事,举家会族,操劳好几天才搞得定。说结婚。去女方家抬嫁妆、“打折返”第一天,敲锣打鼓,唢呐呜哇,鞭炮砰啪,将新娘子接回来“...

爱酒之人,大概一生只钟情于一种酒。 他们天生对味道敏感,喜欢遍寻天下的好酒,也凡美酒都值得痛饮、值得品茗。爱好会时有不专,有时一阵嗜辣,一阵嗜苦。然而留给各地美酒的是“欣赏”...

一连好几天,他都梦见了同一株树。一株需要数人合抱的大树,像泰山一样稳稳地压在地平线上,叫人想起人类祖父的形象。但即便是梦中,他也清楚,那不是一株真实的树,而是抽象的树、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