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新年的冬夜,月亮皎洁,如你的面容。

透明的风吹过残留雪痕的旷野,同幸福你的灵魂相遇。

回首夏日,爱的灿花如你,我着迷于芳香,在自我陶醉中表白。

有一种切肤的怀念走近,以知感的不同方式。我竟自入梦,醒眼时,花香弥漫天地,我亦成为花朵,紧挨着你,同时向一只勤劳的蜜蜂,竖起点赞的大拇指。

当我们的快乐和忧伤同时起床,赏观日出,聆听鸡叫,灵魂早已穿过黑夜的底部,数羊一样数过星星,更甚的是在天空的深蓝里放牧过白云。

难道不是被重新唤醒,一起追忆童言无忌,住进童话的火柴房子?

有你的相伴而行,旅途不配有孤独。我的诗歌就从脚下开始,如花绽放,直到抵达远方。

你说,爱从不会缺席一场举办渴望的力量。面对你,正如面对向日葵,那群花,终究灿烂向阳。

我时而失眠,时而幻想有朝一日站在海边,去眺望那宽阔,听它深情而自由的歌唱。有时竟然突兀地放眼未来,胸怀天下,举着堂吉诃德式的长矛无法自拔。

内心里穿着向阳的衣裳,看那裸跑的太阳从墨绿的东海渐渐升高。

你收获着意外的红晕,脸颊染上旭日的红唇,晨鸟动用唇语彼此问好。

2

打开一扇门,我等着阳光走近。

关上拴着肤浅与自负静静地头发,那空气中细微的自在告别深情的大地,垂首的庄稼像个女王,把迟来的爱以预言的形式牵挂。

是的,每一个角落中的隐蔽,都守着宁静。你的月光赤脚走过我的窗,任那些熟悉的旋律翔飞在胸腔。

我从梦中陌生着醒来。岁月无语,只顾让年轻和苍老统统排队,一同住进生命寂寞的血管,你只管行走大地,迎来送往——把每一只深情的脚印与浓稠的思念结合,续接那走不完的旅程。

3

竖琴深出浅没,流淌的灵音,是谁弹奏出压抑的曲子?

有折断双翼的生命独奏自己的欢愉。你尚不知情,黑夜总会从睡梦中唤醒月光,力图靠近窗户向你传旨。

我从不担心,那只悬吊的蜘蛛,荡起秋千,从一根树枝上,颤颤鼓足勇气,对我试问可有打搅?

粮食喂饱的嘴,最后朽在了泥土里。在我看来,不论风雨,水里或遥远的天空,都将被记忆深埋。

你的月中可有思念的残存,昔日讲过的童话,仍在火柴的亮光里,照耀过几代人的寒冬。

那匹曾站着入睡的黑马,正在天空翔飞,为寻觅灰烬中剩余的光亮,那些飞蛾成群结队而来,包括那再带夜灯的萤火虫。

一月的大地紧了紧一棵树的腰带,好让一朵野花在来春站出大地。

别装作叩问不安的灵魂。黑马正咀嚼泛黄的草叶,那血液的呼啸声中,早生出腾空的蹄风。一只山乡的绵羊梦长,黑夜忍不住在它时断时续的反刍中,放出月亮。

月亮很准时,用光束铺道,然后很端庄地照着村庄。

4

抽象的生命在议论中隐去。老道的经验上路,被石头点燃的头脑,亮出灵性的孤寂。

为了碎银几两,行色匆匆地脚步不肯歇息。迎着日出的万丈光芒,你想到达一个有关圣贤的城镇或村庄。

一行文字闯入稿页的罗布泊,你无法反驳,快渴死的人任然唇吻那米粒黄金。

太阳骑马奔跑,从东到西,歌声里有燃烧的激情和光,它们以温暖飞溅大地,向万物的灵魂身体内注入了气息。

大地以母乳赐赏羔羊,坚韧者牢牢叨住奶穗,跪成一种感恩的样子:所有的肢体与头颅都在肃然起敬中,悄然膜拜。

我的文字以庄稼的方式站立,稿页的大地,升起一股久违的欢腾。

AD2022年1月5日雅居清晨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晌午,村街排起了扎龙灯的长队。四角方窗的花灯扎在一块两米长的木板上,木板与木板用一根可作把手的木棍穿洞栓实,绑上红布,喜庆映眼。一板接一板的花灯,延绵140余米,犹如一座横跨河...

今日立春。凌晨四时许,田雁宁辞世。早起见他儿子来讯息,我只回了几个字:“田男,任叔叔为你爸伤心。”悲尽哀绝,一片空白,无法多言。 雁宁,于达州市开江长大,年少习文,文学影响广...

1 我家屋后有一棵柳树,树身粗大,三个成年人手牵手都合围不了,树影婆娑,阴翳蔽日,在我的老家非常显眼。说实话,像这么粗大的柳树,十里八乡都难得一见。 春来柳叶渐渐生出,一根根细...

在冬天,没有什么比一碗热粥来得更温暖熨帖。别的食物虽然可以填饱肚子,但不如粥让人瞬间觉得周身温暖。热汤虽然也可御寒,但远不如热粥踏实。粥,既可果腹又可御寒,既可养胃又有利养...

一 今年夏天,参加中国作协组织的一个文学活动,有机会去了浙江临安。 临安是杭州的一个区,位于杭州西部。我对临安的第一印象是,除了其区府所在的区域外,大部分地区和四川的山区很相...

一 住过多年的地方称为“老院”,这是天津的风土人情。恋旧的天津人喜欢经常回老院探望,哪怕见不到老邻居、也没有熟悉的人,固执得还是要经常回去,在生活过的地方走一走、看一看,在回...

早就听说引黄灌区打渔张这个地方,一直没有机会前往。最近终于目睹它的芳容。 打渔张闸区的来由,有一个耐人寻味的故事。打渔张最初是黄河岸边的一个小村庄,本来不在滨州境内,而是在东...

从前我们这里,婚丧嫁娶,红喜事,白喜事,都是人生大事,举家会族,操劳好几天才搞得定。说结婚。去女方家抬嫁妆、“打折返”第一天,敲锣打鼓,唢呐呜哇,鞭炮砰啪,将新娘子接回来“...

爱酒之人,大概一生只钟情于一种酒。 他们天生对味道敏感,喜欢遍寻天下的好酒,也凡美酒都值得痛饮、值得品茗。爱好会时有不专,有时一阵嗜辣,一阵嗜苦。然而留给各地美酒的是“欣赏”...

一连好几天,他都梦见了同一株树。一株需要数人合抱的大树,像泰山一样稳稳地压在地平线上,叫人想起人类祖父的形象。但即便是梦中,他也清楚,那不是一株真实的树,而是抽象的树、艺术...